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典/卷12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開元禮 纂類二十一 嘉禮五 通典
卷一百二十七
禮八十七 開元禮 纂類二十二 嘉禮六
開元禮 纂類二十三 嘉禮七 

通典卷第一百二十七

禮八十七開元禮纂類二十二嘉禮六 皇太子納妃 臨軒命使納采問名納吉納徵告期告廟冊妃臨軒醮戒親迎同牢妃朝見會群臣

皇太子納妃 臨軒命使 將行納采,制命使者,吏部承以戒之。 前一日,尚舍奉御設御幄於太極殿北壁下,南向。衛尉設群官次於東西朝堂,太樂令展宮懸,並如常儀。

其日,典儀設文官一品以下五品以上位於橫街之北,西面北上,朝集使五品以上合班;六品以下位於橫街南,朝集使六品以下合班,蕃客又於其南,皆西面北上。設武官五品以上位於橫街北,東面北上,朝集使五品以上合班,諸親位於其南;六品以下位於橫街南,朝集使六品以下、蕃客等又在南,皆東面北上。設典儀位於懸之東北,贊者二人在南,少退,俱西向。設舉麾位於殿上西階之西,東面。設使者受命位於橫街南,道東,北面西上。奉禮設門外位:文官一品以下五品以上位於順天門外道東,每等異位,重行西面;武官三品以下位於門西,每等異位,俱重行東面,以北為上。

未明二刻,諸衛勒所部屯門,布黃麾半仗入陳於殿庭如常儀。群官依時刻集朝堂,俱就次各服朝服。侍中量時刻版奏:「請中嚴。」鈒戟近仗就陳於閤外。太樂令以下帥工人入就位。諸侍衛之官各服其器服。侍中、中書令以下諸侍臣俱詣閤奉迎。典儀帥贊者先入就位。吏部、兵部各贊群官出次,典謁各引就門外位。

侍中版奏:「外辦。」皇帝服袞冕出坐如常儀。通事舍人引群官以次入就位,立定,典儀曰:「再拜。」贊者承傳,群官在位者皆再拜。吏部與禮部侍郎贊使主副出,典謁引就受命位。侍中前承制,降詣使者西北,東面稱:「有制。」使主副俱再拜。侍中宣制訖,使主副又再拜。侍中還侍位。典謁引使主副出。初使者將出,典儀曰:「 再拜。」贊者承傳,群官在位者皆再拜。通事舍人引群官出。

侍中前跪奏稱:「侍中臣某言,禮畢。」俛伏,興,還侍位。皇帝降座,入自東房,侍衛警蹕如來儀,侍臣從至閤。使主副乘輅備儀仗而行,從者乘車以從。

納采 前一日,主人設使者次於大門之外道右,南向。 其日大昕,使者公服至於妃氏大門外,掌次者延入次。凡賓主及行事者皆公服。主人受其禮於廟。無廟者受於正寢。掌事者布神席於室戶外之西,莞筵紛純,加藻席畫純,南向,右雕几。使者出次,謁者引立於大門外之西,東面。主人立於大門內,西面。儐者立於主人之左,北面受命,出,立於門東,西面曰:「敢請事。」使者曰:「 奉制,作儷儲宮,允歸令德,率由舊章,使某納采。」儐者入告。主人曰:「臣某之子不教,若如人,既蒙制訪,臣某不敢辭。」儐者出告。掌畜者以雁授使副,使副進授使者,退復位。使者左手執之。儐者引主人迎於大門之南,北面再拜。使者不答拜。謁者引使者入門而左,主人入門而右。使者升自西階,立於楹閒,俱南面,西上。主人升自東階,進使者前,北面。使者曰:「某奉制納采。」主人降詣階閒,北面再拜稽首,升,進,北面受雁,退立於東階上,西面。使者降自西階以出。

