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園學古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九 道園學古錄 卷第十
元 虞集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十一

道園學古録卷之十  在朝藁十

             雍虞集

  題䟦

皇帝聖㫖

 特命禮部尚書哈刺㧞都兒充

  奎章閣捧案官宜令哈刺㧞都兒凖此

    天暦二年五月  日

禮部尚書哈刺㧞都兒之先臣大傅右丞相楚國公事

武宗皇帝位望隆重滎耀赫奕所謂不貳心之臣足以當不

丗有之恩者也當是時尚書兄弟尚㓜及其長也慨先丗之

遭逢傷事變之不易思憤忠鯁以報 國家未甞一日忘也

聖天子撥亂反正天下歸心尚書叅侍機謀夙夜左右内則

執干戈以備𪧐衛外則治禮樂以和神人從容燕間尤秉謙

愼 聖天子御奎章閣尊德性進儒臣以廷問經術修文明

之治焉閣中别置捧案官以命貴近尚書其一也而獨䝉

聖恩親御翰墨作 勑書以賜之廷中大臣非無賛書之深

厚禁中侍御非無嘉錫之便蕃未有身當雲漢之昭囬𬒳

章之藻賁者天下之至榮至幸何以踰此然則臣子者安敢

不盡誠竭力以思報於無窮者哉

    題趙祕書景緯所撰知郡王公庚應墓碑後

某讀趙祕書所撰知郡王公料院墓碑而深有感焉碑中言

王公從其兄歴登諸老之門如劉後溪楊浩齋張亨泉魏鶴

山其人也是数君子與某曽大父友誼最厚後溪公名光祖

以龍圖閣學士歸居其郷簡池碩德重望爲時師表其家居

時曽大父守簡㑹關土潰卒爲亂二公保障之郡安而亂弭

浩齋公名子謨字伯昌潼川人甞與曽犬父同學易於滄江

之上講貫之說學者多傳之如所謂乾二五皆言犬人否二

五亦言大人時義有不同之𩔖是也亨泉名方字義立亦同

易學其祥刑漢中時曽大父甞爲之著亨泉銘而鶴山公則

東南之士習聞之其文集無卷無曽大父之名而曽大父集

中亦無卷無與鶴山講學者也鶴山曽孫起兄弟家始胥其

在京師也館於某料院諸孫用享家畨陽其在京師也交好

尤舊因見其家書所𫐠略以所憶書其後而歸之二百年中

後生不及前軰聞見澌泯撫卷慨

    䟦陸友仁所模金石欵識

古人制作見於後丗者學士大夫求之詩書易春秋而儀禮

周官其SKchar書也其次惟金石欽可見耳而丗不能多見呉陸

友仁所模藏旣愽又古時一閱之何異見朱虎熊羆汝鳩汝

方太顛閎夭散宜生於一日之間哉

    題孝節堂記後

皇元之取朱也蜀先受兵蜀士之以家死事(⿱艹石)西和賈倅盖

有之矣天兵至南土遂㓕宋昔者死事之子孫又死之如西

和之曽孫何可多得哉史館承 詔脩遼宋金史此記宜上

送國史賈氏有遺孤見育於延乎陳氏忠孝之家天必閔之

陳氏亦德人哉至順辛未五月七日史官虞某書

    書王氏草韻後

六書之學其成書之傳者則有許叔㣲氏之說文解字以𩔖

相從而徐鼎臣兄弟始叶以唐韻而録之便檢㝷也許以文

字𩔖徐以音聲從後出者益趍利如此草書之録如急就章

