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園學古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三 道園學古錄 卷第二十四
元 虞集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五

道園學古録卷之二十四  應制録四

             雍 虞 集 伯生

  碑銘

    曹南王勲德碑

中書右丞相臣燕帖木兒等言 陛下入正大統道汴梁命

山東河北𫎇古軍都萬户府都萬户野速迭兒以其兵從至

京師以功拜河南等處行中書省平章政章於法官一品當

贈三代官封也速迭兒曽大父撥徹大父也柳干父阿刺罕

嘗爲大將𢧐功多又皆死王事軍中宜追封以第一等爵制

曰可有司以詔書議贈所當得官按地定封於是故贈定威

佐運功臣榮禄大夫司徒上柱國曹國公謚忠定撥徹加贈

定威佐運功臣光禄大夫司徒上柱國追封曹南王謚如故

故𫎇古漢軍都元帥贈宣忠靖逺功臣光禄大夫中書右丞

相上柱國曹國公也柳干加贈宣忠靖逺佐運功臣金紫光

禄大夫中書右丞相上柱國追封曹南王仍謚桓毅故光禄

大夫中書左丞相贈恊謀佐理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

柱國曹國公謚武定阿刺罕加贈竭誠宣力定逺佐運功臣

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曹南王改謚忠宣曽祖母

塔拜祖母㓕烈母脫端闊闊倫皆先封曹國夫人改封曹南

王夫人制下有勑國史臣集其以曹南王丗家行事歳月著

文于其神道之碑臣集受詔謹按撥徹𫎇古札刺兒台氏

太祖皇帝𥘉起朔方豪桀之士雲起響應而從之爲之腹心

爪牙者必皆有深智逺識有勇而善謀是以東征西伐無不

如志以成萬丗之業者天爲之生材而聖神善用之故也撥

徹自其㓜年巳在𪧐衛爲火而赤火而赤者服御弓矢常侍

左右者也又爲博而赤𫝊而赤者親烹飪以奉上飲食者也

盖非篤愼強敏見知而親信任使者不得預是以属車所向

無不在行數以徇𢧐掠地著功受賞

太宗皇帝即位仍以其職從征行隴北陜西之役攻城壁取

郡縣率先戰士竟死之也柳干⿰糹⿱𢆶匹爲火兒赤博兒赤膺其父

之職也以 太宗之命事岳里吉太子爲畨衛之長歳乙未

闊出忽都秃太子出師伐金遂侵宋有㫖出從𢧐𢧐有功拜

萬户方是時察罕以 太祖所拔重臣爲大將位望崇甚而

也柳干以天下馬歩禁軍都元帥爲察罕之副緫領諸翼𫎇

古漢軍馬統領屯戍大軍南面之征最爲重兵矣於是取陜

西掠河東踐河南歳乙卯擣光壽大帥察罕殁

憲宗皇帝命也柳干代之拜諸翼軍馬都元帥統大軍攻淮

東西諸城歳戊午帥師至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数出𢧐遂以𢧐死阿刺罕以

諸翼𫎇古軍馬都元帥統其父之軍從

丗祖皇帝南伐宋 憲宗崩 丗祖北還即皇帝位從至末

