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典/卷06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君臣服章制度袍 通典
卷六十二
禮二十二 后妃命婦首飾制度 后妃命婦服章制度
天子諸侯玉佩劍綬璽印 

通典卷第六十二

禮二十二沿革二十二嘉禮七 后妃命婦首飾制度后妃命婦服章制度 后妃命婦首飾制度

周漢魏晉宋齊陳後魏北齊後周隋大唐

周制,追師掌王后之首服,為副、編、次,追衡、笄,為九嬪及外內命婦之首服,以待祭祀、賓客。追師,掌冠冕之官,故并主王后之首服。鄭玄謂:「副之言覆,所以覆首為之飾,其遺象若今步搖矣,服之以從王祭祀。編,編列髮為之,其遺象若今假紒矣,服之以桑也。次,次第髮長短為之,所謂髲也,服之以見王。王后之燕居,亦纚笄總而已。追猶治也,詩云『追琢其璋』。王后之衡笄,皆以玉為之,惟祭服有衡,垂於副之兩旁,當耳,其下以紞懸瑱。詩云『玼兮玼兮,其之翟也。鬒髮如雲,不屑也。玉之瑱也』是也。笄,卷髮者。外內命婦衣鞠衣襢衣者服編,衣褖衣者服次。」追音堆。,徒計反。髲,皮寄反。襢,知善反。褖音彖。

漢制,太皇太后、皇太后入廟,蔮簪珥。珥,耳璫垂珠也。釋名云:「簪,達也,所以達冠於後也。一曰笄。笄,係也,所以拘冠使不墜也。」簪以瑁為擿,長一尺,端為華勝,上為鳳凰爵,以翡翠為毛羽,下有白珠,垂黃金鑷。左右一橫簪之,以安蔮。諸簪珥皆同制,其擿有等級焉。皇后謁廟,假結,步搖,簪珥。步搖以黃金為山題,貫白珠為桂枝相繆,一爵九華,熊、武、赤羆、天鹿、辟邪、南山豐大特六獸,詩所謂「副笄六珈」者。詩傳曰:「副者,后夫人之首飾,編髮為之。笄,衡笄也。珈,笄飾之最盛者,所以別尊卑也。」鄭玄曰:「珈之言加也。副,既笄而加飾,如今步搖上飾,古制未聞。」其南山豐大特,按史記:「秦文公二十七年,伐南山大梓,豐大特。」徐廣注云:「今武都故道有怒特祠,圖大牛,上生樹本,有牛從木中出,後見於豐水中。」諸爵獸皆以翡翠為毛羽,金題,白珠璫繞,以翡翠為華云。貴人助蠶制,大手結,墨玳瑁,又加簪珥。長公主加步搖,公主大手結,皆有簪珥。公、卿、列侯、中二千石、二千石夫人,紺繒蔮,黃金龍首銜白珠,魚須擿,長一尺,為簪珥。

魏制,貴人、夫人以下助蠶,皆大手髻,七音奠蔽髻,黑玳瑁,又加簪珥。九嬪以下五,世婦三。諸王妃、長公主,大手髻,七蔽髻。其長公主得有步搖,皆有簪珥。公特進列侯卿校代婦、中二千石以下夫人,紺繒蔮,黃金龍首銜白珠,魚須擿,長一尺,為簪珥。

晉依前代,皇后首飾:假髻,步搖,簪珥。步搖以黃金為山題,貫白珠為枝相繆,八爵九華,熊、武、赤羆、天鹿、辟邪、南山豐大特六獸。諸爵獸皆以翡翠為毛羽,金題,白珠璫繞,以翡翠為花。元康六年詔改。

宋依漢制,太后入廟祭祀,首飾翦氂幗。皇后親蠶,首飾假髻,步搖,八雀九華,加以翡翠。復依晉法,皇后十二,步搖,大手髻。公主、三夫人大手髻,七蔽髻。公夫人,五。代婦三。其長公主得有步搖。公特進列侯夫人、二千石命婦年長者,紺繒幗。

齊因之。公主會見大手髻,不易舊法。

陳依前制,皇后謁廟,首飾假髻,步搖,簪珥。步搖以黃金為山題,貫白珠,為枝相繆,八爵九華,熊、虎、赤羆、天鹿、辟邪、南山豐大特六獸。諸爵獸皆以翡翠為毛羽,金題,白珠璫繞,以翡翠為華。開國公侯太夫人,大手髻,七蔽髻。九嬪及公夫人,五。世婦三。其長公主得有步搖。公、特進、列侯、卿、校、中二千石夫人,紺繒幗,黃金龍首銜白珠,魚須擿,長一尺,為簪珥。

