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典/卷03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武官下 通典
卷三十
職官十二 東宮官
王侯 

通典卷第三十

職官十二 東宮官

東宮官敘太子六傅三太三少太子賓客太子詹事丞主簿司直太子庶子中允司議郎中舍人舍人通事舍人諭德贊善崇文館學士洗馬文學校書正字典膳郎藥藏郎內直郎典設郎宮門郎太子家令丞主簿食官署典倉署司藏署太子率更令丞主簿太子僕丞主簿廄牧署左右衛率府副率以下官屬左右司禦率府左右清道率府左右監門率府左右內率府太子旅賁中郎將太孫官屬

東宮官敘 凡三王教世子,必以禮樂。樂所以修內,禮所以修外,禮樂交錯於中,發形於外,是故其成也懌,恭敬而溫文。中,心也。懌,悅也。立太傅少傅以養之,欲其知父子君臣之道也。言養者,積浸成長也。太傅審父子君臣之道以示之,少傅奉世子以觀太傅之德行而審諭之。太傅在前,少傅在後,謂其在學時也。入則有保,出則有師,謂燕居出入時也。漢班彪上書曰:「昔成王為孺子,出則周公、召公、史佚,入則太顛、閎夭、南宮适、散宜生,左右前後皆正禮。」是以教諭而德成也。師也者,教之以事而諭諸德者也。保也者,慎其身以輔翼之而歸諸道者也。慎其身者,謹安護之。秦漢以下,始加置詹事、中庶子及諸府寺等官,亦有以他官而監護者。漢孝宣帝欲令中郎將許舜監護太子家,疏廣以為示狹,非所以廣太子也。後漢順帝立太子居承光宮,以侍御史种暠監護。有中常侍卒乘衣車來載太子。太子太傅杜喬憂懼不能止,開門將出,而暠至,手劍當車曰:「太子國之儲副,人命所繫。常侍來,無尺一,何以得將太子去,何知不與內寵姦臣共挾邪謀。今日之事,有死而已。」乃遣喬詣臺啟白,得中決敕,乃聽之。自魏明帝以後,久曠東宮,制度闕廢,官司不具。吳孫權即位,孫登為太子,兼置四友等官。以諸葛恪為左輔,張休為右弼,顧譚為輔正都尉,陳表為翼正都尉,是為四友。於是東宮號為多士。晉初,詹事、左右率、庶子、中舍人諸官並未置。唯置衛率令典兵,二傅并攝眾事。至咸寧元年,始置詹事,以領宮事。宋孝武置東宮率更令等官,其中庶子、庶子、中舍人、舍人、洗馬各減舊員之半。後周加置太子諫議員四人。至隋罷詹事,分東宮置門下坊、典書坊,北齊已有典書坊。以分統諸局。比門下、內史二省。門下坊有左庶子二人,內舍人四人,錄事二人,統司經、宮門、內直、典膳、藥藏、齋帥等六局。典書坊有右庶子二人,舍人、通事舍人各八人,領內坊。大唐置詹事府以統眾務,置左右二春坊以領諸局。龍朔二年,改門下坊為左春坊,典書坊為右春坊。咸亨初復舊。景雲元年又改為之。左春坊置左庶子二人,中允二人,司議郎四人,錄事二人,左諭德一人,左贊善大夫五人,崇文館校書二人,亦統六局。六局之中,唯改齋帥為典設,餘局名與隋同。其六局長官,唯司經置洗馬,宮門置大夫,餘各置監,以局名冠之,所職如其名。龍朔中,改宮門大夫及諸監並為郎,遂為永制也。右春坊置右庶子二人,中舍人二人,舍人四人,錄事二人,右諭德一人,右贊善大夫五人,通事舍人八人,兼領內坊。內坊置典內二人,掌閤內諸事。諸坊局小吏各有差。因隋制也。 太子六傅三太三少 太子師、保、二傅,殷周已有。二傅為太傅、少傅。詩小弁篇,太子之傅作焉,以刺幽王。弁音步干反。逮乎列國,秦亦有之。孝公時,商鞅設法黥太子師傅是也。漢高帝以叔孫通為太子太傅,位次太常後,亦有少傅。初,叔孫通為太子太傅。高帝欲立趙王,廢太子,通諫曰:「昔晉獻公以驪姬故廢太子,晉國亂者數十年。