𥠖伯顔孛刺之地阿里不哥阿藍歹兒渾都海興兵爲亂不

受詔命討之阿刺罕以其所部𫎇古軍擊之北至昔門秃之

地遂追之至河西功成而還中統建元之歳賞功賜黄金五

十兩旦耳答衣九襲旦耳答者西域織文之最貴者也二年

済南帥李璮以山東反大發兵討之阿刺罕緫其衆次老倉

口以進𢧐明年済南破璮誅山東平師還又明年賞功賜黄

金虎符一銀印一弓一矢百弓矢之服黃金飾其具馬鞍轡

一黃金塗銀飾其具以舊官將其軍至元𥘉大軍伐宋五年

師圍襄樊力𢧐数有功論賞賜白金五十兩金織文衣九襲

十一年取宋大軍渡江阿刺罕以其師取鄂州泝江陵下至

荆口所至郡縣降其軍慰撫其民人明年拜昭毅大將軍統

其師發建康道溧水溧陽指獨松関抵杭州上方道與宋將

呉某等戰斬之斬首七千級又與宋將祝亮戰擒亮并其禆

校七十二人斬首三千餘級又與宋兵戰斬首七千餘級又

斬逐其援兵退走数十里宋將奉使呉某都統丁某緫制趙

某來逆𢧐敗之斬首三千級擒緫制谷某又擒宋將張八其

禆校斬首二千級六月即軍中拜中奉大夫行中書省參知

政事是年宋亡明年伯顔丞相以宋主入覲九月阿刺罕帥

師東渡浙取越明温台衢㜈處及閩中諸郡追宋宗室秀王

某道數𢧐皆敗之降其運使趙某提刑趙某五百餘人至福

州與宋軍轉𢧐四十餘里斬歩帥𮗚察使李丗逹等於陣殱

其軍𫉬秀王及其家属將吏百八十餘人降其部曲淮卒三

千人於是江南悉平十二月有詔以中奉大夫中書參知政

事授金虎符行江東宣慰使郡縣新附民心未安威信未孚

莫不恱服十四年入覲 上嘉其功慰勞甚厚進拜資善大

夫中書左丞仍還宣慰江東十六年六月進拜資德大夫中

書右丞仍留宣慰江東十八年入覲方是時海内悉已平定

舟車所至莫不服從而日本蕞尓海島之間弥固自保有司

以致討爲言 天子從之廼賜玉帶一金鞍一弓一矢百弓

矢之服具命爲中書左丞相行省事統𫎇古諸翼軍馬四十

餘萬往征之師次明州且渡海矣殁焉旣殁而子也速迭兒

㓜拜降也速迭兒之兄也襲丗職爲萬户緫其軍後以功僉

書江淮行樞宻院事進拜江浙行省右丞福建行省右丞河

南行省平章政事仍領其先丗萬户軍馬旣殁也速迭兒以

元貞元年丗其職授昭勇大將軍左手𫎇古軍萬户佩金虎

符 武宗皇帝在位思勲舊將帥之家求其子孫之有功有

能者故於也速迭兒有加賚焉命玉工刻白玉爲也𨒪迭兒

所署字使以畫文書發號令於所部使知其爲上所尊信者

皇慶改元賜白銀五十兩金織文衣二襲延祐三年覃恩加

昭毅大將軍至治改元賜白金五十兩金織文衣二襲泰定

三年進昭武大將軍皆以萬户緫其軍如故後二年

今上皇帝南還京師將有大正於天下道過汴梁今太保伯

顔公方鎭汴省八月庚子召也速迭兒帥其兵以行乙巳兵

大集士卒感激赴義車馬器械精備勇氣自倍丁未命爲本

省參知政事賜黃金五十兩玉帶一𨮘鉄鐶刀一師行庚戌

進爲本省平章政事仍兼山東河北𫎇古軍都萬户府都萬

户賜銀印一金三珠虎符一黃金五十兩白金倍之玉帶一

海東青鶻一至眞定賜名馬二至新樂驛賜黃金五十兩甲

一襲至慶都賜碼碯盤杅一綉青絨𫀆一九月庚申爲同知

樞宻院事仍兼都萬户賜寳飾𨮘鉄檛一𨮘鉄寳刀一壬申

