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太祖三下南唐/4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趙太祖三下南唐
◀上一回 第四十七回 因兵敗李煜殘臣 欺敵劣余兆歿陣 下一回▶


  詩曰:

    一勞永逸在於茲,三載披堅未敢辭。

    從此金陵平定日,凱旋齊唱樂班師。

  卻說余兆敗陣,斯時不敢即回關。到次日,奔歸清流城,進至帥堂,祇見唐王君臣哭泣,李煜要自盡尋此短見。余兆勸曰:「均之一死,千歲何不偕城一戰死未遲。況今日之敗,皆因他各師下凡相助大宋,所以一陣各仙道中計敗亡。彼劉鄭諸人有師尊,山人亦有師尊,但吾一向不敢回山稟請者,祇懼老師責罰山人,不勸歸余鴻師兄耳,故吾屢屢欲進又卻。今既一敗如斯,禍延眾友,同類皆亡。此仇此恨夢寐難忘,即回山受責有虧,必要力懇家師到來,伸雪此恨。寧可粉身碎骨,亦所甘心。倘得吾師下山,不但劉、鄭、馮諸人掃滅,即孫臏、陳摶、聖母等仙,亦要甘辭下風。」

  斯時李煜正在進退兩難,聞余兆此夕話,還有僥幸於萬一之心。自然暫且免尋短見,看余兆可是真否請得老祖下山,再作處置。此是人人貪生,物物畏死,常情耳。再隔一天,余兆又探聽真,各仙師一眾,三位師叔及眾位聖母,已回山洞中去了。並將大宋所有法門弟子,往常所用的法物寶貝,皆為師所取還攜去。那時將宋之將士不在目中,劉金錠等又失所恃,何足懼哉?且不必往請師傅,如今山人可復此眾道之仇也。

  余兆原是邪教修成,野鳥成道。與余鴻好勝留戀凡俗之心未改,故逆天心,不顧再三至敗,傷殘過多。該當此野道罰之不守清規,定有殺身之禍,今孫子付下五雷陣圖。他若回頭改念,悄悄奔山島悔過潛修,不五百年後,身登大羅神仙之列,豈不美哉!無如魔幛不修,凡心迷惑,死而不悟。豈料五位仙師先見先明,五雷陣一排,又是他授首之日也。

  唐主聞余兆探真宋營各仙已去,又將各法門男女寶物盡收回山,於是君臣破哭涕為歡。且蕭引鳳、艾銀屏、郁生香三女皆本國人,其父現居有職。前想著他三女是聖母高弟,恐其為患。唐主久知他是從夫背父歸宋,尚不敢殺其家口者,祇憂他見父母受刑起殺心,無所顧慮,祇死力來攻。今聞眾女失了法物所恃,正要將他父母正法,以快投敵之心,以絕內患。君臣籌劃已定,發旨一道,命將前往洋子關,召蕭化龍、郁瑞前來共議恢復土他之謀。二將聞主召命,不俟駕而行,飛趕至清流關中。唐主傳見,蕭郁二將齊入,暗令重門隨入隨封。二人那裏得知,上前行君臣禮。唐主一見,發來暗號,左右已先埋伏下三百刀斧手,一齊走出,將二將拿下,不由分辯一言,即刻亂刀殺卻。又命偏將帶領一千鐵甲軍再去艾家莊,不分男女,一刀一個,不半刻,不留一人。然後發火一炬燒此莊,數天有火焰不滅。堪嗟李煜,自救死而恐不暇,猶有閑心誅害蕭、郁諸人。況引鳳、生香二女,背父歸宋,他兩父不納其女,不與往來,不與其事。今竟以此見殺害,還算屬無辜,殘忍之心也。

  當此三家誅殺殆盡,又令再整兵馬,招集各關守兵,還不下十萬之眾。此回軍將號令,仍交余兆職掌。唐主祇自日夜取酒在內與愛妃醇醉沉湎,解悶消憂。一日,余兆自發兵二萬,不暇告知唐主,自率領而行,到了壽州城討戰。有軍兵飛報入,有高、馮、楊、鄭五員少將皆欲出馬,劉金錠阻勸之。又言:「有預備,乃可無患。且忍耐,遲二三日,再收滅除此妖未遲。」五將遂止之。余兆罵了半天,祇見城門緊閉,絕無一騎出陣。竟候午刻下,兆祇得帶軍而歸。明日又到討戰,一連兩天,城內諸人無有應者。一近城濠,巨石、弓箭齊下,反傷唐兵數百而退。軍士亦漸漸懈慢,自此三天後不復來。劉金錠知他不過暫退,究竟此妖道恨已深,豈有收心之理?正所謂不死不休,殺機已萌熾,不日又來索戰,難道又不出敵?

