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典/卷05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嘉禮一 天子加元服皇太子冠皇子皇孫附 諸侯大夫士冠大功小功末冠議女笄 天子加元服 通典
卷五十七
禮十七 嘉禮二
嘉禮三 天子納后冊后附天子冊妃嬪夫人 皇太子納妃皇子諸王附公侯大夫士婚禮 天子納后冊后附 

通典卷第五十七

禮十七沿革十七嘉禮二

君臣冠冕巾幘等制度 冕大裘冕袞冕鷩冕毳冕絺冕玄冕通天平冕平天冕蒼冕青冕赤冕黃冕素冕黑冕象冕山冕火冕藻冕方冕祀冕緇布冠進賢冠牟追冠章甫冠委貌冠通天冠長冠劉氏冠齋冠遠遊冠具服遠遊冠公服遠遊冠高山冠側注冠法冠獬豸冠柱後惠文冠建華冠鷸冠趙惠文冠武冠武弁大冠鵔鸃冠鶡冠繁冠建冠籠冠方山冠巧士冠卻非冠樊噲冠術氏冠卻敵冠進德冠翼善冠皇收冔爵弁廣冕皮弁韋弁幘童子幘空頂幘納言幘赤幘緗幘素幘黑幘紺幘綠幘青幘白鳥紗帽皮帽皁帽翠帽黑帽高屋白紗帽高頂帽岑帽突騎帽葛巾角巾幅巾縑巾黃巾巾子 君臣冠冕巾幘等制度 上古衣毛帽皮,後代聖人見鳥獸冠角,乃作冠纓。黃帝造旒冕,始用布帛,冕者,冠之有旒。唐虞以上,冠布無緌,緌,纓飾。夏后以牟追,音丁回反。以收,所以收斂髮。殷制章甫,或以冔,章,明也,言以表明丈夫。甫或為父。冔,覆也,自覆飾。冔音況甫反。形制並無文。至周六冕,章數始備,故孔子曰「服周之冕」,言中禮也。洎乎幽厲衰微,秦焚六籍,圖寫紛雜,記注混淆。今徵其實錄,捃拾沿革,為冠冕篇云。 冕大裘冕袞冕鷩冕毳冕絺冕玄冕通天平冕平天冕蒼冕青冕赤冕黃冕素冕黑冕象冕山冕火冕藻冕方冕祀冕○有熊氏周秦後漢魏晉東晉宋齊梁陳北齊後周隋大唐

黃帝作冕,垂旒,目不邪視也。充纊,示不聽讒言也。事見世本。

周制,弁師掌王之五冕,皆玄冕,朱裏,綖紐。冕服有六而言五者,大裘之冕蓋無旒,不聯數也。綖,冕之覆,在上,是以名焉。紐,小鼻在武上,笄所貫。五采繅十有二就,皆五采玉十有二,玉笄朱紘。繅,雜文之名,合五色絲為繩,垂之綖前後。各十二,所謂邃綖也。就,成也。繩之每匝貫五采玉十二旒,旒則十二玉。每就閒一寸。朱紘,以朱組為紘,紘一條繩屬兩端於武。此謂袞衣之冕十二旒,則用玉二百八十八。鷩冕繅九旒,用玉二百一十六。毳冕七旒,用玉一百六十八。絺冕五旒,用玉一百二十。玄冕三旒,用玉七十二。諸侯及孤卿大夫之冕,各以其等為之。各以其等者,繅玉如其命數。冕則侯伯繅七就,用玉九十八。子男繅五就,用玉五十。繅玉皆三采。孤繅四就,用玉三十二。三命之卿繅三就,用玉十八。再命之大夫繅再就,玉八。繅玉皆朱綠。禁令不得相僭踰。

