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典/卷11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開元禮 纂類十一 吉禮八 通典
卷一百十七
禮七十七 開元禮 纂類十二 吉禮九
開元禮 纂類十三 吉禮十 

通典卷第一百十七

禮七十七開元禮纂類十二吉禮九 皇帝皇太子視學 出宮視學車駕還宮 皇太子釋奠於孔宣父國學釋奠仲春仲秋釋奠於齊太公廟並附 齋戒陳設出宮饋享講學還宮 皇太子束脩國學束脩附

皇帝皇太子視學 視學前一日,所司灑掃學堂之內外。尚舍設大次於學堂之後,守宮設皇太子次於大次之東,皆隨地之宜,並如常儀。尚舍設御座學堂上北壁下,當中南向。監司設講榻於御座之西,南向。設執讀座於前楹間,當講榻北向。尚舍又設皇太子座於御座東南,西向。設文官三品以上座於皇太子之南,少退,重行,西面北上;設武官三品以上座於講榻西南,當文官,重行,東面北上。設侍講座於執讀西北,武官之前,東面北上。其執如意者一人立於侍講之南,東面。設論議座於講榻之前,北面。三館學官座於武官之後。設脫屨席於西階下。典儀設版位:皇太子於東階東南,西面;執經於西階西南,東面。文官三品以上於皇太子東南,重行,西面北上;武官三品以上於執經西南。侍講、執讀、執如意等於執經之後,重行,東面北上。學生分於文武官之後,皆重行北上。設典儀位於東階之西,贊者二人在南,差退,俱西面。 出宮 前出宮三日,本司宣攝內外,各供其職。其日,應從駕文武官依時刻集朝堂,諸衛陳設仗衛。侍中版奏:「外辦。」皇帝乘馬,文武侍從,並如常行幸之儀。駕將至,祭酒帥監官、學官、學生等奉迎於路左。學生青衿服。駕至大次門外,降入如常。 視學 皇帝既入大次,執經、侍講、執讀、執如意等及學官各服公服,典儀帥贊者先入就位。謁者、贊引引文武三品以上及執經以下學生等入就堂下位。皇太子立於學堂門外之東,西向,侍衛如常。 侍中版奏:「外辦。」皇帝出大次,升自北階,即御座南向坐。侍臣及近侍量人從升。典儀一人升就東階上,西面立。舍人引皇太子就位立。諸衛率、庶子等量人從入,立於皇太子東南,西向北上。奉禮曰:「再拜。」贊者承傳,皇太子以下在位者皆再拜。

侍中跪奏稱:「請敕皇太子及公王等升坐。」又侍中稱:「制曰可。」侍中詣東階上,西面稱:「敕皇太子及公王等升。」殿上典儀承傳,階下贊者又承傳,皇太子以下應坐者皆再拜。訖,通事舍人引皇太子及群官坐者各升座。訖,其公服者脫履於階下及降納皆如常。執讀讀所講經,執經釋義。訖,遂行如意。侍講者執如意就論議座,以次論難。

侍中跪奏:「禮畢。」群官皆起,通事舍人各降堂下位。若有敕賜會,則侍中前承制,降詣堂下宣敕及太官下食案等,並如常儀。皇帝降座,還大次,侍衛如常儀。群官以下會訖皆出。執經以下改服常服。學生仍青衿服。

