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政全書/卷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 農政全書
卷十一
卷十二 

農政全書卷十一

農事[编辑]

占候[编辑]

正月[编辑]

凡春當和而反寒[1],必多雨。諺云:「春寒多雨水。」元宵前後,必有料峭之風,謂之元宵風。

凡春有二十四番花信風,梅花風打頭,楝花風打末。

上八日宜晴,此夜若雨,元宵如之。諺云:「上八夜弗見參星,月半夜弗見紅燈。」

上元日晴,春水少。括云:「上元無雨多春旱,清明無雨少黃梅;夏至無雲三伏熱,重陽無雨一冬晴。」

雨水後陰多,主少水,高下大熟。諺云:「正月罌坑好種田。」

二月[编辑]

十二日夜宜晴,可折十二夜夜雨。二月最怕夜雨,若此夜晴,雖雨多,亦無所妨。越人陳元義云:二月內得十二個夜晴,則一年雨晴調勻。更十二夜中有雨,為水潦年歲矣。十夜以上雨水,鄉人盡叫苦。

初四有水,謂之春水。

初八日前後,必有風雨。

諺云:「清明斷雪,穀雨斷霜。」言天氣之常。

東作既興,早起夜眠,春間最為要緊。古語云:「一年之計在春,一日之計在寅。」

三月[编辑]

清明曬得楊柳枯,十隻糞缸九隻浮。

清明無雨少黃梅。

雨打紙錢頭,麻麥不見收。雨打墓頭錢,今年好種田。

清明午前晴,早蠶熟;午後晴,晚蠶熟。

清明日,喜晴。諺云:「簷頭插柳青,農人休望晴;簷頭插柳焦,農人好作嬌。」

若清明寒食前後,有水而渾,主高低田禾大熟,四時雨水調。

穀雨日雨,主魚生。諺云:「一點雨,一個魚。」

穀雨前一兩朝霜,主大旱。是日雨,則魚生,必主多雨,二麥紅腐不可食用。

月內有暴水,謂之桃花水,則多梅雨,無澇亦無乾。雪不消,則九月霜不降。雷多,歲稔。虹見,九月米貴。

四月[编辑]

以清和天氣為正。

必作寒數日,謂之麥秀寒。即《月令》麥秋至之後。

夏至日風色,看交時最要緊,屢驗。

月中看魚散子,占水。黃梅時,水邊草上,看散子高低,以卜水增止。

立夏日,看日暈,有則主水。諺云:「一番暈,添一番湖塘。」是夜雨,損麥。諺云:「二麥不怕神共鬼,只怕四月八夜雨。」大抵立夏後,夜雨多,便損麥。蓋麥花夜吐,雨多花損,故麥粒浮秕也。

月內日暖夜涼,主少水。諺云:「日暖夜寒,東海也乾。」虹見,米貴。

五月[编辑]

諺云:「初一雨落井泉浮,初二雨落井泉枯,初三雨落連太湖。」又云:「一日值雨,人食百草。」又云:「一日晴,一年豐。一日雨,一年歉。」

立梅,芒種日是也,宜晴。陰陽家云:「芒後逢壬立梅,至後逢壬梅斷。」或云:「芒種逢壬是立黴。」按《風土記》云:「夏至前,芒種後雨,為黃梅雨。」田家初插秧,謂之發黃梅。逢壬為是。

芒種後半月內西南風,諺云:「梅裏西南,時裏潭潭。」但此風連吹兩日,雨立至。

畏雷,諺云:「梅裏雷,低田拆舍回。」言低田巨浸,屋無用也,甚驗。或云:「聲多及震響反旱。」往往經試,才有雷便有雨遍,插秧之患。大抵芒種後半月,謂之禁雷天。又云:「梅裏一聲雷,時中三日雨。」

立梅日早雨,謂之迎梅雨。一云主旱,諺云:「雨打梅頭,無水飲牛。雨打梅額,河底開坼。」一云主水,諺云:「迎梅一寸,送梅一尺。」雜占云:「此日雨,卒未晴。」試以二日比較,近年纔是無雨,雖有黃梅亦不多,不可不知也。

重五日只宜薄陰,但欲曬得蓬癟步結切。枯病也。便好。大晴主水。雨主絲綿貴。大風雨,主田內無邊帶,風水多也。

至後半月為三時:頭時三日,中時五日,末時七日。時雨:中時主大水;若末時,縱雨亦善。括云:「夏至未過,水袋未破。」諺云:「時裏一日西南風,準過黃梅兩日雨。」又云:「時雨西南,老龍奔潭。」皆主旱,全不應。晚轉東南必晴。諺云:「朝西暮東風,正是旱天公。」

