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中的宣傳組織工作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農民中的宣傳組織工作
作者:恽代英
1925年12月29日
本作品收錄於:《中国青年

 载《中国青年》第106期,署名:代英

  又要到寒假的期間了!在這個時候,又要有無數熱心的青年分散到各縣各鄉村中間去,這是我們進行農民運動的好機會。但是農民運動實在是一個困難的事情,怎樣去進行這個運動,是很多人都沒有甚麽把握的。

  我現在貢獻出來我對於農民中宣傳組織工作的意見,我以為或者可以供大家一個比較切實的參考。

  關於農民的宣傳工作,我以為應分三方面說,第一是政治方面,第二是經濟方面,第三是文化方面;這三方面的宣傳,是不應當以同一的態度,同一的方法去進行的。

  政治方面的宣傳,若是用描述故事的態度為農民解說各種世界以及中國的大事,他們是很願意聽的。自然最好是對他們說本省的事,本縣的事;但是你若在世界以及中國各種事變中間能擇其最精采動人的說與他們,例如五卅運動之起原及各地發生之影響,孫傳芳起兵一直到郭松齡倒戈以後之一切事實與其內幕,這些一定是農民喜聽的材料。我們能有人將時事預先編成比較長篇的小說,以為宣傳之根據最好,此等小說宜註意除捉住每件事的主要部分以外,要多搜集有味的瑣事,以鼓勵聽眾的興趣。如能將政治上各種事實編成歌曲、彈詞、劇本自然更好。總之,政治方面的宣傳,除了過於枯燥無味的材料以外,農民是易於接受的;在敘述一件事情的中間,剖述帝國主義殘暴壓迫,宦商紳董名流學者之不足恃,與人民團結活動之有力量,亦很容易使農民知道怎樣才可以救中國與救他們自己。而且農民能多受政治的宣傳,他自然比較能了解世界及中國的大勢,政治覺悟的程度自然提高了,這又使他們將來容易接受我們其他的宣傳。

  經濟方面的宣傳,是要熟悉農村生活的實際情形,並能洞晰各種農民生活上疾苦之來源及其救濟方法,就各個實際問題剖析指示一般農民;這種宣傳,是比政治的宣傳,更容易打動農民的心坎,而引起他們的實際行動的;亦正因為如此,這種宣傳比政治宣傳易於遭官府、地主、劣紳、痞棍等所嫉惡。這種宣傳要想做得合當,須註意調查農民生活,農村地方狀況,並須註意有關於財政經濟上的各種常識。例如我們要從農民每年收入方面說起,便要指出水、旱、蟲災如何使他們收入減少,告訴他們只有講求農田水利可以避免水旱蟲災;同時亦要指出農民資本、土地之缺乏如何使他們不能盡力耕耘,告訴他們只有設立貧農借貸或補助制度可以解決此等困難;同時亦要指出行商之剝削如何使他們的農產物不能得著合當的市價,告訴他們只有辦理合作社可以抵制這種行商。我們要從農民每年支出方面說起,便要指出稅捐及其他非法勒索如何使他們負擔加重,告訴他們只有改良政治與租稅制度可以救濟這種弊病;同時亦要指出厘金、鹽稅與奸商擡高物價,軍閥紊亂幣制,如何使生活程度增高,告訴他們只有廢除苛稅,改良幣制,取締奸商,可以解決這些問題。除了以上所述,我們還應告訴農民,一縣或一村租稅之收入與公家產業之收入若幹,學田、積谷倉、善社等公共機關之收入若幹,由山林川澤之經營與富農租稅之切實增收,可以加增收入若幹,取銷賠款外債與打倒軍閥裁兵之後,可以不解省與中央之款若幹,嚴格取締官吏劣紳把持私飽或浪費,可以節省之款若幹,如此則有一篇清清楚楚賬簿擺在農民面前,都可以知道講水利,設農民銀行,辦合作社,乃至其他一切公益事項,均系確有的款可能的事情。我們能從農民本身生活說起,而又能與以切實解決的方法,便可以引導他們為此加入革命的戰線。在這種宣傳之先,最好多與農民談話,就他們談論中所說出的痛苦綜述之而指示其解決之方法。用與農民談話中間所搜集的為宣傳的材料,農民才感覺親切有趣。若有合當的材料,用以為公開之講演,效果一定是很大的。即或為事實關系,須采用比較秘密宣傳之方法,亦會有很顯著的功效。

  文化方面的宣傳,如反對舊風俗習慣禮教迷信等,這差不多都是農民逆耳之言,是不象政治、經濟的宣傳易於受他們的歡迎的。只有反對基督教運動在鄉村中易於進行,這是我們應該努力的事情。但我們若能夠指明其他風俗習慣禮教迷信中各種不合理或可笑的地方,或者能夠指明社會上各種受此等風俗習慣禮教迷信的弊害的地方,亦還是可以動農民之觀聽的。此等宣傳,言辭態度須不至惹起農民重大的反感,最好是用新劇表演,形容其滑稽荒謬。直接破除舊風俗習慣禮教迷信之行動,最易惹鄉村中農民之誤會,我們須斟酌情勢不可孟浪為之。不過我們應當預備這種行動,我們應當在鄉村中多作此種宣傳,結合此等同誌,若能因一種實際行動而更擴大我們的宣傳,獲得更多的同誌,我們自然可以采取一種行動。我們應當知道,這是與自己毫無準備,而孟浪采取一種行動,結果自己失敗被逐出鄉村,以後鄉村中永被黑暗勢力籠罩著的,絕不相同的。

  農民的組織,自然是要組織可以為農民群眾作經濟爭鬥的農民協會,農民協會是被壓迫的中農、小農、佃農、雇農的組織,地主是不得參預的。農民協會以村為單位,會員能開大會或分組開會,宜盡力使多開會,每次開會即可預備合當的宣傳材料,使多受訓練。農民協會在最初是不能希望全村被壓迫農民全體加入的,但有少數農民加入即當進行組織,在不能公開組織之地方應秘密組織之。全體農民群眾大會是不好輕易召集的,若能召集群眾大會,須即刻註意組織,使有多數比較明瞭而能受指揮之進步的農民能負領導的責任;不然,便容易發生無意義之暴動。農民的暴動是不應當避免的,惟每個暴動應當多少有準備的在我們指導之下發展,然後才可以相機領導群眾前進或後退,以戰勝一切壓迫農民的人,這與烏合之眾盲目的暴動不同。為要預備農民的暴動,發展革命的組織於農村中間,這是必要的。革命的組織,應當吸收一般富於革命性的農民,與以比較嚴格的訓練教育,使成為農民運動之骨幹;只有這種骨幹有力量,農民群眾才成了有節制的革命軍隊。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