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鍾致和詩集》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跋《鍾致和詩集》

  民國二十有六,邪馬台之野人,傾其巢穴而入侵;斯年奉其職事,漂泊於西南大地之間者數年矣。滇池巴渝,不遑寧居,聞其雅正之音,觀其甲部之學,知今日西南之繫於中國者,蓋過於巴蜀之於炎漢矣。晚來南溪,暫獲棲止,益驚其一邑中人文之盛,詩人輩出,後先相踵;而鍾致和先生尤一時之大雅也。近日其友朋門人發起刊其詩集,張子訪琴官周昆仲征詞於餘。余不學詩,要當長吟其作,緬想其意而後可,以審其比興之所寄,容其詞采之所工,然而伻者在門,立馬以待,斯惟有言其大者。且梁仲子世丈已有序以述其妙美好詞者,尤不煩余之詞費也。夫一邑之人才如此盛,一家詞章之可傳如此多,足征今之世運在乎西南,方將翊贊國家之將興,潤色一時之弘業,二三十年後之人,視今日戎州南溪者,當以如吾輩之知漢有蜀郡會稽也。然則此詩之刊行,豈僅為桑梓征存文獻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