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夢詩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述夢詩》序
作者:范仲淹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范文正公集/卷06

景祐戊寅歲,某自鄱陽移領丹徒郡。暇日遊甘露寺,謁唐相李衛公真堂。其制隘陋,乃遷于南樓,刻公本傳于其側。又得集賢錢綺翁書云:「我從父漢東公,嘗求衛公之文于四方,得集外詩賦雜著,共成一編,目云《一品拾遺》【衛公有《一品集》、《姑臧集》、《西南備邊錄》、《獻替錄》、《御臣要畧》、《伐叛志》、《窮愁志》】。其間有〈浙西述夢詩〉四十韻,時元微之在浙東,劉夢得在歷陽,竝屬和焉。愛其雄富,藏之禇中二十年矣,願刻石以期不泯。」

某觀三君子之詩,嗟其才大名髙,俱見咎于當世。李遇武宗,獨立不懼,經制四方,有真相之功。雖姦黨營䧟,而義不朽矣。元𥘉以才進,拜拾遺,歷御史府,無所畏避,爲執政所困者久之,及天子召用,書詔雅遠,甚有補益之風。至于與晉公相失,而姦人乘之,謂元欲刺裴,劾則無狀。然一戾正人,其光墜地,惜哉!劉與柳宗元、吕温數人坐王叔文黨,貶廢不用。覽數君子之述,而理意精密,渉道非淺。如叔文狂甚,義必不交。叔文以藝進東宮,人望素輕,然傳稱知書,好論理道,爲太子所信。順宗即位,遂見用,引禹錫等決事禁中。及議罷中人兵權,牾俱文珍軰。又絕韋臯私請,欲斬劉闢,其意非忠乎?臯銜之。會順宗病篤,臯揣太子意,請監國而誅叔文。憲宗納臯之謀而行内禪,故當朝左右謂之黨人者,豈復見雪?《唐書》蕪駮,因其成敗而書之,無所裁正。孟子曰:「盡信書不如無書。」吾聞夫子褒貶,不以一疵而廢人之業也,因刻三君子之詩而傷焉。至于柳、吕文章,皆非常之士,亦不幸之甚也。韓退之欲作唐之一經,誅姦諛于旣死,發潛德之幽光。豈有意于諸君子乎!故書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