遜志齋集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遜志齋集 巻一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六
  遜志齋集目錄     别集類五
  巻一
  雜著一
  巻二
  雜著二
  巻三
  雜著三
  巻四
  雜著四
  卷五
  雜著五
  巻六
  雜著六
  巻七
  雜著七
  巻八
  雜著八
  巻九
  表
  箋
  啓
  書上
  巻十
  書中
  卷十一
  書下
  卷十二
  序上
  巻十三
  序中
  卷十四
  序下
  巻十五
  記上
  巻十六
  記中
  巻十七
  記下
  卷十八
  題跋
  巻十九
  贊
  卷二十
  祭文
  誄
  哀辭
  卷二十一
  行狀
  傳
  巻二十二
  碑
  表
  誌
  卷二十三
  古詩上
  卷二十四
  古詩下
  律詩
  絶句
  等謹案遜志齋集二十四卷明方孝孺撰孝孺字希直寧海人官至文學博士建文壬午燕王簒立抗節不屈死乾隆四十一年
  賜諡忠文孝孺殉節後文禁甚嚴其門人王稌藏其遺稿宣徳後始稍傳播故其中闕文脫簡頗多孝孺學術醇正而文章乃縱横豪放頗出入於東坡龍川之間蓋孝孺之志在於駕軼漢唐鋭復三代故其毅然自命之氣發皇凌厲時露於筆墨之間然聖人之道與時偕行周去唐虞僅千年周禮一書已不全用唐虞之法明去周幾三千年勢移事變不知凡幾而乃與惠帝講求六官改制定禮即使燕兵不起其所設施亦未見能致太平正不必執儒生門戸之見曲為之諱惟是燕王簒立之初齊黄諸人為所切齒即委蛇求活亦勢不能生若孝孺則深欲藉其聲名俾草詔以欺天下使稍稍遷就未必不接跡三楊而致命成仁遂湛十族而不悔語其氣節可謂貫金石動天地矣文以人重則斯集固懸諸日月不可磨滅之書也乾隆四十二年五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 費 墀













  遜志齋集原序
  流而不可止者勢也習而不可變者俗也與勢俱徃與俗同波者衆人也知勢俗之所趨而能確然以聖賢自守不浸滛於其中者君子也非惟不為勢俗之所浸滛而吾一言一行之所達天下之勢皆随以定天下之俗皆随以化譬若烈風震雷鼓撼上下無大不摧無幽不入雖有强梗自撓亦妥焉委靡於其下此非聖賢豪傑之士不能當周之末孔子之徒已沒楊墨之說盛行於天下孟子慨然於布衣中修明仁義之道而楊墨之說以廢孟子以來更厯秦漢既遭坑焚之禍天下學者不見全經而老佛之徒唱為私說鼓舞天下天下之人皆相與師而尊之曰此當今之聖人也使三綱淪而九法斁其害有甚於楊墨者雖以韓文公之雄才竟不能為天下變至宋程朱諸子者出一掃陋習頓囘天下於大道之中天下之人幡然而改曰吾道固在是也然後老佛之說為無用嗚呼當其肆為邪說乘吾道之無人戕賊其間根蟠枝散固植人心漫不可㧞天不生程朱於天下則天下之人終日昧昧如瞽者之宵行何由睹青天而見白日也哉故曰能定天下之勢化天下之俗非聖賢豪傑之士不能也有如雲之舟方能適無涯之海有烏獲之力方能負千鈞之重有天下之才方能剖天下之事才不足於天下而欲剖天下之事猶乗小舟以適海驅孱夫以負重不待識者皆知其不可也是故不患天下之勢不我定天下之俗不我化惟患我無盖天下之學耳彼郭林宗王𨗳之徒屑屑衣冠之間猶能使天下之人效之况吾佩服聖賢之學而謂天下之勢不我定天下之俗不我變哉惜乎當今之學者則異於是况聞前朝之故習竊成說為文詞雜老佛為博學志氣汙下議論卑淺齪齪然無復有大人君子之態吾友方君希直奮然而起曰是豈足以為學不以伊周之心事其君賊其君者也不以孔孟之學為學賊其身者也發言持論一本於至理合乎天道自程朱以來未始見也天下有志之士莫不髙其言論將盡棄其所學而從之嗚呼豈非豪傑之所用心也哉常士世生豪傑之士不多見而於吾希直見之又豈非吾之愿也哉希直之文吾評之矣譬若春氣方至真液之色充滿廣宇飛潜動植之物各有生意天下之人莫不信之此特其一事耳要其大者不在此也雖然文所以達志也不觀其文何以知其志之所存余故又序其文云洪武三十年秋八月同郡林右撰
  天之生斯民也又必生聖賢為之依歸以裁其有餘以補其不足必使闇者資之明懦者藉之强然後天地位而萬物育也然而伊周孔孟之徒不世出者非天之惡生聖賢也盖聖賢者靈和純粹之氣之所鍾實未昜逢也苟生矣則將行道於當世埀訓於方來雖其一身之㣲其功已被萬世之逺矣夫當世之後有讀伊周孔孟之書而慕效之者可不謂之豪傑之士乎雖然聖賢任道之心雖一而行道之勢則不同伊尹周公得志而見於功業孔子孟子不得時而托於空言其事雖殊要其歸則一也後之學者不察其心而離於二端專功業者則詆立言者為空文務立言者則謂必藉是以明道傳習之乆而𡚁愈甚於乎世有不惑於衆人而致力行之功者其殆有志於聖賢者歟天台方君希直負精純之資修端潔之行考其學術皆非流俗所可及其言功業則以伊周為準語道徳則以孔孟為宗㑹其通而不泥於一志乎大而不局於小實有志於聖賢者也嗟乎聖賢之不作乆矣斯道之㣲若晨星之在太空光彩不耀者數千百年至宋諸大儒出始續其不傳之緒而繼之然後學者有所宗師今去宋又二三百年矣斯道之晦亦乆矣天之閔斯民而望後人者亦甚矣方君以出類之才如此其意必有在矣而君又烏可自不力也紳不敏幸忝同門之列於君之志竊有與聞焉故特著其說於文稿之首洪武三十年冬十一月金華王紳仲縉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