秦滅禮學,郊社服用,皆以袀玄,以從冕旒,前後邃綖。蔡邕獨斷云:「袀,紺繒也。」班固東都賦注云:「袀,皁也。」袀音鈞。

後漢光武踐祚,祀天地明堂,皆冠旒冕。孝明帝永平初,詔有司採周官、禮記、尚書皋陶篇夏侯氏說,冕皆廣七寸,長尺二寸,前圓後方,朱綠裏,玄上,前垂四寸,後垂三寸,繫白玉珠為十二旒,蔡邕獨斷云「九旒」也。以其綬采色為組纓。禮記曰:「玄冠朱組纓,天子之冠也。」其旒珠,用真白玉。三公諸侯七旒,青玉珠;卿大夫五旒,黑玉珠。皆有前無後,各以其色綬為組纓,旁垂黈纊。助天子郊祀天地、明堂則冠之。

魏因漢故事。明帝好婦人之飾,冕旒改用珊瑚珠。

晉因之。

東晉元帝初過江,服章多闕,而冕飾以翡翠珊瑚珠。侍中顧和奏:「舊禮,冕旒用白玉珠。今美玉難得,不能備,可用白璇珠。」從之。後帝郊祀天地明堂宗廟,元會臨軒,改服黑介幘,通天冠,平冕。冕,皁表,朱綠裏,廣七寸,長一尺二寸,加於通天冠上,前圓後方,垂白玉珠十二旒,以朱組為纓,無緌。王公卿助祭郊廟,冠平冕。王公八旒,卿七旒,組為纓,色如綬也。

宋因之,更名曰平天冕,天子郊祀及宗廟服之,王公並用舊法。

齊因之。

梁因之。其制,前垂四寸,後垂三寸,旒長齊肩,以組為纓,色如其綬,旁垂黈纊,充耳珠以玉瑱。乘輿郊祀天地明堂、享宗廟、元會臨軒則服之。五等諸侯助祭,平冕九旒,青玉為珠,有前無後,各以其綬色為組纓,旁垂黈纊。

陳因之,以為冕旒。皇太子朝服遠遊冠,侍祭則平冕九旒。五等諸侯助祭郊廟,皆平冕九旒,青玉為珠,有前無後,各以其綬色為組纓,旁垂黈纊。

北齊採陳之制,旒玉用五采,以組為纓,色如其綬。其四時郊祀封禪大事,皆服袞冕。皇太子平冕,黑介幘,白珠九旒,飾以三采玉,以組為纓,色如其綬;未加元服,則空頂黑介幘,雙童髻,雙玉導。

後周設司服之官,掌皇帝十二冕。祀昊天則蒼冕,五帝各隨方色,朝日用青冕,夕月用素冕,地祇用黃冕,神州、社稷用玄冕,享先皇、加元服等以象冕,享先帝、食三老、耕籍等以袞冕,視朔、大射等以山冕,視朝、臨法門、適宴等以鷩冕,皆十有二旒。韋弁、皮弁,見在下文。諸公之冕九,方、袞、山、鷩、火、毳等六,皆九旒;韋弁、皮弁、玄冠三,合上為九。諸侯八,無袞冕。諸伯七,又無山冕。諸子六,又無鷩冕。諸男五,又無火冕,冕五旒。三公之冕九,祀、火、毳、藻、繡、爵弁等冕六,韋弁、皮弁、玄冠,合上九。三孤自祀冕而下八,無火冕。公卿七,又無毳冕。上大夫六,又無藻冕。中大夫五,又無皮弁。下大夫四,又無爵弁。士服三,祀弁、爵弁、玄冕。庶士玄冠而已。其弔服,諸侯當事則弁絰,不則皮弁。以下亦如之。

隋採北齊之法,袞冕垂白珠十二旒,以組為纓,色如其綬,黈纊充耳,玉笄。太子庶子裴政奏:「色並用玄,旒齊於膊,纊齊於耳。唯應著幘者,任依漢晉法。」皇太子袞冕,垂白珠九旒,青纊充耳,犀笄。國公冕,青珠九旒,初受冊命、執贄、入朝、祭祀、親迎、三公助祭,並服之。侯伯則鷩冕,子男則毳冕。五品以上繡冕,九品以上爵弁。

