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趙宏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送趙宏序
作者:曾鞏 北宋
1046年
本作品收錄於《南豐文鈔/006卷

荊民與蠻合為寇,潭旁數州被其害。天子、宰相以潭重鎮,守臣不勝任,為改用人。又不勝,復改之。守至,上書乞益兵。詔與撫兵三百,殿直天水趙君希道實護以往。

希道雅與予接,間過予道潭之事。余曰:潭山川甲兵如何,食幾何,賊眾寡強弱如何,余不能知。能知書,書之載,若潭事多矣。或合數道之兵以數萬,絕山谷而進,其勢非不眾且健也,然而卒殲焉者多矣。或單車獨行,然而以克者相踵焉。顧其義信如何耳。致吾義信,雖單車獨行,寇可以為無事,龔遂、張綱、祝良之類是也。義信不足以致之,雖合數道之兵以數萬,卒殲焉,適重寇耳,況致平邪!陽旻、裴行立之類是也。則兵不能致平,致平者,在太守身也明矣。前之守者果能此,天子、宰相烏用易之?必易之,為前之守者不能此也。今往者復曰「乞益兵」,何其與書之云者異邪?

余憂潭民之重困也,寇之益張也。往時潭吏與旁近郡靳力勝賊者,暴骸者、戮降者有之。今之往者將特不為是而已邪?抑猶不免乎為是也,天子、宰相任之之意其然邪?潭守近侍臣,使撫覘潭者,郎吏、御史、博士相望。為我諗其賢者曰:今之言古書往往曰迂,然書之事乃已試者也。事已試而施諸治,與時人之自用,孰為得失耶?愚言倘可以乎,潭之患,今雖細,然大中、咸通之間,南方之憂常劇矣,夫豈階於大哉!為近臣、郎吏、御史、博士者,獨得而不思也?希道固喜事者,因其行,遂次第其語以送之。

慶曆六年五月□日,曾鞏序。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