秦不早定扶蘇,終使滅祀。今太子仁孝,陛下必廢嫡立庶,臣願先伏誅,以頸血汙地。」上曰:「公罷,吾戲耳。」通曰:「太子天下本,本一搖,天下振動,奈何以天下戲乎!」又高帝東征,留太子監關中兵,謂張良曰:「子房雖病,強臥而傅太子。」時叔孫通為太傅,留侯行少傅事。後太子幾廢,良立策,召四皓以免。又竇嬰為太傅,景帝欲廢太子,嬰數爭不得,因謝病屏居,田南山下。又疏廣字仲翁,為太傅,兄子受為少傅,父子並為師傅,朝廷以為榮。後皆請免,歸鄉里,公卿祖餞東都門外。百姓觀者歎曰:「賢哉二大夫。」初太子外祖許伯,以太子少,請使其弟舜監護太子家。廣曰:「太子國儲副君,師友必天下英俊,不宜獨親外家。今官屬已備,若親暱外家,非所以廣太子德於天下也。」上善之。又夏侯勝字長公,為太傅,卒官,太后以嘗受尚書於勝,素服五日,以報師傅之恩,儒者以為榮。又萬石君石奮、韋玄成、丙吉並為太傅。又匡衡、王丹並為少傅。後漢太傅禮如師,不領官屬,而少傅主太子官屬。光武大會百官曰:「誰可傅太子者?」群臣承意,皆言太子舅執金吾陰識可。博士張佚曰:「今陛下立太子,為陰氏乎?為天下乎?即為陰氏,則陰侯可。為天下,則宜用天下賢才。」上曰:「欲署者,以輔太子也。今博士不難正朕,況太子乎!」即拜佚為太傅,桓榮為少傅。又明帝以鄧禹先帝名臣,拜太子太傅。漢魏故事,太子於二傅執弟子禮,皆為書不曰令。少傅稱臣,而太傅不臣。吳薛綜,綜子瑩、瑩子兼,三代並為太子少傅。晉泰始三年,武帝始建置東宮,各置一人。尚未置詹事,宮事無大小,皆由二傅。少傅立草,太傅書真,以為儲訓。並有功曹、主簿、五官。秩與後漢同。皇太子先拜,諸傅然後答之,如弟子事師之禮。二傅不得上疏曲敬。武帝後以儲副體尊,遂命諸公居之。以本位重,故或行或領。時侍中任愷,武帝所親敬,復使領之,蓋一時之制也。咸寧元年,以給事黃門侍郎楊珧為詹事,掌宮事,二傅不復領官屬。及楊珧為衛將軍,領少傅,復省詹事,遂崇廣傅訓,命太尉賈充領太保,司空齊王攸領太傅,所置吏屬復如舊。二傅皆進賢兩梁冠,黑介幘,五時朝服,佩水蒼玉。晉令曰:「太子太保銀印青綬。」其後,太尉汝南王亮、車騎將軍楊駿、司空衛瓘、石鑒皆領傅、保,猶不置詹事,以終武帝之代。惠帝元康元年,復置詹事。二傅給菜田六頃,田騶五十人,夏後不及田者,食俸一年。給赤耳安車一乘。及愍懷建宮,乃置六傅,三太三少。晉書曰:「東宮舊制,月請錢五十萬,以備眾用。愍懷太子恆探取三月以供嬖寵。」以景帝諱師,故改太師為太帥,通省尚書事詹事,文書關由六傅。職官要錄曰:「晉太子六傅,各有丞一人。」自元康之後,諸傅或二或三,或四或六。渡江之後,有太傅少傅,不立師保。晉王導為太傅。時孝懷太子為胡所害,始奉諱,有司奏天子三朝舉哀,群臣一哭而已。導以皇太子普天有情,群下宜同三朝之制。元帝從之。又齊王攸領太傅,作太傅箴,獻於太子。傅玄亦有少傅箴。又任愷、山濤、張華並為少傅。又云衛瓘領少傅,加千兵百騎,鼓吹之府。山公啟事曰:「太子保傅,不可不高盡天下之選。羊祜秉德尚義,可出入周旋,令太子每睹儀形。方任雖重,比此為輕。又可朝會,與聞國議。」宋有太傅、少傅,各兼丞一人。其保傅並銀章青綬。齊與宋同。武帝時以王儉為少傅。舊太子敬二傅同,至是,朝議接少傅以賓友之禮。梁太傅位視尚書令,少傅視左僕射。職官要錄曰:「三少舊視左僕射,冠服同三太也。」陳因之。自宋以下,唯有傅而無師、保。後魏有太師、太傅、太保,謂之東宮三師;少師、少傅、少保,謂之東宮三少。孝明在東宮,宣武皇帝欲以崔光為太子師傅,光固辭。帝令太子南面再拜,宮臣皆從太子拜。