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典/卷12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開元禮 纂類十四 吉禮十一 通典
卷一百二十
禮八十 開元禮 纂類十五 吉禮十二
開元禮 纂類十六 吉禮十三 

通典卷第一百二十

禮八十開元禮纂類十五吉禮十二 時旱祈太廟時旱祈太社時旱祈嶽鎮以下於北郊報祠同時旱就祈嶽鎮海瀆久雨禜祭國門諸州祈社稷縣祈附諸州祈諸神縣祈附諸州禜城門縣禜附

時旱祈太廟 將祈,有司卜日如別儀。 前二日,守宮設祈官以下次各於常所。右校掃除內外。又為瘞埳於北門之內道西,方深取足容物。

前一日,諸祈官清齋於廟所,諸衛令其屬晡後一刻各以其方器服守衛廟門,奉禮設版位於內外,並如常儀。設望瘞位於堂之東北,當瘞埳西向。又設奉禮位於瘞埳東北,南向,贊者二人在西,少退。太廟令拂拭神幄。又帥其屬以樽坫罍洗篚制幣篚入設,皆如常儀,執樽罍篚者各位於樽罍篚之後。太官令先饌酒脯醢。

告日,未明三刻,諸告官以下各服其服,太廟令、良醞令之屬入實樽罍及幣。每室,春夏用兩犧樽,秋冬用兩著樽。一實明水為上,一實醴齊次之。山罍二,一實玄酒為上,一實清酒次之。幣以白,各長一丈八尺。

未明二刻,奉禮帥贊者先入就位。贊引引御史、博士、太廟令、宮闈令、太祝以下入,當階閒北面西上。立定,奉禮曰:「再拜。」贊者承傳,凡奉禮有詞,贊者皆承傳。御史以下皆再拜訖,升,行掃除於上。太廟令以下升自東階,入開埳室,奉出獻祖以下九室神主,各置於座如常儀。訖,各引就位。

質明,謁者引祈官以下俱就門外位。謁者引祈官,贊引引執事者次入就位。立定,奉禮曰:「再拜。」祈官以下皆再拜。

謁者進祈官之左,白:「有司謹具,請行事。」退復位。太官令出,帥進饌者奉饌陳於東門之外。初太官令出,諸太祝俱取幣於篚,各立於樽所。謁者引祈官升自東階,詣獻祖廟室戶前,北向立,太祝以幣東向授,祈官受幣,進,北面跪奠於獻祖神座,俛伏,興,出戶,北向再拜。訖,謁者引祈官次進幣於懿祖以下諸室,皆如上儀。訖,謁者引還本位。諸太祝各還樽所。

太官令引饌入自正門,升自太階,諸太祝迎引於階上,各設神座前。訖,太官令以下降復位,諸太祝各還樽所。謁者引祈官詣罍洗,盥手洗爵訖,升自東階,詣獻祖酒樽所,執樽者舉,祈官酌醴齊訖,謁者引祈官入詣獻祖神座前,北向跪奠爵,俛伏,興,出戶北向立。太祝持版進於戶外之右,東向跪讀祝文其文為水旱、癘疾、蝗蟲及征伐四夷,各臨時制之。訖,興,祈官再拜。太祝進,跪奠版於神座前,俛伏,興,還樽所。謁者引祈官次詣懿祖以下諸室,皆如獻祖之儀。惟不盥洗。訖,謁者引祈官詣東序西向立。

