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賈中允之襄陽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送賈中允之襄陽序
作者:于邵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427

孔宣父說儒者之行,有自立焉,有近人焉,有交友焉。研精六藝,較明舊史,貫天人之際,探得失之源非自立歟?仗義而居,立信為寶,難得易失,不謀苟合,非近人歟?終始之要膠固也,患難之失身命也,益者損者,吾其擇焉,非交友歟!,夫然,則道之要膠固也,患難之失身命也,益者損者,吾其擇焉,非交友歟?夫然,則道之將行,周流四海而無匱者,庸可既乎!頃年隱廬山之霧,去秋舉湘江之帆,聞有道而來,終有得而去。所合必義,所依必仁,凡諸揖奉惜此言別。累卜勝餞,屢邀醉心,雖雲蒸霧毒,猶勝炎風;而疏桐衰柳,亦傍秋色。時之所感,事有攸會,切於覲問而速是行者,則尚書季父。領鎮南之軍,伐淮西之叛,方除天地之害,載戢幹戈之威。用重望係人,渴日為久,與尚書備相知之分,憶昨執手,於今三年,負累遐荒,莫由展禮。南北不援,我勞如何?願即寤寐之勤,永奉通明之德。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