車駕還宮 皇帝既還大次,侍中量時刻版奏:「外辦。」皇帝出次,文武官陪從還宮如來儀。初駕出,國子祭酒帥監官、學官、學生等奉辭於路左如常式。 皇太子釋奠於孔宣父國學釋奠、仲春仲秋釋奠於齊太公廟並附 齋戒 皇太子散齋三日於別殿,致齋二日於正殿。前致齋一日,典設郎設皇太子幄座於正殿東序及室內,俱西向。又張帷於前楹下。殿若無室,張帷為之。致齋之日質明,諸衛率各勒所部屯門列仗如常。晝漏上水一刻,左庶子版奏:「請中嚴。」近仗就陳於閤外,通事舍人引宮臣文武七品以上蔥褶陪位如式。諸侍衛之官各服其器服,諸侍臣並結珮俱詣閤奉迎。左庶子版奏:「外辦。」上水三刻,皇太子服通天冠,絳紗袍,結珮以出,侍衛如常。皇太子即座西向坐,侍臣夾侍如常。一刻頃,左庶子前跪奏稱:「左庶子臣某言,請降就齋室。」俛伏,興,還侍位。皇太子降座入室。文武侍臣各還本司,直衛者如常,典謁引陪位者以次出。 凡應享之官散齋三日,致齋二日。散齋皆於正寢。致齋一日於本司,一日於享所。其無本司者皆於享所。近侍之官應從升者及從享群官、監官、學官、學生等各於本司及學館俱清齋一宿,並如別儀。國學及齊太公廟將享,館司先申享日,本司散下其禮,所司隨職供辦。凡應享之官,散齋三日,致齋二日如別儀,無皇太子散齋以下儀。

陳設 前享三日,典設郎設皇太子便次於廟東,西向;又設便次於學堂之後,隨地之宜。守宮設文武侍臣次各於便次之後,文左武右。設諸次,享官於齋坊之內,從享之官於廟東門之外,隨地之宜。國學設獻官以下次於齋坊,太公儀同國學。 前享二日,太樂令設軒懸之樂於廟庭:東方西方磬起北,鐘次之;北方磬起西,鐘次之。設三鎛鐘於編懸之間,各依辰位。樹路鼓於北懸之間道之左右,植建鼓於三隅。置柷敔於懸內,柷在左,敔在右。設歌鐘歌磬於廟堂之上前楹間,北向,磬在西,鐘在東。其匏竹者立於堂下階間,重行北向,相對為首。凡懸皆展而編之。諸工人各位於懸後。右校掃除內外。又為瘞埳於院內堂之壬地,方深取足容物,南出陛。自設軒懸以下,國學、太公儀並同。

前享一日,奉禮設皇太子位於東陛東南,西向。國學設三獻位於東門之內道北,執事則道南,西向北上。太公儀同國學。又設望瘞位於廟堂東北,當埋埳西向。望瘞與國學同,太公儀並同。設亞獻、終獻位於皇太子東南,執事者各位於後,俱重行,西向北上。國學無亞獻以下儀,太公並同。設御史位於廟堂之下西南,東向,令史陪其後。設奉禮位於樂懸東北,贊者二人在南差退,俱西面。又設奉禮贊者位於埋埳東北,南面東上。設協律郎位於廟堂上前楹之間近西,東向。設太樂令位於北懸之間,北向。自御史位以下與國學同。太公儀同國學。設從享官七品以上位國學則館官位,太公儀設廟官位。於樂懸之東,當執事西,南向;監官學官位於樂懸之西,當宮官東向。國學則設學官位於懸西,當館官東向。太公廟設廟官位同。設學生位於宮官、監官、學官之後,俱重行北上。國學學生位於學官、館官後,有觀者於南門內道左右,相對為首。太公無學生。設門外位:為亞獻、終獻位於東門之外道南,執事位於後,每等異位,俱北向西上。國學設三獻門外位如常儀,太公儀與國學同。監官、學官位於獻官東南,國學則館官學官位,太公儀廟官位。從享宮官位於學官之東,俱重行北面,以西為上。設酒樽之位於廟堂之上。先聖犧樽二、象樽二、山罍二在前楹間北向,先師犧樽二、象樽二、山罍二在先聖酒樽之東,俱西上。樽皆加勺,有坫以置爵。其先師之爵同置於一坫。太公及留侯同上。洗設於東階東南,亞獻之洗又於東南,俱北向;罍水在洗東,篚在洗西,南肆;篚實以巾爵。執樽罍篚者各位於樽罍篚之後。設幣篚二各於樽坫之所。典設郎設皇太子座於學堂之上東壁下,西向。監司設講榻於北壁下,南向。又設執讀者座於前楹間,當講榻北向。守宮設太傅少傅座於皇太子西北,南面東上。若有令詹事以下坐,則設座於皇太子西南,北向東上。侍講者座於執讀西北。執如意者一人立於侍講之西。三館學官非侍講者座於侍講者之西,皆北面東上。若有上臺三品以上觀講者,設座於侍講之北,南面東上。設論議座於講榻之前近南,北面。設脫履席於西階之南,東向。掌儀設版位:宮官七品以上於東階東南,西向北上。執經侍講等於西階西南。監官及學官非侍講者於侍講者之後;若有上臺三品以上觀講者,位於執經之北,少退,重行,皆東面北上。學生分位於宮官、學官之後,皆重行北上。又設掌儀位於宮官西北,贊者二人在南,皆西向。國學無設皇太子座下至此儀。晡後,郊社令帥齋郎以樽坫罍洗篚入設於位。升堂者自東階。謁者引祭酒、司業詣廚視濯溉。凡導引者每一曲一逡巡。太公儀引三獻視濯溉。贊引引御史詣廚省饌具。司業以下每事訖,各還齋所。