  是日,取出孫真人付下陣圖,細尋繹過,遂命馮茂多帶兵丁出城,就在東南隅枕近山隈,找個方平所在,掘地五尺上下,火藥填實其中,上用泥土掩蓋,四面周圍樹起青竹四條,中央一條名為五雷陣。馮茂領令去訖。又令鄭印帶兵五千,用鳥槍手,在山後埋伏陣外,待吾信一響發,即便扒上山巔齊向五雷陣內繞環發槍,不得有違。又令高君保,選二十五名老弱廢疾殘兵,假扮為敵將,左陣守以誘敵。吩咐妥當,自己沐浴更衣,親來陣上。將真人付下的靈符,分貼在五條青竹梢上,以為棲神之所。然後燒焚心香,禱告天地,為誅妖道,為主天事。咒畢,忽聞轟天雷震一聲,往來於陣上,金錠禮拜一番,然後請雷神各歸方位,便令高君保前往對敵。余兆聞報大悅,即持雙劍上馬。君保一見余兆,曰:「今日不須力鬥兵刃相加,爾等前日擺下一陣,為我各仙所破,辱國喪師,爾門五妖道今皆淪亡。尚不高潛遠避,還要與南唐爭氣,爾智窮力竭,殺卻爾且不難。但我家女將軍擺下一個奇陣,要爾前往觀看。若能識得,並說明破法,我們君臣即回汴梁城,不與李煜爭此江南土地。」

  余兆曰:「爾既有陣,山人定必來觀看,難道懼敵不成?」君保見他允看,一程先跑曰:「如此,且隨後來。」余兆果隨君保緩馬而往。君保先回陣中說知,金錠來迎對他。未幾余兆匹馬亦到,金錠指陣相視,且曰:「余兆,爾敢陣中出入三次,我等自願回懇太祖,將東南一帶讓與南唐。若不能入陣,爾且歸山潛跡,不必在此混擾。」余兆舉目一看,見他陣內並無入門法紀,不見天兵神將把守,毫無殺氣兇光,祇樹下青竹五條,分四方中央。頗有隱隱霞光沖起,意是抄土有火一點,是必金錠將出用火燒吾兵丁之意。但吾一卒不帶來,豈憂入陣不能飛遁的?且觀陣中既無神將、天兵,即精悍將兵也無,所把守者,二十餘名老將,何得是陣中之厲害者。料他眾人不過因師長取回法寶,並無得勝之術,又恐被君王斥破他,故特設此疑陣假樹,令人不識,為孔明智退司馬之計,故弄得假陣,冷冷落落耳。何不進去令他失計,然後吐出五內真火,燒他未遲。酌量定,即呼:「劉金錠,爾之陣,山人不獨三次出入,祇三十次何難?」金錠即作假失色,復飾成勉強激他一般,余兆別無所疑。

  原來此陣內佈下天羅地網、中央陷坑不過五尺闊,到有三丈深,盡是雷火炮,四邊圍的陣腳,密佈地網。要遁不能,除非在中央,大坑中央盡是雷炮火藥,五方青竹立五度靈符,是雷神所伏。孫真人祇慮擺得齊整,神將法寶當現,誘余兆不入,故特索辦此冷落難當,令妖道欺藐,姑允進陣。余兆一馬飛跑入陣來,有二十五名老將,舉刀槍便砍刺。余兆雙劍鬥數,入至中央。金錠信炮先發一響,城中五千人馬鳥槍手突起,陣外山後五千鳥槍手亦齊集,將山中四面圍定。滿山烈火騰空,連環炮響不絕,喧振數十里。下面四圍地雷、火炮、火藥齊發,金錠念咒有詞,頃刻雷神發惱,閃電交加,轟天裂地一般,在余兆頭上震響。余兆方知不好,那裏敢吐五內真火燒別人,祇得念念有詞,飛上雲頭。不想被五位雷神固定,打回陣中。心下驚惶,方知中計,不免遁去,棄了馬匹。豈知四下鐵網遁穿不入,大驚。祇見陣中火勢,地雷更烈,祇思入中央借火遁,豈料一入足已仆跌下火坑,一路飛起,幸念著避火訣,不然早死於坑中。金錠見余兆逃生不脫,祇曰:「雷神,不誅妖道何待?」五雷一齊響振,火光透天,已將余兆擊死陣中,化出原形成灰。不知後事如何?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趙太祖三下南唐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