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言北大哲學系畢業紀念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一个大学里,哲学系应该是最不时髦的一系,人数应该最少。但北大的哲学系向来有不少的学生,这是我常常诧异的事。我常常想,这许多哲学学生,毕业之后,应该做些什么事?能够做些什么事?

  现在你们都要毕业了。你们自然也都在想,“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我们能够做些什么?”

  依我的愚见,一个哲学系的目的应该不是教你们死读哲学书,也不是教你们接受某派某人的哲学。

  禅宗有个和尚曾说,“达摩东来,只是要寻一个不受人惑的人”。我想借用这句话来说:“哲学教授的目的也只是要造出几个不受人惑的人。”

  你们应该做些什么?你们应该努力做个不受人惑的人。

  你们能够做个不受人惑的人吗?这个全凭自己的努力。

  如果你们不敢十分自信,我这里有一件小小法宝,送给你们带去做一件防身工具。这件小法宝只是四个字:“拿证据来!”

  这里还有一只小小锦囊,装着这件小法宝的用法:“没有证据,只可悬而不断;证据不够,只可假设,不可武断;必须等到证实之后,方才可以算做定论。”

  必须自己能够不受人惑,方才可以希望指引别人不受人惑。

  朋友们,大家珍重!

  二十,五,五 胡适

  (收入耿云志主编:《胡适遗稿及秘藏书信》第12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