後魏天興六年,詔有司始制冠冕,各依品秩,以示等差,然未能皆得舊法。

北齊依前制,皇后首飾假髻,步搖,十二,八雀九華。內命婦以上,蔽髻,唯以數花釵多少為品秩。二品以上金玉飾,三品以下金飾。內命婦、左右昭儀、三夫人視一品,假髻,九;三品五蔽髻;四品三;五品一。又有宮人女官:第二品七蔽髻,三品五,四品三,五品一,六品、七品大手髻,八品、九品偏髾所交反髻。皇太子妃,假髻,步搖,九。郡長君七蔽髻。太子良娣視九嬪、女侍中,五。內外命婦、宮人女官從蠶,則各依品次,還著蔽髻。

後周制,皇后首飾,花釵十有二樹。諸侯之夫人,亦皆以命數為之節。三妃、三公夫人以下,又各依其命。一命再命者,又俱以三為節。

隋因之。皇后首飾,花十二樹;皇太子妃、公主、王妃、三師三公及公夫人、一品命婦,並九樹;侯夫人、二品命婦,並八樹;伯夫人、三品命婦,並七樹;子夫人、代婦及皇太子昭訓、四品以上官命婦,並六樹;男夫人、五品命婦,並五樹;女御及皇太子良娣,三樹。自皇后以下,小花並如大花之形。

大唐武德中制令,皇后褘衣,首飾花釵十二樹,餘各有差。開元中,又定品命。其制度,並見開元禮序例。

后妃命婦服章制度 周漢魏晉宋齊陳北齊後周隋大唐 周制,內司服掌王后之六服:褘衣,揄翟,闕翟,鞠衣,展衣,褖衣。素沙。王后之服,刻繒為之形而采畫之,綴於衣以為文章。褘衣,畫翬者。揄翬,畫搖者。闕翟,刻而不畫。此三者皆祭服。從王祭先王則服褘衣,祭先公則服揄翟,祭群小祀則服闕翟。今世有圭衣者,蓋三翟之遺俗。鞠衣,黃桑服也,色如麴塵,象桑葉始生。月令:「三月,薦鞠衣於先帝」,告桑事。展當為襢。襢衣,以禮見王及賓客之服,其色白。褖衣,御於王之服,亦以燕居,其色黑。六服備於此矣。以下推次其色,則闕翟赤,揄翟青,褘衣玄。此鄭玄據五行相生為說也。婦人尚專一,德無所兼,連衣裳不異其色。素沙者,今之白縳也。六服皆袍制,以白縳為裏,使之張顯。今世有沙縠者,名出於此。其翟多少,各依命數。揄音搖。縳音絹。辨內外命婦之服:鞠衣,展衣,褖衣。素沙。內命婦之服:鞠衣,九嬪也;展衣,世婦也;褖衣,女御也。外命婦者,其夫孤也,則服鞠衣;其夫卿大夫也,則服展衣;其夫士也,則服褖衣。三夫人及公之妻,其闕翟以下乎?侯伯之夫人揄翟,子男之夫人亦闕翟,唯二王後褘衣也。 漢制,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入廟服,紺上皁下;蠶服,青上縹下:皆深衣制,徐廣曰:「即單衣也。」縹音疋繞反。隱領袖緣。貴人助蠶服,純縹上下。長公主見會。自公主封君以上皆帶綬,以采組為緄帶,各如其綬色;黃金辟邪首為帶鐍,飾以白珠。公卿列侯、中二千石夫人入廟佐祭者,服皁絹上下;助蠶者,縹絹上下。自二千石夫人以上至皇后,皆以蠶衣為朝服。公主、貴人、妃以上,嫁娶得服錦綺羅縠繒,采十二色,重緣袍。特進列侯以上錦繒,采十二色。六百石以上重練,采九色,禁丹紫紺。三百石以上五采,青絳黃紅綠。二百石以上四采,青黃紅綠。賈人,緗縹而已。緗,赤黃色。