問名 使者既出,立於門外之西,東面。初使者降,左右受雁於序端,主人降立於內門東廂,西面。儐者進受命,出請事。使者曰:「某將加卜筮,奉制問名。」儐者入告。主人曰:「制以某之子備數於儲宮,臣某不敢辭。」儐者出告。掌畜者以雁授使副,主人拜迎入,俱升堂南面,如納采儀。使者曰:「某奉制問名,將加諸卜筮。」主人降詣階閒,北面,再拜稽首,升,進,北面受雁,少退,仍北面,曰:「臣某第某女,某氏出。」使者降自西階,出,立於內門外之西,東面。初使者降,主人退於阼階東,左右受雁於序端,主人降立於內門東廂,西面。儐者進受,出請事。使者曰:「禮畢。」儐者入告。主人曰:「某公為事,故至於某之室。某有先人之禮,請禮從者。」其儀與納后禮賓同。 納吉 前一日,主人設使者次如常。 其日大昕,使者至妃氏大門,以下儐者出請事,如納采儀。使者曰:「加諸卜筮,占曰協從,制使某也納吉。」儐者入告。主人曰:「臣某之子弗教,惟恐不堪。龜筮云吉,臣某謹奉典制。」儐者出告。掌畜者以雁授使副,主人迎拜入,俱升堂南面,並如納采儀。主人降詣階閒,北面再拜稽首,升,進,北面受雁。使者降自西階,立於大門外之西,東面。初使者降,主人還阼階東,左右受雁於序端。主人降立於內門,西面。儐者進受命,出請事。使者曰:「禮畢。」其儐使者皆如問名之儀。

納徵 前一日,主人設使者次如常儀。 其日大昕,使者至妃氏大門外,掌次者延入次。執事者設布幕於內門之外,玄纁束帛陳於幕上。乘馬陳於幕南,北首西上。執事者奉穀珪以,俟於幕東,西面。主人掌事者設几筵如常。使者出次,謁者引立於大門外之西,東面。主人立於大門內,西面。儐者進受命,出請事。使者曰:「制使某以玉帛乘馬納徵。」儐者入告。主人曰:「奉制賜臣以重禮,臣某祗奉典制。」儐者出告。又儐者引主人迎於大門外之南,北面再拜。使者不答拜。謁者引使者入門而左,主人入門而右。至於內門外,使者立於門西,東面北上;主人立於門東,西面。執事者坐,啟取珪,加於玄纁上,興,以授使副,使副進授使者,退復位。使者受玉帛。謁者引使者入門而左,主人入門而右。牽乘馬者從入,三分庭一在南,北首西上。使者升自西階,立於楹閒,俱南面西上。主人升自東階,進使者前,北面。使者曰:「某奉制納徵。」主人降詣階閒,北面再拜稽首,升,進,北面受玉帛。使者降自西階,出,立於內門外之西,東面。初使者降,主人還阼階東,左右受玉帛於序端。主人降立於內門內,西向。於主人受玉帛,受馬者自左受之以東。牽馬者既授馬,自前西出。儐者進受命,出請事。使者曰:「禮畢。」其儐使者如納吉之儀。

告期 前一日主人設次、設几筵及儐者受命請事等並如納采儀。使者曰:「詢於龜筮,某月某日吉。制使某告期。」其授雁、升堂受命之儀,一如納采。使者曰:「某奉制告期。」主人降詣階閒,北面再拜。以下禮畢如納采。其儐使者如納徵儀。 告廟 有司以特牲告如常禮。祝文臨時撰。 冊妃 前一日,主人設使者次如常。設宮人次於使者西南,俱東面,障以行幃。 其日,奉禮設使者位於大門外之西,東向,使副及內侍位於使者之南,舉冊案及璽綬命服者在南,差退,俱東向。設主人位於門南,北面。設使者以下及主人位於內門外,儀皆如之。設典內位於內門外主人南,西面。設宮人位於門外,於使者之後,俱重行東向,以北為上,障以行幃。設贊者二人位於東階東南,西向。典內先置一案於閤外,近限。

