遜志齋集 (四部叢刊本)/附錄一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四 遜志齋集 附錄一卷
明 方孝孺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遜志齋集附録

 中順大夫浙江按察司副使奉勅提督學校雲間范惟一 編輯

 奉政大夫浙江按察司僉事奉勅整𩛙兵備南昌唐堯臣校訂

 中順大夫浙江台州府知府事前刑部郞中東呉王可大校刋

  蜀王賜方漢中書二首

公西州之冠冕有識者無不心恱誠服而新學晚生

亦有所依歸也余一日不見有如三秋况在逺道乎

先民有言能自得師者王又曰務學不如務求師良

有以哉

予以𦕈躬藩衞宗社之重亦必慎柬賢良以僃頋問

爾懿文清節有東漢之風尚志立言爲當代之重秘

閣閱書燕閒賜對經帷進讀道德坐論矧乃郡庠之

責學課之繁别旣數月良非得巳忠言嘉謀予所饑

渴竭乃心力副予眷待遣書指不多及

  蜀王送希直先生還漢中詩

嵋山峨峨江水泱泱我疆我理俾民以康

靡言匪衣靡善匪得閱士孔多我敬希直

謙以自牧卑以自持雍容儒雅鸞鳯之儀

有學有識乃作乃述追之𤥨之金玉之質

侍我經筵不倦以勤非德不言非道不陳

軄思其歸義不可奪采采者芹伺教如渴

爰抹其馬爰振其衣拜手稽首載辭而歸

昔之來也春日遲遲今之歸也凉風凄凄

悠悠我心念子良苦爰命辭臣飲餞江滸

王道如砥旣歌且詠八月初吉抵于南鄭

沔彼江漢亦合而流瞻彼岷峨欝其相繆

心之知矣臨别繾綣子如我思道豈云逺

歳行在子文闈秋開較藝至公遲子西來

  蜀王賜方教授詩三首

伊昔開東閣相看眼獨青文章奏金石衿佩覩儀刑

應世逰三輔焉能困一經前星垂炳耀染翰侍SKchar

說眼空天下士只疑身是洛陽人少年有學談仁

義高論無慚問鬼神九載之官看教育萬言詣闕聽

敷陳曵裾巳在長沙日知巳相逢此志信

四十雖聞不動心平生冨貴豈能滛屢𫎇論薦來天

禄自負文章入翰林養望也湏添白髪觀光仍遣教

青衿河間好古嗟予慕多士從逰愛子深

  蜀王送胡志高赴漢中兼柬方希直二首

趣裝何䖏去驅車赴漢中欣然逰大郡况復依方公

問學日盗愽道德日益隆丈夫志逺大那肯局樊籠

他年居舘閣歩武接䕫龍

胡子蜀中士受公知更深不憚三巴路欲成仁者心

伊昔韓門士籍湜蒙賞音朂哉今胡子願無媿鄭林

鄭公智林良顯

  蜀王讀基命録

武皇稱汲黯近古社稷臣卓乎天地間百世有餘芬

宋公廊廟姿志慮殊精純由來慕前烈願學在斯人

雖䖏江湖逺擬欲踐臣鄰苟非堯舜道肯向黼扆陳

嘗咲賈太傅前席對鬼神著述累萬言所言皆歸仁

爲君觀此書四海属經綸爲臣觀此書有術能𦤺君