光北面立,不敢答拜,唯西面拜謝而出,乃授光太子少傅。北齊皆有之,出則三師在前,三少在後。後周不置。隋與北齊同。大唐六傅不必備,唯其人。太子出則乘輅備儀,以為後從。貞觀中,太宗撰太子接三師之儀,出殿門迎,太子先拜,三師答拜,每門讓。三師坐,太子乃坐。與三師書,前名惶恐,後名惶恐再拜。先天元年十二月,詔東宮三師三少,宜開府置令丞各一人,隸詹事府。尋罷。 太子賓客 漢高帝時,有四人年老,以上慢侮,逃匿山中,義不為漢臣,謂之四皓。東園公、綺里季、夏黃公、角里先生。高帝不能致。及將廢太子,太子迎四人至,侍從太子,鬚眉皓白,衣冠甚偉。高帝既見,曰:「煩公幸卒護太子。」太子由是不廢。至孝武帝,又為太子立博望苑,使通賓客。晉元康元年,愍懷太子始之東宮,惠帝詔曰:「遹幼蒙,今出止東宮,雖賴師傅群賢之訓,其遊處左右,宜得正人,能相長益者。太保衛瓘息庭,司空隴西王泰息略,太子太傅楊濟息毖,太子少師裴楷息憲,太子少傅華廙息恆,各道義之門,有不肅之訓。其令五人更往來與太子習數,備賓友也。」其時雖非官,而謂之東宮賓客,皆選文義之士,以侍儲皇。其後無聞。大唐顯慶元年正月,以左僕射兼太子少師于志寧兼太子太傅,侍中韓瑗、中書令來濟、禮部尚書許敬宗,並為皇太子賓客,遂為官員,定置四人。掌調護侍從規諫。凡太子有賓客之事,則為上齒,蓋取象於四皓焉。資位閑重,其流不雜。天寶中,賀知章自太子賓客度為道士,還鄉,捨宅為觀。玄宗賦詩贈別,時議榮之。 太子詹事丞主簿司直 詹事,秦官,應劭曰:「詹,省也,給也。」漢因之,掌皇后、太子家。皇后、太子,各置詹事,隨其所在以名官。漢官曰:「詹事,位在長秋上,亦宦者,主中諸官。」後漢志曰:「初,成帝鴻嘉三年,省詹事職,并大長秋。是後,皇后當法駕出,則中謁中宦者職吏權兼詹事,奉引訖罷。宦者誅後,尚書選兼職吏一人奉引,此皆皇后詹事也。」漢時,太子門大夫、庶子、洗馬、舍人,皆屬二傅。其太子家令丞、率更令丞、僕、中盾衛率等官,並屬詹事。竇嬰字王孫,景帝時為詹事。帝弟梁孝王,母竇太后愛之。酒酣,上曰:「千秋萬歲後,傳梁王。」太后歡。嬰引酒卮進上曰:「天下者,高帝天下,父子相傳,漢之約也。上何以得傳梁王。」太后由是憎嬰。後漢省詹事,而太子官悉屬少傅。魏復置詹事,領東宮眾務。晉不置,至咸寧元年,復置以掌宮事。事具六傅篇。及永康中,復不置。自太安以來,又置,終孝懷之代。其職擬尚書令,掌三令、四率、中庶子、庶子、洗馬、舍人等官。銀印青綬,介幘,進賢兩梁冠,絳朝服,佩水蒼玉。晉卞壼為詹事,時稱卞壼裁斷切直,忠於事上。宋與晉同。齊置府,領官屬。齊沈文季為太子詹事。梁、陳任總宮朝。後魏有太子左右詹事。北齊東宮眾事,無大小皆統之,領三寺左右衛二坊。後周置太子宮正、宮尹。隋開皇初,置詹事,二年罷之。大唐復置詹事府,詹事一人,掌內外眾務,糾彈非違,總判府事。置少詹事一人以貳之。龍朔二年,改詹事為端尹,詹事府為端尹府。少詹事為少尹,咸亨初復舊。垂拱元年,又改詹事為宮尹,少詹事為少尹,神龍初復舊。 丞:秦官,漢因之。後漢省。魏、晉隨詹事省置。至晉永康中,詹事特置丞一人,掌文書,關通六傅。過江多用員外郎,遷尚書郎。宋、齊因之。梁、陳制,一梁冠,皂朝服,銅印墨綬。後魏、北齊並有之。後魏楊昱字元略,為詹事丞。孝明為太子,尚在懷抱,其所出入,唯乳母而已,不令官僚聞知。昱諫曰:「太子動止,宜令翼從。陛下若召太子,必降手敕,令臣下咸知。」乃詔曰:「自此以後,非朕手敕,勿令兒出宮。宮臣在直,從至萬歲門。」隋初置一人。大唐置二人,掌文武官簿帳、朝集、假使。分判府事。