使主副朝服,乘輅持節,備儀仗,鼓吹備而不作。至妃氏大門外,使者降輅,掌次者延入次。宮人等各之次。掌嚴奉褕翟衣及首飾,內廄尉進厭翟車於大門之外道西,東向,以北為上。諸衛率其屬布妃儀仗如常。

使者出次,典謁引使者以下,持節者前導,及宮人、典內各就位,持節者立於使者之北,少退,俱東向。主人朝服出迎於大門外之東,西面立定,少頃,北面再拜。使者不答拜。典謁引使者,持節者前導,入門而左,持案以下從之。主人入門而右。至內門外,各就位。立定,奉冊寶案者進當使副前,使副受冊寶,奉案者退復位;使副以冊寶進授使者,退復位。內侍進使者前,西面受冊寶,東面授典內,退復位。典內持冊寶入,立於閤外之西,東面跪置冊寶於案,典內俛伏,興。奉衣服及侍衛者從入,皆立於典內之南,俱東面北上。

傅姆贊妃出,引立於庭中,北面。掌書進,跪取玉寶,興,進立於妃前,南向。掌嚴奉首飾及褕翟與諸宮侍衛者次入,侍衛如常。典內還復位。司則前贊妃再拜,還侍位。妃再拜。司則進掌書前,北面受冊寶,進妃前南向授妃,妃受以授司閨。司則又前贊妃再拜,還侍位。妃又再拜訖,司則前請妃升座,還侍位。司閨引妃升座,南向坐。宮官以下俱降立於庭,重行北向,以西為上。立定,贊唱者曰:「 再拜。」宮官以下皆再拜訖,諸應侍衛者各升立於侍位。司則前啟「 禮畢」。妃降座,司閨引妃入室。主人儐使者如禮賓之儀。使者乘輅而還。

臨軒醮戒 前二日,本司宣攝內外,各供其職。前一日,衛尉設次於東朝堂之北,西向。又設宮官次於重明門外如常儀。 其日,前三刻,宮官俱集於次,各之次皆服其服。諸衛各勒所部依圖陳設。左庶子奏:「請中嚴。」內僕進金輅於閤外,南向,率一人執刀立於輅前,北向。前二刻,諸衛之官各服其器服,以次詣閤奉迎。左庶子負璽如式。宮官應從者,各出次,立於門外,文東武西,重行相向,北上。左庶子奏:「外辦。」太僕奮衣而升,執轡。皇太子著袞冕之服以出,左右侍衛如常儀。皇太子乃升,僕立授綏。車驅,左庶子以下夾侍如常。出門,車權停,令車右升輅陪乘。宮臣上馬訖,皇太子車動,鼓吹振作如式,文武官皆乘馬如常。至承天門下車所,迴輅南向。左庶子進,當輅跪奏稱:「左庶子臣某言,請降輅。」俛伏,興,還侍位。皇太子降輅,典謁引舍人,舍人引皇太子就位,侍衛如常儀。

前一日,尚舍奉御整設御座於太極殿阼階上,西向。衛尉設群官次於朝堂,太樂令展宮懸於殿庭,乘黃令陳車輅,並如常儀。

其日,尚舍直長鋪皇太子席位於牖閒,南向。其席莞筵紛純,加藻席繢純。尚食奉御設酒樽於東序下,有坫,加勺,設,實爵一。又陳籩脯一、豆醢一在樽西。晡前三刻,典儀設群官版位於內,奉禮設版位於外如朝禮。諸衛勒所部屯門,布仗立仗入陳於殿庭。群官依時刻集朝堂,俱就次各服其服。侍中版奏:「請中嚴。」鈒戟近仗就陳於閤外,太樂令帥工人入就位。晡前二刻,諸侍衛之官各服其器服,侍中、中書令以下俱詣閤奉迎。典儀帥贊者先入就位。吏部兵部贊群官俱出次,通事舍人各引就門外位。

侍中版奏:「外辦。」皇帝服通天冠、絳紗袍,乘輿以出,曲直華蓋警蹕侍衛如常儀。皇帝將出,仗動,皇帝出自西房,即御座西向坐,符寶郎奉寶置於御座如常。通事舍人引群官以次入就位。群官立定,典儀曰:「再拜。」贊者承傳,群官在位者皆再拜。

