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絕書/卷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越絕書
←上一卷 卷十二 越絕內經九術第十四 越絕外傳記軍氣第十五 下一卷→


越絕內經九術第十四[编辑]

昔者,越王句踐問大夫種曰:「吾欲伐吳,奈何能有功乎?」大夫種對曰:「伐吳有九術。」王曰:「何謂九術?」對曰:「一曰尊天地,事鬼神;二曰重財幣,以遺其君;三曰貴糴粟槁,以空其邦;四曰遺之好美,以為勞其志;五曰遺之巧匠,使起宮室高臺,盡其財,疲其力;六曰遺其諛臣,使之易伐;七曰疆其諫臣,使之自殺;八曰邦家富而備器;九曰堅厲甲兵,以承其弊。故曰九者勿患,戒口勿傳,以取天下不難,況於吳乎?」越王曰:「善。」

於是作為策楯,嬰以白璧,鏤以黃金,類龍蛇而行者。乃使大夫種獻之於吳,曰:「東海役臣孤句踐,使者臣種,敢修下吏,問於左右。賴有天下之力,竊為小殿,有餘財,再拜獻之大王。」吳王大悅。申胥諫曰:「不可。王勿受。昔桀起靈門,紂起鹿臺,陰陽不和,五穀不時,天與之災,邦國空虛,遂以之亡。大王受之,是後必有災。」吳王不聽,遂受之而起姑胥臺。三年聚材,五年乃成。高見二百里。行路之人,道死尸哭。

越乃飾美女西施、鄭旦,使大夫種獻之於吳王,曰:「昔者,越王句踐竊有天之遺西施、鄭旦,越邦洿下貧窮,不敢當,使下臣種再拜獻之大王。」吳王大悅。申胥諫曰:「不可。王勿受。臣聞五色令人目不明,五音令人耳不聰。桀易湯而滅,紂易周文而亡。大王受之,後必有殃。胥聞越王句踐晝書不倦,晦誦竟旦,聚死臣數萬,是人不死,必得其願。胥聞越王句踐服誠行仁,聽諫,進賢士,是人不死,必得其名。胥聞越王句踐冬披毛裘,夏披絺綌,是人不死,必為利害。胥聞賢士,邦之寶也;美女,邦之咎也。夏亡於末喜,殷亡於妲己,周亡於褒姒。」吳王不聽,遂受其女,以申胥為不忠而殺之。

越乃興師伐吳,大敗之於秦餘杭山,滅吳,禽夫差,而戮太宰嚭與其妻子。

越絕外傳記軍氣第十五[编辑]

夫聖人行兵,上與天合德,下與地合明,中與人合心。義合乃動,見可乃取。小人則不然,以疆厭弱,取利於危,不知逆順,快心於非。故聖人獨知氣變之情,以明勝負之道。凡氣有五色:青、黃、赤、白、黑。色因有五變。人氣變,軍上有氣,五色相連,與天相抵。此天應,不可攻,攻之無後。其氣盛者,攻之不勝。

軍上有赤色氣者,徑抵天,軍有應於天,攻者其誅乃身。軍上有青氣盛明,從□,其本廣末銳而來者,此逆兵氣也,為未可攻,衰去乃可攻。青氣在上,其謀未定;青氣在右,將弱兵多;青氣在後,將勇穀少,先大後小;青氣在左,將少卒多,兵少軍罷;青氣在前,將暴,其軍必來。赤氣在軍上,將謀未定。其氣本廣末銳而來者,為逆兵氣,衰去乃可攻。赤氣在右,將軍勇而兵少,卒疆,必以殺降;赤氣在後,將弱,卒疆,敵少,攻之殺將,其軍可降;赤氣在右,將勇,敵多,兵卒疆;赤氣在前,將勇兵少,穀多卒少,謀不來。黃氣在軍上,將謀未定。其本廣末銳而來者,為逆兵氣,衰去乃可攻。黃氣在右,將智而明,兵多卒疆,穀足而不可降;黃氣在後,將智而勇,卒疆兵少,穀少;黃氣在左,將弱卒少,兵少穀亡,攻之必傷;黃氣在前,將勇智,卒多疆,穀足而有多為,不可攻也。白氣在軍上,將賢智而明,卒威勇而疆。其氣本廣末銳而來者,為逆兵氣,衰去乃可攻。白氣在右,將勇而卒疆,兵多穀亡;白氣在後,將仁而明,卒少兵多,穀少軍傷;白氣在左,將勇而疆,卒多穀少,可降;白氣在前,將弱卒亡,穀少,攻之可降。黑氣在軍上,將謀未定。其氣本廣末銳而來者,為逆兵,去乃可攻。黑氣在右,將弱卒少,兵亡,穀盡軍傷,可不攻自降;黑氣在後,將勇卒疆,兵少穀亡,攻之殺將,軍亡;黑氣在左,將智而勇,卒少兵少,攻之殺將,其軍自降;黑氣在前,將智而明,卒少穀盡,可不攻自降。

故明將知氣變之形,氣在軍上,其謀未定;其在右而低者,欲為右伏兵之謀;其氣在前而低者,欲為前伏陣也;其氣在後而低者,欲為走兵陣也;其氣陽者,欲為去兵;其氣在左而低者,欲為左陣;其氣間其軍,欲有入邑。

右子胥相氣取敵大數,其法如是。軍無氣,算於廟堂,以知疆弱。一、五、九,西向吉,東向敗亡,無東;二、六、十,南向吉,北向敗亡,無北;三、七、十一,東向吉,西向敗亡,無西;四、八、十二,北向吉,南向敗亡,無南。此其用兵月日數,吉凶所避也。舉兵無擊太歲上物,卯也。始出各利,以其四時制日,是之謂也。

韓故治,今京兆郡,角、亢也。

鄭故治,角、亢也。

燕故治,今上漁陽、右北平、遼東、莫郡,尾、箕也。

越故治,今大越山陰,南斗也。

吳故治西江,都牛、須女也。

齊故治臨菑,今濟北、平原、北海郡、菑川、遼東、城陽,虛、危也。

衛故治濮陽,今廣陽、韓郡,營室、壁也。

魯故治太山、東溫、周固水,今魏東,奎、婁也。

梁故治,今濟陰、山陽、濟北、東郡,畢也。

晉故治,今代郡、常山、中山、河間、廣平郡,觜也。

秦故治雍,今內史也,巴郡、漢中、隴西、定襄、太原、安邑,東井也。

周故治雒,今河南郡,柳、七星、張也。

楚故治郢,今南郡、南陽、汝南、淮陽、六安、九江、廬江、豫章、長沙,翼、軫也。

趙故治邯鄲,今遼東、隴西、北地、上郡、雁門、北郡、清河,參也。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