享日未明十五刻,太官令帥宰人以鸞刀割牲,祝史以豆取毛血置於饌所,遂烹牲。其牲用太牢。二正座及先師首俎皆升右胖十一體,左丘明以下折分餘體升之。國學、太公並同。未明五刻,郊社令帥其屬及廟司各服其服,升設先聖神座於堂上西楹間,東向。國學設神座於廟室內西楹間,東向。太公儀拂神幄。設先師神座於先聖神座東北,南向西上。若前堂不容,則又於堂外之東,屈陳而北,東向南上。席皆以莞。設神位各於座首。國學儀,其七十二弟子名,已具歷代祀先儒篇。太公儀無先聖神座以下至此。

出宮國學無此儀,太公同。 前出宮二日,本司宣攝內外,各供其職。守宮設從享宮官次於東宮朝堂如常。 其日未明,所司依鹵簿陳設於重明門外。奉禮設從享宮官位於東宮朝堂如常。文武宮臣七品以上依時刻俱集於次,各服公服。諸衛率各勒所部陳設如式。左庶子版奏:「請中嚴。」典謁引宮臣各就位。諸侍衛官各服其器服,左庶子負璽如式。俱詣閤奉迎。僕進軺車於西閤外,南向。若須乘輦則聽臨時進止。內率一人執刀立於車前,北向。中允一人在侍臣之前,贊者二人在中允之前。左庶子版奏:「外辦。」僕奮衣而升,正立執轡。皇太子著具服,遠遊冠,乘輿以出,左右侍衛如常儀。內率前執轡,皇太子升車,僕立授綏,左庶子以下夾侍如常儀。中允進當車前跪奏稱:「請發引。」俛伏,興,退復位。凡中允奏請,皆當車前跪奏稱「具官臣某言」。訖,俛伏,興。車動,中允與贊者夾引以出,內率夾車而趨。出重明門,至侍臣上馬所,中允奏稱:「請車權停,令侍臣上馬。」左庶子前,承令,退稱:「令曰諾。」中允退稱:「侍臣上馬。」贊者承傳,文武侍臣皆上馬。庶子以下夾侍於車前,贊者在供奉官人內。侍臣上馬畢,中允奏稱:「請令車右升。」左庶子前承令,退稱:「令曰諾。」中允退復位。內率升訖,中允奏稱:「請發引。」退復位。皇太子車動,太傅乘車訓導,少傅乘車訓從,出延喜門,不鳴鼓吹,從享宮臣乘馬陪從如常儀。