初群官入訖,典謁引舍人,舍人引皇太子,侍從如常式。皇太子每行事,左庶子執儀贊相。至懸南北面立。典儀曰:「再拜。」贊者承傳,皇太子再拜。典儀引舍人,舍人引皇太子,詣西階,皇太子脫舄,舍人引升就席西,南面立。尚食奉御酌酒於序,進詣皇太子西南,東面立。皇太子再拜,受爵。尚食直長又薦脯醢於席前。皇太子升席坐,左執爵,右取脯,擩於醢,祭於籩豆之閒,右祭酒,興,降席西,南面坐,啐酒、奠爵,再拜,執爵,興。奉御受虛爵,直長徹薦還於房。

舍人引皇太子進當御座,東面立。皇帝命之曰:「往迎爾相,承我宗事,勖帥以敬。」皇太子曰:「臣謹奉制旨。」遂再拜。舍人引皇太子降自西階,納舄訖,典謁引舍人,舍人引皇太子出門。典儀曰:「再拜。」贊者承傳,群官在位者皆再拜。通事舍人引群官以次出。侍中前跪奏稱:「侍中臣某言,禮畢。」俛伏,興,還侍位。皇帝降座,入自東房,警蹕侍衛如來儀,侍臣從至閤。

親迎 前一日,衛尉設皇太子次於妃氏大門之外道西,南向。設侍衛群官次於皇太子次西南,東向北上。 皇太子既受命,遂適妃第,執燭前馬,鼓吹振作如式,侍從如常。皇太子車至妃氏大門外次前,迴輅南向。左庶子進當輅前,跪奏稱:「左庶子臣某言,請降輅。」俛伏,興,還侍位。皇太子降輅之次。

車將至,主人設几筵如常,醴女如別儀。妃服褕翟花釵,立於東房,侍從如常。主婦衣禮衣鈿釵,立於房戶外之西,南向。主人公服出立於大門之內,西向。在廟則主人以下著祭服。儐者公服立於主人之左,北向。

左庶子前,跪奏稱:「左庶子臣某言,請就位。」俛伏,興,還侍位。皇太子出次,立於門西,東面,侍衛警蹕如常。儐者進受命,出門東,西面曰:「敢請事。」左庶子承傳,進跪奏如常。皇太子曰:「以茲初昏,某奉制承命。」左庶子俛伏,興,傳於儐者。入告。主人曰:「某謹敬具以須。」儐者出,傳於左庶子,奏如初。儐者入,引主人迎於門外之東,西面再拜。左庶子前跪奏稱:「左庶子臣某言,請答拜。」俛伏,興,還侍位。皇太子答再拜。主人揖皇太子,先入。掌畜者以雁授左庶子,左庶子進,東南向奉授,皇太子既執雁進入,侍衛者量入侍從。及內門,主人讓曰:「請皇太子入。」皇太子曰:「某弗敢先。」主人又曰:「固請皇太子入。」皇太子曰:「 某固不敢先。」主人揖入,皇太子從入。皇太子入門而左,主人入門而右。及內門,主人揖入。及內霤,將曲揖,當階揖,皇太子皆報揖。至於階,主人曰:「請皇太子升。」皇太子曰:「某敢辭。」主人曰:「固請皇太子升。」皇太子曰:「某敢固辭。」主人又曰:「終請皇太子升。」皇太子又曰:「某敢終辭。」主人揖,皇太子報揖。主人升,立於阼階上,西面。皇太子升,進當房戶前,北面跪奠雁,俛伏,興,再拜,降出。主人不降送。

內廄尉進厭翟於內門外。傅姆導妃,司則前引,出於母左,傅姆在右,保姆在左。執燭及侍從如式。父少進,西面戒之,必有正焉,若衣若花,命之曰:「戒之敬之,夙夜無違命。」母戒之西階上,施衿結帨,命之曰:「勉之敬之,夙夜無違。」庶母及門內施鞶,申之以父母之命,命之曰:「敬恭聽宗爾父母之言,夙夜無愆,視諸衿鞶。」

