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僧澄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送僧澄觀
作者:韓愈 唐
本作品收錄於《昌黎先生集

澄覺建僧伽塔於泗州,詩語詳之。公貞元十六年秋在洛陽作。

浮屠西來何施為?擾擾四海爭奔馳。構樓架閣切星漢,誇雄鬥麗止者誰?僧伽後出淮泗上,[1]勢到眾佛尤恢奇。[2]越商胡賈脫身罪,[3]珪璧滿船寧計資。清淮無波平如席,欄柱傾扶半天赤。[4]火燒水轉掃地空,突兀便高三百尺。影沈潭底龍驚遁,當晝無雲跨虛碧。借問經營本何人?道人澄觀名籍籍。愈昔從軍大梁下。[5]往來滿屋賢豪者。[6]皆言澄觀雖僧徒,公才吏用當今無。後從徐州辟書至,[7]紛紛過客何由記。人言澄觀乃詩人,[8]一座競吟詩句新。向風長嘆不可見,我欲收斂加冠巾。洛陽窮秋厭窮獨,丁丁啄門疑啄木。[9]有僧來訪呼使前,伏犀插腦高頰權。[10]惜哉已老無所及,坐睨神骨空潸然。[11]臨淮太守初到郡,遠遣州民送音問。好奇賞俊直難逢,[12]去去為致思從容。

註釋[编辑]

  1. 李邕《泗州普光王寺碑》:“僧伽者,龍朔中西來,嘗縱觀臨淮,發念置寺。既成,中宗賜名普光王,以景龍四年三月二日示滅於京。”淮,方作雄雲,雄,言特出也。今按:上句已有誇雄字,下句又雲尤恢奇,則此作雄,非是。
  2. 恢或作魁。方云:恢奇字見《史記·公孫弘傳》。此詩今本以恢為魁,又惡上語意同,遂易雄為淮,非也。今按:作恢亦不免與上句相犯,況淮之不可為雄,自避上句誇雄字,初不專為此也。
  3. 或作獻,今從謝校本。
  4. 柱一作檻。
  5. 貞元十二年,公佐宣武軍幕。
  6. 屋或作目,滿屋字見《世說》。
  7. 十五年,公從事徐州節度張建封幕。
  8. 人言或作又言。
  9. 《詩》:“伐木丁丁。”丁,中莖切。啄門或作打門。疑或作如。
  10. 《後漢》:“李固頂角匿犀。”頰,古協切。權或作顴。《選·洛神賦》、張敏俳文、高歡長頭高權,古字只作權。
  11. 睨音詣。
  12. 直或作實。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