聖賢友多聞我亦忝嘉賔持此以贈我讀之至夜分

撫卷𠕂三歎良可嫓典墳

  送方生還天台詩有序   金   華宋濳溪濂

   古者重德教非惟子弟之求師而爲師者得

   一英才而訓𩛙之未嘗不喜動顔色此無它

   天理民彛之不能自巳也予以一日之長來

   受經者毎有其人今皆散落四方𮮐稷雖芃

   芃不如䄺稗之有秋者多矣晚得天台方生

   希直其爲人也凝重而不遷於物頴銳有以

   燭諸理間發爲文如水湧而山出喧啾百鳥

   中見此孤鳯凰云胡不喜越一年别去感慨

   今昔又云何弗思退朝之暇懸燈黙坐因發

   於聲詩一十四章以送之末章用來字者冀

   負笈重來以迄於有成也詩曰

北風何逶迤雪花大於手之子有逺役忍勸尊中酒

念子初來時才思若繭絲抽之巳見緒染就五色衣

被之行儒林孰不生𧰟慕蹮蹮媚學徒二歩一回顧

余生老且至秋髪垂两肩得之喜欲舞如𫉬寳珞然

素編躭清晝青燈坐深夜探玄欲忘𥨊薦味如啖蔗

一朝别我去何以釋離憂不禁秦淮水流子江上舟

但願逆風起吹舟不得往共穿鍾阜雲時看白石長

風本無情物豈能知我心事旣不得諧贈言如贈金

湏知九仞山功或少一簣學貴隨日新慎勿中道廢

群經耿明訓白日麗青天苟徒溺文辭萤爝欲爭妍

姬孔亦何人顔靣了不異肯堕盆盎中當作瑚璉噐

不見金谷園瓊芳委塵沙㤗山有喬松老𠏉凌蒼霞

四海皆兄弟知巳獨難遇伯樂倘不逢鹽車厄騏驥

明年二三月羅山花正開登高日盻望遲子能重來

洪武九年冬十一月書于蘿山石室精舎

  送希直歸寜海五十四韻有引   濳   溪

   洪武丙辰予官禁林寜海方生希直以文爲

   贄一覽輙竒之舘寘左右與其譚經歴三時

   乃去明年丁巳予𫎇恩謝事還浦陽生復執

   經來侍喜動于中凢理學淵源之統人物絶

   續之紀盛衰㡬微之載名物度數之變無不

   肆言之離析於一絲而會歸於大通生精敏

   絶倫每粗發其端即能逆推而底于極本末

   兼舉細大弗遺見於論著文義森蔚千變萬

   態不主故常而辭意濯然常新衮衮滔滔未

   始有竭也細占其進脩之功日有異而月不

   同僅越四春秋而巳英發光著如斯使後四

   春秋則其所至又不知爲何如以近代言之

   歐陽少師蘇長公軰姑置未論自餘諸子與

   之角逐於文藝之塲不識孰爲後孰爲先也

   今爲此說人必疑予之過情後二十餘年當

   信其爲知言而許生者非過也雖然予之所

   許生者寜獨文哉庚申之秋生以不見大母

   者久將歸省焉予深惜其去爲賦是詩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其素有之善而復朂以逺大之業云詩曰