饋享 享日未明三刻,諸享官各服祭服,諸陪祭之官皆公服,學生青衿服。郊社令、良醞令各帥其屬入實樽罍及幣。犧樽實以醴齊,象樽實以盎齊,山罍實以清酒。齊加明水,酒加玄酒,各實於上樽。其幣以白,各長一丈八尺。太官令帥其屬實諸籩、豆、簋、簠、俎等。 未明二刻,奉禮帥贊者先入就位。贊引引御史、太祝及令史、祝史與執樽罍篚者入自東門,當階間重行,北向西上。立定,奉禮曰:「再拜。」贊者承傳,凡奉禮有辭,贊者皆承傳。御史以下皆再拜訖,執樽罍篚者各就位。贊引引御史、太祝詣東階升堂,行掃除於上,令史、祝史行掃除於下,訖,引降還齋所。奉禮以下次還齋所。國學掃除於下訖,引就位,謁者引享官以下俱就門外位,學生就門內位。太公儀無學生位,餘同國學。皇太子將至,謁者、贊引各引享官及從享學官等俱就門外位,學生皆入就門內位。

皇太子至廟門外,迴車南向,內率降立於車右。左庶子進,當車前跪奏稱:「左庶子臣某言,請降車。」俛伏,興,還侍位。皇太子降車,乘輿之便次,侍衛如常。郊社令以祝版進,皇太子署訖,近臣奉出,郊社令受,各奠於坫。國學無皇太子將至以下至此儀,太公並同。

未明一刻,謁者、贊引引從享宮官就門外位。奉禮帥贊者先入就位。贊引引御史以下入就位。國學無謁者以下儀,太公同。太常令帥工人、二舞次入就位,文舞入陳於懸內,武舞立於懸南道西。其升堂坐者皆脫履於下,降納如常。謁者引祭酒入就位,立定,奉禮曰:「 再拜。」祭酒再拜訖,謁者引祭酒詣東階升堂,行掃除於上,降,行樂懸於下訖,引還本位。初祭酒行樂懸,謁者、贊引各引祭官及陪祭之官次入就位。國學則謁者引司業,太公儀引亞獻。

皇太子停便次半刻頃,率更令於便次門外,東向。左庶子版奏:「外辦。」皇太子出便次,侍衛如常儀。率更令引皇太子至廟東門,中允進笏,皇太子執笏,近侍者從入如常儀。皇太子至版位,西向立。每立定,率更令退立於左。率更令前啟:「再拜。」退復位。皇太子再拜。奉禮曰:「眾官再拜。」眾官在位者及學生皆再拜。其先拜者不拜。

率更令前啟:「有司謹具,請行事。」退復位。國學,初司業行掃除訖,謁者、贊引各引享官以下學官以上次入就位。立定,奉禮曰:「眾官再拜。」眾官及學生皆再拜,其先拜者不拜。謁者進祭酒之左白:「有司謹具,請行事。」退復位。無停便次以下儀。太公儀,亞獻掃除就位,至入拜訖,謁者白初獻。協律郎跪,俛伏,舉麾,凡取物者皆跪俛伏而取以興,奠物則奠訖俛伏而後興。鼓柷,奏永和之樂,以姑洗之均,自後堂下接神之樂,皆奏姑洗。作文舞之舞,樂舞三成,偃麾,戛敔,樂止。凡樂皆協律郎舉麾,工鼓柷而後作,偃麾戛敔而後止。率更令前啟:「再拜。」退復位。皇太子再拜。國學無率更下至再拜,太公儀並同。奉禮曰:「眾官再拜。」在位者及學生皆再拜。

太祝各跪取幣於篚,立於樽所。率更令引皇太子,永和之樂作,皇太子每行皆作永和之樂。國學引祭酒升東階,無樂。下倣此。太公廟謁者引初獻官。皇太子自東階升,左庶子以下及左右侍衛量人從升。以下皆如之。皇太子升堂,進先聖神座前,西向立,樂止。太祝以幣授左庶子,左庶子奉幣北向進,皇太子搢笏受幣。每受物,搢笏,奠訖執笏,俛伏,興。登歌,作肅和之樂,以南呂之均。率更令引皇太子進,西面跪奠於先聖神座前,俛伏,興,率更令引皇太子少退,西向再拜。訖,率更令引皇太子進先師首座前,北向立。又太祝以幣授左庶子,左庶子奉幣西向進,皇太子受幣,率更令引皇太子進,北向跪奠於先師首座,俛伏,興,率更令引皇太子少退,北向再拜。登歌止。率更令引皇太子,樂作,皇太子降自東階,還版位,西向立,樂止。