皇帝即位大明殿建元天暦明日拜知樞宻院事授以樞宻

院印仍領其萬户事甲戌秃滿逹兒自遼東引兵冦通州賜

寳劒弓矢鞍轡令也速迭兒帥諸翼軍馬出禦之丙子王禪

等之兵軍於北皇后店也速迭兒移兵合擊敗之已卯哈刺

赤渾都帖木兒阿刺帖木兒之兵軍於昌平縣東白浮村帥

師合擊敗之壬午昔寳赤大都之兵軍於昌平縣東北又帥

師合擊敗之凡來冦之兵悉巳敗衂緫兵者或執或敗走北

面悉平癸未太師右丞相㑹諸將於龍虎臺下奏凱於朝有

勑命也速迭兒守居庸之北闕壘石以爲固十月巳亥拜榮

禄大夫知樞宻院事依前兼管都府事統領諸翼𫎇古軍馬

使出師禦冦兵之西入者師次廣平磁州之武安縣敗𫉬緫

兵者也先帖木兒等而西南諸郡以次告平庚子召還辛丑

賜白金五十兩中統鈔五千貫金織文衣二襲十一月丁亥

樞宻院奉勑散諸軍行院官還京師明年二月以舊官復拜

山東河北𫎇古軍都萬户府都萬户三月賜以只孫宴服只

孫者貴臣見饗於天子則服之今所賜絳衣也貫大珠以飾

其肩背膺間首服亦如之副以納赤思衣等七襲納赤思者

縷皮傅金爲織文者也海東青鶻二五月 上之上都也速

迭兒仍帥其所統兵從八月賜白金五十兩金織文衣一襲

十月癸卯皇帝若曰也速迭兒属櫜鞬以備干城恪㳟職

事朕用嘉之其以爲河南行中書省平章政事代乞住移乞

住他鎭十一月丙寅以所統兵置大都督府命兼山東河北

𫎇古軍大都督秩從二品刻銀印賜之已巳有封贈之命嗚

呼上之所以待功臣將帥寵錫榮耀不亦盛乎臣嘗聞之自

昔國家所貴有勲舊之臣者以其君臣之契深宗社之事諗

逆順向背之道素定於見聞而愛敬之誠自有不能巳者故

其得備戎行氣决志憤以能成功也

丗祖皇帝旣定海内以𫎇古一軍留鎭河上與民雜耕横亘

中原故將委忠信於國人備非常於他日其所以爲子孫計

者深且逺矣 今上皇帝以天縱之資歴造昧之乆𡚒名義

以致討夙逆應天人而歸履大位固歴数之所在也若曹南

王家自開基以來已入備禁衛出死行陣者三丗矣今平章

以其丗守之舊兵奉中興之大業以致眞王之封食所居之

邑聲振大藩受軍民之𭔃福禄方未艾也嗚呼偉哉敢再拜

稽首而爲之銘詩曰

昔在太祖受命自天聖子神孫師武用宣

丗祖赫赫一是萬國帝臣孔多貴有丗績忠定之興承國肇

基廼執干戈廼奉鼎彛不寕方來先後奔走盡瘁殞身以昌

厥後有朅桓毅益信以崇帝討王誅無往不從金氣旣衰宋

亦就䠞兼弱攻昧我帥我督截彼淮浦其流湯湯蹀血以終

厲我國殤克⿰糹⿱𢆶匹父祖忠宣之武天錫之功 丗皇是輔肅肅

南征絶江擣城左纛振旅馳追不庭 丗皇御天於鑠如日

式圍不遺聲教廼訖于時出師有專有分江漢之間忠宣所

軍𫎇衝載兵遡江薄海列郡風靡有順無悔旋指江東進師

合攻関柵兒嬉孰當吾鋒斬將連營覆卒盈野廼㑹元戎于

城之下孌孌孱𡠉觧璽入朝掠其餘疆曽不崇朝旣定甌越

成功來告命以相臣持節東道治以歳成位以序升入覲

天子龍光是承天子曰嘻蠺彼海裔尓相于佐帥士以済臨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舲海若弭靈天不慗遺亟殞將星忠宣所統國人之勇

