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窮文 (韓愈)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送窮文
作者:韓愈 唐
本作品收錄於《昌黎先生集

予嘗見《文宗備問》云:顓頊高辛時,宮中生一子,不著完衣,宮中號為「窮子」。其後正月晦死,宮中葬之,相謂曰:「今日送卻窮子。」自爾相承送之。又唐《四時寶鑒》云:「高陽氏子,好衣弊食麋,正月晦巷死。世作麋棄破衣,是日祝於巷,曰除貧也。」小宋云:退之《送窮文》、《進學解》、《毛穎傳》等諸篇,皆古人意思未到,可以名家矣。然《送窮文》與揚子雲《逐貧賦》,大率相類。張文潛曰:公《送窮文》蓋出子雲《逐貧賦》,然文采過《逐貧》矣。晁無咎取公此文於《續楚辭》,系之曰,愈以屢窮不遭時,若有物焉為之,故托於鬼呼:「彼窮我者,車船飲食,謝而遠之,而窮不可去也,則燒車與船,延之上座。」亦卒歸於正之義焉。

元和六年正月乙丑晦,主人使奴星,[1]結柳作車,縛草為船,載糗輿粻,[2]牛系軛下,引帆上檣,[3]三揖窮鬼而告之曰:「聞子行有日矣,[4]鄙人不敢問所途。竊具船與車,備載糗粻。[5]日吉時良,利行四方。子飯一盂,子啜一觴。攜朋挈儔,去故就新。駕塵彍風,[6]與電爭先。子無底滯之尤,我有資送之恩。子等有意於行乎?」

屏息潛聽,如聞音聲,若嘯若啼,砉欻嗄嚶。[7]毛發盡豎,竦肩縮頸,疑有而無,久乃可明。若有言者曰:「吾與子居,四十年余。子在孩提,吾不子愚。子學子耕,求官與名,惟子是從,不變於初。門神戶靈,我叱我呵,包羞詭隨,誌不在他。子遷南荒,熱爍濕蒸,我非其鄉,百鬼欺陵。太學四年,朝齏暮鹽,惟我保汝,人皆汝嫌。自初及終,未始背汝,心無異謀,口絕行語。於何聽聞,云我當去?是必夫子信讒,有間於予也。我鬼非人,安用車船?鼻齅臭香,[8]糗粻可捐。單獨一身,誰為朋儔?子茍備知,可數已不?[9]子能盡言,可謂聖智,情狀既露,敢不回避?」[10]

主人應之曰:「子以吾為真不知也邪?子之朋儔,非六非四,[11]在十去五,滿七除二。各有主張,私立名字。捩手覆羹,[12]轉喉觸諱。凡所以使吾面目可憎,[13]語言無味者,皆子之誌也。其名曰智窮:[14]矯矯亢亢,惡圓喜方。羞為奸欺,不忍害傷。其次名曰學窮:傲數與名,摘抉杳微,[15]高挹群言,執神之機。又其次曰文窮:[16]不專一能,怪怪奇奇,不可時施,只以自嬉。又其次曰命窮:影與形殊,面醜心妍,利居眾後,責在人先。又其次曰交窮:磨肌戛骨,吐出心肝,企足以待,置我仇冤。凡此五鬼,為吾五患。饑我寒我,興訛造訕。能使我迷,人莫能間。朝悔其行,暮已復然。蠅營狗茍,驅去復還。」

言未畢,五鬼相與張眼吐舌,跳踉偃仆,抵掌頓腳,失笑相顧。徐謂主人曰:「子知我名,凡我所為。驅我令去,小黠大癡。[17]人生一世,其久幾何?吾立子名,百世不磨。小人君子,其心不同。惟乖於時,[18]乃與天通。攜持琬琰,易一羊皮。飫於肥甘,慕彼糠糜。天下知子,誰過於予?雖遭斥逐,不忍子疏。謂予不信,請質《詩》、《書》。」

主人於是垂頭喪氣,上手稱謝,燒車與船,延之上座。[19]

註釋[编辑]

  1. 或有復出星字。
  2. 輿,或作與。糗,《爾雅》云:「麥也。」《周禮》:「糗餌粉餈。」粻,糧也。糗,去久、丘救二切。粻,之良切。
  3. 《選》:「萬里連檣,牛系軛下。」軛,乙革切。檣,音墻。
  4. 日下或無矣字。
  5. 竊或作躬。
  6. 彍,音霍,又廓、郭二音。
  7. 砉,霍虢切。欻,許勿切。
  8. 齅,許求切。
  9. 已,與以同,以,又與與同。
  10. 回,或作曲。
  11. 朋儔,或作儔朋。六,或作三,非是。
  12. 捩,力結切。
  13. 目,或作貌。
  14. 名上或有一字。
  15. 抉,於決切。
  16. 曰文上,或有名字。
  17. 《淮南子》:「人不小學不大迷,不小慧不大愚。」又《抱樸子》:「凡人多以小黠而大愚。 」洪駒父曰:小黠大癡,《三國志》自有全文。
  18. 惟,或作雖,非是,
  19. 之,或作入。公此篇終云「延之上座」,於是段成式作《留窮詞》,近世唐子西作《留窮詩》,二者皆祖公之意而為之,然成式後又作《送窮辭》焉。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