初群官拜訖,各奉毛血之豆立東門外;於登歌止,祝史奉毛血升自東階,太祝迎取於階上,進奠於先聖及先師首座前,太祝與祝史退立於樽所。

初皇太子既奠幣,太官令出,帥進饌者奉饌陳於東門之外。初皇太子既至位樂止,太官令引饌入。俎初入門,奏雍和之樂,自後酌獻皆奏雍和之樂。饌至階,樂止。祝史各進,跪徹毛血之豆,降自東階以出。饌升,太祝迎引於階上,各設於神座前。籩豆蓋先徹乃升;簋簠既奠,卻其蓋於下。設訖,太官令以下降復位,太祝還樽所。

率更令引皇太子詣罍洗,樂作,皇太子至罍洗,樂止。左庶子跪取匜,興,沃水;又左庶子跪取盤,興,承水;皇太子盥手。中允跪取巾於篚,興,進,皇太子帨手訖,中允受巾跪奠於篚;遂取爵於篚,興,進,皇太子受爵。左庶子酌罍水,又左庶子奉盤,皇太子洗爵,中允又授巾皆如初。皇太子拭爵訖,左庶子奠盤匜,中允受巾奠於篚皆如常。

率更令引皇太子,樂作,皇太子升自東階,樂止。詣先聖酒樽所,執樽者舉,左庶子贊酌醴齊訖,樂作,率更令引皇太子進先聖神座前,西向跪奠爵,俛伏,興,率更令引皇太子少退,西向立,樂止。太祝持版進於神座之右,北面跪讀祝文曰:「維某年歲次月朔日,子皇太子某國學云「開元神武皇帝謹遣祭酒某封姓名」。下同。太公儀云「謹遣某官某封」。敢昭告於先聖孔宣父:惟夫子固天攸縱,誕降生知,經緯禮樂,闡揚文教,餘烈遺風,千載是仰,俾茲末學,依仁游藝。謹以制幣犧齊,粢盛庶品,祗奉舊章,式陳明薦,以先師顏子等配座,尚饗。」訖,興,太公祝云「爰定六韜,載成七德,功業昭著,生靈攸仰,俾茲末學,克奉舊章」云云,「以張留侯等配」。皇太子再拜。初讀祝文訖,樂作,太祝進,跪奠版於神座,興,還樽所,皇太子拜訖,樂止。

率更令引皇太子詣先師酒樽所,執樽者舉,左庶子取爵於坫,進,皇太子受爵,左庶子贊酌醴齊,樂作,率更令引皇太子進先師首座前,北向跪奠爵,俛伏,興,率更令引皇太子少退,北向立,樂止。皇太子既奠首座爵,餘座皆齋郎助奠,相次而畢。其亞獻終獻齋郎助奠亦如之。太祝持版進於先師神座之左,西面跪讀祝文曰:「維某年歲次月朔日,子皇太子某敢昭告於先師顏子等七十二賢:爰以仲春,仲秋。率遵故實,敬修釋奠於先師孔宣父。惟子等或服膺聖教,德冠四科,或光闡儒風,貽範千載。謹以制幣犧齊,粢盛庶品,式陳明薦,從祀配神,尚饗。」訖,興,齊太公配座張留侯等祝云「惟子等宣揚武教,光贊韜鈐,大濟生靈,貽範千載」云云。皇太子再拜。初讀祝文訖,樂作,太祝進,跪奠版於神座,興,還樽所,皇太子拜訖,樂止。

