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元子棲賓亭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通元子棲賓亭記
作者:皮日休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97

距彭澤東十里,有仙邃源奧處,號曰富陽,文士李中白隱焉。五年冬別中白,歲且翅,再自淝陵之江左,因訪於是。至其門,驂不暇絏,而目爽神王,恍恍然迨若入於異境矣。訴別苦外,不復遊一詞。且樂其得也,木秀於芝,泉甘於飴。霽峰倚空,如碧毫掃粉障,色正鮮溫。鳴溪潀潀,源內橐籥,韝出琉璃液。石有怪者,驍然闖然,若將為人者。禽有異者,嘐嘐然若將天馴耶。每空齋寥寥,寒月方午,鬆竹交韻。其正聲雅音,笙師之吹竿,邠人之鼓籥,不能過也。況延白雲為升堂之侶,結清風為入室之賓,其為趣則生而未睹矣。中白所尚皆古,以時不合已,故隱是境,將至老。嗚呼!世有用君子之道隱者乎?有則是境不足留吾中白也。昔餘與中白有俱隱湘衡之志,中白以時不合己,果償本心。餘以尋求計吏,不諧夙念,今至是境。語及名利,則芒刺在背矣。夫賓之來也,不逾於邑,(謂彭澤縣)邑距是十里,至是者不為易矣。其延之,旦不晡乎,晡不夕乎,則俟賓之所,果不可低庳。於是钜其寢,西向百步,則築賓亭焉。兩其室而一其廈,且曰:賓將病暑,吾則敞其簷。賓將病塞,吾則奧其牖。自竟是功,則鮮薧之饋,罍樽之費,縱倍於前矣。其功始於咸通二年秋八月。後五年五月,中白館餘於是。且禱其記而名之者,累月讓不獲。因曰:「古者有高隱殊逸,未被爵命,敬之者以其德業號而稱之,元德、元晏是也。夫學高行遠謂之通,誌深道大謂之元,男子通稱謂之子,謂請以『通元子』為其號,請以『棲賓』馬為亭名。」噫!知我者不謂我為佞友矣。五年五月朔日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