魏之服制,不依古法,多以文繡。

晉依前漢制,皇后謁廟,服皁上皁下;蠶,青上縹下。隱領袖緣。元康六年,詔以純青服。貴人、夫人、貴嬪,是為三夫人,皆金章紫綬。九嬪銀印青綬,佩采音獨玉。助蠶之服,純縹為上下。皇太子妃,金璽龜鈕,纁朱綬,佩瑜玉。諸王太妃、妃、諸長公主、公主、封君,金印紫綬,佩山玄玉。自公主、封君以上,皆帶綬,以采組為緄帶,各如其綬色,金辟邪首為帶玦。郡縣公侯太夫人、夫人,銀印青綬,水蒼玉。公特進列卿代婦、中二千石夫人入廟助祭者,皁絹上下;助蠶者,縹絹上下。自二千石夫人以上至皇后,皆以蠶衣為朝服。

宋制,太后、皇后入廟,服褂上圭,下屬。大衣,謂之褘衣。公主、封君以上皆帶綬,以采組為緄帶,各如綬色。公特進列侯夫人、卿校代婦、二千石命婦年長者,入廟佐祭,皁絹上下;助蠶則青絹上下。自皇后至二千石命婦,皆以蠶衣為朝服。按漢劉向曰:「古者天子至於士,王后至於命婦,必佩玉,尊卑各有其制。」王后至命婦所佩玉,古制不存,今與外同制。

齊因之。褂用繡為衣裳,黃綬。貴嬪、夫人、貴人、王太妃、長公主、封君,皆紫綬。六宮、郡公、侯夫人,青綬。

陳依前制,皇后謁廟,褂大衣,皁上皁下,親蠶則青上縹下,隱領袖緣。貴妃、嬪,金章龜鈕,紫授,佩于闐玉,獸頭鞶。九嬪,金章龜鈕,青綬,獸頭鞶,佩采玉。婕妤以下,銀印珪鈕,艾綬,獸頭鞶。美人等,銅印環鈕,墨綬,獸頭鞶。

皇太子妃,金璽龜鈕,纁朱綬,佩瑜玉。良娣,銀印珪鈕,佩采玉,青綬,獸爪鞶。寶林,佩水蒼玉,餘同。開國公侯太夫人,獸頭鞶,餘同。長公主、公主、封君,金印龜鈕,紫綬,佩山玄玉,獸頭鞶。公主封君以上皆帶綬,以采組為緄帶,各以其綬色,金辟邪首為帶玦。自二千石以上至皇后,皆以蠶衣為朝服。

北齊皇后助祭、朝會以褘衣、祠郊禖以揄翟,小宴以闕翟,親蠶以鞠衣,禮見皇帝以展衣,宴居以褖衣。六服俱有蔽膝、織成緄帶。

內外命婦從二品以上,金章,紫綬,服揄翟,雙佩山玄玉。九嬪視三品,銀章,青綬,鞠衣,佩水蒼玉。世婦視四品,銀印,青綬,展衣。八十一御女視五品,銅印,墨綬,褖衣。

又有宮人女官服:二品闕翟;三品鞠衣;四品展衣;五品、六品褖衣;七品、八品、九品,俱青紗公服。

皇太子妃,璽綬佩同皇太子,服揄翟,從蠶則青紗公服。郡長公主、公主、王國太妃、妃,纁朱綬,章服佩同內命婦一品。郡長君,玄朱綬,闕翟,章佩與公主同。郡君、縣主,佩水蒼玉,餘與郡長君同。太子良娣視九嬪服。縣主青朱綬,餘與良娣同。女侍中,假金印紫綬,服鞠衣,佩水蒼玉。縣君銀章,青朱綬,除與女侍中同。太子孺子同世婦。太子家人子同御女。鄉主、鄉君,素朱綬,佩水蒼玉,餘與御女同。

外命婦皆如其夫;若夫假章印綬佩,妻則不假。一品、二品服闕翟,三品服鞠衣,四品展衣,五品褖衣。

內外命婦、宮人從蠶,則各依品次,皆服青紗公服。其外命婦,綬帶鞶囊,皆准其夫公服之例。百官之母詔加太夫人者,朝服公服,各與其命婦服同。

後周制,皇后之服,十有二等。其翟衣六:從皇帝祀郊禖,享先皇,朝皇太后,則服翬衣;祭陰社,朝命婦,則服揄衣;祭群小祀,受獻繭,則服鷩衣;採桑則服鳪衣;黃色。音卜。從皇帝見賓客,聽女教,則服鵫衣;白色。音罩。食命婦,歸寧,則服衣。玄色。音秩。俱十有二等,以翬翟為領褾,各十有二。臨婦學及法道門,燕命婦,有時見命婦,則蒼衣;春齊及祭還,則青衣;夏齊及祭還,則朱衣;採桑齊及採桑還,則黃衣;秋齊及祭還,則素衣;冬齊及祭還,則玄衣。自青衣而下,其領褾以相生之色。