末時得雷,謂之送時,主久晴。諺云:「迎梅雨,送時雷。送去了,便弗回。」

諺云:「黃梅天日幾番顛。」

冬青花占水旱。諺云:「黃梅雨未過,冬青花未破。冬青花已開,黃梅雨不來。」

夏至端午前,叉手種年田。

夏至日雨落,謂淋時雨,主久雨。其年必豐。

夏至有雲三伏熱。如吹西南風,急吹急沒,慢吹慢沒。

黃梅寒,井底乾。

端午日雨,來年大熟。

分龍之日,農家於是日早,以米篩盛灰,藉之紙,至晚視之,若有雨點迹,則秋不熟,穀價高。人多閉糶。

五月二十日大分龍,無雨而有雷,謂之鎖雷門。

《田家五行》曰:至正壬辰,春末夏初,水至。既非桃花,亦非黃梅,去而復來,進退不已。余家所種低田數多,正苦於插種過時,田中積水,車浚未有乾期,此日尚且勉強督工。喜晴固好,然八風周旋,正不知吉凶如何。至申時,忽東南陣起,見掛帆雨,隨有雷三四聲,方且驚愕。忽見一老農,拱手仰天,且連稱慚愧不已。因問其故?答云:今日無雨而有雷,謂之鎖龍門。復拱手相賀喜躍。或問:此處無雨,他處卻雨,如何?老農云:晴雨各以本境所致為占候也。幼聞父老言:前宋時,平江府昆山縣作水災,鄰縣常熟卻稱旱。上司謂接境一般高下之地,豈有水旱如此相背之理?不淮後申。其里人直赴於朝,訴諸史丞相。丞相怪問,亦然。眾人因泣下而告曰:昆山日日雨,常熟只聞雷。丞相謂:有此理。悉聽所陳。至今吳中相傳以為古諺。又諺云:「夏雨隔田晴。」又云:「夏雨分牛脊。」又云:「龍行熟路。」正此謂也。其年果熟,晴多雨少,自此日至立秋,止雨兩番。

月內虹見,麥貴。有三卯,宜種稻。有應時雨。

諺云:「二十分龍廿一雨,破車閣在弄堂裏。二十分龍廿一鱟,拔起黃秧便種豆。」

六月[编辑]

六月初一一劑雨,夜夜風潮到立秋。

六月蓋夾被,田裏不生米。

六月西風吹遍草,八月無風秕子稻。

處暑雨不通,白露枉相逢。

三伏中大熱,冬必多雨雪。

螂蟟蟬叫稻生芒。

六月有水,謂之賊水,言不當有也。

小暑日晴雨,亦要看交時最緊。

六月初三日略得雨,主秋旱,收乾稻。蘇秀人云:此日略得雨,則西山及南海不斫簥竿。

初三日雨,難稿稻。諺云:「六月初三晴,山篠盡枯零。」「六月初三一陣雨,夜夜風潮到立秋。」

小暑日雨,名黃梅顛倒轉,主水。東南風及成塊白雲起,至半月舶棹風,主水退兼旱。無南風,則無舶棹風,水卒不能退。諺云:「舶棹風雲起,旱魃精空歡喜。仰面看青天,頭巾落在麻坼裏。」東坡詩云:「三時已斷黃梅雨,萬里初來舶棹風。」正此日也。

諺云:「六月不熱,五穀不結。」老農云:「三伏中,稿稻天氣,又當下壅時,最要晴。晴則熱。」故也。又云:「六月蓋夾被,田裏無張屁。」言涼冷則雨多,雨多則水大沒田,無疑矣。《月令》云: 「季夏行秋令,則丘隰水潦,禾稼不熟。」又云:「伏裏西北風,臘裏船不通。」主冬冰堅,秋稻秕。又云:「六月無蠅,新舊相登。」米價平。

夏秋之交,稿稻還水後,喜雨。諺云:「夏末秋初一劑雨,賽過唐朝一囤珠。」言及時雨,絕勝無價寶也。

諺云:「秋前生蟲,損一莖,發一莖;秋後生蟲,損了一莖,無了一莖。」螟蟊螣賊是也。

七月[编辑]