主簿:一人。晉始置,自後歷代皆有。大唐因之,掌付事、句稽、監印、紙筆。

司直:二人。大唐龍朔三年置桂坊,比御史臺,置令一人,比大夫;司直二人,比侍御史。掌彈劾宮府寮。其後廢桂坊,以司直隸詹事府。

太子庶子中允司議郎中舍人舍人通事舍人諭德贊善崇文館學士洗馬文學校書正字典膳郎藥藏郎內直郎典設郎宮門郎

古者,天子有庶子之官,周官謂之諸子。職諸侯卿大夫之庶子,掌其戒令與其教理,有大事則帥國子而致於太子,唯所用之。秦因之,置中庶子、庶子員。宋志云:「後漢置中庶子。」按:齊人鄒陽上疏云「秦皇帝任中庶子蒙嘉之言」,則庶子之為秦官明矣。漢因之,有庶子,員五人。史丹、王商、歐陽地餘並為中庶子。王莽改曰中尚翼子。後漢員五人,職如侍中,而庶子無員,職如三署中郎。凡庶子主宮中并諸吏之適子及支庶版籍。魏因之。在吳為親近之官。吳張溫言於孫權曰:「中庶子官最親密,切問近對,宜用雋選。」由是以顧譚為之。晉中庶子、庶子各四員,職比侍中、散騎常侍及中書監令,皆以俊茂者為之,或以郡守參選。山公啟事曰:「中庶子缺,宜得俊茂者。以濟陰太守劉儼、城陽太守石崇參選。」晉書曰:「鄭默為中庶子,朝廷以為太子官屬,宜稱陪臣。默上言皇太子體皇極之尊,無私於天下,宮臣皆受命天朝,不得同之藩國。事遂施行。」又溫嶠為中庶子,獻侍臣箴,甚見補益。又王珣啟以桓謙為中庶子曰:「東宮之選中庶子,總管門下,尤不可不得其才。」若釋奠,中庶子扶左,庶子扶右。宋與晉同。武冠,平巾幘,絳朝服。元嘉初,詔二率、中庶子隨太子入直上宮。十四年,又詔還直東宮。至齊,其庶子用人卑雜。梁天監七年詔革選。其年,以太子中舍人、司徒從事中郎為之。凡中庶子四人,以功高者一人為祭酒,行則負璽,前後部護駕,與功高中舍人一人共掌其坊之禁令。庶子四人,掌侍從左右,獻納得失,功高者一人與功高舍人一人共掌其坊之禁令。冠服並同前代。陳因梁制。後魏亦有中庶子、庶子官。北齊門下坊,中庶子四人領之;典書坊,庶子四人領之。隋分為左右庶子各二人,分統門下、典書二坊事。劉行本為左庶子,卒後而太子勇廢。文帝曰:「若使劉行本在,勇當不及於此。」大唐亦各二人,分掌左右春坊事。龍朔二年,改左右庶子為左右中護。咸亨初復舊。左擬侍中而右擬中書令。貞觀中,詔曰:「太子與百官書疏,未有制式。近代以來,例皆名目,無以別貴賤。今凡處分論事之書,皇太子並宜稱令,右庶子以下署名,宣奉行書。其餘與諸親及師傅等書,不在此限。」于志寧為太子左庶子,撰諫苑二十卷,以進於太子。太子名承乾。中允、司議郎,司經、洗馬、文學、校書、正字,典膳、藥藏、內直、典設、宮門等局郎丞,崇文館,並屬左春坊。中舍人、舍人、通事舍人,並屬右春坊。其諭德、贊善亦左右分隸焉。

中允:後漢太子官屬有之,職在中庶子下,洗馬上。漢制,太子五日一朝,其非朝日,即使僕及中允朝,朝請問起居。其後無聞。宋、齊有中舍人,是其職也。大唐貞觀初,改太子中舍人為中允,置二員。其後復置中舍人。龍朔二年,又改中允為左贊善大夫。咸亨元年,復為中允,而左贊善仍置焉。中允掌侍從禮儀,駮正啟奏,并監藥及通判坊局事。若庶子闕,則監封題。職擬黃門侍郎。永徽三年,以皇太子諱忠,改為內允。太子遜位而官復舊。

司議郎:大唐貞觀五年,皇太子上表請置史職,用司箴誡,乃於門下坊置太子司議郎四人,精選名士以居之。龍朔中分為左右,以左司議郎替司議郎,以右司議郎替舍人。咸亨初復舊。掌侍從規諫,駮正啟奏,并錄東宮記注,分判坊事,職擬給事中。

中舍人:晉咸寧初,置中舍人四人,以舍人才學之美者為之,與中庶子共掌文翰,在中庶子下,洗馬上。晉陸雲為中舍人。凡奏事文書皆綜典之,監和嘗藥,月檢奏直臣名,更直五日,典文疏如中書郎。宋亦四人。齊有一人。梁時功高者一人,與中庶子祭酒共掌其坊之禁令。陳因之。後魏、北齊並有之。隋曰內舍人,四員,屬門下坊。煬帝減二人。大唐中舍人二員,掌侍從令書奏疏,通判坊事,擬中書侍郎。永徽三年,以皇太子諱忠,改為內舍人。太子遜位而官復舊。或謂之太子中書舍人。孝和實錄曰:「王友貞,太子中書舍人。」