諸太祝各以爵酌罍福酒,合置一爵,一太祝持爵進祈官之左,北向立。祈官再拜受爵,跪祭酒,遂飲卒爵。太祝進受爵,復於坫。祈官俛伏,興,再拜訖,謁者引祈官降復位。

諸太祝各入室,跪徹豆如式,興,還樽所。奉禮曰:「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已飲福者不拜。奉禮曰:「再拜。」祈官以下皆再拜。訖,謁者進祈官之左,白:「請就望瘞位。」奉禮、贊者轉就瘞埳東北位,謁者引祈官就望瘞位,西向立。於祈官將拜,諸太祝各執篚進神座前,跪取幣,興,降自太階,詣瘞埳,以制幣置於埳訖,奉禮曰:「可瘞。」東西面各四人窴土。半埳,謁者進祈官之左,白:「 禮畢。」謁者引祈官,贊引引執事者以次出。初白禮畢,奉禮、贊者還本位。御史太祝以下俱復執事位,立定,奉禮曰:「再拜。」御史以下俱再拜,贊引引出。太廟令、太祝、宮闈令納神主如常儀。其祝版燔於齋坊。若得所祈,報祠用太牢,受胙與時享同,餘與告禮同,祭文臨時制撰。

時旱祈太社 將祈,有司卜日如別儀。行事進止與巡狩告社稷禮並同。太社祝文曰:「維某年歲次月朔日,子嗣天子某謹遣具位姓名敢昭告於太社:爰以農要,久闕時雨,惟神哀此蒼生,敷降靈液。謹以玉帛清酌脯醢明薦於太社,以后土句龍氏配神作主,尚饗。」太稷祝文同。后土氏祝文曰「嗣皇帝某謹遣具位姓名敢昭告於后土氏」,餘同社。后稷文同。得雨報用太牢,瘞幣血,飲福受胙與正祭同,餘與告禮同。太社祝文曰:「往以久闕時雨,敢陳情誠,惟神昭祐,降茲嘉液,率土霑洽,蒼生咸賴。謹以玉帛犧齊、粢盛庶品,明薦於太社,以后土句龍氏配神作主,尚饗。」太稷、后土氏、后稷祝文並同。每配座無玉帛字。 時旱祈嶽鎮以下於北郊報祠同 將祈,有司筮日如別儀。就祈及禜同。 前二日,守宮設祈官以下次於東壝之外道南,北向,以西為上。設陳饌幔於內壝東門外道北,南向。右校掃除壇之內外,又為瘞埳於壇之壬地,方深取足容物。

前一日,諸祈官清齋於祈所。諸衛令其屬晡後一刻各以其方器服守衛壝門,俱清齋一宿。奉禮設祈官位於內壝東門之內道北,執事位於道南,每等異位,俱重行西面,以北為上。設御史位於壇下西南,東向,令史陪其後。設奉禮位於祈官西南,贊者二人次之,少退,俱西向北上。設望瘞位於壇之東北,西向。又設祈官門外位於東壝之外道南,每等異位,重行北向,以西為上。郊社令以酒樽入設於位,嶽鎮海瀆各山樽二,山川各蜃樽二,每方皆於神座之左,俱右向。皆有坫以置爵。設罍洗篚各於其方,皆道之左,俱內向,執樽罍篚者位於樽罍篚之後。

其日未明二刻,太史令、郊社令各服其服,設嶽鎮海瀆及諸山川神座各於其方,俱內向,席皆以莞,設神位各於座首。

未明一刻,諸祈官以下各服其服,郊社令與良醞令之屬入實樽罍,山樽實以醴齊,蜃樽實以沈齊,其明水各實於上樽。太祝以幣置於篚,設於饌所。嶽鎮海瀆皆有幣,各依方色,俱一丈八尺。太官令帥進饌者實籩豆,入設於內壝東門之外饌幔內。奉禮帥贊者先入就位。贊引引御史、太祝以下與執樽罍篚者入,詣南方山川之西南,當門重行北向,以西為上。立定,奉禮曰:「再拜。」贊者承傳,御史以下皆再拜。執樽罍篚者各就位。贊引引御史以下行掃除如常儀,出,還齋所。奉禮以下次還齋所。