留戍羅絡齊魯梁宋鼓旗閒閒武帳在中旣丗其官又丗其

功今我 聖皇中興以正錫鑾在塗萬𮪍前乗誰其將之不

二之臣彼壘于郊摧之爲塵 聖皇賞功寳玉鷹馬還長其

鎭爲國名虎𬱃𬱃爾軍何以表之爾建大府都督之旗爾家

于曹有桑有土昔公今王三丗之祜豐碑烈功備書三王咨

爾多士𭄿忠勿忘

    髙昌王丗勲之碑

至順二年九月某日某甲子

皇帝若曰予有丗臣帖睦兒𥙷化自其先舉全國以歸我

太祖皇帝寔賛興運勲在盟府名著属籍丗績令德以勵相

我國家至帖睦兒𥙷化佐朕理天下爲丞相爲御史大夫文

武忠孝厥績懋焉昔其父塟永昌大夫往上塜其伐石樹碑

而命國史著文而刻焉臣某頓首受 詔退而考諸髙昌王

丗家盖畏吾而之地有和林山二水出焉曰秃忽刺曰薛靈

哥一夕有天光降于樹在兩河之間國人即而𠋫之樹生癭

若人姙身然自是光恒見者越九月又十日而癭裂得嬰兒

五収養之其最穉者曰卜古可罕旣壯遂能有其民人土田

而爲之君長傳三十餘君是爲玉倫的斤數與唐人相攻𢧐

久之乃議和親以息民而罷兵於是唐以金蓮公主妻的斤

之子葛勵的斤居和林别力跛力荅言婦所居山也又有山

曰天哥里干荅哈言天靈山也南有石山曰胡力荅哈言福

山也唐使與相地者至其國曰和林之盛強以有此山盍壞

其山以弱之乃告諸的斤曰旣爲婚婣將有求於爾其與之

乎福山之石於上國無所用而唐人願見遂與之石大不能

動唐人使烈而焚之沃以醇酢碎石而輦去國中鳥獸爲之

悲號後七日玉倫的斤薨自是國多灾異民弗安居傳位者

数亡乃遷居交州今火州也統别失八里之地北至阿木河

南接酒泉東至兀敦甲石哈西臨西蕃凡居是者百七十餘

載而我

太祖皇帝龍飛於朔漠當是時巴而术阿而忒的斤亦都護

在位亦都護者其國王號也知天命之有歸舉國入朝

大祖嘉之妻以公主曰也立安敦待以子道列諸第五與者

必那顔征罕勉力鎖潭回回等國將部曲萬人以先啓行紀

律嚴明所向克捷又從 太祖征你沙卜里征河西皆有大

功薨次子玉古倫赤的斤嗣爲亦都護玉古倫赤的斤薨子

馬木刺的斤嗣爲亦都護將探馬赤軍萬人從

憲宗皇帝伐宋合州攻釣魚山有功還軍火州薨至元三年

丗祖皇帝命其子火赤哈児的斤嗣爲亦都護海都帖木迭

兒之亂畏吾而之民遭難解散於是有㫖命亦都護収而撫

之其民人在宗王近戚之境者悉遣還其部始克安輯十二

年都哇卜思巴等率兵十二萬圍火州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言曰阿只吉奥魯

只諸王以三十萬之衆猶不能抗我而自潰爾敢以孤城嬰

吾鋒乎亦都護曰吾聞忠臣不事二王且吾生以此城爲家

死以此城爲墓終不能爾從城受圍六月不解都哇系矢以

書射城中曰我亦 太祖皇帝諸孫何以不歸我且爾祖尚

主矣爾能以女歸我我則休兵不能則亟攻爾其民相與言

曰城中食且盡力巳困都哇攻不止則淪胥而亡亦都護曰

吾豈惜一女而不以救民命乎然吾終不能與之相面也以

其女也立亦黒迷失别吉厚載以茵引繩墜諸城下而與之

都哇解去其後入朝 上嘉其功錫以重賞妻以公主曰巴

