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鑑紀事本末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通鑑紀事本末
作者:楊萬里 南宋

    初,予與子袁子同為太學官,子袁子錄也,予博士也。志同志,行同行,言同言也。後一年,子袁子分教嚴陵。後一年,予出守臨漳,相見於嚴陵,相勞苦,相樂且相楙以學。子袁子因出書一編,蓋《通鑑》之本末也。予讀之,大抵搴事之成以後於其萌,提事之微以先於其明,其情匿而泄,其故悉而約,其作窕而摦,其究遐而邇,其治亂存亡,蓋病之源、醫之方也。予每讀《通鑑》之書,見其事之肇於斯,則惜其事之不竟於斯。蓋事以年隔,年以事析,遭其初莫繹其終,攬其終莫志其初,如山之峨,如海之茫。蓋編年繫日,其體然也。今讀子袁子此書,如生乎其時,親見乎其事,使人喜,使人悲,使人鼓舞未既而繼之以嘆且泣也。

    嗟乎!由周秦以來,曰諸侯,曰大盜,曰女主,曰外戚,曰宦官,曰權臣,曰夷狄,曰藩鎮,亦不一矣,而其源不一哉!蓋安史之亂則林甫之為也,藩鎮之禍則令孜之為也,其源不一哉!得其病之之源,則得其醫之之方矣,此書是也。有國者不可無此書,前有姦而不察,後有邪而不悟。學者不可以無此書,進有行而無徵,退有憤而無宗。此書也,其入《通鑑》之戶歟?雖然,覬人之病,戚人之病,理人之病,得人之病,至於身之病,不懵焉,不諱焉,不醫之距焉,不醫而繆其醫焉,古亦稀矣。彼闇而此昭,宜也。切於人,紓於身,可哀也。

    夫子袁子名樞,字機仲。其為人也,正物以己,正枉以直,有不可其意,憤怒見於色辭,蓋折而不靡,躓而不悔者。孔子曰︰「剛毅木訥近仁。」子袁子有焉。《誠齋集》卷七八。又見《通鑑紀事本末》卷首,《直齋書錄解題》卷四,《南宋文錄錄》卷五,《皕宋樓藏書志》卷二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