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武義大夫貴州提標右營遊擊何君墓誌銘并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贈武義大夫貴州提標右營遊擊何君墓誌銘并序
作者:姚鼐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惜抱軒文集/卷12

君諱道深,字會源,山西靈石縣人。以武進士侍衛乾清門,出為貴州提標右營遊擊。乾隆三十二年,兵部尚書明瑞總督雲貴,進討緬甸,集諸道兵。君初不與調,明公聞君訓練營卒勇健有節度可用,特檄以其眾至永昌,至則果整練異他軍,明公善之。

秋,三路出師,以軍隨幕府,從取木邦,破錫箔,逾天生橋,大戰蠻結,先登奪柵殪醜,紀功一等。又從入至窮窄,去賊巢阿瓦城益近,賊斷木礧石守隘。我師糧少,火藥鉛丸盡,師旋,賊抄其後。君為殿,遇山谷險阨,君必奮戰,俾師得度,至猛域。

未至猛域前二日,君中鳥槍夜息,有軍校曰:「君傷重矣!賊至日眾,道險難與敵。盍稱病,且逸歸乎?」君曰:「賊眾,乃將卒致力時也。」叱之退。明日,戰益力。

初,明公將中軍趨錫箔,別將分左右軍異路進,約會師。及至猛域,兩軍不如約。前臨大山,賊盡塞蹊隘,環圍數重,軍殺馬以食。三十三年二月丁卯,明公令夜拔營起。平明,賊來邀,君立高岡與相拒,他軍士從其旁得去。君朝戰至日中,被數創仆,君亡。次日,明公亦亡。

事聞,上以中軍多戰功,其沒以無援,賜恤特厚。左右兩軍死事者,殺其制不與之等。於是君得贈武義大夫,祀於昭忠祠,祭葬恤蔭如制。君祖龍騰、父思義,皆贈中憲大夫。夫人梁氏先沒,繼配武氏。君之赴永昌也,武夫人方孕,君沒猛域兩月,子膺綬始生。

君撫士嚴而有恩,其聞檄令,二日即行,而顧擇其無子無兄弟者皆勿從。沒後,軍皆悲涕,以其帶發返。次年,賜葬本邑。銘曰:

頎與何君!眉目清美,揖讓溫溫,以與余友。佩橫戈,徂險而馳,急難舍生,義孰與多?汾流之側,君起厥邑。往不生歸,銘窆無極。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