巴哈兒 定宗皇帝之女也又賜寳鈔十二萬定以賑其民

還鎭火州屯於南哈宻力之地兵力尚寡北方軍猝至大𢧐

力盡遂死之子紐林的斤方㓜詣闕請兵北征以復父讎上

壯其志賜金幣鉅萬妻以公主曰不魯罕 太宗皇帝之孫

女也主薨又尚其妹曰八卜又公主有㫖師出河西俟與北

征大軍齊發遂留永昌焉㑹吐蕃脫思麻作亂詔以榮禄大

夫平章政事領本部探馬赤等軍萬人鎭吐蕃宣慰司威德

明信賊用歛迹其民以安

武宗皇帝召還嗣爲亦都護賜之金印復署其部押西護司

之官 仁宗皇帝始稽故實封爲髙昌王别以金印賜之設

王傅之官其王印行諸内郡亦都護之印則行諸畏吾而之

境八卜义公主薨尚主曰兀刺眞阿難答安西王之女也領

兵火州復立畏吾而城池延祐五年十一月廿一日薨子二

人長曰帖睦兒𥙷化次曰籛吉皆八卜义公主出也帖睦而

𥙷化大德中尚公主曰朶兒只思蛮闊端太子孫女也至大

中從父入備𪧐衛又事皇太后於東朝拜中奉大夫大都

護陞資善大夫又以資善出爲鞏昌等處都揔帥逹魯花赤

奔父䘮於永昌請以王爵譲其叔父欽察台不允嗣爲亦都

護髙昌王至治中與喃荅失王同領甘肅諸軍且治其部泰

定中召還與寛徹不花威順王買奴宣靖王闊不花靖安王

分鎭㐮陽尋拜開府儀同三司湖廣行省平章政事

今上皇帝歸正大統召之至汴以左丞相留鎭湖廣時左轄

相媢而害政人所弗堪至是有㫖執而僇之乃更爲申救於

上曰是誠有罪然不至死再三言之得釋其不念舊惡以德

量賛襄𩔖如此天暦元年十月拜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録

軍國重事知樞宻院事明年正月以舊官勲封拜中書左丞

相三月加大子詹事十月拜御史大夫大夫之拜左相也迷

念先生之遺意譲其弟籛吉嗣爲亦都護髙昌王臣惟髙昌

祖之所自出事甚神異其子孫相傳数十代至于今克治其

上豈偶然哉火赤哈兒的斤百𢧐以從王事捐 --捐骨肉以救其

民後卒死之其節義卓然如此至其子與孫再丗三王盛德

之報也大大丗胄貴王清愼自持户庭之間動中禮法平易

以近民正已以肅物仁義之功沛如也及其臨大政块大議

憂深思逺而聲容凝重若太山然用能彌綸大經以佐成雍

熈之盛所謂社稷之臣也哉表其碑曰丗勲爲宜敢再拜系

以詩曰

維皇 太祖建極定邦知幾先徠偉兹髙昌列國率賦寳玉

重器稽首受命以表誠至 太祖曰嘻天啓爾𠂻有附匪䟽

以究爾功櫜鞬介胄十千維旅以從四征斥廣疆宇從我王

事靡鮮朝夕邦之丗臣食其舊邑舊邑髙敞介乎強藩爲暴

突來䖍劉以殘保障扞城我禦我備敵爲弗順我死無貳崇

墉言言冦來寔繁力殚守堅責我師昏有齊季女出女紓難

義有絶愛皇用咨嘆冦退民完天子慨之輦帛載金悴斯漑

之城郭室家旣還旣復庶其寕我皇錫之福于廬于處狂嚚

掎之矢盡衆殱執節死之維時賢嗣泣血入告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天威以

報無道天子壯之俾軍于西撫爾民人授之鼓鼙有嚚西羗