舍人:秦官也。漢因之,比郎中,選良家子孫。晁錯、鄭當時並為太子舍人。後漢無員,更直宿衛,如三署郎中。凡帝初即位,未有太子,太子官屬皆罷,唯舍人不省,屬少府。魏因之。晉有十六人,職比散騎中書侍郎,從駕則正直從,次直守。妃出則次直從。晉王衍以名門超為太子舍人。又樂廣、潘岳、顧榮、夏侯湛並為之。元帝大興元年,以太子舅虞胤為舍人,太子奏曰:「舅甥宜崇敬,不欲降舅氏之親為侍臣。」詔乃轉胤為常侍。山公啟事曰:「太子舍人夏侯湛有盛才而不長理人,有益臺閣。」宋有四人。齊有一人。梁有十六人,掌文記。梁劉杳字士深,為舍人。及昭明太子薨,新宮建,舊人例無住者,敕特留杳焉。陳因梁制。後魏亦有之。北齊典書坊置二十人。隋典書坊有八人。煬帝改為管記舍人,減四員。大唐復為太子舍人,四人,掌侍從表啟,宣行令旨,分判坊事。龍朔二年,改為右司議郎,咸亨元年復舊。

通事舍人:齊中庶子屬官有通事守舍人,庶子下有內典書通事舍人二人,掌宣傳令旨,內外啟奏。梁亦有之。視南臺御史,多以餘官兼職。陳因之。北齊門下坊有通事舍人八人。至隋亦有之。煬帝改為宣令舍人,八員。大唐復為通事舍人,亦有八員,掌引導辭見,承令勞問。

左右諭德:龍朔三年,初置太子左右諭德各一員,掌侍從贊諭,職比常侍。

左右贊善大夫:龍朔二年初置左贊善大夫,替中允;置右贊善大夫,替中舍人。咸亨元年,中允、舍人復舊,而贊善大夫別自為官,左右各五人,皆掌侍從翊贊,比諫議大夫。

崇文館學士:魏文帝始置崇文觀,以王肅為祭酒。其後無聞。貞觀中,置崇賢館,有學士、直學士員,掌經籍圖書,教授諸生,屬左春坊。龍朔二年,改司經局為桂坊,管崇賢館,而罷隸左春坊,兼置文學四員、司直二員。司直正七品上,職為東宮之憲司。府門北向,以象御史臺也。其後省桂坊。而崇賢又屬左春坊。後沛王賢為皇太子,避其名改為崇文館,其學士例與弘文館同。

洗馬:秦官,漢亦曰先馬。如淳曰:「前驅也。」國語曰:「句踐親為夫差先馬。」先或作洗。又漢書:「汲黯及姊子司馬安並為太子洗馬。安文深巧善宦,四至九卿。」後漢員十六人,職如謁者,太子出則當直者前驅,導威儀也。漢選郎中補。安帝時,太子謁廟,洗馬高山冠。非乘從時,著小冠。魏因之。晉有八人,職如謁者,准祕書郎。進賢一梁冠,黑介幘,絳朝服。掌圖籍,釋奠講經則掌其事,餘與後漢同。晉江統為洗馬,太子頗好遊宴,或闕朝侍,統以五事諫之。又陸機、鄧攸、傅咸並為洗馬,又衛玠為洗馬。宋與晉同。齊置一人。梁有典經局,又置八人,掌文翰,尤為清選,皆取甲族有才名者為之,位視通直郎。梁庾於陵拜洗馬,舍人如故。舊事,東宮官屬,,通為清選,洗馬掌文翰,尤其清者。東宮近代用人,皆取甲族有才名者。時於陵、周捨並擢充斯職。武帝曰:「官以人而清,豈限於甲族。」時論美之。陳因之。北齊典經坊洗馬二人。隋曰司經局,置洗馬四人。煬帝減二人。大唐司經局洗馬二人。龍朔二年,改洗馬為司經大夫。三年,改司經局為桂坊。一云析司經局置桂坊。司經大夫通判坊事,罷隸左春坊。咸亨初復舊,掌侍奉及經史圖籍,判局事。

文學:漢時郡及王國並有文學,而東宮無聞。魏武置太子文學,魏武為丞相,以司馬宣王為文學掾,甚為世子所親信。自後並無。至後周建德三年,太子文學十人,後省。龍朔三年,置太子文學四員。屬桂坊。桂坊廢而屬司經。開元中,定制為三員,掌侍奉,分掌四部書,判書功事。

校書:宋孝建中,洗馬有校書吏四人,自後無聞。北齊有太子校書。隋太子校書有六人。大唐四人,掌讎校經籍。無郎字。初弘文、崇文二館置讎校,開元六年省讎校,置校書。弘文四員,崇文二員。

