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靈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送靈師
作者:韩愈 唐
803年
本作品收錄於《昌黎先生集

此詩貞元十九年夏在連州陽山作也。云王員外者,仲舒也。仲舒時亦謫連州司戶,見《宴喜亭記》。

佛法入中國,爾來六百年。[1]
[2]民逃賦役,高士著幽禪。
官吏不之,紛聽其然。
耕桑日失隸,朝署時遺賢。
靈師皇甫姓,胤胄本蟬聯。
少小涉書史,早能綴文篇。
中間不得意,失跡成延遷。
逸志不拘教,軒騰斷牽攣。
圍棋鬥白黑,生死隨機權。
六博在一擲,[3]梟盧叱回旋。[4]
戰詩誰與敵,浩汗橫戈鋋。[5]
飲酒盡百𧣴[6]嘲諧思鮮。
有時醉花月,高唱清且綿。
四座咸寂默,杳如奏湘弦。
尋勝不憚險,黔江屢洄沿。[7]
瞿塘五六月,[8]驚電讓歸船。[9]
怒水忽中裂,千墮幽泉。[10]
環回勢益急,仰見團天。
投身豈得計,性命甘徒捐。
浪沫蹙翻湧,漂浮再生全。
同行十人,[11]魂骨俱坑填;
靈師不掛懷,冒涉道轉延。
開忠二州牧,[12]詩賦時多傳。
失職不把筆,珠璣為君編。
強留費日月,密席羅嬋娟。
昨者至林邑,[13]使君數開筵。
逐客三四公,盈懷贈蘭荃。
遊泛漭沆,[14]溪宴駐潺溪。
別語不許出,行裾動遭牽。
鄰州競招請,書劄何翩翩。
十月下桂嶺,[15]乘寒恣窺緣。
落落王員外,[16]爭迎獲其先。
自從入賓館,占恡久能專。
吾徒,接宿窮歡妍。
聽說兩京事,分明皆眼前。
縱橫雜謠俗,瑣屑咸羅穿。
材調真可惜,朱丹在磨研。
方將斂之道,且欲冠其顛。
韶陽太守,高步陵雲煙。
得客輒忘食,開囊乞錢。
手持南曹敘,[17]字重青瑤鐫,
古氣參《彖繫》,[18]高標摧《太玄》。
維舟事干謁,披讀頭風痊。[19]
還如舊相識,傾壺暢幽悁。
以此復留滯,歸驂幾時鞭?

註釋[编辑]

  1. 按:後漢明帝夢見金人,問群臣,或曰:西方有神,名曰佛,其形長丈六尺,而金色。於是遣使天竺問佛道法,圖畫形象以歸。其教因流入中國。此詩據漢明帝時言之爾,故其《佛骨表》云:「自後漢時流入中國。」又云「漢明帝時始有佛法也」。《漢武故事》:「昆邪王殺休屠王來降,得其金人之神,置之甘泉宮。」則是佛入中國,始自漢武。至成、哀間,已有經矣。杜致《行守編》亦曰:「漢武作昆明池,掘地得黑灰,東方朔云:可問西域道人。西域道人,佛之徒也。」又《開皇歷代三寶記》云:「劉向稱予覽典籍,已見有經,將知周時九流釋典,秦雖爇除,漢興復出。」則先漢之前,逆至於周,有佛有經,其來也遠。范曄胡為以謂明帝之時,佛始入中國耶?退之一世大儒,非承襲謬誤者,將由心惡其教,不復詳考其源流所自耳。
  2. 平也。
  3. 《楚辭》宋玉《招魂》:「菎蔽象棋有六博。」
  4. 梟或作呼,或作𢳚。宋劉毅與劉裕樗蒲,毅以為不能,裕惡之,因按五木,既而四子俱黑,其一子轉躍未定,裕厲聲喝之,即成盧,毅意殊不快也。宋玉《招魂》有「成梟而牟呼五白」。梟,勝也。杜詩:「袒跣不肯成梟盧。」梟,古堯切。《廣韻》:「嘄子,樗蒲采名。」唐《李文公集·五木經》:「甿采六:開、塞、塔、禿、橛、𢳚。」則梟宜從𢳚。𢳚,居言切。
  5. 戰詩或作爭戰,或作文戰,或作詩戰。戰詩、戰文,唐人語也。白樂天「戰文重掉鞅」,劉夢得「戰文矛戟深」。誰與,方作與誰,非是。鋋,小矛也。《方言》:「掉湖之間,謂矛為鋋。」《選》:「戈鋋彗云。」鋋一音蟬,又音延。
  6. 𧣴或作醆,或作琖。
  7. 黔州有黔江縣。《爾雅》:「逆流而上曰溯洄。」《詩》:「溯洄從之。」《書》:「沿於江海。」註云:「順流而下曰沿。」《選》:「水涉盡洄沿。」洄音回,沿音緣。
  8. 瞿塘,三峽也。《荊州記》:「灩澦如馬,瞿塘莫下。灩澦如象,瞿塘莫上。」杜詩:「好過瞿塘灩澦堆。」瞿音衢。
  9. 讓或作攘,非是。姚令威云:「讓,責怒也。」此只謂歸舟急於驚電耳,讓如「厥大誰與讓」之讓。
  10. 尋或作潯。今按:潯與尋同。
  11. 二,諸本作三。
  12. 魏道輔謂二牧,韋處厚、白居易也。二公出守在元和末,此詩作於貞元二十年間,考其時,非也。
  13. 林邑,今驩州地。
  14. 湖或作湘。此言在林邑日,非湘地也。今按:「湖遊」對「溪宴」乃切。
  15. 桂嶺縣在賀州。
  16. 謂王仲舒自戶部員外郎貶為連州司戶。
  17. 謂王員外仲舒也。《墓志》云:「所謂文章,無世俗氣。」
  18. 方作象。今按杜詩:「前哲垂《彖繫》」。
  19. 《莊子》:「今予病少痊。」《典略》曰:魏太祖以陳琳管記室,作諸書及檄草成,呈太祖。太祖先苦頭風,是日疾發,讀琳所作,翕然起曰:「此愈我病。」痊音詮,又張緣切。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