妃既出內門,至輅後,皇太子授綏,姆辭不受,曰:「未教,不足與為禮。」妃升輅,乘以几,姆加幜。皇太子馭輪三周,馭者代之。皇太子出大門,乘輅還宮,侍衛如來儀,妃仗次於後。主人使其屬送妃以儐從。

同牢 其日,司閨設妃次於東閤內道東,南向,掌筵鋪褥席。將夕,司閨設皇太子幄於內殿室西廂,東向,鋪地重茵,施屏障。設同牢之席於室內,皇太子之席西廂東向,妃東廂西向。席皆莞筵紛純,加藻席繢純。席閒量容牢饌。典膳監設洗於東階東南東西當東霤,南北以堂深,罍水在洗東,篚在洗西,南肆。篚實以二巾、二爵。設妃洗在東房近北,罍水在洗西,篚在洗東,北肆。皆加勺巾。典膳監先饌於房西墉下:籩豆各二十,簋簠各二,鈃各三,瓦甒一,皆加巾蓋,俎三。樽在室內北墉下,玄酒在西,加勺,南柄。夏用紗,冬用緆。樽在房戶外之東,無玄酒,篚在南,實四爵、合。其器皆烏漆,惟以陶,以瓢。 皇太子車至侍臣下馬所,車權停,文武侍臣皆下馬,車右降立於輅右。車動,車右夾輅而趨。車至左閤,迴輅南向。左庶子進當輅前,跪奏稱:「左庶子臣某言,請降輅。」俛伏,興,還侍位。皇太子降輅,入,俟於內殿門外之東,西面,侍衛如常儀,左庶子以下皆退。妃至宮門,鹵簿仗衛停於門外,近侍者從如常,入至左閤外,迴輅南向。司則進當輅前,啟「請妃降輅」。掌筵依式執扇,前後執燭如常儀。妃降輅,就次整飾。司閨引妃詣內殿門西,東面。

皇太子揖妃以入。司閨前引升自西階,姆從升,執扇燭者陳於東西階內。皇太子即席東向立,妃即席西向立。司饌進詣階閒,北面跪奏稱:「司饌妾姓言,請具牢饌。」興。司則承令曰諾。司饌帥其屬升,奉饌入設於皇太子及妃座前。醬在席前,葅醢在其北,俎三入陳於豆東,豕俎特於俎北。豆東,葅醢之東。司饌設黍於醬東,稷在東,設湆於醬南。饌要方也。設對醬於東,對醬,婦醬也。設之當特俎。葅醢在其南,北上。設黍於豕俎北,其西稷、稻、粱。設湆於醬北。司饌啟會,卻於簋簠之南,對簋簠於北,啟,發也。豆蓋,徹於房內。各加匕箸。設訖,司饌北面跪奏:「饌具。」興。

皇太子及妃俱坐。司饌跪取脯擩於醢,取韭葅擩醢,授皇太子;又司饌取脯擩於醢,取韭葅擩醢,授妃。皇太子及妃俱受,祭於籩豆之閒。司饌興,取黍實於左手,遍取稷,反於右手,授皇太子。又司饌取黍實於左手,遍取稷,反於右手,授妃。皇太子及妃各受,祭於葅醢之閒。司饌俱興,各立取肺,皆絕末,跪授皇太子及妃;俱受,又祭於葅醢之閒。司饌俱以肺加於俎。掌嚴授皇太子巾,又掌嚴授妃巾,皇太子及妃俱帨手,以柶扱上鈃,遍擩之,祭於上豆之閒。司饌品嘗皇太子饌,又司饌品嘗妃饌。司饌各移黍置於席上,以次跪授肺脊,皇太子及妃皆食以湆醬,三飯卒食。