以物𩔖相從志在於簡約易求之耳今又分其字而屬諸韻

豈非簡約之尤者乎然昔之爲草書者結體有䟽宻用筆有

工拙波磔不同形𫝑亦異譬諸人之口鼻耳目之形雖同而

神氣不一衣SKchar帶履之具同制而容止則殊朝廷有大朝㑹

百官咸在品秩同等班序同列而人則襍然前陳矣善相人

者乃能於是乎有所擇焉此輯草書韻之例也然則王氏之

書其可少乎

    題宋孝宗書貞𮗚遺事

昔宋𥙿陵甞以唐太宗問其臣王安石安石對曰陛下當法

堯舜旣南渡國𫝑削弱阜陵慨然有志於當丗其手書貞𮗚

数事盖有所奮發也患盗而推本廉耻憂國而防乎欲盛論

政而謹於擇臣其堯舜之事也本之以堯舜之心不其盛乎

此阜陵之意也傳曰君子多識前言往行以畜其德有天下

國家者所宜鍳哉至順史臣震集謹書

    䟦御筆除丑閭太府太監

今上皇帝宸翰命丑閣以官者也國朝典故凡命官自𫳐相

以下皆中書造命其貴者封以天子之璽而賜之雲漢昭囬

龍光鳥奕未有若臣丑閭之親𬒳御書是也夫恩之深者報

必重仕之宻者事益SKchar丑閭其小心謹畏克盡忠孝以事上

而保禄於無窮也哉

    題臨川呉先生所述劉伯宣事狀後

忠憲公之死時人比之漢蕭太傅盖無愧焉公之心明白如

天日彼搆禍書牘之情亦卒不掩於天下後丗此春秋作而

亂臣賊子所以懼乎

    題楊將軍往復書簡後

臨安故宋行都山川風物之美四方未能或之過也天下旣

一朔方竒俊之士以風致自必樂居之而文獻之緒餘時有

可見者焉承平旣乆交游文翰之彬二尤他郡莫及矣楊將

軍好事有聞于時一時諸君子莫不與之過從此卷書尺可

考也然未四十年卷中人無一存者亦可慨乎高尚書賦詩

寫山水有古人之趣當代論書法者北尚鮮于南推呉興是

皆見太平之盛者善𮗚者不特於  論也將軍之子瑀持

來京師予閱之柯氏玉文堂中閩陳衆仲陳趙子期太原王

君實呉陸友仁同𮗚至順元年十月 日蜀人虞某伯生甫

敬書

    題心逺卷後

新呉興校官清菴李君求予書心逺堂扁因爲辨心逺之說

以遺之曹侯克明爲之持去乆矣君復欲題諸此君方拜呉

興之命某因又爲之言曰昔伊洛之學未興漢唐之說稍變

作人之盛權輿於安定非一丗之豪傑其孰能與於此乎今

伊洛之書衣𬒳天下經義治事乃若岐而二之治且非其治

矣烏乎是誰之過哉沉㝠苟且之徒盖自䧟於汙下所見不

少超於目前深可慨也見心逺者能無躍然以喜乎推呉興

之法以進於伊洛校官之職業可不謂之逺乎

    題吾子行小篆卷後

古者器物皆有銘三代制作亦有損益丹書所載器亡文存

尤可思者筆書之不可復見也處士吾子行小篆精妙當

代獨歩書此諸銘尚友古人之志盖不止秦唐二李間也

    書古劔銘後

  呉成季父寳古劔文理若碧涵氣純靈不利割不鈍廢

  有藏用之道焉銘曰利固職𧼈丗亟羣慝息鈍乃德

右翰林學士湖廣行中書省參知政事清河元公復𥘉之所

作也公與呉大宗師友善公爲著文甚多皆贍博竒偉及得

此劔極古以爲非高簡則不稱故製文十有二云文成於大

德𥘉元公殁於至治中至順元年八月予與呉大宗師㸔劔

道舊而亡其文盖三十年矣呉大宗師追記其辭而予書之

蜀郡虞某識

    題和林志