七月秋,蒔到秋;六月秋,便罷休。

朝立秋,暮颼颼;夜立秋,熱到頭。

立秋日天晴,萬物少得成熟。小雨,吉。大雨,主傷禾。《齊民要術》云:「晴主歲稔。」未詳孰是。

有雷損晚稻。諺云:「秋霹靂,損晚穀。」大抵秋後雷多,晚稻少收。非但忌此日。

喜西南風,主田禾倍收。諺云:「三日三石,四日四石。」

七月有雨,名洗車雨,主八月有蓼花。諺云:「七月七,無洗車。八月八,無蓼花。」

八月[编辑]

早禾怕北風,晚禾怕南風。

朔日晴,主冬旱,宜薑。略得雨,宜麥。一云:風雨宜麥,主布貴,麻子貴十倍。又云:凡朔要晴,唯此月要雨,好種麥。

白露雨為苦雨,稻禾霑之則白颯,蔬菜霑之則味苦。諺云:「白露日個雨,來一路,苦一路。」又云:「白露前是雨,白露後是鬼。」其時之雨,片雲來便雨。稻花見日吐出,陰雨則收。正吐之時,暴雨忽來,卒不能收,遂致白颯之患。若連朝雨,反不為災。不免擔閣吐秀,有皮殼厚之病。

秋分要微雨,或陰天最妙。主來年高低田大熟。

喜雨,諺云:「麥秀風搖,稻秀雨澆。」此言將秀得雨,則堂肚大,穀穗長。秀實之後雨,則米粒圓,見收數。

畏旱,諺云:「田怕秋乾,人怕老窮。」秋熱損稻,涼則必熟[2]

怕秋水潦稻,諺云:「雨水渰沒產,全收不見半。」

八月又作新涼,諺云:「處暑後十八盆湯。」

又云:「立秋後四十五日,浴堂乾。」

中旬作熱,謂之潮熱,又名八月小春。

十八日潮生日,前後有水,謂之橫港水。

九月[编辑]

九月初有雨多,謂之秋水。

早稻嵐,晚稻嵐,落縵天,蓼花水,浴車嵐,路雨。

中氣前後,起西北風,謂之霜降信。有雨,謂之溼信。未風先雨,謂之料信雨。霜降前來信,易過,善。後來信,了信,必嚴毒。此信乾溼,後信必如之。諺云:「霜降了,布衲著得。」言已有暴寒之色。

重九日晴,則冬至、元日、上元、清明四日皆晴。雨則皆雨,又主竈荒。括云:「重陽無雨一冬晴。」詳上元下。

諺云:「九日雨,米成脯。」又云:「重陽溼漉漉,穰草千錢束。」

十月[编辑]

立冬晴,則一冬多晴。雨,則一冬多雨,亦多陰寒。諺云:「賣絮婆子看冬朝,無風無雨哭號咷。」

立冬日西北風,主來年旱天熱。

晴,過寒。諺云:「立冬晴過寒,弗要𣝽柴積。」又主有魚。

雨,主無魚。諺云:「一點雨,一個摸魚䳉。」

冬前霜多,主來年旱;冬後多,晚禾好。

十六日為寒婆生日,晴主冬暖。此說得之崇德舉人徐伯和,自江東石洞秩滿而歸,云:彼中客旅遠出,專看此日,若晴暖,則但隨身衣服而已,不必他備。言極有准也。

月內有雷,主災疫。諺云:「十月雷,人死用耙推。」有霧,俗呼曰沫露,主來年水大,仍相去二百單五日水至,老農咸謂極驗。或云:要看霧著水面則輕,離水面則重。諺云:「十月沫露塘瀊,十一月沫露塘乾。」

冬初和暖,謂之十月小春,又謂之晒糯穀天。漸見天寒日短,必須夜作。諺云:「十月無工,只有梳頭吃飯工。」

又云:「河東西,好使犁。河射角,好夜作。」

立冬前後起南北風,謂之立冬信。月內風頻作,謂之十月五風信。

諺云:「冬至前後,鴻水不走。」

十一月[编辑]

冬至,古語云:「明正暗至。」又諺云:「晴乾冬至溼𣽤年。」二說相反。諺曰:「乾冬溼年,坐了種田。」又云:「鬧熱冬至冷淡年。」蓋農人尚冬[3],欲晴故也。或云:「冬至雨,年必晴;冬至晴,年必雨。」此說頗准。

至後九九氣,諺云:「一九二九,相喚弗出手。三九廿七,離頭吹觱篥。四九三十六,夜眠如鷺宿。五九四十五,太陽開門戶。六九五十四,貧兒爭意氣。七九六十三,布衲擔頭擔。八九七十二,貓狗尋陰地。九九八十一,犁耙一齊出。」

