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头痛击右傾翻案风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迎头痛击右傾翻案风
——把混入党内的阶级异己分子余学文[1]揪出来示众

1968年4月19日

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在革命洪流滚々[2]向前的大好形势下,一场反击右倾翻案妖风的战役在我风雷中心店打响了。四月十六日晚上,我中心店全体革命造反派、革命群众、革命干卩[3]召开了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旂[4]斗争混入党内的阶级异己分子余学文大会,群情激奋,斗志昂扬,把我中心店的阶级斗争推向更加深入的阶段。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又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实质上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政治大革命,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广大人民群众和国民党反动派长期斗争的继续,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阶级斗争的继续。”罪行累々[2]、混入党内的阶级异己分子余学文,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发动后就靠了边,但他贼心不死,凭他反革命两面派的嗅觉,表面伪装老实,企啚[5]蒙蔽群众,暗地里却在窥测方向,伺机反扑。果然,当“二月黑风”刮起之后,这个死不悔改的坏傢伙就跳了出来,公然为刘、邓及其代理人陈丕显翻案。胡说什么“现在陈丕显不一定打倒,能挽救还要挽救”。把矛头指向以毛主席为首林付[6]主席为付[6]的无产阶级司令卩[3],指向新生的上海市革命委员会,真是狗胆包天,罪上加罪。

余学文这个坏蛋,对自己所犯罪行不但不老实交待,而且还装作资反路线的受害者,毒液四溅的说:“我的问题只要到鼎丰商店开个座谈会就可解决”,还恶毒地诋毁公司革委会是“重新推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他为了替自己翻案竟不择手段,唆使其子女向公司革委会施加压力,以求一逞,真是狂妄到了极点。呸!像余学文之流,跟其他反革命两面派和顽固的走资派一样,决不会放下屠刀的,只能把他斗倒,批深,批透,坚决痛击右倾翻案妖风!

维基文库注释[编辑]

  1. 余秋雨的父亲。
  2. ^ 2.0 2.1 叠字符号,重复前一个字。
  3. ^ 3.0 3.1 同“部”。
  4. 同“旗”。
  5. 同“图”。
  6. ^ 6.0 6.1 同“副”。
Carl Spitzweg 021.jpg 本匿名或以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作品,在兩岸四地以及新西蘭屬於公有領域。但1968年(1923年以來)發表時,美國對較短期間規則的不接受性使得本作品在美國仍然足以認爲有版權到發表95年以後,年底截止,也就是2064年1月1日美國進入公有領域。原因通常是作品版權在原作地,1996年1月1日尚未過期進入公有領域。若維基別庫已經建立頁面的話,就請參看wikilivres:迎头痛击右傾翻案风。否則僅依據維基媒體基金會的有限例外,於本站作消極容忍處理,不鼓勵但也不反對增加與刪改有關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