質明,謁者引獻官以下俱就門外位。奉禮帥贊者先入就位。贊引引御史以下入就位。謁者引獻官,贊引引執事者次入就位。立定,奉禮曰:「再拜。」獻官以下皆再拜。

謁者進獻官之左,白:「有司謹具,請行事。」退復位。奉禮曰:「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太祝各取幣於篚以授獻官,獻官受幣,詣東嶽座,諸太祝各奠幣於諸嶽鎮海瀆之座,謁者引獻官再拜訖,降還本位。

於獻官初受幣,太官令帥進饌者奉饌陳於東門之外;獻官奠幣再拜訖,太官令引饌入,諸太祝迎引於座首,各奠於神座前。施設訖,太官令以下還本位,諸太祝各還樽所。謁者引獻官詣罍洗,盥手洗爵,詣東嶽酒樽所,執樽者舉,獻官酌酒,謁者引獻官進東嶽神座前,東向跪奠爵,興,少退,東向立。初獻官進奠,祝史以爵酌酒助奠東鎮以下,還樽所。太祝持版進於神座之右,南面跪讀祝文曰:「敢昭告於東方嶽鎮海瀆:久闕時雨,黎元恇懼,惟神哀救蒼生,敷降嘉液,謹以制幣清酌脯醢,明薦於東方嶽鎮海瀆,尚饗。」太祝興,獻官再拜,太祝進,跪奠版於神座,興,還樽所。獻官再拜訖,謁者引獻官以次獻諸方嶽鎮海瀆如東方之儀。諸方祝文並同。訖,謁者引獻官還本位。

初獻東嶽,贊引次引獻官就罍洗盥手洗爵訖,詣東方山川酒樽所,執樽者舉,獻官酌酒訖,贊引引獻官進詣東方山川首座前,跪奠爵,興,少退,東向立。初獻官奠酒,齋郎酌酒助奠,訖,還樽所。祝史持版進於神座之右,西向跪讀祝文。文同嶽祭。祝興,獻官再拜,跪奠版於神座,興,還樽所。獻官再拜訖,贊引引獻官以次獻諸方山川如東方之儀。諸方祝文皆同。訖,贊引引獻官還本位。諸祝各進,跪徹豆如式,興,還樽所。奉禮曰:「再拜。」獻官以下皆再拜。

謁者進獻官之左,白:「請就望瘞位。」謁者引獻官就望瘞位,西向立。於在位者將拜,諸太祝各進神座前跪取幣,置於埳。奉禮曰:「可。」東西廂各二人窴土。半埳,謁者進獻官之左,白:「禮畢。」遂引獻官出,贊引引執事者以次出。御史太祝以下俱復執事位,立定,奉禮曰:「再拜。」御史以下皆再拜,贊引引出。祝版燔於齋所。報祠用牲幣,飲福受胙於東方嶽鎮山川首座之前。其山川唯飲福,即不受胙。埋幣血與正祭同,餘與祈禮同,祝文與報社同。

時旱就祈嶽鎮海瀆 前一日,諸祈官皆於祈所清齋一宿。所司清掃內外,又為瘞埳於壇南如常。奉禮設祈官位於壇東南,執事者位於祈官東南,奉禮位於執事西南,贊者二人在南,差退,俱西面北上。又設太祝奉幣位於瘞埳之南,北向。海瀆即設奉幣位向沈所。又設祈官以下門外位於南門之外道東,重行,西面北上。設樽坫罍篚各於常所,執樽罍篚者各位於樽罍篚之後。 其日未明,祈官以下各服其服,所司帥其屬入設神座及實樽罍如常儀,太祝以幣置於篚,幣各依方色,長丈八尺。掌饌者實籩豆。籩一,實脯。豆一,實醢。奉禮帥贊者先入就位。贊引引太祝及執樽罍篚者入,當壇南重行北面,以西為上。立定,奉禮曰:「再拜。」贊者承傳,太祝以下皆再拜。執樽罍者各就位。贊引引太祝升自東陛,行掃除於上訖,降,行掃除於下,皆就位。