國家并苞宇内封畛之廣袤曠古所未有也山川形𫝑阸塞

險要之處竒恠物變風俗𦒿好語言衣食有絶異者史不勝

書也至元中先叔祖以少蓬𬒳 㫖掌輿地之紀毎載筆而

問焉至順元年予在閣下𬒳 㫖著經丗大典輶軒使者之

問不敢怠忽然而朝聘往來之使日無虗驛所不足者好事

善詢諏知𮗚覧考索者甚寡是以至者或未必能言言者未

必能文記載邈如毎爲之三慨矧和寕 祖宗興龍之故地

其可無述以傳示耶蕭囦之北游也乃能賦而詠之使見者

不異身履其地何其快也自和寕而北而西而東廣輪猶不

可更㒒旣而征討所及藩屏所係氏族所聮尚多有之吾安

得囦乗傳車稱使者徧歴而深考以廣異聞而附信史於無

窮乎

    䟦眞西山畫像

昔者弟子之於師僚属之於官長門生故吏之於舉將旣得

所宗則終身以之義之當然而常行者也西山眞先生道德

文學師表一時游其門者則象其威儀者何日忘之潜齋王

公得先生遺像𮗚覧詠嘆悠然高山景行之思誠可以敦薄

俗而示古道也某從王公之孫纉得見是卷是一日而得瞻

二公於百年之間也敬書以識之至順辛未九月九日雍虞

某書

    䟦王端明畫像

劉敏叔畫故端明潜齋王公於梅雪之間其高風勝韻如在

昔屈大夫頌橘以象伯夷千載以爲名言托物儗倫君子豈

偶然哉雍虞某題

    䟦犬安閣圖

丗祖皇帝在藩以開平爲分地即爲城郭宫室取故宋熈春

閣材千汴稍損益之以爲此閣名曰大安旣登大寳以開平

爲上都宫城之内不作正衙此閣歸然遂爲前殿矣規制尊

穩秀傑後丗誠無以加也王振鵬受知

仁宗皇帝其精藝名丗非一時僥倖之倫此圖當時甚稱

上意𮗚其位置經營之意寕無堂構之諷乎止以藝言則不

足盡振鵬之惓惓矣

    題王忠簡公進士謝恩詩後

某從故宋王忠簡公曽孫纉得見公進士謝恩詩公之子樞

宻公所識並在唐人腸進士第禮丈繁縟宋𥘉巳差不及南

渡後盖多草創然猶隬文若是覩之令人慨

    題宋侯所臨智永千文

中郎石經逺矣鍾張之法至右軍而極右軍之法至永禪師

永興公而後難爲繼矣盛唐作者變又極焉宋人逺不相違

米元章黄伯思皆筆不稱識而晚宋謂之無書可也國朝惟

呉興趙公遂擅一代學者瀾倒忽見朱侯作此古法令人執

卷罔然臨池者尚三思斯言哉

    題故國子司業李公挽詩後

故國子司業贈某官保定李公挽詩一卷故翰林承旨張公

㓜度爲之序賦詩者凡二十四人故翰林承旨東平闊公柳

城姚公廣平程公呉興趙公集賢大學士洺水劉公及其姪

承旨公平章政事秦國李公蔡國張公集賢翰林兩院學士

陳公公望李公伯宗薛公公諒王公國華元公復𥘉鄧公善

之曹公子貞貞公仲章而耆舊之在則樞宻副使王公彦愽

翰林承㫖郭公安道中書平章趙公子敬翰林學士呉公㓜

清侍御史張公伯高及江西提舉柳貫道傳與玄教呉大宗

師也詩不出於一時要皆大人君子懷賢思德之作也三四

十年之間朝廷文獻略備見於此盖先生之子端受而藏之

亦不敢不慎也

丗祖皇帝建國紀元制禮作樂幾四十載而功成治定以遺

子孫於乎可謂盛矣

成宗入⿰糹⿱𢆶匹皇帝大綂克纉祖武朝廷宗廟之禮爲重先生時

爲太常愽士草儀注朝謚于南郊追尊

𥙿宗皇帝先生執筆爲誄稱頌功德凡千餘言頃刻立成情

