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頭經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文學上的折扣 迎頭經
瞿秋白[註 1]
1933年3月19日
「光明所到……」
本作品收錄於《偽自由書》和《申報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三三年三月十九日《申報·自由談》,以魯迅名義發表,署名何家干,日期為魯迅所加。


  中國現代圣經——迎頭經曰:「我們……要迎頭赶上去,不要向後跟著。」

  傳曰:追赶總只有向後跟著,普通是無所謂迎頭追赶的,然而圣經決不會錯,更不會不通,何況這個年頭一切都是反常的呢。所以赶上偏偏說迎頭,向後跟著,那就說不行!

  現在通行的說法是:「日軍所至,抵抗隨之」,至于收复失地与否,那么,當然「既非軍事專家,詳細計畫,不得而知」。不錯呀,「日軍所至,抵抗隨之」,這不是迎頭赶上是什么!日軍一到,迎頭而「赶」:日軍到瀋陽,迎頭赶上北平;日軍到閘北,迎頭赶上真茹;日軍到山海關,迎頭赶上塘沽;日軍到承德,迎頭赶上古北口……以前有過行都洛陽,現在有了陪都西安,將來還有「漢族發源地」昆侖山——西方极樂世界。至于收复失地云云,則雖非軍事專家亦得而知焉,于經有之,曰「不要向後跟著」也。證之已往的上海戰事,每到日軍退守租界的時候,就要「嚴飭所部切勿越界一步」。這樣,所謂迎頭赶上和勿向後跟,都是不但見于經典而且證諸實驗的真理了。右傳之一章。

  傳又曰:迎頭赶和勿後跟,還有第二种的微言大義——報載熱河實況曰:「義軍皆极勇敢,認扰亂及殺戮日軍為興奮之事……唯張作相接收義軍之消息發表後,張作相既不親往撫慰,熱湯又停止供給義軍汽油,運輸中斷,義軍大都失望,甚至有認替張作相立功為無謂者。」「日軍既至凌源,其時張作相已不在,吾人聞訊出走,熱湯扣車運物已成目擊之事實,證以日軍從未派飛机至承德轟炸……可知承德實為妥協之放棄。」(張慧沖君在上海東北難民救濟會席上所談。)雖然据張慧沖君所說,「享名最盛之義軍領袖,其忠勇之精神,未能悉如吾人之意想」,然而義軍的兵士的确是极勇敢的小百姓。正因為這些小百姓不懂得圣經,所以也不知道迎頭式的策略。于是小百姓自己,就自然要碰見迎頭的抵抗了:熱湯放棄承德之後,北平軍委分會下令「固守古北口,如義軍有欲入口者,即開槍迎擊之」。這是說,我的「抵抗」只是隨日軍之所至,你要換個樣子去抵抗,我就抵抗你;何況我的退後是預先約好了的,你既不肯妥協,那就只有「不要你向後跟著」而要把你「迎頭赶上」梁山了。右傳之二章。

  詩云:「惶惶」大軍,迎頭而奔,「嗤嗤」小民,勿向後跟!賦也。

  三月十四日。


  這篇文章被檢查員所指摘,經過改正,這才能在十九日的報上登出來了。

  原文是這樣的——

  第三段「現在通行的說法」至「當然既」,原文為「民國廿二年春×三月某日,當局談話曰:‘日軍所至,抵抗隨之……至收复失地及反攻承德,須視軍事進展如何而定,余’。」又「不得而知」下有注云:(《申報》三月十二日第三張)。

  第五段「報載熱河……」上有「民國廿二年春×三月」九字。

  三月十九夜記。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注释[编辑]

  1. 以魯迅名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