質明,謁者引祈官,贊引引執事者俱入就位。立定,奉禮曰:「 再拜。」祈官以下皆再拜。其先拜者不拜。謁者進祈官之左,白:「 有司謹具,請行事。」退復位。奉禮曰:「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初白請行事,掌饌者帥進饌者奉饌陳於東門外。祈官拜訖,太祝跪取幣於篚以授祈官,祈官奉幣置於神座,祈官拜訖,降復位。掌饌者引饌入,升自南陛,太祝迎引於壇上,進設於座前。設訖,掌饌者以下降復執事位。

謁者引祈官詣罍洗盥手洗爵,升自南陛,詣酒樽所,執樽者舉,祈官酌酒,謁者引祈官進,北面跪奠於神座前,俛伏,興,少退,北向立。太祝持版進於神座之右,東面跪讀祝文。文與祈社同。獄鎮海瀆各隨其稱。祝興,祈官再拜,祝進跪奠版於神座,興,還樽所。祈官拜訖,謁者引祈官降復位。太祝進跪徹豆如式,還樽所。奉禮曰:「再拜。」在位者皆再拜。

謁者進祈官之左,白:「請就望瘞位。」謁者引祈官就望瘞位,西向立。於在位者將拜,太祝進神座前跪取幣,置於埳。東西面各二人窴土,半埳,海瀆則以幣沈之。奉禮曰:「再拜。」祈官以下皆再拜。謁者進祈官之左,白:「禮畢。」遂引祈官出,贊引引執事者以次出。太祝以下俱復執事位,立定,奉禮曰:「再拜。」太祝以下皆再拜以出,奉禮、贊者以次出。其祝版燔於齋所。得雨報祠用特牲。其沈瘞幣血及飲福受胙皆與正祭同,餘與祈禮同,祝文與北郊報祠同。

久雨禜祭國門 將祭,有司筮日如別儀。 前一日,諸祭官清齋於祭所,右校掃除祭所,太官丞先饌酒脯醢。樽以瓢齎。

其日質明,郊社丞帥其屬設神座,皆內向。設酒樽各於神座之左,設罍洗及篚於酒樽之左,俱內向,並實以巾爵。執樽罍洗篚者各位於樽罍洗篚之後。奉禮設獻官位於罍洗之左而右向,執事者於其後,皆以近神為上。郊社丞與良醞之屬實樽罍。獻官以下俱就位,立定,謁者贊拜,獻官以下皆再拜。祝與執樽罍洗篚者各就位。太官丞出詣饌所。

謁者進獻官之左,白:「有司謹具,請行事。」退復位。太官丞引饌入,太祝迎引設於神座前訖,太官丞以下還本位,祝還樽所。謁者引獻官詣罍洗盥手洗爵,詣酒樽所,執樽者舉,獻官酌酒,進神座前跪奠爵,俛伏,興,少退,向座立。太祝持版進於神座之右,跪讀祝文曰:「維某年歲次月朔日,子嗣天子遣具官姓名敢昭告於國門:霖雨淹久,害於百穀,惟靈降福,應時開霽。謹以清酌嘉薦明告於神,尚饗。」祝興,獻官再拜,太祝跪奠版於神座,俛伏,興,還樽所。獻官再拜訖,謁者引還本位。祝進跪徹豆,俛伏,興,還樽所。祝與執樽罍篚者俱復執事位。謁者贊拜,獻官以下皆再拜。謁者進獻官之左,白:「禮畢。」遂引獻官以下出。每祭皆如之。祝版皆燔於齋所。若雨止,報祠用少牢,飲福與祈同。祝文曰:「前日以霖雨式陳誠禱,惟神降祉,應時開霽。謹以清酌少牢,粢盛庶品,明薦於神,尚饗。」

諸州祈社稷縣祈附 前二日,本司掃除壇之內外,又為瘞埳於壇北如常。設上佐縣則縣丞,以下倣此。以下次於社壇西門之外道北,隨地之宜。 前一日,諸祈官皆於祭所清齋一日。掌事者饌酒脯醢。設上佐位於稷壇西北,掌事以下位於西門之內道北,俱重行東向,以南為上。設贊唱者位於上佐東北,東面南上。設望瘞位於瘞埳北,南向如常。設上佐以下門外位於西門之外道南,俱重行北面,以東為上。