文兼備縉紳稱之拜監察御史上䟽論東朝建五䑓寺

天子爲之改容䑓省爲之竦懼遷國子司業以身教多士師

道凛然其高文卓行大節讜誼如此晚守一州以殁不究其

用此諸公之所以嗟歎而永歌者也昔唐陽城爲諌議大夫

論裴延齡䧟陸贄事欲慟哭而裂其相麻後爲司業守道州

以殁官職氣節略相上下夫泯然與草水同腐者何可勝計

先生與亢宗相望於五百年間顧不偉歟張萬福武人年八

十餘猶知賀諫官於延英門下然則今諸君子其能巳於言

乎是可爲不朽者矣某𥘉受大都教授實承先生後與先生

之子端更遷翰林待制國子司業今待罪延閣之下又得同

事編摩清苦直諒友誼彌篤故敢書其卷末云

    題王夫人貞節詩卷

天暦二年秋河間周敬先以進士業舉于郡薦書未報奉其

母王夫人居海上人莫之知也至順一年冬予表弟賈德昭

自其郷還京至静海而澤氷堅膠焉升岸以行見聚落數十

家有儒士廬居而衰者問之則敬先也居數日見敬先讀禮

甚謹始就而與之語因寛諭以慰之乃見天暦三年進士所爲

敬先詠歌者又以知王夫人之貞節焉盖夫人適周氏時才

十八生二子曰興祖五嵗紹祖一𡻕而夫王殁守志教子至

七十一而終方興祖之失舉河間也夫人命之授業京師未

及行而遭䘮今年之九月也予弟有親在京師氷雪不可還

興祖爲告其隣近僦焉以歸爲予言其事如此敬先興祖字

也某輙書以貽諸君子之好事者庻有表章之爲丗道勸云

    䟦鮮于伯幾與嚴處士翰墨

大德延祐間漁陽呉興巴西翰墨擅一代而嚴氏琴亦見稱

道年來無一存者得此卷則四人具在惜乎集之目力巳病

不足窮其波磔之妙徒諷其辭以想見其遺音雅趣於湖波

山木之間也

    題鮮于伯幾小象

歛風沙裘劔之豪爲湖山圖史之樂翰墨軼米薛而有餘風

流儗𣈆宋而無作是以呉興公運畫沙之錐刻希丗之玉使

千載之具眼識二妙於遐邈

    䟦子昻書隂符經

隂符托黄帝以爲名而實非其書無可疑者或曰戰國時人

文字亦未可信也或曰只是李筌所爲此近是哉然楮河南

已有奉勑書本則其來亦乆矣丗人忽明白簡易之言好以

詭秘不可解之說相尚豈獨隂符哉呉興公書妙一丗此卷

盖盛年所作波瀾老成不及暮𡻕而法度整整未容無所師

匠者知之也隆山翁吾郷先生愽學玩丗所謂醉人語不可

了了眞語耶果醉語耶

    䟦陳信仲行卷

豫章周儀之至元十三年從其兄入覲除縣主簿年二十三

耳經學才華時務典故爲人温潤風流前代賢公子方今材

大夫也昔同在京師自省䑓翰𫟍皆薦之皆欣然以爲當而

用之然輙齟齬不克就治獄海郡已幾七旬矣某在翰林薦

爲待制事奏而報聞遂有𪧐草之感非命也失傅先生故宋

進士某㓜時甞得其所爲賦讀之泰定丁卯陳衆仲自温陵

來知先生道德年齒之盛甞賦詩𭔃之周旣不可復見傅又

相望萬里而一旦於陳信仲行卷見二人焉能無悲喜交集

乎古之言君子者或兼言有德有位或專以德稱信仲郷先

生有傅公仕於郡者有周公皆諄諄爲信仲言如此所謂魯

無君子斯焉取斯者耶

    䟦陳信仲行卷

温陵傅先生送其門人陳信仲赴廣州教官旣有序言予已

題其後又出此卷則送其秩滿赴選京師者也崔丞相與僕

曽大父友善蜀廣相望𡻕常遣一介通問今講學論政諸書

尺尚在篋笥大父甞取其尤要者刻先集中所謂滄江先生

