賞誅鄭注功臣軍士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賞誅鄭注功臣軍士詔
作者:李昂(唐文宗) 唐
(唐文宗)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072

朕以寡德,祗荷睿圖,於茲十年,夙夜惟寅,嚐恐至誠不達,景化未敷。屈己以安四方,推信以待百辟,豈有患生毗倚,變起奸凶,亦以失於任人,致此氛沴。然朕為人父母,子育生靈,憂萬姓之靡寧,懼一物之失所。況至理之代,先德而後刑,以上下歡康,中外清晏,慮有連累,即傷太和,宜賞不逾時,式彰褒勸。其今月二十一日排難宣力功成謀議,及能應機梟斬鄭注者,節級各加官賞,其次立功及軍隊將士合在賞級者,即有差等處分,其將校等合與改轉,委本軍條疏具名聞奏。謀逆之人,已斷腰領,子戮家破,俾當極誅。元惡李訓、王涯家族,除已處置外,妻女奴婢並入官,資貨產業,天下所在,切加簡責,據數聞奏。其餘親黨,除同居知情外,不同謀計者,一切不問。諸色官吏所繇,其受逆長指合欲出力同惡者,並已兩軍推問,尋捕處斬訖。尚慮因緣讎隙,妄告平人。自今已後,縱同官司微涉詿誤者,一切不問。潛藏疑懼者,許三日內各歸本司,不得輒相恐動。韓約首為詐惡,逆罪滔天,雖羅捕未獲,終天網不漏。宜委御史台京兆府兩金吾速催促所繇,齊出搜索,獲日聞奏。如輒有人隱藏不告者,罪及一門;如知處隱藏,密來告說者,必當厚有賞賜。於戲!朕求理之心,惟才是與,聽言信行,不慮包藏,豈謂邪人,負我如此。其中誘陷,必有脅從,須掛刑名,載深冤歎。其中節目,疏理未盡,須更商量者,委中書門下續即條奏。宣示遠邇,咸使聞知。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