其日夙興,本司帥其屬守社壇四門,去壝九十步所縣七十步。禁斷行人。掌事者入設神席樽坫罍洗篚如常祭之儀。每座各籩一豆一,篚實巾二爵二。配座皆爵一,並置於坫。

質明,上佐以下各服其服,本司帥掌事者入實樽罍,祝以祝版各置於坫,又以幣各置於篚,設於饌所。其幣各長一丈八尺。贊禮者引上佐以下俱就門外位。贊唱者先入就位。祝與執樽罍篚者入,當社壇北,重行南向,以東為上。立定,贊唱者曰:「再拜。」祝以下皆再拜。執樽者各升自西階,立於樽所,執罍篚者各就位。諸祝詣社壇,升自西階,行掃除訖,降,又詣稷壇,升行掃除訖,諸祝出,奉幣篚入,就瘞埳北位。贊禮者引上佐以下入就位,立定,贊唱者曰:「再拜。」上佐以下皆再拜。

贊禮者進上佐之左,白:「請行事。」還本位。贊唱者曰:「再拜。」上佐以下皆再拜。初白請行事,掌饌者帥執饌者奉饌陳於西門之外。祝以幣北向授上佐,贊者引上佐升壇北陛,南向跪奠於社神座前訖,興,少退再拜訖,復位。又祝以幣授上佐,上佐奉幣,升稷壇跪奠如社壇之儀。訖,掌饌者引饌入,社稷之饌升自北階,配座之饌升自西階,諸祝迎引於壇上各設於神座前訖,掌饌者降自西階復位,諸祝各還樽所。

贊禮者引上佐詣罍洗,盥手洗爵,自社壇北階升,詣社神酒樽所,執樽者舉,上佐酌酒,進詣神座前,南向跪奠爵,興,少退,南向立。祝持版進於神座之右,西面跪讀祝文曰:「歲月日子如常。刺史姓名,縣則縣令姓名,下倣此。謹遣具位姓名敢昭告於社神,自社稷以下祝文並與國祈同。尚饗。」訖,興,上佐再拜,祝進跪奠版於神座,興,還樽所。上佐再拜訖,贊禮者引上佐詣配座酒樽所,取爵於坫,執樽者舉,上佐酌酒,進詣后土氏神座前,西向跪奠爵,興,少退,西向立。祝持版進於神座之左,南面跪讀祝文尚饗訖,興,上佐再拜,祝進跪奠版於神座,興,還樽所。上佐再拜訖,贊禮者引上佐降自北階,詣罍洗盥手洗爵,詣稷壇之北階,升獻如社壇之儀。獻訖,贊禮者引上佐降復位。諸祝各進神座前,跪徹豆,興,還樽所。贊唱者曰:「再拜。」上佐以下皆再拜。

贊禮者進上佐之左,白:「請就望瘞位。」贊者引上佐就望瘞位,南向立。祝以篚進於神前取幣及血、黍稷飯,皆寘於埳。贊唱者曰:「可瘞。」埳東西各二人窴土,半埳,贊者進上佐之左,白:「禮畢。」遂引出,諸執事者以次出。諸祝與執樽罍篚者降復執事位,贊唱者曰:「再拜。」祝以下俱再拜以出。其祝版燔於齋所。得雨報祠以羊豕,其祭器之數及飲福、受胙、瘞幣血皆與正祭同,餘與祈禮同。祝文自社稷及后土、后稷等並與國祈報同。

