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皇郡太君墓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贊皇郡太君墓銘
作者:元好問 金朝
本作品收錄於《元好問集/25

夫人姓梁氏,廣寧人。曾大父忭,遼秘書監。弟援,某朝宰相。其後秘書之孫某,大定中戶部尚書。相國之孫彬,明昌中濟南尹,故梁氏世為閭山甲族。大父慶璋,定遠大將軍、相州酒使。父帟,宣武將軍、鼓城尉。夫人在父母家,已知讀書,作字有楷法。年十有七,嫁為河中李侯諱某之夫人。李侯自王父龍虎以來,占籍河中,以貲雄鄉里。侯資稟豪邁,好賓客,復嗜讀書,不切切於家功,簿書會計,至於鱗雜米鹽,無不經夫人之手。夫人天性孝友,姻睦族屬,內外無間言。侯於諸弟妹,皆審於擇配,夫人彌縫讚助,咸得其稱。侯之季弟彥實,娶龍山劉致君之女,於夫人為姨妹,議往內幣。時次子獻誠生始期月,暑途二千里,不以跋涉為辭。振貧乏,撫孤幼,僮僕之無依怙者,聚之一室,躬自存養,有父母之愛。

侯官蘇門,大奴弋信妻執偽券訴有司,云是陝右饑民,為侯家強娶,法當為良。眾謂宜辨其妄,夫人曰:「奴而良之,美事也,奚以辨為?」聽其去者餘二十輩。侯有姬侍某,先有子矣,以嘗失意於侯,侯不顧省,夫人以為言,侯亦莫之從也。夫人知侯意不可回,竟為入粟縣官,度為女官,並割上田衣食之。晝哭之後,益以教子為事。其後獻卿中泰和三年進士第,獻誠、獻甫同以興定五年登科,鄉人榮之。

獻卿釋褐華陰簿,夫人在官下,每以廉慎愛民為戒。南征之役,朝廷修馬政,井牧之馬似涉羸,療官有被真決者。獻卿方攝縣務,殊為憂,夫人言:「馬遠至,難遽肥,立法雖嚴,可身任之,使一縣之民少蘇,不亦可乎!」夫人之兄思忠在中山得風痺,不良於行,且諸子皆幼弱,顧謂獻卿言:「若能為舅氏覓一官,得近河中,使吾事老兄一日,可無憾。」獻卿如所教,為求河東高公酒正,因迎事之。逮其下世,送終拊孤,禮無違者。獻卿佐坊州幕官,嘗與同官騎踘,夫人戒之曰:「從仕之暇,宜讀書養性,鞍馬間乘危蹈險,非書生之事。正使能之,且為識者笑,況必不能耶?」其慈恕有禮類如此。不幸遘疾,以貞祐元年八月二十有八日,享年五十有一,終於坊州之官舍。諸孤銜恤襄事,以某年月日祔葬於某原之先塋,禮也。

夫人三子,獻卿其長,今為正議大夫、宣差規措解鹽司,充鹽部郎中行部事。以故事請於朝,贈夫人贊皇郡太君。獻誠汝州郟城令。獻甫京兆長安令、南京右警巡使、鎮南軍節度副使、尚書戶部員外郎。女二人:長適夫人之從侄梁璵,次適經義省元、興平令趙宇。

正大辛卯冬,獻卿持夫人行事之狀,涕泗百拜,謂某言:「先夫人棄諸孤之養亦已久矣,獻卿承乏天官民曹,日不暇給,孤奉慈訓,尚有旌紀寂寥之恨。惟先夫人為淑女、為良婦、為賢母者,當世士君子皆耳目所接見。諸孤雖無所似肖,安敢自例流俗,附先夫人於碑誌之末乎?獻卿昆季及從弟獻能得幸吾子者有年,吾母猶君之母也,銘其可辭?」某再拜言:「先夫人之德之教,無愧古人,顧非不腆之文所能撰述,然得屬辭比事,以相茲役,昭我管彤,自託不腐,通家子侄與其榮焉。其敢不策厲駑鈍,以少慰凱風寒泉之思乎?」乃為銘曰:

主饋有儀,作室有基。秣驥問塗,司南通逵。鼎於華腴,動與禮違。在生長見聞者而非所望,寧閨壼之可幾?嗟維夫人,女宗婦師,匪直宗師,母儀百之。油燈煌煌,誦書琅琅。兒不敢嬉,母也在旁。維龍虎公,北方之強,武庫再傳,化而文房。鬱階庭之佳樹,乃異質而齊芳。版輿委蛇,子祿孫飴。上壽期頤,夫人則宜。事親之日兮不可追,去何速兮來何遲?贍昊天而靡及,泣風雨其安歸?防墓兮有碑,勒銘詩兮告無期。有親如是,而不得終百年之養,信人子之同悲。


PD-icon.svg 本金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