大唐依周禮,制天子之六冕,有大裘冕、袞冕、鷩冕、毳冕、繡冕、玄冕。大裘冕,無旒,廣八寸,長一尺六寸,玄表纁裏,以下廣狹准此。金飾,玉簪導,釋名云:「簪,建也,所以建冠於後也。亦謂之笄,所以拘冠使不墜也。導以擽鬢,使入巾幘之中。」以組為纓,色如其綬。祀天神地祇服之。袞冕,加金飾。垂白珠十有二旒,以組為纓,色如其綬,黈纊充耳,玉簪導,諸祭祀及踐祚、享廟、遣上將、征還、飲至、加元服、元日受朝等服之。鷩冕,有事遠主服之。按周禮,遠主謂先公。毳冕,祭海嶽服之。繡冕,祭社稷、帝社服之。玄冕,蜡百神、朝日夕月服之。自袞冕以下,旒數並依周禮。皇太子袞冕,白珠九旒。諸臣袞冕,青珠九旒,青纊充耳,簪導,第一品服之。鷩冕七旒,第二品服之。毳冕五旒,第三品服之。繡冕四旒,第四品服之。玄冕三旒,第五品服之。龍朔二年九月,司禮少常伯孫茂道奏稱:「准令諸臣九章服,君臣服冕,章數雖殊,飾龍名袞,尊卑相亂。今請諸臣九章衣以雲及麟代龍,昇山為上,仍改冕名。」當時紛議不定。至儀鳳二年十一月,太常博士蘇知機上言曰:「去龍朔中,孫茂道奏請諸臣九章服,當時竟未施行。今請制大明冕十二章,乘輿服之,加日、月、星辰、龍、虎、山、火、麟、鳳、玄龜、雲、水等象。鷩冕八章,三公服之。毳冕六章,三品服之。繡冕四章,五品服之。」詔下有司詳議,崇文館學士楊炯奏曰:「謹按虞書:『予欲觀古人之象,日、月、星辰、山、龍、華蟲作繪,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絺繡。』由此言之,則其所從來者尚矣。逮及有周,乃以日月星辰為旌旗之飾,又登龍於山,登火於宗彝,於是制袞冕以祀先王也。九章者,法陽數也。以龍為首章者,袞者卷也,龍德神異,應變潛見,表聖王深沈遠智,卷舒神化也。又制鷩冕以祭先公也,鷩者雉也,有耿介之志,表公有賢才,能守耿介之節也。夫以周公之多才也,故化定制禮,功成作樂。夫以孔宣之將聖也,故行夏之時,服周之冕。先王以法服,乃此之自出也;天下之能事,於是乎畢矣。今蘇知機『請制大明冕十二章乘輿服之』者。謹按,日月星辰者,已施於旌旗矣;龍虎山火者,又不踰於古矣。而云麟鳳有四靈之名,玄龜有負圖之應,雲有紀官之號,水有盛德之祥,此蓋別表休徵,終是無踰比象。然則皇王受命,天地興符,仰觀則璧合珠連,俯察則銀黃玉紫,此固不可畢陳於法服也。若夫禮唯從俗,則命為制,令為詔,乃秦皇之故事,猶可以適於今矣。若夫義取隨時,則出稱警,入稱蹕,乃漢國之舊儀,猶可以行於代矣。亦何取於變周公之軌物,改尼父之法度者哉!」由是竟寢知機所請。