正字:隋太子正字二員,煬帝改為正書。大唐復為正字,亦置二人,掌刊正文字。

典膳郎:漢魏以來並有太子食官局。至北齊,門下坊始別置典膳局,有監、丞各二人。隋如北齊之制。大唐典膳局有郎二人,丞二人。郎掌進膳嘗食之事,丞貳之。乾封元年,皇太子久在內不出,典膳丞邢文偉減膳,上啟曰:「竊見禮大戴記曰:『太子既冠,成人,免於保傅之嚴,則有司過之史,虧膳之宰。史之義不得不書過,不書則死之。宰之義不得不撤膳,不撤則死之。』近日以來,未甚談議,不接謁見,常三朝之後,但與內人獨居,何由發揮聖智,使睿哲文明者乎!今史雖闕官,宰當奉職,忝備所司,不敢逃死。謹守禮經,遽申減膳。」其年,右史闕,宰臣進擬數人,高宗曰:「邢文偉嫌我兒不讀書,不肯與肉喫,此人甚直,可用。」遂拜焉。

藥藏郎:北齊門下坊領藥藏局,有監、丞各二人,侍藥四人。隋如北齊之制。大唐藥藏局有郎二人,丞二人。郎掌和劑醫藥之事,丞貳之。

內直郎:齊有太子內直兵局,內直兵史二人。梁有齋內、主璽、主衣、扶侍等局,各置有司,以承其事。陳因之。北齊門下坊領殿內局,有內直監二人,副監四人。隋如北齊制。大唐內直局有郎二人,丞二人,掌符璽、繖扇、几案、衣服之事,丞貳之。

典設郎:南齊置齋居局齋居庫,丞一人。梁齋內局各置有司,以承其事。陳因之。北齊門下坊有齋帥局,有太子齋帥、內閣帥各二人。隋如北齊制。大唐典設局有郎四人,掌凡大祭祀湯沐、灑掃、鋪陳之事。

宮門郎:秦有太子門大夫,漢因之,員二人,漢官儀曰:「門大夫選四府掾屬。」職比郎將。漢官儀曰:「安帝時,太子謁廟,門大夫乘從,冠兩梁冠。」魏因之。晉太子門大夫准公車令,掌通牋表及宮門禁防。宋因之。梁代視謁者僕射。陳因之。北齊謂之門大夫坊,并統伶官。隋煬帝改門大夫為宮門監。大唐初為宮門大夫。今宮門局有郎二人,丞二人,郎掌東宮殿門管鑰及啟閉之事,丞貳之。

太子家令丞主簿食官署典倉署司藏署 家令,秦官,屬詹事。服虔曰:「太子稱家,故曰家令。」漢因之,有丞,晁錯為太子家令,以奇辯得幸太子,太子家號為智囊。疏受亦為太子家令。主倉穀飲食,職似司農、少府。漢代太子食湯沐邑十縣,家令主之。後漢則屬少傅,主倉穀飲食。魏因之。晉又兼主刑獄、穀貨、飲食,職比廷尉、司農、少府。其家令、率更令及僕,為太子三卿。太康八年,進品與中庶子、二率同。自漢至晉,家令在率更下,宋則居上。銅印墨綬,進賢兩梁冠,絳朝服。主內茵褥床几諸供中之物及官奴婢、月用錢、內庫、鹽米、車牛、刑獄。齊因之。自宋齊以來,清流者不為之。沈約為齊文惠太子家令。至梁天監六年,武帝以三卿陵替,乃詔革選,家令視通直常侍,率更、僕視黃門。陳因之。後魏亦曰三卿。北齊家令有功曹、主簿,領食官、典倉、司藏等三署及領內坊令、丞。隋掌刑法、食膳、倉庫、奴婢等。煬帝改為司府令。大唐復為家令寺,置家令一人,唯不主刑法,餘與隋同。龍朔二年,改家令寺為宮府寺,家令為宮府大夫。咸亨初復舊。丞二人,主簿一人,領食官署、典倉署、司藏署,署令各一人,丞各二人。 丞:漢家令有丞,後無聞。宋書云「家令丞一人,晉置」。宋齊以後並有之。後周無。隋家令丞二人。大唐因之。龍朔二年,改為宮府丞。咸亨元年復舊。掌判寺事。

主簿:晉家令有主簿,宋齊因之,自後無。北齊家令有主簿員。隋亦然。大唐因之。掌印并及句舉。

食官署令、丞:漢詹事屬官有食官令長丞。後漢亦有,而屬少傅,主飲食。晉太子食官令,職如太官令。宋則屬中庶子。齊則屬詹事,掌廚膳之事。梁食官局屬庶子。陳因之。後魏亦有。北齊有食官令、丞,又別領器局、酒局二丞。隋家令寺統食官令、丞,令一人,丞二人。大唐因之,掌飲膳之事。

