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機處交出升用翰林院侍講許景澄奏陳敵情叵測籌備宜嚴條陳目前事宜抄摺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軍機處交出升用翰林院侍講許景澄奏陳敵情叵測籌備宜嚴條陳目前事宜抄摺
十一月二十日 清
軍機處
1883年12月19日

十一月二十日,軍機處交出許景澄抄摺稱:

  為敵情叵測,籌備宜嚴,謹條陳目前事宜,恭摺仰祈聖鑒事。

  竊以法人鴟張,翦我藩屬;近又聲言進兵謀窺北圻三省,轉圜無地,戰事將成。為今日計,非嚴防不足以阻敵謀,且非持久不足以收戰效。竅料法釁初動,必先犯我援越之軍;迨決裂之極,乃敢稱兵海上。轉輾月日,已屆來年;及茲經營,機不可失。謹就目前籌備事宜,敬為我皇上分晰陳之。

  一、重臺灣之防。沿海萬里,節節屯防,兵力萬有不逮;規形勢者,扼敵所必爭而已。南北要口,天津而外,其次莫若臺灣。蓋法自西貢駛入內洋,長途汗漫,停頓無地,轉運彌艱;該處孤懸海外,萬一被其踞屯,大為肘腋之患。亟須添調勁兵或令道員劉璈選練士兵,擇要屯守;並請飭下北洋大臣增設海路電線,接通福州省城,以聯聲息。

  一、策越師進攻。越南分界一節,為肇釁之波瀾,亦終為歸束之樞紐。現在河內已為法踞,將來事定議界,或就紅江畫分、或並河內收復,辦法尚無把握。惟先人者奪人,應請飭岑毓英密令劉永福相機進劄,而陰資以餉;若克河內,則北圻鞏完。畫疆之謀,斯為至善。

  一、慎購洋槍。各國槍製名目紛歧,釆辦不諳,即歸糜費。自「來福」出而「滑膛」之式不行,自「林明敦」出而「前門」之式又不行。近則德之「毛瑟」,李鴻章軍用之;美之「哈乞克司」,吳大澂軍用之:其發機靈而較碼准,又出「林明敦」槍之上。外洋軍操嚴整,器日求精;我仍持此滯鈍之具,雖極材武,終形不敵。應請通飭統兵將帥:所有添購洋槍,宜照淮軍、吳軍所用名色,專選軍鋒演習,以成勁旅。

  一、習鐵艦駕駛。光緒六年,定購鐵甲兩號,訂造遲延,迄今僅成其一。德人以法事避嫌,不肯挂旗撥夫駛送來華;而水師人手生疏,又難於出洋自駕:誠有鞭長不及之憾。然俟事定代送,始令我師學習駕駛,尤為迂圖。應請飭下李鴻章選派弁勇,前赴德國船廠預行練習,冀收速效。

  一、審戰例以安各國。事至絕交宣戰,勢須驅遣敵眾,禁絕往來;稽之公法,皆有例以處之。同在嚴兵設備,但使我無可乘之隙,不必使我居先發之名。且慮一旦決裂,各口將士、民人積憤所及,不分種類,誤累他國,必致橫增枝節。應請密飭各督、撫大臣:臨事慎重,免激他變。

  一、籌洋款以裕軍餉。兵釁一開,商市大礙;關稅、釐金必致減收。非有大宗餉儲,軍事難免掣肘。應請飭戶部臣通盤核算;除常川撥放外,所有四成洋稅、地丁、漕折等項實餘若干?如存款無多,惟有預借洋款千萬或數百萬,以備緩急。且決裂以後,各國守局外之約,此舉即有嫌礙;並請飭下總理衙門會同戶部速議辦理。

  一、緩練廣東水師。海戰非中國所長;現在敵釁漸迫,惟有注重陸軍,庶資得力。且英、美諸國謀保商局,廣州為繁盛口岸,必有投鼠之忌;是購造戰艦,實非今日之先務。現聞張樹聲籌借商銀二百萬辦理海防,兼擬興辦水師;惟動用鉅款,所當區別緩急,不可徒事張皇。應請飭張樹聲於應籌防務外,暫行停購一切兵船;即以省出餘款,備撥彭玉麟軍及出關各營月餉,亦撙節餉需之一策也。

  抑臣更有請者:今之言戰,動以法國餉絀兵單,機有可乘為辭。臣愚以為法之攻劉,或狃小敵之易取。值國議之異同,敵情變幻未可深知;揣量強弱而僥倖一試,此不揣其本之說也。中國之馭夷狄,准乎理為進止而已。彼既無悔悛遜順之圖,我萬無隱忍苟安之道。不得已而出於戰,成敗利鈍非所預計。宸謨睿斷,天人應之。伏願聖明慮之至密而持之至堅,大局幸甚!

  臣為嚴修戰備起見,是否有當?伏乞皇太后、皇上聖鑑。謹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