緇布冠進賢冠○ 周後漢晉宋齊梁陳北齊隋大唐 周制,士冠禮云緇布冠,頍項,青組纓屬於頍。緇布冠無笄者,著頍,圍髮際,結項中,隅為四綴以固冠。項中有●,亦由固頍為之耳。今未冠笄者,著卷幘,頍象之所生也。以為始冠之冠,冠而弊之可也。初加緇布冠,再加皮弁,次加爵弁。加皮弁後而棄之。 後漢改之,制進賢冠,為儒者之服。前高七寸,後高三寸,長八寸。公侯三梁,中二千石以下至博士兩梁,蔡邕獨斷云:「千石以下一梁。」小吏私學子皆一梁。

晉因之。天子元服,始加則冠五梁進賢冠。三公及封郡公、縣侯、鄉亭侯則三梁。卿大夫下至千石則兩梁。中書門下至門郎小吏,並一梁。

宋因之,為儒冠。

齊因之,為開國公侯下至小吏之服,其以梁數為降殺,則依晉制。

梁因之,以為乘輿宴會之服,則五梁進賢冠。

陳因之,為文散內外百官所服,以梁數為高卑,天子所服則五梁。

北齊進賢五梁冠,不通於下。

隋因陳制,內外文官通服之,降殺一如舊法。

大唐因之,若親王則加金附蟬為飾。復依古制,緇布冠為始冠之冠,進賢、緇布二制存焉。

牟追冠章甫冠委貌冠○夏殷周漢宋 夏后氏牟追冠,長七寸,高四寸,廣五寸,後廣二寸,制如覆杯,前高廣,後卑銳。

殷因之,制章甫冠,高四寸半,後廣四寸,前櫛首。

周因之,制委貌,司服云「凡甸,冠弁服」。甸,田獵也。冠弁,委貌。

漢制,委貌以皁繒為之,形如委穀之貌,上小下大,長七寸,高四寸,前高廣,後卑銳,無笄有纓。行大射禮於辟雍,諸公卿大夫行禮者冠之。

宋依漢制。

通天冠秦漢晉宋齊梁陳北齊隋大唐 秦制通天冠,其狀遺失。 漢因秦名,制高九寸,正豎,頂少邪卻,乃直下為鐵卷梁,前有山,展筩為述,筩駮犀簪導,乘輿所常服。

晉依漢制,前加金博山述,乘輿常服。述即鷸也。鷸知天雨,故冠像焉。前有展筩。

宋因之,又加黑介幘。舊有冠無幘。幘,冠理展筩。前代古圖,畫三皇五帝,或有服通天冠,深誤矣。

齊因之,東昏侯改用玉簪導。

梁因之,復加冕於其上,為平天冕。此復依晉冕法。

陳因之。

北齊依之,乘輿釋奠所服。

隋因之,加金博山,附蟬十二首,施珠翠,黑介幘,玉簪導。朔日、元會、冬朝會、諸祭還則服之。

大唐因之,其纓改以翠緌。

長冠劉氏冠齋冠○漢晉梁 漢高帝採楚制,長冠形如板,以竹為裏,亦名齋冠,後以竹皮為之,高七寸,廣三寸。以高帝所制,曰劉氏冠,故為享廟之服,敬之至也。鄙人或謂之鵲尾冠。 晉依之,去竹用漆纚,救日蝕諸祀則冠之。