諸公夫人九服,其翟衣翟皆九等,俱以揄翟為領褾,各九。自揄衣以下,鷩、鳪、鵫、、朱、黃、素、玄等衣九也。自朱衣而下,其領褾亦用相生之色。諸侯夫人,自鷩衣而下八;其翟衣翟皆八等,俱以鷩翟為領褾;無揄衣。諸伯夫人,自鳪衣而下七;其翟衣翟皆七等,俱以鳪翟為領褾;又無鷩衣。諸子夫人,自鵫衣而下六;其翟衣翟皆六等,俱以鵫翟為領褾;又無鳪衣。諸男夫人,自鴩衣而下五;其翟衣翟皆五等,俱以鴩翟為領褾;又無鵫衣。

三妃、三公夫人之服九:鳪衣,鵫衣,鴩衣,青衣,朱衣,黃衣,素衣,玄衣,綃衣。其翟亦九等,以鳪翟為領褾,各九。三、三孤之內子,自鵫衣而下八。翟皆八等,以鵫翟為領褾,各八。六嬪、六卿之內子,自鴩衣而下七。翟皆七等,以鴩翟為領褾,各七。上媛、上大夫之孺人,自青衣而下六。中媛、中大夫之孺人,自朱衣而下五。下媛、下大夫之孺人,自黃衣而下四。御婉、士之婦,自素衣而下三。中宮六尚,緅子侯反衣。諸命秩之服曰公服,其餘常服曰私衣。

隋制,皇后褘衣、鞠衣、青衣、朱衣四等。褘衣,深青質,織成領袖,文以翬翟,五采重行,十二等。素沙內單,黼領,羅縠褾、,色皆以朱。蔽膝隨裳色,以緅為緣,用翟三章。大帶隨衣裳,飾以朱綠之錦,青緣。革帶,青襪、舄,舄以金飾。白玉佩,玄組、綬,章采尺寸同於乘輿。祭及朝會大事服之。鞠衣,黃羅為質,織成領袖。蔽膝,革帶及舄,隨衣色。餘准褘衣,親蠶服也。青服,去花、大帶及佩綬,金飾履,禮見天子則服之。朱服,如青服。有金璽,盤螭鈕,文曰「皇后之璽」。冬正大朝,則并璜琮,各以笥貯,進於座隅。皇太后同於后服,而貴人以下並亦給印。

三妃,服揄翟,金章龜鈕,文從其職。紫綬,金縷織成獸頭鞶囊,佩于闐玉。九嬪,服闕翟,金章龜鈕,文從其職。金縷織成獸頭鞶囊,佩采玉。婕妤,銀縷織成獸頭鞶囊,他如嬪服。美人、才人,鞠衣,銀印珪鈕,獸爪鞶囊,佩水蒼玉。餘同。寶林,服展衣,艾綬。鞶囊、佩玉,同婕妤。承衣刀人、采女,皆褖衣,無印綬。

皇太子妃,服揄翟衣,九章。金璽龜鈕。素紗內單,黼領,羅褾、,色皆用朱,蔽膝二章。大帶,同褘衣,青綠革帶,朱襪,青舄,舄加金飾。佩瑜玉,纁朱綬,獸頭鞶囊。凡大禮見皆服之。唯侍親桑,則用鞠衣,佩綬與揄衣同。良娣,鞠衣,銀印,青綬,獸爪鞶囊。餘同世婦。寶林、八子,展衣,銅印,佩水蒼玉,艾綬。

諸侯王太妃、妃、長公主、公主、三公夫人、一品命婦,揄翟,繡為九章。佩山玄玉,獸頭鞶囊,綬同夫色。公夫人、縣主、二品命婦,亦揄翟,繡八章。從親桑,同鞠衣。自此以下,佩皆水蒼玉。侯伯夫人、三品命婦,亦服揄翟,繡為七章。子夫人、四品命婦,服闕翟,刻赤繒為翟,綴衣上,為六章。男夫人、五品命婦,闕翟,五章。若從親蠶,皆同鞠衣。

大唐制,武德令,皇后服有褘衣、鞠衣、鈿釵禮衣三等。皇太子妃揄翟鞠衣。自皇后至內外命婦衣服制度,並具開元禮序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