沈存中《筆談》云:是月中遇東南風,謂之歲露,有大毒。若饑感其氣,開年著瘟病。又云:風色多與下年夏至相對。

《農桑輯要》云:欲知來年五穀所宜,是日取諸種各平量一升,布囊盛之,埋窖陰地,後五日發取量之,此占候之有理者也。息多者歲所宜也。

月內雨雪多,主冬春米賤。有雷,主春米貴。冬至前米價長,後必賤;落則反貴。諺云:「冬至前,米價長,貧兒受長養;冬至前,米價落,貧兒轉蕭索。」有霧,主來年旱。諺云:「一日折過十月內三日。」風雨來,春少水。

十二月[编辑]

立春在殘年,主冬暖。諺云:「兩春夾一冬,無被暖烘烘。」

至後第三戌為臘。臘前三兩番雪,謂之臘前三白,大宜菜麥。諺云:「若要麥,見三白。」又云:「臘雪是被,春雪是鬼。」又主來年豐稔。諺云:「一月見三白,田翁笑嚇嚇。」又主殺蝗子。

占風,諺云:「今夜東北,明年大熟。」

月內有霧,主來年有水。風雨,主來年六月、七月內橫水。

十二月裏霧,無水做酒庫。霧主半月旱,准十月內五日霧。

冰結後水落,主來年旱。冰結後水漲,名上水冰,主水。若緊厚,來年大水。

十二月謂之大禁月。忽有一日稍暖,即是大寒之候。諺云:「一日赤膊,三日齷齪。」

諺云:「大寒須守火,無事不出門。」

又云:「大寒無過丑寅,大熱無過未申。」

論日[编辑]

日暈則雨。諺云:「月暈主風,日暈主雨。」

日腳占晴雨。諺云:「朝又天,暮又地」,主晴。反此,主雨。

日沒後,起清白光數道,下狹上闊,直起亘天,此特夏秋間有之,俗呼青白路,主來日酷熱。

日生耳,主晴雨。諺云:「南耳晴,北耳雨。日生雙耳,斷風截雨。」若是長而下垂通地,則又名白日幢,主久晴。

日出早,主雨;出晏,主晴。老農云:此特言久陰之餘,夜雨連旦,正當天明之際,雲忽一掃而捲,即光日出,所以言早。少刻必雨,立驗。言晏者,日出之後,雲晏開也,必晴,亦甚准。蓋日之出入,自有定刻,實無早晏也。愚謂但當云:晴得早主雨,晏開主晴。不當言日出早晏也。

日外自雲障中起,主晴。諺云:「日頭𨂝雲障,晒殺老和尚。」

日沒返照,主晴。俗名為日返塢。一云:「日沒臙脂紅,無雨也有風。」玄扈先生曰:日返塢,明朝水沒路。日打洞,明朝晒背痛。或問:二候相似,而所主不同何也?老農云:返照,在日沒之前。臙脂紅,在日沒之後。

諺云:「烏雲接日,明朝不如今日。」又云:「日落雲沒,不雨定寒。」又云:「日落雲裏走。雨在半夜後。」已上皆主雨。此言一朵烏雲漸起,而日正落其中者。

諺云:「日落烏雲半夜枵,明朝晒得背皮焦。」此言半天上有黑雲,日落雲外,其雲夜必開散,明必甚晴也。又云: 「今夜日沒烏雲洞,明朝晒得背皮痛。」此言半天上雖有雲,及日沒下去,都無雲而見日,狀如巖洞者也。已上皆主晴,甚驗。

論月[编辑]

月暈主風,何方有闕,即此方風來。

論旬中剋應[编辑]

新月下,有黑雲橫截,主來日雨。諺云:「初三月下有橫雲,初四日裏雨傾盆。」

月盡無雨,則來月初必有風雨。諺云:「廿五廿六若無雨,初三初四莫行船。」

廿五日謂之月交日,有雨,主久陰。

廿七日最宜晴。諺云:「交月無過廿七晴。」

「廿七廿八交月雨,初二初三勿肯晴。」

論星[编辑]

諺云:「一個星,保夜晴。」此言雨後天陰,但見一兩星,此夜必晴。

星光閃爍不定,主有風。

夏夜見星密,主熱。

諺云:「明星照爛地,來朝依舊雨。」言久雨正當黃昏,卒然雨住雲開,便見滿天星斗,豈但明日有雨,當夜亦未必晴。

「黃昏上雲半夜消,黃昏消雲半夜澆。」若半夜後雨止雲開,星月朗然,則必晴無疑。

論風[编辑]