率更令引皇太子詣東序西向立,樂作。太祝各以爵酌上樽福酒,合置一爵,一太祝持爵授左庶子,左庶子奉爵北向進,皇太子再拜受爵,跪祭酒,啐酒,奠爵,興。太祝各帥齋郎進俎,太祝跪減先聖及先師首座前三牲胙肉,皆取前腳第二骨。加於俎。又以籩取稷黍飯,興。以胙肉各共置一俎上,又以飯共置一籩。太祝以飯籩授左庶子,左庶子奉飯北向進,皇太子受以授左右。太祝又以俎授左庶子,左庶子以次奉進,皇太子每受以授左右。訖,皇太子跪取爵,遂飲卒爵。左庶子進受爵以授太祝,太祝受爵復於坫。皇太子俛伏,興,再拜,樂止。率更令引皇太子,樂作,皇太子降自東階,還版位西向立,樂止。

文舞出,鼓柷,作舒和之樂,出訖,戛敔,樂止。武舞入,鼓柷,作舒和之樂,立定,戛敔,樂止。

初皇太子將復位,謁者引國子祭酒國學謁者引司業,下倣此。太公儀引亞獻。詣罍洗,盥手洗爵訖,謁者引祭酒升自東階,詣先聖酒樽所,執樽者舉,祭酒酌盎齊訖,武舞作。謁者引祭酒進先聖神座前,西向跪奠爵,興,謁者引祭酒少退,西向再拜。謁者引祭酒詣先師酒樽所,取爵於坫,執樽者舉,祭酒酌盎齊,謁者引祭酒進先師首座前,北向跪奠爵,興,謁者引祭酒少退,北向再拜訖,謁者引祭酒詣東序西向立。太祝各以爵酌罍福酒,合置一爵,一太祝持爵進祭酒之左,北向立。祭酒再拜,受爵,跪祭酒,遂飲卒爵。太祝進受爵,復於坫。祭酒興,再拜。謁者引祭酒降復位。

初祭酒獻將畢,謁者引司業國學謁者引博士,下倣此。太公儀引終獻。詣罍洗,盥洗訖,升酌盎齊終獻,如亞獻之儀。訖,謁者引司業降復位,武舞止。

太祝等各進,跪徹豆,興,還樽所。徹者,籩豆各一少移於故處。奉禮曰:「賜胙。」贊者唱:「眾官再拜。」在位者及學生皆再拜。已飲福者不拜。永和之樂作,率更令前啟:「再拜。」退復位。皇太子再拜。國學無率更令至再拜,太公儀同國學。奉禮曰:「眾官再拜。」在位者及學生皆再拜,樂一成止。

率更令前啟:「請就望瘞位。」率更令引皇太子就望瘞位,西向立。國學謁者引祭酒,太公儀引初獻。奉禮帥贊者轉就瘞埳東北位。初在位者將拜,太祝各執篚進神座前,跪以篚取幣,降自西階,詣瘞埳,以幣置於埳訖,奉禮曰:「可瘞。」埳東西廂各四人窴土。半埳,率更令前啟:「禮畢。」國學、太公儀進初獻之左白云。

率更令引皇太子出門,還便次,樂作,國學謁者遂引祭酒出,無率更下至樂作,太公儀同。皇太子出門,樂止。中允進受笏,侍衛如常儀。國學無皇太子出門等儀,太公儀同。謁者、贊引各引亞獻以下以次出。初白禮畢,奉禮帥贊者還本位。贊引引御史、太祝以下俱復執事位,立定,奉禮曰:「再拜。」御史以下皆再拜訖,贊引引出。學生以次出。其祝版燔於齋坊。