典倉署令:後漢太子倉令屬少傅,主倉穀。魏以下無聞。後魏有之。北齊家令寺領典倉署令、丞,典倉署又別領園丞。隋家令寺統典倉令、丞,令一人,丞二人。大唐因之,掌穀藏出納及醯醢庶羞之事。

司藏署令:晉家令有主物吏四人。梁有錫賜庫局丞庶子,又有東宮衛庫丞。北齊家令寺領司藏署令、丞,司藏又別領仗庫、典作二局丞。隋家令統司藏署令一人,丞二人。大唐因之,掌藏庫財貨營繕之事。

太子率更令丞主簿 率更令,秦官。顏師古曰:「掌知漏刻,故曰率更。」漢因之,有丞、主簿、庶子、舍人更直,職似光祿勳而屬詹事。後漢因之,後屬少傅。魏因之。晉主宮殿門戶及賞罰事,職如光祿勳、衛尉,而屬詹事。宋制,銅印墨綬,進賢兩梁冠,絳朝服。梁、陳、後魏並有之。北齊領中盾署,掌周衛禁防漏刻鐘鼓,亦屬詹事。隋掌伎樂漏刻,有令、丞、錄事各一人。大唐因之,加掌皇族次序及刑法事。龍朔二年,改率更寺為司更寺,改令為大夫。咸亨初復舊,丞、主簿各一人。 丞:後漢率更置丞一人。歷代悉有,唯後周無。大唐因隋,掌判禮樂刑罰之事。

主簿:晉置一人。宋無,齊有之,自後無聞。北齊、隋又有之。大唐因之。掌印及句舉。

太子僕丞主簿廄牧署 僕,秦官。漢因之,又有長丞,主車馬。又有太子廄長一人,亦主車馬。後漢因之,而屬少傅,職如太僕。太子五日一朝。其非太子朝日,即與中允入問起居。魏因之。晉主輿馬,兼主親族,如太僕、宗正。從駕乘安車,次家令而屬詹事。宋齊並有之。梁視黃門郎。陳因之。後魏亦有。北齊詹事領僕寺,置令、丞、功曹、主簿,領廄牧署令。隋僕寺置僕一人,掌皇族親疏、車輿騎乘,領廄牧署令。大唐因之,加掌儀仗喪葬而不掌親族。龍朔二年,改僕寺為馭僕寺,改僕為大夫。咸亨初復舊。丞、主簿各一人,統廄牧署。 丞:梁有之,陳因之。後魏、北齊、隋並有之。大唐因之。

主簿:晉置,宋無,齊有之。梁、陳、後魏無,北齊、隋皆有之。大唐因之。

廄牧署令、丞:漢有太子廄長、丞,屬詹事。後漢亦有,而屬少傅,主車馬。魏晉因之。齊東宮屬有內廄局、外廄局,皆有丞。梁陳因之。後魏有之。北齊則曰廄牧署令、丞,車輿局丞。隋僕寺統廄牧署令、丞。大唐因之。掌車馬、閑廄、牧畜之事。

左右衛率府副率以下官屬 衛率府,秦官。漢因之,屬詹事。後漢主門衛徼循衛士,而屬少傅。魏因之。晉武帝建東宮,置衛率,初曰中衛率。泰始五年,分為左右衛率,各領一軍。惠帝時,愍懷太子在東宮,又加前後二衛率。晉志曰:「凡太子出,前衛率導在前,黃麾,左右二率從,使導輿車。後衛率從,在烏皮外。並帶戟執刀,其服並視左右衛將軍。」山公啟事曰:「太子左率缺,侍衛威重,宜得其才無疾患者。城陽太守石崇,忠篤有文武,河東太守焦勝,清貞著信義,皆其選也。」劉卞為愍懷太子左率,知賈后必害太子,乃問張華,華曰:「君欲如何?」卞曰:「東宮雋乂如林,四率精兵萬人。公居阿衡之任,若得公命,皇太子因朝,使錄尚書事,廢賈后於金墉,兩黃門力耳。」華曰:「 廢立大事,恆懼禍甚,又非所能。」賈后微聞,遷卞為雍州刺史,卞恐終露,乃服藥卒。成都王穎為太弟,又置中衛率,是為五率。及江左,省前後率。孝武太元中,又置。宋齊止署左右二率。齊沈約為太子右率。又徐孝嗣自吏部尚書轉領太子右率,臺閣事多以委之。沈文季亦嘗為此官。梁二率視御史中丞。銅印墨綬,武冠,絳朝服。左率領七營,右率領四營。陳有二率。後魏曰左右衛率。北齊謂之左右衛率坊。後周東宮有司戎、司武、司衛等員。隋曰左右率,兼有副率二人。文帝以太子勇頻知時政,欲重宮官之資,故以大臣領其職。蘇孝慈自兵部尚書拜右衛率,尚書如故。上將廢太子,憚其在東宮,乃出為淅州刺史。煬帝改左右衛率為左右侍率,兼置副率二人。大唐為左右衛率府。龍朔二年,改其府為左右典戎衛。咸亨元年復舊。置率各一人,領兵宿衛,督攝隊伍,總判府事。李靖為中書令,行左衛率,轉兵部尚書。 副率各二人,掌貳率事。長史各一人,隋置。大唐因之,掌通判。自長史以下,冑曹以上,諸率府並同。