夏秋之交大風,及有海沙雲起,俗呼謂之風潮,古人名之曰颶風。言其具四方之風,故名颶風。有此風,必有霖淫大雨同作,甚則拔木偃禾,壞房室,決堤堰。其先必有如斷虹之狀者見,名曰颶母。航海之人見此,則又名破帆風。

凡風單日起,單日止,雙日起,雙日止。

諺云:「西南轉西北,搓繩來絆屋。」 又云:「半夜五更西,天明拔樹枝。」又云:「日晚風和,明朝再多。」又云:「惡風盡日沒。」又云:「日出三竿,不急便寬。」大凡風,日出之時必略靜,謂之風讓日。大抵風自日內起者,必善,夜起者,必毒。日內息者亦和,夜半息者必大凍。已上並言隆冬之風。

諺云:「風急雨落,人急客作。」又云:「東風急,被蓑笠,風急雲起,愈急必雨。」

諺云:「東北風,雨太公。」言艮方風雨,卒難得晴。俗名曰牛筋風雨,指丑位故也。

諺云:「行得春風有夏雨。」言有夏雨應時,可種田也,非謂水必大也。經驗。

諺云:「春風踏腳報。」言易轉方,如人傳報不停腳也。一云:「既吹一日南風,必還一日北風。」答報也。二說俱應。

諺云: 「西南早到,晏弗動草。」言早有此風,向晚必靜。

諺云:「南風尾,北風頭。」言南風愈吹愈急,北風初起便大。

春南夏北,有風,必雨。

冬天南風三兩日,必有雪。

大凡喜忌風雨,在得中為准。假如此一時即占候喜何方風,得此風色為正,微和極應。若是顛狂大作,則反為凶。又云:如此一時,即忌何方風,遇此風微,最矣,若得大作,反不為災。占雨亦然也。往往歷試甚驗,蓋亦過猶不及之理也。琴瑟絃索,調得極和,則天道必是,一望略無纖毫,方能如是。若是調卒不齊,則必陰雨之變。蓋亦氣候所到而然也。若高潔之絃,忽自寬,則因琴牀潤溼故也,主陰雨之象。春初夏末,天氣暴暄,凡庭柱與板壁之類,溫潤如流汗,主有陣頭雨至。田蠶火占水旱之事,燒生炭盆中,法並同。俱載十二月之內。

颶母,船上人名曰破篷掛。蓋言見此物,篷必為風所破矣。

天氣溼熱鬱蒸,主有風。古語云: 「熱極則生風。」

語云:「東南風跳擲,三日退一尺。」

論雨[编辑]

諺云:「雨打五更,日晒水坑。」言五更忽然雨,日中必晴,甚驗。

晏雨不晴。

雨著水面上,有浮泡,主卒未晴。

諺云:「一點雨似一個釘,落到明朝也不晴。一點雨似一個泡,落到明朝未得了。」

諺云:「天下太平,夜雨日晴。」言不妨農也。

諺云:「上牽晝下牽齋,下晝雨嚌嚌。」

諺云:「病人怕肚脹,雨落怕天亮。」亦言久雨,正當昏黑,忽自明亮,則是雨候也。

雨夾雪,難得晴。

諺云:「夾雨夾雪,無休無歇。」

諺云:「快雨快晴。」《道德經》云:「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

凡雨喜少惡多。

凡久雨至午少止,謂之遣晝。在正午遣,或可晴,午前遣,則午後雨不可勝。

竈灰帶溫作塊,天將變,作雨兆。

齋前風,晝後雨,並言難止。

雨怕天亮,是天明時忽雨,此日不得晴也。若昏黑忽明亮反是雨候,則何時晴耶?

論雲[编辑]

雲行占晴雨。諺云:「雲行東,雨無蹤,車馬通。雲行西,馬濺泥,水沒犁。雲行南,雨潺潺,水漲潭。雲行北,雨便足,好晒穀。」

上風雖開,下風不散,主雨。諺云:「上風皇,下風隘,無蓑衣,莫出外。」

雲若砲車形起,主大風。

雲起下散四野,滿日如烟如霧,名曰風花,主風起。

諺云:「西南陣,單過也落三寸。」言雲陣起自西南來者,雨必多。尋常陰天,西南障上,亦雨。

諺云:「太婆年八十八,弗曾見東南陣頭發。」又云:「千歲老人,不曾見東南陣頭雨沒子田。」言雲起自東南來者,絕無雨。

凡雨陣自西北起者,必雲黑如潑墨,又必起作眉梁陣,主先大風而後雨,終易晴。

天河中有黑雲生,謂之河作堰,又謂之黑豬渡河。黑雲對起,一路相接亘天,謂之女作橋。雨下闊,則又謂之合羅陣。皆主大雨立至。少頃必作滿天陣,名通界雨,言廣闊普遍也。若是天陰之際,或作或止,忽有雨作橋,則必有掛帆雨腳,又是雨腳將斷之兆也。不可一例而取。