弗靖以撓移節征治旋就馴SKchar武皇纉武睠爾舊服節旄

印綬仍護其属乃稽王封在時 仁宗旂纛舒舒刻章以庸

廼即永昌幕府斯建将星宵隕亦旣即逺宰木隂隂閱歴歳

時顧瞻徘徊邦人之思大夫嗣德克敬以譲三命弥㳟丗爵

用享珮玉瓊琚靖共以居躬行孝嚴服御不渝肅肅雝雝有

察有容親親尊尊𠃔德𠃔功 天子還歸大義攸正大夫在

行民信以定旣安旣寕治乆告成大夫司憲百度孔明衮裳

赤舄進見退思敬于無虞匪泰伊惕大夫申申明哲以字嘘

欷有懷永昌之虚天子有詔大夫省墓勒文載碑丗勲是

祚維王孫子永言思之豈惟子孫百辟其儀之

    大崇禧寺碑

昔在我

丗祖皇帝膺 上天之景命承

太祖之丕基混一海宇建立制度條理綱紀一出睿思以爲

子孫萬丗之成法者昭乎若天旋而日行也乃若崇尚佛教

營治塔寺亦必弘偉殊勝足以聳神明之瞻者暦数在躬天

之所命孰能違之若夫大雄妙覺之尊以其慈威定慧黙相

潜佑者必有其徴矣是以 累聖相承率是而行之也

今上皇帝潜邸在金陵時於其暇日登鍾山而𮗚之見其江

山之縈廻樹藝之廣茂民庶之熈洽慨然興嘆以爲我

祖宗德澤之㴠煦以至于斯也問諸邦人父老則又以爲昔

有聖僧曰寳公者自梁以來委靈兹山能相我 國家之神

化以覆護吾民也水旱疾疫凡有禱焉隨願輙應於是

皇上感焉鍾山之隂有石岩中虚下出流泉注入功德水乃

即岩中作𮗚音大士象岩前構木棧虚容瞻禮者旣而又以

爲未足即翫珠峯之北得髙爽之福地規置大刹宫殿楼閣

如自天降寳公之塔在峯上正當其前來兹山者仰而望之

如見天宮於林壑之表然後 聖上仁民爱物之心所以属

諸寳公者衆庶莫不知之相與踴躍而賛歎矣鐘山之舊寺

聚銅数萬斤鑄大鍾金旣在鎔 皇上以碧珠投之及鍾成

珠不壞完好堅固宛在欒銑萬目驚覩以爲寳公之報貺焉

天暦元年九月 日臣某入見内殿親詔之曰宜加寳公號

曰道林眞斍慧感慈應普済寺曰大崇禧寺汝某其勒文以

記之臣某旣具述其事而竊思之曰帝王之興也天與之天

保之百靈受聀符瑞交現此其常也金陵據東南之㑹山川

鬼神翼扶翕張於吾 君者盖凡五年而後歸正大統

皇心之注於斯乎嗚呼 累朝佛宇之盛皆臨御時爲民禱

禜資用功力有司具焉今崇禧之成實在試難之日出私財

以具事而雄䴡若此此固生民之所以深感乎淵衷而寳公

之所以𩔰著於禎符者也嗚呼休哉敢再拜稽首而献銘曰

大江之南鍾山龍盤王氣潜欎神所保完於皇聖明遵養時

晦靈示奉天竦立以待春殷秋髙來遊來遨旂有交龍載雲

在郊顧瞻原隰有稼有穡元元之生聖聖之澤民亦望之帝

子寔來不鄙我邦庶無苦烖維梁寳公去之千歳善福其民

有引弗替 皇運勃興寳有慧知奔走先後克相厥時奕奕

祠宮我營我作我報無私爾感無怍吉金之良燥𣺯不移萬

石在簴    寳乃發祥以肅群眎明珠不灼彰上之賜

飛龍在天臨制九圍皇心徘徊眷兹崇禧崇禧之宇永殿南

服 天子萬年錫我  民福

    集慶路重建太平興國禪寺碑

昔金陵有神僧曰寳誌宋元嘉中居道林寺歴齊至梁数著

靈異天監十三年示寂武帝感其遺言瘞諸鍾山獨龍之阜