梁天監中,祠部郎中沈宏議:「竹葉冠是漢祖微時所服,不可為祭服,宜改用爵弁。」司馬褧云:「若必遵三王,則所廢非一。」武帝竟不改矣。

遠遊冠具服遠遊冠公服遠遊冠○ 秦漢晉梁陳北齊隋大唐 秦採楚制。楚莊王通梁組纓,似通天冠,而無山述,有展筩橫之於前。 漢因之。天子五梁,太子三梁,諸侯王通服之。

晉皇太子及王者後常冠焉,以翠羽為緌,綴以白珠。帝之兄弟、帝之子封郡王者通服之,則青絲為緌。

梁為皇太子朝服,加金博山、翠緌。

陳因之,其藻飾服用,依晉故事也。

北齊依之,制五梁冠,乘輿所服,不通於下。

隋依之,制三梁,加金附蟬九首,施珠翠,黑介幘,翠緌,犀簪導。皇太子元朔、入朝、釋奠則服之。

大唐因之,其制具開元禮序例。

高山冠側注冠○ 秦漢魏晉宋齊梁陳隋大唐 秦滅齊,獲其君冠而制之。形如通天冠,頂不邪卻,直豎,鐵為卷梁,高九寸,無山述展筩。一名側注冠。其體側立而曲注,因名之。以賜近臣,中外官、謁者、僕射、行人、使者等所服。 漢舊儀云:「乘輿冠高山冠,飛月之纓,一云飛翮之纓。丹紈裏。」按此高山冠亦通天子之服。

魏明帝因改之,卑下於通天、遠遊,除去卷筩,加介幘,幘上加物以象山,行人使者服之。

晉宋齊梁陳,歷代因之。

隋依魏制,參用之,形如進賢冠,加三峰,謁者大夫以下服之,梁數依其品降殺。

大唐因之,內侍省內謁者監及親王司閤等服之。

法冠獬豸冠柱後惠文冠○ 秦漢晉宋齊梁陳隋大唐 秦滅楚,獲其君冠,賜御史。以纚為展筩,鐵為柱卷。取其不曲撓也。一名柱後惠文冠。執法者服之,或謂之獬豸冠。獬豸,神羊,一角,能別曲直。楚王獲之,以為冠。 漢晉至陳,歷代相因襲不易。

隋開皇中,於進賢冠上加二真珠,為獬豸角形。大業中,改制一角。或云:獬豸,神獸,蓋一角。今二角者,非也。執法者服之。

大唐法冠,一名獬豸冠,一角,為獬豸之形,御史臺監察以上服之。

建華冠鷸冠○漢晉宋齊梁陳 漢制,以鐵為柱卷,貫大銅珠九枚,形似縷鹿。薛綜曰「下輪大,上輪小」也。記曰:「知天者冠述,知地者履絇。」左氏傳曰:「 鄭子臧好聚鷸冠。」建華是也。天地、五郊、明堂育命舞,樂人服之。 晉及陳,代相因不易,餘並無聞。

趙惠文冠武冠武弁大冠鵔鸃冠鶡冠繁冠建冠籠冠○秦漢晉宋齊梁陳北齊隋大唐

秦滅趙,以其君冠賜近臣。胡廣曰:「趙武靈王效胡服,以金璫飾首,前插貂尾,為貴職。或以北土多寒,胡人以貂皮溫額,後代效之。」亦曰「惠文」。惠者,蟪也。其冠文細如蟬翼,故名「惠文」。或曰:「齊人見千歲涸澤神,名之曰慶忌,冠大冠,乘小車,好疾馳,因象其冠。」

漢因之,曰武弁,一名大冠,諸武官冠之。侍中、中常侍加黃金璫,附蟬為文,貂尾為飾。侍中插左貂,常侍插右貂,用赤黑色。王莽用黃貂,各隨服色所尚。後漢應劭漢官儀曰:「金取堅剛,百鍊不耗。蟬居高飲潔,貂內勁捍而外溫潤。」又名鵔鸃冠。倉頡解詁曰:「鵔鸃,鷩,即翬翟,山雞之屬,尾彩鮮明,是將飾冠以代貂。」幸臣閎孺為侍中,皆服大冠。天子元服,亦為先加。又加雙鶡尾豎左右,名鶡冠。鶡,鷙鳥之暴疏者也,每所攫撮,應爪摧碎。天子武騎故冠之。徐廣曰:「鶡似黑野雞,出上黨。」