錄事參軍各一人,隋置。大唐因之,掌句稽監印。

倉曹參軍各一人,隋置。大唐因之。掌官員、假使、儀式、糧廩、膳羞、田園、公廨、選所、監藥等事。

兵曹參軍各一人,隋置。大唐因之。掌府內衛士以上名帳差科及公私馬驢等。

冑曹參軍各一人。隋置為鎧曹。大唐長安中,改為冑曹參軍。神龍初,復為鎧曹。太極中,復為冑曹。掌軍器、儀仗、公廨、營造、罪罰。長史以下官局所領職務,諸率府並同。

親府、勳府、翊府中郎將各一人。梁左右衛率共領十一營,二率各領殿中將軍十人、員外將軍十人。北齊左右衛坊率各領騎官備身員外,又有內直備身正副都督。隋左右衛率下直閤四人,直寢八人,直齋、直後各十人。大唐則曰親、勳、翊三府,各置中郎將、左右郎將各一人。大唐置錄事、兵曹參軍各一人。

左右司禦率府 隋文帝置左右宗衛,其官制如左右衛,各掌以皇族侍衛。煬帝改為左右武侍率。大唐復為左右宗衛率府。龍朔二年,改為左右司禦衛,後改衛為率府焉。神龍初,復為宗衛。景雲二年,復為司禦率府,置率各一人,所掌與左右衛率同。副率以下職亦同,他准此。副率各二人,長史、錄事及倉、兵、冑曹參軍各一人。 左右清道率府 隋有左右虞候,各置開府一人,掌斥候,伺姦非。長史以下如左右衛。煬帝改開府為左右虞候,并置副率二人。大唐為左右虞候率府,職擬左右金吾。龍朔二年,改為左右清道衛。神龍初,又為虞候率府。開元初,為清道率府,各置率一人,掌斥候道路,先驅後殿,伺察姦非。副率各二人,長史、錄事及倉、兵、冑曹參軍各一人。 左右監門率府 隋左右監門率各置一人,掌諸門禁。煬帝改為監門將軍。大唐復為左右監門率,擬左右監門。龍朔二年,改為左右崇掖衛。咸亨初,復舊。垂拱中,改為鶴禁衛。神龍初,復舊。各置率一人,掌門禁、籍傍。副率各二人,長史、錄事參軍及兵、冑二曹參軍各一人。

左右內率府 隋置左右內率、副率各一人,掌領備身以上。所領千牛以下與千牛衛同。禁內侍衛,供奉兵仗。大唐為左右內率府。龍朔二年,改為左右奉裕率。咸亨初,復舊。各置率一人,掌侍衛左右,供奉兵仗。副率、長史、錄事參軍及兵、冑二曹參軍各一人。千牛各十六人,掌執細刀弓箭,宿衛侍從。備身各二十八人,掌宿衛侍從。龍朔二年,改太子左右千牛備身為太子左右奉裕,尋復舊。

太子旅賁中郎將 旅賁中郎將一人,職如武賁中郎將,宋初置。天子有武賁,習武訓也。諸侯有旅賁,禦災害也。大唐諸率府初有中郎、郎將官。永徽元年,以太子名忠,改諸率府中郎將為旅賁郎將,其郎將改為翊軍。後或改或省。

太孫官屬 大唐永淳元年三月,立皇孫重照為皇太孫,將置府寮,高宗召吏部郎中王方慶,問曰:「前代故事如何?」方慶進曰:「臣按周禮,有嫡子,無嫡孫。漢魏以來,皇太子在,亦不立太孫。晉惠帝永寧元年,立愍懷太子第三子襄陽王尚為皇太孫,太子官屬即轉為太孫官屬。南齊永明十年,立文惠太子長子南郡王昭業為皇太孫,便居東宮。今皇太子在而立太孫,旁求載籍,未有前例。」上曰:「自我作古,可乎?」對曰:「五帝不相沿樂,苟不失上下之序,不虧政理之道,亦何事而不可。詩曰:『貽厥孫謀,以燕翼子。』禮曰『君子抱孫不抱子,孫可以為王父尸』,以其昭穆同也。今陛下肇建皇孫,創斯盛典,所以彰子孫千億之盛,福祚靈長之應也。」上悅,使方慶詳求典故,官屬員品,乃奏太孫府置師、傅、友、文學、祭酒及長史、曹掾、主簿、管記、司錄以下六曹從事等官,各加王府一級。上後頗以為疑,竟不補授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