帝女永安公主表以浮屠因建寺曰開善至宋太平興國中

太宗得誌公秘䜟石中符其國運有神降其宫親與之語盖

誌公云太宗異之號寳公曰道林眞覺菩薩更名寺曰太平

興國賜田以食其人熈寧中王丞相安石守金陵合諸小刹

以附益之寺始大建炎燬於兵紹興中更作淳熈中又燬隨

更作之每更作輙加宏廣日葺月累至於我 國朝而規制

之盛極矣至治辛酉匡廬僧守忠應請來主之禅學之士來

者日滿其室

今上皇帝以泰定乙丑之歳正月來至於是邦而寺適灾天

意若曰其撤舊而作新之乎 皇上感焉出金幣以爲民先

於是行御史臺與郡縣之吏皆祗若 上意始忠之治寺也

時有蒲蘆之澤前見奪於豪家寺𨽻訟之累年弗决忠至譲

而弗辨奪者愧而歸之人固以是信道之矣

皇上一風動之逺迩雲集富者効其財貧者輸其力工則致

其巧農則獻其食一歳垣廡成再歳堂室具其可以名書者

曰方丈曰北山閣曰經樓曰香積曰水陸堂曰白蓮堂曰伽

藍堂曰大僧堂曰道林堂曰新倉院曰𦒿𪧐之舎而大佛殿

鍾楼三門未成盖有待也歳在戊辰鑄大鍾爲金数萬斤方

在冶 上施寳珠投液中鍾成其欵有曰 皇帝萬歳珠宛

然在其上若故識之而光彩明發不以灼毀萬目共覩𭭕歎

如一時 上方别建佛祠於寺北今賜名曰大崇禧萬壽寺

者也是年秋

皇帝歸膺大寳是爲天暦元年出詔書布德澤於天下即命

廷臣製寳公號曰道林眞斍恵感慈應普済聖師封名曰以

禮祠之出黄金白金重幣以賜忠俾成寺之役蠲寺田之賦

賜守忠爲佛海普印曇芳禆帥住持大崇禧萬壽寺兼領兹

寺未幾加授太中大夫以大禅寺領兩寺如故至順元年

御史中丞趙丗安傳勑召忠入朝九月九日 上御奎章閣

三藏國師吏部尚書王某以守忠入見奏對称㫖命大禧宗

禋院日給廪餼賜金襴伽𥠖衣與青鼠之裘其弟子以教紹

基等凡九人賜各有差十二月一日賜設於聖恩寺乃詔學

士臣某至榻前製文以記之俾忠歸刻諸石國師以其事示

臣某如此臣謹具載而言曰 上於金陵新作之事二曰龍

翔集慶因潜龍之舊邸也曰崇禧萬壽廣親構之新祠也

獨太平興國雖曰宋齊梁陳唐宋之遺然盡燬而復興實在

今上龍飛之日景運之玄契盖有徴焉兹三寺者鼎立乎一

郡之間以同賛乎 聖天子億萬斯年之壽豈不盛哉然臣

嘗竊聞 陛下之意每不欲專福于躬而欲溥済均惠於天

下故敢述萬一而銘之銘曰

維帝受命厥有禎符天人合機不占以字於赫 聖皇

聖武之系賛于克艱神作司契皇有萬方山川幅貟𨤲厥下

土徒御告勤顧瞻道林在江之汨翠盖孔旍來狩來止道林

有宫百靈攸宗中有神師民所敬㳟土良泉甘風雨時若發

祥效珍以待聖作聖作孔時動而天隨龍躍以飛神師啓之

神師不言而示以兆有命方新去故以燎作而新之自我

聖皇乃祓乃除乃基乃堂日月重明天光旁燭 皇心載欣

萬佛降福凡我臣民息養以生飽歌煖嬉稚壯耋寕褁兵以

革牛馬在野至於永乆樂其休暇蝡動孳殖亦遂以成幽塞

苦𡨚各鬯而亨 聖皇之心斯佛之力銘以著之以示無極


道園學古録卷之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