集者也李公風裁無愧崔公盖甞想其遺風而歎其不可復

見今先生舉二公以砥礪信仲信仲亦知先生之望其門人

者良厚不薄也耶今爲禄仕者苟干禄以爲貧亦復何議哉

而爲貧之意多遂至於無所顧忌不復知有風節爲士君子

之常行此天理之所由斁而人心之所由壞也不然師弟子

之間豈不能汎引古人賢者爲之祝規哉而獨及崔李二者

吾故曰良厚不薄也

    䟦魯𥙊酒試諸生聮句

丗祖皇帝肇建國學教胄子取成材用之有至輔相文治日

殷學者日衆而取士之制宻矣古者論造士之秀者升之曰

進士論進士之賢者而告于王斯官之爵之今殆放此某昔

甞承乏典樂會

先皇帝開奎章閣引某侍書左右未及論俊選以聞而集賢

魯先生實來一𡻕之間凡七十一試而淹滯之士畢出公論

韙之乃與其寮寀賡歌以樂其事何其盛哉先生將以其詩

刻石堂上使之來求識之故爲序録干左

    題湯東澗與張文子手帖

湯文清公清節雅望超卓當時風裁所厲庸汎者無所容乎

其前今觀其與故人張君文子書期之以科名申之以繾綣

何其忠厚委曲也此聖人德容所以有恂恂侃侃之異學士

君子所當觀感慕效者歟

    題宋諸陵畫象後

昔者君子之觀於先王也盖曰見其禮而知其政聞其樂而

知其德動作威儀之則庶幾如將見之至順辛未今 天子

有詔史館修宋史其行事固可考見袐閣畫象具存雖與此

或少異猶足以得其彷彿執筆者尚想象而求之乎

    題閬州陳彦和致樂堂記

某甞觀於陳氏丗家昔康靖公守荆南時馮夫人誨之曰汝

父訓汝以忠孝俾輔國家不務仁政善化則非先君之意也

今彦和身歴清要所以樂其親者豈待外求哉馮夫人家訓

故在也

    題陳産和魁星圖

天官書北斗平旦建者魁魁枕參首第一星也斗之大者曰

魁象物以爲名云耳又曰斗魁戴匡六星曰文昌宫然則陳

氏魁星之祥非止爲進士第一亦輔相之占耶

    題𣈆陽羅氏族譜圗

昔者吾蜀文獻之懿故家大族子孫之盛自唐歴五季至宋

大者著國史次者州郡有載記士大夫有文章可傳有見聞

可徵所謂貴重氏族推次甲乙皆有定品雖貴且富非此族

也不通婚姻盖猶有九品中正遺風譜牒之舊法不獨眉俗

爲然也百十年來比及沐浴皇元之聖澤其傷殘轉徙千百

無一二矣今天下益以治平學士大夫稍稍求遺軼於故老

㝷金石之𭔃於荆榛丘隴之間而荒煙野燒不可復知者何

可勝數有能追㝷上丗之傳至於八九丗又有祖父文墨之

叙傳若𣈆陽羅氏者豈易得哉故雖小有闕軼參錯亦其𫝑

然也羅氏之仲允中以教授辟儀曹史且還就蜀省幕府持

此卷來因爲題而歸之三嵎虞某題

    題咬住學士孝友卷

京城之巽隅自門入循城少西有桓楹在道北表之曰蒙古

氏咬住孝義之門毎過而式之求見其人不可得也他日有

事於太廟予與執籩豆見宮室之美而嘆焉或告之曰昔

英宗皇帝之廣宗廟而大之也使人求楩楠䂊章之材於江

南事嚴衆莫敢當咬住氏受命以行以便宜從事民商不病

而工師告充朝廷服其智决則植表之家也奉 詔脩經丗

大典得懷慶路之書曰郡甞有蝗大至守臣咬住出郡百餘

里禱於古蜡神之祠一夕大雨蝗盡去問之則又植表之人

也故予願見而不可得而咬住氏奉 詔建寺集慶還拜侍