講學國學儀無,齊太公同。 皇太子既入便次,改服常服,執經、侍講、執讀、執如意等及三館學官並服公服,學生仍青衿服,餘皆常服。掌儀帥贊者先入就位。謁者各引群官及學生等次入就位。 左庶子版奏:「外辦。」皇太子乘輿出便次,若須乘馬,臨時聽進止。侍衛如常儀,至學堂後,降輿,升自北階,即座坐。左右侍衛量人從升。太傅、少傅各就座坐。掌儀曰:「再拜。」贊者承傳,群官及學生等在位者皆再拜。執經不拜。

左庶子跪奏:「請令執經等升。」俛伏,興。又左庶子稱:「令曰諾。」左庶子退,降詣西階下,立於執經等之前,北面宣令曰:「 執經以下並升坐。」應坐者皆再拜。執經不拜。通事舍人引執經以下升,各就座坐。其升坐者皆脫履如式。訖,執讀讀所講經,執經釋義訖,執如意者以如意授侍講,侍講興受,進詣論議座,北面問所疑,執經為通之。訖,興,退以如意授執者,退還本座。執如意者以如意次授諸侍講者,皆如上儀。

總訖,左庶子跪奏:「禮畢。」群官皆起,通事舍人各引降復堂下位。皇太子降座,降自北階,入學堂後便次。群官以次出。執經以下改服常服。學生仍青衿服。

還宮 皇太子既入便次,左庶子版奏:「請解嚴。」將士不得輒離部伍。皇太子改服公服,停便次一刻頃,搥一鼓為一嚴,有司轉仗衛於還塗如來儀。二刻頃,又搥二鼓為再嚴,左庶子版奏:「請中嚴。」國子祭酒以下學生以上並出,就學外道左奉辭。三刻頃,又搥三鼓為三嚴,僕進軺車於門外如常。 左庶子版奏:「外辦。」皇太子乘輿出次,至學門外降輿乘車,侍衛如常。左庶子奏請及車右升降、侍臣上馬、文武陪從皆如來儀。車動,鼓吹振作如式。至國子祭酒以下奉辭處,權停車,國子祭酒以下皆再拜,通事舍人承令宣勞及拜皆如常。車至城隅,鼓吹止。過廟,鼓吹作,至延喜門,鼓吹止。入延喜門,鐃吹作。至重明門,宮官文武俱下馬,皇太子乘車入,太傅少傅還。皇太子至殿門,迴車南向。左庶子跪奏:「請降車。」俛伏,興。皇太子降車,乘輿入,侍臣從。至閤門,左庶子版奏:「請解嚴。」將士還本所。

皇太子束脩國學束脩附 束帛一篚,五匹。酒一壺,二斗。脩一案,五脡。 其日平明,皇太子服學生之服,學生青衿服。國學儀並言學生,下倣此。至學門外。博士公服,執事者引立於學堂東階下,西面。相者引皇太子國學贊禮者引學生,下倣此。立於門外之東,西面。不自同於賓客。陳束帛、壺酒、脯案於皇太子之西南,當門北向,重行西上。

將命者出立於門西,東向曰:「敢請事。」皇太子少進曰:「某方受業於先生,敢請見。」將命者入告。博士曰:「某也不德,請皇太子無辱。」若已封王則云「請王無辱」。學生云「請子無辱」。下倣此。將命者出告。皇太子曰:「某不敢為儀,敢固請。」將命者入告。博士曰:「請皇太子就位,某敢見。」將命者出告。皇太子曰:「某不敢以視賓客,請終賜見。」將命者入告。博士曰:「某辭不得命,敢不從。」將命者出告。

執篚者以篚東面授皇太子,皇太子執篚。博士降俟於東階下,西面。相者引皇太子,執事者奉壺酒脩案以從。皇太子入門而左,詣西階之南,東面。奉酒脩者立於皇太子西南,東面北上。皇太子跪奠篚,再拜。博士答再拜。皇太子還避,遂進,跪取篚,相者引皇太子進博士前,東面授幣;奉壺酒脩案者從奠於博士前。博士受幣,執事者取酒脩幣以東。相者引皇太子立於階間近南,北面。奉酒脩者出。皇太子拜訖,相者引皇太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