諺云:「旱年只怕沿江跳,水年只怕北江紅。」一云:「太湖晴。」上文言亢旱之年,望雨如望恩,纔是四方遠處雲生陣起,或自東引而西,自西而東,所謂沿江跳也。則此雨,非但今日不至,必每日如之,即是久旱之兆也。澇年,每至晚時,雨忽至,雲稍浮北,似霞非霞,紅光耀日,雨必隨作,當主夜夜如此,直至大暑而後已,謂之北江紅。此吳語也,故指北江為太湖。若是晚霽,必兼西天,但晴無雨。諺云: 「西北赤,好晒麥。」

陰天卜晴,諺云:「朝要天頂穿,暮要四腳懸。」又云:「朝看東南,暮看西北。」

諺云:「魚鱗天,不雨也風顛。」此言細細如魚鱗斑者。一云:「老鯉斑雲障,晒殺老和尚。」此言滿天雲大片如鱗,故云老鯉。往往試驗,各有准。

秋天雲陰,若無風,則無雨。

冬天近晚,忽有老鯉斑雲起,漸合成濃陰者,必無雨,名曰護霜天。諺云:「識每,護霜天。不識每,著子一夜眠。」

論霧[编辑]

《莊子》云:「騰水上溢為霧。」《爾雅》云:「地氣上天不應曰霧。」凡重霧三日,主有風。諺云:「三朝霧露起西風。」若無風,必主雨。又云:「霧露不收即是雨。」

論霞[编辑]

諺云:「朝霞暮霞,無水煎茶。」主旱,此言久晴之霞也。

諺云:「朝霞不出巿,暮霞走千里。」此皆言雨後乍晴之霞。暮霞若有火焰形而乾紅者,非但主晴,必主久旱之兆。朝霞雨後乍有,定雨無疑。或是晴天隔夜雖無,今朝忽有,則要看顏色斷之。乾紅,主晴。間有褐色,主雨。滿天謂之霞得過,主晴。霞不過,主雨。若西天有浮雲稍厚,雨當立至。

論虹[编辑]

俗呼曰鱟。

諺云:「東鱟晴,西鱟雨。」諺云:「對日鱟,不到晝。」主雨。言西鱟也。若鱟下便雨,還主晴。

論雷[编辑]

諺云:「未雨先雷,船去步來。」主無雨。

諺云:「當頭雷無雨,卯前雷有雨。」凡雷聲響烈者,雨陣雖大而易過,雷聲殷殷然響者,卒不晴。

雷初發聲微和者,歲內吉。猛烈者凶。

雪中有雷,主陰雨,百日方晴。

東州人云:「一夜起雷三日雨。」言雷自夜起必連陰。

論電[编辑]

夏秋之間,夜晴而見遠電,俗謂之熱閃。在南,主久晴。在北,主便雨。諺云:「南閃半年,北閃眼前。」

北閃俗謂之北辰閃,主雨立至。諺云:「北辰三夜,無雨大怪。」言必有大風雨也。

論冰[编辑]

冰後水長,名長水冰,主來年水。冰後水退,名退水冰,主旱。若冰堅可履,亦主水。

論霜[编辑]

每年初下只一朝,謂之孤霜,主來年歉。連得兩朝以上,主熟。上有鎗芒者吉,平者凶。春多主旱。

毛頭霜,主明日風雨。

論雪[编辑]

其詳在十二月下。霽而不消,名曰等伴,主再有雪。久經日照而不消,亦是來年多水之兆也。

論山[编辑]

遠山之色,清朗明爽,主晴。嵐氣昏暗,主作雨。

起雲,主雨。收雲,主晴。尋常不曾出雲,小山忽然雲起,主大雨。

久雨在半山之上,山水暴發,一月則主山崩,却非尋常之水。

論地[编辑]

地面溼潤,甚者水珠出如流汗,主暴雨。若得西北風解散,無雨。

石磉水流亦然。

四野鬱蒸亦然。

論水[编辑]