讀入翰𫟍得爲同官其孝義之事巳見國子𥙊酒魯公所𫐠

予又書此二事以記之孝於親者固可上貽於國下及於民

也歟

    書蕭氏官誥後

故宋在東都時先儒有建議欲取四方賢士教之京師學成

則以分教天下州郡此王者一道德同風俗之法也蕭仝所

藏其大父從事君𥙷太學生辰州教授𨵿陞從事三綾告重

有感焉從事以太學高第同黄甲恩例乃僅爲州學教授是

往時先儒之言固巳行之矣我國家急於用賢舉進士及自

學舎入官者即授之以政有民人之𭔃焉爲教官者皆其餘

材耳夫政教相須其及民一也政速而教遟政淺而教深唯

其用之如何耳三告自寳慶至寳祐年亦多矣而蕭君方小

改得爲令録昔者老材而用之爲民物慮者深矣仝通暢善

學甚宜於時仕於京師且乆其有以發先丗之遺德矣乎

    書仁本堂記後

呉養元作堂於家而養親焉其兄集賢待制養浩氏題之曰

仁本而自爲記盖取有子之言孝弟也者其爲仁之本歟之

語朂其弟以愛親敬兄者也夫所謂仁本者其義大矣吾聞

諸先儒之說曰孝弟是仁中之一事也自性而言仁其本也

孝弟之所從出也而行仁者當自孝弟始然則謂孝弟者仁

之本則不可謂孝弟行仁之本則可故曰爲仁猶行仁也養

浩告其弟以孝弟直以仁本言之以爲記而不及於爲仁之

說者政所謂引而不發欲其弟之躍如於斯也夫吾又聞之

先儒甞以事親之事而喻事天之道焉盖事親之事盡則事

天之道盡事天事親無二事也事天之道盡而謂之非仁可

乎吾故曰何其取義之大也今石居先生高年厚德以集賢

之貴封爲邦君爵第四等自其郷論之古之所謂父師者歟

養浩以文學顯名于朝而又望其弟者如此盖堆原其所自

本而有感焉以爲此記養元其勉之

    䟦晦菴與蔡季通書

文公先生之於蔡季通氏情義均骨肉學問則師友其事蹟

見諸當時講明傳乎後丗炳如也其大者如河圖洪範之說

太極經丗之㫖所以輔益於朱子者不少名物若律歴支餘

若相地亦非淺學後生所盡知也此帖於出處隨時之義藹

然情至猶可想見盖成德君子造次所發無一豪無可徵者

如此

    題義士卷

施必有報感應之恒理也施不求報者君子之善用其心者也

國家視民如傷飢而有能食之者則官之所以報施也出有

餘以⿰糹⿱𢆶匹不足而不以責報爲心非君子長者其能若是乎有

餘不足皆天命也不足者無可如何在君子則固節而巳耳

天使之有餘而不自私推以及人固天之道也華氏其知之

矣夫國家報施以官亦天命也今不求諸人爵而求諸天其

報足以稱施又何疑焉

    䟦謝太𫝊中郎帖

右謝太傅書一十六字申屠子迪家藏也子迪言宋亡時府

庫悉官取北來書盡爲兵士剔取犀玉標軸文字委藉泥土

間其先君忍齋御史偶得諸棄遺中信知神物護持耶昔王

子敬每作佳書以遺太傅太傅輙題其後還之敬甚懊恨盖

大傅是右軍軰行也襄陽米芾所謂寳𣈆齋者政爲謝公書

在也某𫉬觀中秘甚多乃不曽見太傅書當是遺軼如此者

尚多也紹興中中原舊收法書名畫往往復購之精鑒尤

𥿄墨印識一一可據子迪善寳之

    䟦紹興三年召故叅知政事歐陽脩之孫丗興赴

    都堂審察省劄

大梁之社稷丘虚矣故家流風民之望也况斯文之傳尤

以係士大夫之心也夫

    題申屠子邁𦘕馬圖

