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許侯入都詩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送許侯入都詩序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許侯從上元令遷水部,其邑人爭歌詩寵侯之行。余故同城僚也,先侯歸一年,乃觴侯而弁以言曰:

情之見於去時者,道之存於平日也。道何在?行乎已者是。情何在?存乎人者是。今夫吏,南面而臨,懵乎毀譽,傲乎友朋。臨去,見有父老指旌旗者,見有故人歎道左者,雖酷吏怪物,莫不有動於中,而深遺愛之羨。然則使人人能持其去官時之心為在官時之心,不亦善乎?《中庸》曰:「不獲乎上,民不可得而治。」又曰:「不信乎友,不獲乎上。」同城官之獲上也,如兩婦事姑,殊難得調。一切謁朔望,集枿轅,供頓遞儲偫,戒其仆弗相聞知。其信友如是,其治民可知。侯來,聞前說而鄙之,坦然同懷,期於大和。事其事,兩邑如一邑,民以為便。余之歸也,侯如失左右手。至是,侯亦去。造物者若以為二人同其道,宜同其去,損一人以孤君子,其不可也。

先是,尹太保總制江南,政持大體,民吏雞犬多靜且安,群僚久於其位,學射賦詩。侯與余如家人往來,飲酒樂,必歎曰:「同官之盛,其難再哉!」忽忽四五年,乾隆戊辰冬,余引疾去。後十日,太保奉命入陝。再五日,陳別駕遷揚州。其明年正月,王檢校老病死。二月,太守蔡改知廬州。三月,吏部征侯入長安。邦人之觀於道者唶曰:「新官某,新官某。」石頭城中,目不一瞬,業已若是。然則嗣後之改更,又將何極!此侯之所以臨去而悲也,余之所以送侯之去而愈悲也。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