晉依之,名繁冠,一名建冠,一名籠冠,即惠文冠也。

宋因之不易。

齊因之,侍臣加貂蟬,餘軍校武職、黃門散騎等皆冠之,唯武騎武賁插鶡尾於武冠上。

梁因制遠遊平上幘武冠。

陳因之不易,後為鶡冠,武者所服。

北齊依之,曰武弁,季秋講武、出征告廟則服之。

隋依名武弁,武職及侍臣通服之。侍臣加金璫附蟬,以貂為飾。侍左者左珥,侍右者右珥。天子則金博山,三公以上玉枝,四品以上金枝,文官七品以上毦白筆,八品以下及武官皆不毦筆。

大唐因之,乘輿加金附蟬,平巾幘。侍中、中書令則加貂蟬。侍左者左珥,侍右者右珥。諸武官府衛領軍九品以上等亦准此。

方山冠漢晉 漢制,似進賢,以五采縠為之。祠宗廟,八佾、四時、五行樂人服之,冠衣各如其方之色而舞焉。 晉因之。

巧士冠漢晉 漢制,高七寸,要後相通,直豎,似高山冠。不常服,唯郊天,黃門從官者四人冠之,在鹵簿中,次乘輿車前,以備宦者四星云。 晉因之。自後無聞。

卻非冠漢梁隋大唐 漢制,似長冠,皆縮垂五寸,有纓緌,宮殿門吏僕射等冠之。 梁北郊圖,執事者縮纓緌。

隋依之,門者禁防伺非服也。

大唐因之,亭長門僕服之。

樊噲冠漢晉宋齊陳 漢將樊噲造次所冠,以入項羽軍。其制似平冕,廣九寸,高七寸,前後出各四寸,司馬殿門衛士服之。或曰:「樊噲常持鐵楯,聞項羽有意殺漢王,噲裂裳以裹盾,冠之入軍門,立漢王傍,視項羽。」 晉宋齊陳,不易其制,餘並無聞。

術氏冠漢晉 漢制,前圓,差池四重。趙武靈王好服之。今不施用。或曰「楚莊王解冠」是也。 晉因之。宋以後無聞。

卻敵冠晉陳 晉制之,前高四寸,通長四寸,後高三寸,似進賢冠。凡當殿門衛士服之。 陳依之,餘並廢。

進德冠大唐 大唐制,九琪,加金飾。皇太子侍從皇帝祭祀及謁見、加元服、納妃則服之。 翼善冠大唐 大唐貞觀中,制,月一日、十五日視朝,常服之。又與平巾幘通用。太宗初服翼善冠,賜貴臣進德冠,因謂侍臣曰:「頭起於周武帝,蓋取便於軍容耳。今四海無虞,此冠頗採古法,兼類頭,乃宜常服。」開元十七年,廢不行用。乾元元年十月,知司天臺事韓穎奏:「五官正,奉敕創置,其官職配五方,上稽五緯。臣請冠上加一星珠,衣從本方正色。每至正冬朔望朝會及諸大禮,即服以朝見,仍望永為恒式。」奉敕旨宜依。 皇收冔爵弁廣冕○ 虞夏殷周漢晉隋大唐 有虞氏皇而祭,其制無文,蓋爵弁之類。 夏后氏因之,曰收,收之言所以收斂髮。純黑,前小後大。

殷因之,曰冔,冔名出於幠。幠,覆也。所以自飾覆。黑而微白,前大後小。

周因制爵弁,爵弁,冕之次。赤而微黑,如爵頭然,前小後大。三代以來,皆廣八寸,長尺二寸,如冕無旒,皆三十升布為之。士冠禮三加,成人服之。

漢依周制。或云「中古以下,其制用絲」。祠天地五郊明堂,雲翹舞樂人服之。

晉依漢制,更名廣冕,有收持笄,服用如舊。

隋依,以角為簪導,士助君祭服之。

大唐因之,以紬代布,用玄纓、簪導。九品以上冠、親迎、助祭、家私祭祀服之。

皮弁周晉後周隋大唐 周禮弁師云:「王之皮弁會五采玉,象邸玉笄。」會,縫中也。,結也。皮弁之縫中,每貫結五采玉十二以為飾,謂之。邸,下柢也,以象骨為之。司服云:「視朝則皮弁服。」士冠禮曰:「三王共皮弁。」按皮弁,韋弁,侯伯飾七玉,子男飾五玉,三采。孤飾四,三命之卿飾三,再命之大夫飾二玉,二采。皮弁以鹿皮為之。音其。 晉依舊制,以鹿淺毛黃白色者為之,其服用等級並准周官。