昔在辭垣時英才常駿奔水碧與金膏價重駭見聞

終然無根蒂歛散空中雲方生海來上玉立而春温

袖携絺繡書靣帶黼黻文揖遜入禮域陳義凌秋旻

同飡大倉粟共勘典與墳濳深索幽䆳穹高攀嶙峋

踏雪忽言别渉險航江津梅花似相憐沿途𢠢孤貧

湛恩來九天憫我髪如銀特𠡠還故山許與煙霞親

生聞抱經來䖏此寂寞濵𣾘蒼扣無始溟滓窮無垠

宇宙所管攝載籍所敷陳終始鈎鉗之若大樂建鈞

律吕按高下宫商肅君臣鬯和免惉懘疊奏歸繹純

桑濮唉麾斥滛哇竟何存黃鍾壓瓦釡庭燎滅鬼

似兹稽古力可敵戡定勛濡毫寫雄顥勢足移峨岷

漏泄渾沌竅出入造化神變幻波起伏凊温玉璘珣

盡抽神竒秘不堕臭腐塵所以日出之愈見光景新

鬼當洒泣湘靈且逡巡振古著作家後先各𦆯紛

豈知萬毛牛難嫓一角麟古今二千載有如星在晨

豈意瓦礫中見此席上珍予生髮未燥立言鄙河汾

結交一世士暮齒越七旬妍媸與苦良入目無留

自非病狂藥顛倒甲與𥎊寜因一學徒䛕辭浪云云

大言心不怍秪爲所見真生今省行期序飲松竹根

咲摘黃金花起泛青瑶尊酒酣两耳熱劇論如抽緡

寜無贈别言有志湏當遵真儒在用世毋徒滯彌文

文繁必喪質適中廼彬彬有虞號多士九官展經綸

惟時亮天工外夷悉來賔不聞有著書鼔蕩摩乾坤

生乃周容刀生乃魯璵璠道真噐乃貴奚湏用空言

孶孳務踐形勿負七尺身敬義以爲衣忠信以爲冠

慈仁以爲佩廉知以爲鞶特立睨千古萬象昭無昏

此意竟誰知爲爾言諄諄毋徒謂強聒一一冝書紳

洪武十三年庚申秋九月吉日

 先生與伯欽書云太史示予此詩未嘗以示人蓋

 以其知者少故也今特録𭔃吾兄前軰勉後學惓

 惓之意不特在乎文辭而巳望相與勉之

  䟦太史公送方希直還詩  臨海林佑公輔

天下之士不能皆賢㧞其尤賢者而訓廸播揚之則

天下之未賢者亦將觀感而興起矣此善教之道也

孔子論仁論學之際一則曰顔子二則曰顔子而三

千之徒亦自以爲不及日夜勸勉求其所以爲顔子

者終聖人之世雖庸才末學聞風而起者皆有所成

非教者約而所成者愽哉苟不擇賢愚槩而進之非

惟彼未有所悟而我之教無廼屑屑矣乎當今之世

去聖人巳逺執聖人之道以戸牖天下者太史公一

人而巳天下之士登公門者奚趐千數而公許與之

間特於希直深有望焉觀所贈詩拳拳之意蓋可見

矣雖然使天下之士其立心其操行其爲文辭誠如

希直者公之心也幸而僅有焉又烏得不深望哉又

烏知所望於希直者不爲天下學者之所望哉吾知

此詩之作不特於希直見之

  又          臨海葉見㤗夷仲

見㤗視宋太史公以年則父兄也以道則師也少爲

學子時常思從公逰而不可得洪武初自安南還始

拜公京師公一見即呼爲忘年友而不屑以師父兄

自居頗疑公有所惜旣而侍公者數月辨論𧠺誨未

嘗不爲予盡乃益服公學鉅德溥信乎其爲一代偉

人而非蕞爾小子之所能測也其後爲廪禄所縻挈

挈然往復南北雖或間至京師一𠕂見公而不得久

嗚呼公今不可作矣閱其遺稿輙澘然出涕公高第

方君希直性孝友爲文章雄邁醇深登公門者皆莫

能與之齒公特鍾愛之雖親子姪弗及也在金華時

嘗辭歸省公作詩二百餘言送之所以期望之甚重

今年冬予與希直同徴赴亰師希直於舟中出以見

示相與收淚讀之予且衰愧無以荅公之知希直方

富於齒尚益自力以求副詩中之所稱也夫洪武十

五年長至日

 又           同邑郭濬士淵