徐容齋先生題子邁十八時所𦘕馬其言忠厚而嚴正得前

軰之體呉興之言㣲婉苟用其言致力於讀書而有得焉則

自然不暇於逐末矣清河之言正而毅筆墨之間猶足見其

掀髯之氣而皆不可復見矣俯仰可勝慨然子迪以其先兄

手筆甚寳藏之藹然孝弟之意故可與諸老之言並傳子孫

   題朶來學士所藏御書後

天暦二年九月十二日 手詔一百五字申嚴夜啓門禁之

事 先皇帝至自上都次清河幄殿御書今侍書學士臣朶

來時以中書左司郎中充承制學士受 詔命將作院織錦

成文以宣諭兩都禁衛者也欽惟 先皇帝天縱睿聖人文

宣昭 制詔所頒臨定詳審親御翰墨端重方嚴所謂歴代

寳之以爲大訓者也 先皇帝上賔之明年閏三月臣朶來

出此詔本俾臣集識之臣等追懷恩遇不勝感泣之至

    抄録御書

皇帝聖㫖

 大都上都守把城門圍𪧐軍官軍人毎八刺哈赤毎根底

 自今巳始夜遇緊急事情開門出入差官將帶夜行象牙

 圎牌織字

聖㫖門圍官貟詳驗端實方許開門出雖有夜行象牙圎牌

 如無織字

聖旨不以是何官貟人等並不許輙開城門縱令出入違之

 處死

    題御書奎章閣記後

御書奎章閣記𥘉刻石𫎇賜摹本者甚少應賜者閣學士畫

㫖具成案然後持詣搨前申稟而後予之盖愼重之至此一

卷今侍書學士臣朶來以僉書樞宻院事充承制學士時所

𬒳受者也

    題蕭氏家丗事狀

鶴野蕭君從道自其曽大父事

太祖皇帝攻城野戰以多功著名爲大將以其兵留鎮西州

四丗矣至從道又有孝行文學丗其官又二十年天暦𥘉以

使司在 京師是年秋九月

天子登極改元之詔下而𣈆兾関陜疑沮反側遣使或怇怯

退巽從道慨然受命往諭閑暇如平時以兵來郷者從道能

率先吏士討拒逆而填安無辜之民六詔安阜生養最乆一

旦爲亂致煩重兵數年 天子再下明詔諭之乃定方兵行

從道以使事冐險出入其間外宣德意 得其情狀以聞厥

績茂矣幕府上功文法持平進秩三品與所居官等從道材

略如此行見用矣充城先生所爲從道事實與簡冊有関先

生吾蜀耆舊所謂儒林𥙊酒者也其言不厭質事不厭詳者

避文勝之史也某備貟執筆之末敢不録而識之以待至順

癸酉閏三月甲寅虞某書

    題蕭從道平雲南詩卷後

粤若稽古帝舜惟時有苗弗率禹徂征而猶逆命也乃誕敷

文德舞千羽於兩階而苗格焉天暦建元以來雲南乆安之

境乃以弗率聞 天子仁聖旣以親王重兵臨之相臣大將

各奏厥功又以 明詔開示更新活全之意卒以按堵蕭大

夫以丗將使軍中及成功也乃以頌奏可謂有文事者哉

    題米南宫墨蹟

米南宫書神氣飛揚筋骨雄毅而𣈆魏法度自整然也漢人

只知程不識用兵紀侓精嚴不知李廣之無斥𠉀爲合作也

    題黄山谷墨迹

山谷先生孝友純至常於翰墨見之所謂諸弟孝友徇徇薰

陶使然又曰性行頗調柔所以望其族人昆弟者何其忠厚

    題宋高宗書便面

前代端午賜扇内廷戚畹至於館閣皆有之此諼草詩當時

已亡其盡徒存扇背者尔然戒殢酒祝以忘憂豈黄髪爲期

之意乎





道園學古録卷之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