夏初水中生苔,主有暴水。諺云:「水底起青苔,卒逢大水來。」

水際生靛青,主有風雨。諺云:「水面生青靛,天公又作變。」

諺云:「大水無過一周時。」言天道久雨,山澤發洪,大水橫流,江河陡漲之易也。

諺云:「大旱不過周時雨,大水無非百日晴。」言天道須是久晴,則水方能退也。故論潮者云: 「晴乾無大汛。」合而言之,可見水漲之易,退之難也如此。

凡東南風退水,西北反爾。此理蓋只是吳中太湖東南之常事。從來初冬[4],大西北風,湖水泛起,吳江人家,皆俱浸水中。風息復平,謂之翻湖水。纔是南風,連吹半月十日,便可退水三二尺,又不還漲。

水邊經行,聞得水有香氣,主雨水驟至,極驗。或聞水腥氣亦然。

河內浸成包稻種,既沒復浮,主有水。

論草[编辑]

草得氣之先者,皆有所驗。薺菜先生,歲欲甘。葶藶先生,歲欲苦。藕先生,歲欲雨。蒺藜先生,歲欲旱。蓬先生,歲欲流。水藻先生,歲欲惡。艾先生,歲欲病。孟月占之。

五穀草占稻色。草有五穗,近本莖,為早色,腰末為晚禾。隨其穗之美惡,以斷豐歉,未必極驗。但其草,每年根根相似。

茆蕩內,春初雨過菌生,俗呼為雷蕈。多則主旱,無則主水。

草屋久雨,菌生其上。朝出晴,暮出雨。諺云:「朝出晒殺,暮出濯殺。」

看窠草,一名干戈,謂其有刺故也,蘆葦之屬,叢生于地,夏月暴熱之時,忽自枯死,主有水。

諺云:「頭苧生子,沒殺二苧。二苧生子,旱殺三苧。」

茭草,水草也。村人嘗剝其小白嚐之,以卜水旱。味甘甜主水,已來亦未止。味餿氣主旱,已來亦已定。

論花[编辑]

梧桐花初生時,赤色主旱,白色主水。

匾豆五月開花,主水。

杞,夏月開結,主水。

藕花謂之水花魁,開在夏至前,主水。

野薔薇開在立夏前,主水。

麥花晝夜,主水。

匾豆、鳳仙花開在五月,主水。

槐花開一遍,糯米長一遍價。

論木[编辑]

《雜陰陽書》曰:禾生于棗或楊,大麥生于杏,小麥生于桃,稻生于柳或楊,黍生于榆,大豆生于槐,小豆生于李,麻生于楊或荊。

師曠《占術》曰:杏多實不蟲者,來年秋禾善。五木者,五穀之先,欲知五穀,但視五木。擇其木盛者,來年多種之,萬不失一也。

凡竹笋透林者,多有水。

楊樹頭並水際根乾紅者,主水。此說恐每年如此,不甚應。

論潮[编辑]

每半月逐日候潮時,有詩訣云:「午未未申申,寅寅卯卯辰,辰巳巳午午,半月一遭輪。夜潮相對起,仔細與君論。」

十三、二十七名曰水起,是為大汛,各七日。二十、初五名曰下岸,是為小汛,亦各七日。

諺云:「初一月半午時潮。」又云:「初五二十夜岸潮,天亮白遙遙。」又云:「下岸三潮登大汛。」

凡天道久晴,雖當大汛,水亦不長。諺云:「晴乾無大汛,雨落無小汛。」

論飛禽[编辑]

