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盧侍御赴恒州使幕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送盧侍御赴恒州使幕序
作者:于邵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427

聖朝以上台清河王鴻勳茂績,焯見群後,俾兼綰中樞。將二十年,南征北伐,投艱排難,則倍之矣。是則國有恒嶽,以公配之而有土;天有上將,以公委之而分閫。勤則至矣,位亦極矣。談者為美,其誰閑然?故得高枕安邊,包茅述職,出獎忠義,入延秀異,不遠數千里而得盧君。君亦感激知已,奔波從事。雖立資於時,實由昔用譽,不家而食,盡室以行。峨鐵冠而利往,陪玉帳以忝畫,何風雲會合而至是乎?初此行也,鍾陵有連帥之府,落帆江浦,上謁告離。府公以稟命則同獎王室,修好則不聞遐方。爰遵上公,爰遵上公,是厚賓介,我以雜佩,必先餼牽。便蕃初筵,禮無違者。元冰仲月,白雁南飛。大舟橫江,信宿千里。且務從軍之樂,不賦苦寒之行,蓋時人義之者多矣。仆江西旅人也,趨風明庭,同等見顧,常忝座右之客,不賤屏外之員。送君此行,抑有由也,然安得容容摻子之祛乎!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