濬事愚菴先生時希直年纔十四五操筆綴文固巳

不凡後希直從先生守濟寧由京師還值予武林出

示今太史公所贈詩觀其𧠺勉属望之厚情詞藹然

濬疑天下能文之士莫不以得出太史公之門爲幸

如希直者冝非一人而希直以童冠之年厠於其間

獨何道以𦤺此哉去年冬太史公來朝往拜之頃復

得與希直晤叙且得盡見其所謂遜志齋稿文氣渾

成識見卓邁動以聖賢自許其身不但言詞之古而

巳然後知希直之𦤺此者有在也雖然古學不明久

矣世之人以時代觀人而不知今之可以爲古故特

逹抱負之士恒見累于多口是雖習俗與時移易抑

亦吾道未有以信之爾希直尚益勉循古道興復古

學不負太史公属望𧠺勉之意使先生之學大𬒳

世斯爲善爲人後矣惟希直念之

  染說         金華蘇伯衡平仲

凡染象天象地象東方象南方象西方象北方象草

木象翟象雀以爲色取蜃取梔取藍取茅蒐取棠盧

取豕首取象斗取丹秫取涗水取欄之灰 -- 灰 以爲材熾

之漚之SKchar之宿之滛之沃之𡍼之揮之漬之以爲法

一入𠕂入三入五入七入以爲候天下染工一也於

此有布帛焉衆染工染之其材之分齊同其法之節

制同其候之多寡同其色之淺深朙暗枯澤美惡則

不同其深而朙澤而美者必其工之善者也其淺而

暗枯而惡者必其工之不善者也蓋天下之技莫不

有妙焉染之妙得之心而後色之妙應於手染至于

妙則色不可勝用矣夫安得不使人接于目而愛翫

之乎此惟善工者能之非不善工可能也夫工於染

者之所染與不工於染者之所染其色固有間矣然

雖工者所染之布帛與天地四方草木翟雀其色則

又有間矣無他天地四方草木翟雀之色二氣之精

華天之所生也天下之至色也布帛之色假乎物采

人之所爲也非天下之至色也學士大夫之於文亦

然經之以杼軸緯之以情思發之以議論鼔之以氣

勢和之以節奏人之所同也出于口而書于𥿄而巧

拙見焉巧者有見于中而能使了然於口與手猶染

工之工於染也拙者中雖有見而辭則不能逹猶不

善工之不工於染也天下之技莫不有妙焉而况於

文乎不得其妙未有能入其室者也是故三代以來

文者至多尚論臻其玅者春秋則左丘眀戰國則荀

况莊周韓非秦則李斯漢則司馬遷賈𧨏董仲舒斑

固劉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唐則韓愈桺宗元李翺宋則歐陽脩王

安石曾鞏及吾祖老泉東坡頴濵上下數千百年間

不過二十人爾豈非其妙難臻故其人難得歟雖然

之二十人者之於文也誠至于妙矣其視六經豈不

有徑庭也哉六經者聖人道德之所著非有意於爲

文天下之至文也猶天地四方草木翟雀之爲色也

左丘明之徒道德不至而其意皆存於爲文非天下

之至文也猶布帛之爲色也學者知辭氣非六經不

足以言文玄非天黃非地青非東方赤非南方白非

西方黒非北方夏非翟緅非雀紅緑非草木不足以

言色可不汲汲於道德而惟文辭之孜孜乎天台方

希直從太史宋公學爲文章其年甚少而其文甚工

不惟同門之士未有及之者自朝縉紳以至四方之

老成凡與宋公友者無不推許之以爲不可及余每

過宋公退即希直讀其所爲文未嘗不擊節而歎其

有得於文之妙也今希直將歸其郷大肆其力於文

故因以此勉焉余自蚤歲徒盡心於文章垂五十而

迄無成不知自勉乃欲勉希直寜不知愧然希直得

說而及時以道德自任則又何至予哉此予之所

以𦤺愛𦔳於希直也洪武十九年秋八月望日