諺云:「鴉浴風,鵲浴雨,八哥兒洗浴斷風雨。」鳩鳴有還聲者,謂之呼婦,主晴。無還聲者,謂之逐婦,主雨。

鵲巢低,主水;高,主旱。俗傳鵲意既預知水,則云終不使我沒殺,故意愈低。既預知旱,則云終不使晒殺,故意愈高。《朝野僉載》云:「鵲巢近地,其年大水。」

海燕忽成群而來,主風雨。諺云:「烏肚雨,白肚風。」

赤老鴉含水叫早,主雨多,人辛苦;叫晏,晴多,人安閒。農作次第。

夜間聽九逍遙鳥叫,卜風雨。諺云:「一聲風,二聲雨,三聲四聲斷風雨。」

鸛鳥仰鳴則晴,俯鳴則雨。

鵲噪早,報晴明,曰乾鵲。

冬寒天雀群飛,翅聲重,必有雨雪。

鬼車鳥,北人呼為九頭蟲,夜聽其聲出入,以卜晴雨。自北而南,謂之出窠,主雨。自南而北,謂之歸窠,主晴。古詩云:「月黑夜深聞鬼車。」

喫鷦叫,主晴。俗謂之賣蓑衣。

𪃮叫,諺云:「朝𪃮晴,暮𪃮雨。」

夏秋間雨陣將至,忽有白鷺飛過,雨竟不至,名曰截雨。

家雞上宿遲,主陰雨。

燕巢做不乾淨,主田內草多。

母雞背負雞雛,謂之雞跎兒,主雨。

喫井,水禽也,在夏至前叫,主旱。諺云:「夏前喫井叫,有車個恰喫、無車個嘯。」

鵜鶘,一名淘河,鵝鸛之屬。其狀異常,每來必主大水。近至正庚寅五月十八日,方梅水漲,忽見此怪數十,自西而東,眾謂沒田先兆。一老農云:不妨。夏至前來曰犁湖,至後曰犁途,以其嘴之形狀相似。湖言水深,途言水淺。今至後八日,此後雨腳斷,水退矣。雖然疑信不決。後果天晴,高下皆得成熟。若此,至前至後,便分禍福兩端,可謂奇驗。占候者慎之。玄扈先生曰:凡異常禽鳥至,皆大水徵。

論走獸[编辑]

獺窟近水,主旱。登岸,主水。有驗。

圍塍上野鼠爬泥,主有水。必到所爬處方止。

鼠咬麥苗,主不見收。咬稻苗亦然。倒在根下,主礱下米貴,銜在洞口,主囷頭米貴。

狗爬地,主陰雨。每眠灰堆高處,亦主雨。狗咬青草吃,主晴。

狗向河邊吃水,主水退。

鐵鼠,其臭可惡,白日銜尾成行而出,主雨。

貓兒吃青草,主雨。

絲毛狗褪毛不盡,主梅水未止。

論龍[编辑]

龍下便雨,主晴。凡見黑龍下,主無雨。縱有亦不多。白龍下,雨必多。水鄉諺云:「黑龍護世界,白龍讓世界。」

龍下頻,主旱。諺云:「多龍多旱。」

龍陣雨,始自何一路,只多行此路。無處絕無。諺云:「龍行熟路。」

論魚[编辑]

魚躍離水面,謂之秤水,主水漲。高多少,增水多少。

凡鯉、鯽魚,在四五月間,得暴漲,必散子。散不盡,水未止。盛散,水勢必定。夏至前後,得黃鱨魚甚散子時,雨必止。雖散不甚,水終未定。最驗。

車溝內,魚來攻水逆上,得鮎,主晴;得鯉,主水。諺云:「鮎乾鯉溼。」又云:「鯽魚主水,鱨魚主晴。」

黑鯉魚,脊翼長接其尾,主旱。

夏初,食鯽魚,脊骨有曲,主水。

漁者網得死鱖,謂之水惡,故魚著網即死也。口開,主水立至,易過。口閉,來遲,水旱不定。

鰕籠中張得𩻰魚,風水。

夏至前,田內晒死小魚,主水。口開,即至,易過。閉,反是。

論雜蟲[编辑]

水蛇蟠在蘆青高處,主水。高若干,漲若干。回頭望下,水即至,望上,稍慢。

水蛇及白鰻入鰕籠中,皆主大風水作。

春暮暴煖,屋木中出飛蟻,主風雨。平地蟻陣作,亦然。

鱉探頭,占晴雨,諺云:「南望晴,北望雨。」

田角小螺兒,名曰鬼螄,浮于水面,主有風雨。

石蛤、蝦蟆之屬,叫得響亮成通,主晴。諺云:「蛙蛤叫三通,不用問家公。」言報晚晴有准也。

田雞噴水叫,主雨。

蚱蜢、蜻蜓、黃蝱等蟲,在小滿以前生者,主水。俗呼是魚口中食。謂其纔經風雨,俱死于水故也。

黃梅三時內,蝦蟆尿曲,有雨。大曲大雨,小曲小雨。

二蠶初出,變化得多,主水。

蚯蚓,俗名曲蟮,朝出晴,暮出雨。

夏至日蟹上岸,夏至後水到岸。

附註[编辑]

(錄入者自註,非原文內容,僅供參考)

  1. 凡春當和而反寒。四庫本作「凡春雷和而反寒」。
  2. 涼則必熟。四庫本作「旱則必熟」
  3. 蓋農人尚冬。四庫本作「蓋無人尚冬」
  4. 從來初冬。四庫本作「往來初冬」。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