諸州祈諸神縣祈附 前一日,本司設上佐縣則縣丞,以下倣此。以下次於祈所,隨地之宜。又為瘞埳於神座之南,方深取足容物。諸祈官皆於祈所清齋一日。掌事饌酒脯醢。每座籩豆各一。 祈日質明,去祭所七十步縣五十步。禁止行人。上佐以下各服其服。祝帥掌事者奉席入設神座於北廂,南向。若更有諸座,則以西為上。贊禮者帥執樽者設樽於神座之左,北向;設洗於酒樽東,北向;罍水在洗東,篚在洗西,南肆;篚實以巾爵。執樽罍篚者各位於樽罍篚之後。設上佐以下位於神座東南,重行西面,以北為上。設贊唱者位於上佐西南,西向。設望瘞位於瘞埳之南,北向西上。設門外位於東門之外道南,北向西上。掌事者入實樽罍。祝以祝版置於坫,又以幣置於篚,設於饌所。其幣各長一丈八尺。

贊禮者引上佐以下俱就門外位。贊唱者先入就位。祝與執樽罍篚者入當神座前,重行,北面西上,立定,贊唱者曰:「再拜。」祝以下皆再拜。執樽罍篚者各就位。祝進神座前行掃除訖,贊禮者引上佐以下入就位,立定,贊唱者曰:「再拜。」上佐以下皆再拜。

贊禮者進上佐之左,白:「請行事。」還本位。祝升詣酒尊所,立定,贊唱者曰:「再拜。」上佐以下皆再拜。初白請行事,掌饌者帥執饌者奉饌陳於西門之外。祝以幣授上佐,上佐受幣,跪奠於神座前訖,興,少退再拜訖,復位。掌饌者引饌入,祝迎引於座首,各設於神座前訖,執饌者退復位,祝還樽所。

贊禮者引上佐詣罍洗,盥手洗爵,詣酒樽所,執樽者舉,上佐酌酒,贊禮者引上佐詣神座前,北向跪奠爵,興,少退,北向立。祝持版進於神座之右,東面跪讀祝文文與祈社同。訖,興,上佐再拜,祝進跪奠版於神座,興,還樽所,若更有諸座,祈官酌獻皆如其儀,唯不盥洗,其祝文與上同。贊禮者引上佐還本位。祝進神座前跪徹豆,興,還樽所。贊唱者曰:「再拜。」上佐以下皆再拜。

贊禮者進上佐之左,白:「請就望瘞位。」上佐就望瘞位,北面立。祝以幣血寘於埳,埳東西各二人窴土。半埳,贊禮者進上佐之左,白:「禮畢。」遂引上佐以下出。訖,祝與執樽罍篚者俱復執事位。贊唱者曰:「再拜。」祝以下皆再拜以出。其祝版燔於齋所。若祈海瀆等,其幣沈之。設奉幣位,各向所祈之水。沈之時節,一與瘞同。若祈先代帝王,其瘞幣如正祭之禮。

得雨報祠,牢饌、飲福、受胙、瘞幣血皆同祭社之禮,若非嶽鎮海瀆、先代帝王,唯飲福,不受胙。其瘞埳之位,仍依祈禮。若海瀆等,沈幣,又并沈血。其奉幣血位及沈之儀節,準祈沈之禮。若報祠先代帝王,瘞幣與祈同。餘皆與祈禮同,祝文與祈社同。

諸州禜城門縣禜附 若霖雨不止,禜祭城門,設神座皆內向,設瓢齎之樽各於神座之左,設罍洗及篚於酒樽之左,俱內向。設司功縣則縣尉。位於罍洗之左而右向,執事者位於其後,皆以近神為上。贊禮者贊拜。無幣,不為瘞埳,餘與祈諸神同。祝文曰:「維某年歲次月朔日,子刺史姓名縣則縣令姓名。遣具位姓名昭告於城門:霖雨淹久,害於百穀,惟靈降福,應時開霽。謹以清酌嘉薦,明告於城門,尚饗。」若雨止,報祠用特牲飲福,餘與禜同。祝曰「前以霖雨,式陳誠禱,惟靈降祉,應時開霽」。餘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