  古詩贈希直        葉見㤗

吾友方濟寧其人世希生有如炎燉之雪曙天之星

平生特立不徇俗窮年矻矻惟究心乎羲文周孔之

遺經一旦起作郡卓然爲群𥠖之怙恃列牧之儀刑

九原長往不可作使人思之泫然𩀱涕零我言濟寜

今不死濟寜有子字希直外焉才華巳絶世内焉持

敬恒惺惺往年我謁宋太史見之坐右愛其風神秀

發目光如月𩀱眉青太史文章擅中土東播踰若木

西流入麊泠毎稱希直禀間氣旁馳餘子猶以清渭

臨濁涇太史猶巨鐘而我猶寸莛我誦蕪陋辭一一

爲我側耳聽只今逺行不可覿送入樊籠仍剪翎我

歸巳五載俛首𩔗拘囹每一念疇昔中心若生螟今

年希直忽相過使我洒淚如醉醒握手塵市中頋影

两蛉䧺文細字塞巨帙咄哉著述能爾馨振𬒮快

讀不可了雅辭宏論開心扄其顯遏雲漢其幽通窈

㝠贍如戈甲積𣈆庫竒如盤𪔂鐫商銘麗如勾芒青

春布花卉壯如隆豐白日驅雷霆千流萬派怒奔放

終然帖帖趨東⿰氵𡨋頋我歛退餘守口動如瓶今日得

子文躭誦不暫停有如赤日途觧渴得楚萍又如藜

藿膓忽咀五侯鯖𤨏𤨏彼何人廼工月露形劃然周

廷覩巨燎光影不復窺微螢嗟哉希直執經太史門

聞禮濟寜庭以文比行行益峻持以用世不啻如養

生之糓粟濟疾之參苓胡乃僻處東海裔坐閱晦朔

彫堯蓂我欲其爲不朽計鋩鍔淬礪重發硎至音詎

能秘錫鸞荅和鈴直湏上追虞書嫓周雅豈肯下比

秦誓方魯䮐于以作春秋之羽翼爲禮樂之藩屏嗟

哉載道噐孰謂在世猶芻靈上帝閱世憫斯文寜復

下取𠡠六丁水爲江漢星作斗鐫之金石垂千齡洪

武十年夏五月吉日

  送希直逰金華      同邑許⿰糹⿱𢆶匹士脩

良㑹古所惜光景不可留故人今有行岀門復悠悠

晨鷄號逺陌行色滿道周惻愴意莫宣慷慨意難酬

願言力古訓所貴德業優千里從明師豈徒事逺逰

川原𣺌何極仰止在山丘余生學苦晚賢哲忽我尤

頋乏馳騁力重增離别憂遙遙金華道逸駕邈難儔

瞻望两相失從君去無由願爲東南風吹上八詠樓

願爲雲端月照彼𩀱溪流君情諒不違我心復何求

  荅希直            許⿰糹⿱𢆶匹

婺嶺隱天末遙思正屬君慰情來逺札動目有新文

逸𩦸莫並駕離鴻常念群山空歳華晚舊話㡬時聞

  送希直應聘赴亰       許⿰糹⿱𢆶匹

陋學窺千載古今極寥寥竒才不世出先哲何其遙

方子間氣英孤鳯翔九霄經史歛胸臆早歲能充饒

深造入玄閟精研味SKchar膏發爲五色文光𦦨萬丈高

吐辭信雄筆江河勢滔滔聞者但縮喙白首慚俊髦

受知濳溪翁恩義猶同袍顧託有深意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言豈虗褒

聲價凌海嶽山澤焉久遨神珠隱自現寳玉終難韜

中使隆優禮特起推賢豪天衢麗雲日盛際冝有遭

紀載小班馬明良慕䕫臯徽猷諒巳著榮名非所徼

同郷託交𧨏春戀豈一朝因依附勁翮愧我腹背毛

㑹難思少留去馬疾若飈情至不能别病懷空欝陶

  聞希直自亰還        許⿰糹⿱𢆶匹

玉音初捧巳殊倫天意深嘉得異人衆謂歐蘇才復

出我知孔孟道當伸賜歸使就林泉養期用留爲瑞

世珎一旦巳成千載遇高風矯首在清旻

  𭔃方正學内翰      樂平程仕簡

三十年前下董幃姓名早見註黃扉古今文字非無

託天地精華信有歸金匱入編嚴斧龯紫泥承詔落

珠璣斯文盛代惟公軰林下何曾有布衣