後周田獵則服之,以鹿子皮為之。

隋因之。大業中所造,通用烏漆紗,前後二傍如蓮葉,四閒空處又安拳花,頂上當縫安金梁。梁上加,天子十二真珠為之。皇太子及一品九,二品八,下六品各殺其一,以玉為之,皆犀簪導。六品以下無,皆象簪導。唯天子用含稜。後制鹿皮弁,以賜近臣。

大唐因之,以鹿皮為之,玉簪導,十二,朔日受朝則服之。

韋弁周晉宋後周 周官司服云:「凡兵事韋弁服。」以韎韋為弁。齊人名蒨為韎韐,以染韋為絳色,曰「韎韋」。 晉以韋為之,頂上少尖。

宋因之,或為車駕親戎、中外戒嚴之服。

後周巡兵即戎則服之。自此以來,無復其制。

幘童子幘空頂幘納言幘赤幘緗幘素幘黑幘紺幘綠幘青幘○秦漢晉東晉宋齊梁陳隋大唐

古者有冠無幘,其戴也加首有頍,所以安物,故詩曰「有頍者弁」,此之謂也。幘者,賾也。頭首嚴賾。

秦雄諸侯,乃加其武將首為絳袙,以表貴賤,其後稍稍作顏題。袙音盲百切。

漢因,續其顏,卻摞之,施巾連題,卻覆之。至孝文乃高其顏題,續之為耳,崇其巾為屋,上下群臣貴賤皆服之。文者長耳,武者短耳,稱其冠也。尚書幘收,方三寸,名曰納言,示以忠正,明近職也。迎氣五郊,各如其色,從章服也。武吏常赤幘,成其威也。未冠童子幘無屋者,示未成人也。入學小童幘句卷屋者,示尚幼小,未遠冒也。喪幘卻摞,反本禮也。蔡邕獨斷曰:「幘,古者之卑賤執事不冠者所服也。漢元帝額有壯髮,不欲使人見,始進幘服之,群臣皆隨焉。然尚無巾,王莽頂禿,幘上施屋。」壯髮謂當額前,侵下而生,今俗呼為「主頭」者是。制,紺幘以齋,青幘以耕,緗幘以獵。綠幘,漢董偃召見服之。

晉因之。

東晉哀帝從博士曹弘之等議,立秋御讀月令,改用素幘。

宋因之,以黑幘,騎吏、鼓吹、武官服之;其救日蝕,文武官皆免冠著赤幘。

齊因之,以黑幘拜陵所服。

梁因之,以黑介幘為朝服,元正朝賀畢,還儲更出所服。未加元服,則空頂介幘。

陳因之,諸軍司馬服平巾幘,長吏介幘,御節郎、黃鉞郎朝服,赤介幘,簪筆。

隋依之,天子畋獵、御戎,文官出遊,武官一品以下,并流外吏等,上下通服黑介幘、平巾黑幘。又制綠幘,庖人服之。其平巾黑幘之制,玉枝金花飾,犀簪導,紫羅褶。其御五輅人,逐其車色。

大唐因制,乘輿空頂黑介幘,雙玉導,加寶飾,祭還及冬至朔日受朝會、臨軒拜王公則服之。黑介幘,拜陵則服之。平巾幘,金寶飾。導簪冠支皆以玉,乘馬則服之。皇太子平巾幘,乘馬則服之。空頂介幘,雙玉導,加寶飾,謁廟還宮、元日冬至朔日入朝、釋奠則服之。冠幘,五品以上陪祭服之。