司饌北面跪奏稱:「司饌妾姓言,請進酒。」司則承令曰:「依奏。」興,司饌二人俱盥手洗爵於房,入室詣酒樽所,酌酒進,北面立。皇太子及妃俱再拜,興,一人進授爵皇太子,一人以爵授妃,皇太子及妃俱受爵,司饌俱退,北面答再拜。皇太子及妃俱坐,皇太子及妃俱祭酒舉酒,司饌各以肝從,司則俱進受虛爵,奠於篚。司饌又俱洗爵酌酒,再酳,皇太子及妃俱受爵,俱飲,司則進受虛爵,奠於篚。三酳用,如再酳。皇太子及妃立於席後。司則俱降東階,洗爵,升,酌於戶外樽,進,北面俱奠爵,興,再拜。皇太子及妃俱答拜。司則俱坐,取爵祭酒,遂飲卒爵,奠爵,遂拜,執爵興,降,奠爵於篚,還侍位。司饌北面奏稱:「司饌妾姓言,牢饌畢。」司則承令曰「諾」。司饌徹饌,設於房。

司則前跪奏稱:「司則妾姓言,請殿下入。」俛伏,興,還侍位。皇太子入於東房,釋冕服,著蔥褶。司則啟妃入幃幄。皇太子及妃俱入室。媵餕皇太子之饌,御餕妃之饌。

妃朝見 其日,晝漏上水一刻,所司列御座於所御殿阼階上,西面。其席莞筵紛純,加藻席畫純,次席黼純,左右玉几。司設設皇后座於室戶外之西,近北,南向。尚食帥司膳設酒樽於房內東壁下,有坫,加勺,樽用瓦甒,實以醴酒。籩一豆一,實以脯醢,設於樽北。又設洗於東房,近北,罍水在洗西,篚在洗東,北肆。篚實以巾,觶一,角柶一。 其日,夙興,妃沐浴。司則啟:「請妃內嚴。」質明,諸衛帥其屬陳布儀仗如常儀,近仗入陳於寢門外。內廄尉進厭翟於正寢西階之前,南向。司則啟:「外辦。」妃服褕翟,加首飾以出,降自西階,升輅,侍衛如常。至降車所,司則贊妃降輅,司言引妃入,仗衛停於閤外,障扇侍從如常。妃至寢門之外,立於西廂,東面。

諸衛勒所部屯門布仗,三仗入陳於所御殿閤外如常。侍中奏:「 請內嚴。」尚儀又奏:「請皇后內嚴。」妃既至寢門,侍中版奏:「 外辦。」皇帝服通天冠、絳紗袍以出,升自阼階,即御座,西向坐,侍衛如常儀。尚儀又奏皇后「外辦」。皇后褘衣首飾,司言引尚宮,尚宮引皇后出,即御座,南向坐,侍從如常。妃奉笲棗栗,司饌又執奉笲腶脩以從。司言引妃入立於庭北,再拜。司賓引妃升自西階,進,東面跪,奠笲於御座前,皇帝撫之,尚食進,徹以東。司言引妃自西階降,復北面位。奉笲腶脩再拜,司言引妃升,進,北面跪,奠笲於於皇后座前,皇后撫之,尚食進,徹以東。司言引妃退立於西序,東面,又再拜。

司設設妃席於戶牖之閒,近北,南向。司言引妃立於席西,南向。尚食入東房,盥手洗觶,酌醴齊,加柶,面柄,出,進詣妃席前,北向立。妃進,東面再拜,受醴。尚食薦脯醢於席。妃升席坐,左手執觶,右取脯,擩於醢,祭於籩豆之閒;以柶祭醴三,始扱一祭,又扱再祭;降席,進,東面跪,啐醴,建柶,奠觶,興,東面再拜;跪取觶,興,即席坐,奠觶於薦東,興,降席。司賓引妃降自西階,出閤,乘車還宮,障扇侍從如來儀。

會群臣 皇帝會群臣於太極殿,如正至之儀。唯上壽辭云:「皇太子嘉聘禮成,克崇景福,臣某等不勝慶忭,謹上千秋萬歲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