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險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述險
作者:林紓

余恆告諸子曰:「恆人怙過,天或恕之,憫其愚也。君子怙過,天有時或殛之,怒其知過而憚改,其冀人爲善者,將絕望焉。」余少而知懼,畏天之心,與年俱增。然天之所以赦予者,亦至。其脫險也,或爲人所不測,隨處若有神鬼陰相之,卽予亦莫可自解,則僅能歸之于天而已。

同治庚午,余十九歲,府君疾,自臺灣歸。時家橫山,屋小,左廡僅能容榻。一几之外,當側行而就榻。旣以正寢奉府君,余及室劉孺人,遷左廡,侍府君疾。四更歸寢,遲明起,齒震震作聲。孺人猝問,亦作死灰色,相嚮不能發語。蓋火發燈鎔,板壁洞可徑尺,四週已炭,然去余帳僅盈尺,乃不爇而自滅。余二人祕之,不告母太孺人,防驚及府君。嗚呼!果不測者,余夫婦不足惜,府君奈何?

越十日,府君疾革。余恃有幼弟,乃露香稽顙告天,請以身代,不驗。旣遭憫凶,遂病肺,日必咯血,或猛至者,盈盌矣。積十年,大小十餘病,病必以血。醫言肺痿矣,不可治。越戊寅,乃不藥而愈,貌益豐。其主死之醫,見乃赫然,不信吾之尚生也。嗚呼!十年處險病之中,其視一夕,幸脫于火者爲何如?謂非天,能至此耶?

丁酉,母太孺人癭于喉際,旣脪,洞見其咽。醫言血且大崩潰。時余夫婦侍疾已經月矣,不審爲計,則起五更,爇香稽顙于庭而出。沿道拜禱,至越王山天壇之上,請削其科名之籍,乞母以善終,勿使頸血崩暴,以怛老人。如是者九夕。第四夕,盛雨及之,余堅伏雨中不起。從者以蓋庇余,斥去之。夜寒,鴟鳴于樹間,從者股慄。余憂火中炎,木棉之裘盡溼,乃不自覺。十月二十七日,母孺人逝,幸不見血。余伏榻下,經時不能哭。蓋此時一心感天,幾不知余母之舍余而去也。居喪之六十日,余夜祭太孺人,罷哭歸苫。心忽跳動作響,二目昏黑,自謂死矣,已而小蘇。醫至,言心房且因悲而裂。余曰:「否,不孝之人,無此至性,不足憂也。」然亦病眩暈至六年而止。

嗚呼!以上所述,述一身之險耳。至吾珪子之險,有相髣髴者。珪之宰大城也,衙齋之椽,小如兒臂,以滲漉之故,則積土以增之。土積可二尺許,而兒臂之椽,不能支也,且陷。忽兩穉孫閧于門外。珪怒,起斥之。去牀不十武,椽折,千斤之積土立下,几榻皆碎,珪得無恙。又大城產河豚,珪甘之,越日必具。一日,得五河豚。珪方聽訟,廚子私烹其二食之,立死,而珪不與焉。嗚呼!天相予躬,乃並及其子,意欲余長葆其畏天之心,故用是以警之。不知余感恩深,畏念篤,雖不之警,而警心未嘗一日忘也。

辛酉二月,余戚周太史女孫,病猩紅熱死,家人奔避都盡。太史夫人,挈其一子一孫至余家,越日,皆大病。醫言不去之,且霑染及人。時余家上下幾三十人。余毅然曰:「周氏之室空矣!驅此病人,是置之死地,吾不之忍。雖得禍,甘也!」周之子孫,相次愈,而余子女及孫病者七人,旣起復仆。第六子璈,及幼女,病且殆。凡四閱月,余醫藥之費,幾及千金,幸皆無恙。余仍長日讀書作畫,若無事。然余已嫁之女,及諸姪,皆極憂憤。余徐曰:「爾自行孝,余自信天,無傷也。」

夫行險徼倖,小人事也。顧小人爲私而行險,余則爲義而冒險。其幸無事者,蓋當禍時,無一中悔之心,氣壯而神完,邪沴或從而辟易。然唯余畏天至,故冒爲之。子孫果不及余者,則愼之,勿以身試險也。因作〈述險〉示之,亦以堅勵其畏天之心。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4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