白烏紗○魏晉齊梁陳隋大唐 魏武以天下凶荒,資財乏匱,擬古皮弁,裁縑帛以為,苦洽切。合乎簡易隨時之義,以色別其貴賤,本施軍飾,非為國容。或云:「本未有岐,荀文若巾之行,觸樹枝成岐,因之為善,遂不改。」因通以慶弔。與帢同。 晉因之,咸和中,制聽尚書八座丞郎、門下三省侍官乘車白。

齊依,以素為之,舉哀臨喪服之。

梁因之,以代古疑縗為弔服,為群臣舉哀臨喪則服之。

陳因之,而初婚冠送餞亦服之。

隋依梁不易。

大唐因之。

帽皮帽皁帽翠帽黑帽高屋白紗帽高頂帽岑帽突騎帽○周魏晉宋齊梁陳後魏隋大唐

上古穴居野處,衣毛帽皮,以此而言,不施衣冠明矣。玄中記云「旬始作帽」。

周成王問周公曰:「舜之冠何如焉?」曰:「古之人上有帽而句領。」或云:「帽名猶冠也,義取於加覆其首,本纚也。古者冠下有纚,以繒為之。後世施幘於冠,因裁纚為帽。自乘輿宴居,下至庶人無爵者,皆得服之。」

魏管寧在家,嘗著皁帽。吳書云:「陸遜破曹休於石亭,還,當反西陵,朝廷燕賜終日,上脫翠帽以賜遜。時同群臣朝謁而服之。」

晉因之。

宋制,黑帽,綴紫標,標以繒為之,長四寸,廣一寸,後制高屋,白紗帽。

齊因之。

梁因制,頗同,至於高下翅之卷小異耳。皆以白紗為之。

陳因之,天子及士人通冠之。白紗者,名高頂帽。皇太子在宮則烏紗,在永福省則白紗。又有繒皁雜紗為之,高屋下裙,蓋無定准。又制岑帽,角五音帥長服之。

後魏咸著突騎帽,如今胡帽,垂裙覆帶,蓋索髮之遺象也。又文帝項上瘤疾,不欲人見,每常著焉。時為雅服,小朝公宴,咸許戴之。

隋文帝開皇初,嘗著烏紗帽,自朝貴已下,至於冗吏,通著入朝。後復制白紗高屋帽,接賓客則服之。大業中,令五品以上通服朱紫,是以烏紗帽漸廢,貴賤通服折上巾。按後漢郭林宗行遇雨,霑巾角折。後周武帝建德中,因制折上巾。

大唐因之,制白紗帽,又制烏紗帽,視朝、聽訟、宴見賓客則服之。

葛巾角巾○東晉齊陳北齊

東晉制,以葛為之,形如帢,而橫著之,尊卑共服。太元中,國子生見祭酒博士,冠角巾。

齊依之。其角巾,宋不存,至齊立學,王儉議更存焉。

陳依之。

北齊依之。自後無聞。

幅巾縑巾黃巾○後漢後周大唐 後漢末,王公名士以幅巾為雅,是以袁紹、崔鈞之徒雖為將帥,皆著縑巾。時有妖賊,以黃為巾,時謂之黃巾賊。按巾,六國時,趙魏之間,通謂之承露。袁紹戰敗,幅巾渡河。按此則庶人及軍旅皆服之。用全幅皁而向後髮,謂之頭巾,俗人謂之頭。 後周武帝因裁幅巾為四腳。

大唐因之。

巾子大唐 大唐武德初,始用之初,尚平頭小樣者。天授二年,武太后內宴,賜群臣高頭巾子,呼為「武家諸王樣」。景龍四年三月,中宗內宴,賜宰臣已下內樣巾子。其樣高而踣,皇帝在藩時所服,人號為「英王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