  正學齋記        金華王紳仲縉

漢中府教授天台方公希直僃神明之資負正大之

慨然有志於聖賢者也蜀王殿下素加禮敬間嘗

聘置右右以咨諏正道公見必以仁義道德之言陳

於前王方大肆力於緝熈之學日以誠意正心躬脩

體驗爲務與公論辨若律吕之諧肯綮之中無不脗

合王愈加歛容納之與臣下言必曰方公今之賢者

也遂賜名其讀書之齋曰正學期其底聖賢也公退

以告于紳紳聞三代之隆大道昭著風俗淳厚人倫

明于上教化行於下故人之學焉者多出於正周衰

列國分爭人尚詭異各自知能自立門戸而異端之

術競起矣若楊墨之爲我兼愛老𥅆莊列之虚無張

儀蘇秦之縱橫韓非申不害之刑名管仲晏嬰之事

功有不能枚舉者逮至漢唐世愈降而道愈漓著書

動以百計其爲說必曰我著書所以明斯道也而道

卒不加眀我立言所以開人心也而人心終不加古

非徒無益於人其所以壅塞正途聾肓耳目者爲甚

大天下之士莫不隨波逐流而相上下其於聖賢之

道遂若𡵨逕之異趨矣比之三代之學其邪正爲何

如哉尚幸間有豪傑之士岀於其間足以回人心破

說挽頽波而振餘風然亦不能多見若漢之董仲

舒其言明白坦易爲得聖賢之心唐之韓愈卓乎特

立於百世之下皆間世之竒才也至宋周茂叔以洒

落之懷得理奥於黙契心融之妙及其門者若二程

子之主敬行恕窮神知化而道益宏逺矣其後新安

朱子出又能推明周程之㫖而集群賢之大成於是

世之先後雖不同要皆羽翼斯道而所學純乎其正

者也故自三代之下論者莫先於宋有元之時若許

衡氏若呉𪷁氏若許謙氏軰彬彬和附于下者蓋莫

非朱子之傳嗚呼上下千數百年求其人僅僅如此

而邪說之惑人反有過之則夫凌高駕虚勵志鼔勇

而跌足於異途者可勝道哉此志士仁人所以扼腕

而深悲也今公才足以振俗德足以服人生逢聖明

之世而又遭遇賢王之眷頋則所以追諸子而遡三

代者公其可無意乎紳識志卑淺於公之學無能爲

𭛠幸嘗辱知於公SKchar久故敢竊公之餘論以繹SKchar

之萬一苟以爲然則⿰糹⿱𢆶匹今以往益圖執鞭以爲御焉

  荅方希直先生書       王紳

紳向時嘗立於道邊見有行者揖群兒而問曰某將

往于某敢問何之群兒指曰當從此往有頃行者悔

曰群兒之言不足信乃更揖於父老父老曰當從彼

往行者從父老言果得周道以此自懲學問之道果

何異哉自孔孟𣳚後道術分裂百家並起各自以所

見爲言上下數千年其人不可勝數大抵皆得其一

而遺其二剽其末而失其本者也甚至敗道傷化流

毒遺害者有之况至於今風俗愈漓教化愈敝則其

言又豈不甚乎此豪傑之士所不忍見而自黙稍有

志者當慎擇而聽信之也紳質性愚陋固不能立言

以攻之然切欲慎擇而聽信四五年來問道之心甚

切群兒之言喧SKchar闐閙于耳者亦不爲不多及求如

父老之言惟執事也故紳於執事之言毎心融神㑹

㫖解意通獨恨力不足耳苟其可强雖水火在前弗

頋也今執事乃惠書以紳能聽執事之言爲奬嗚呼

以善道告人而從之人之情也又豈紳有過人也哉

雖然執事所謂知言難遇發口祗覺無味故黙黙自

解此則紳之所惑者也自昔聖賢之生豈必逢聖賢

而後言皆俯躬曲就喋喋而誨之惟恐其道不明也

孔子嘗環轍於魯衞陳宋之邦至老不倦後雖有無

言之歎然亦發憤之辭也孟子奔走於宋梁之國汲

汲以仁義闢邪說時人不察或譏其好辨而孟子不

沮觀其所爲可槩見矣今執事僃精誠之才蓄純明

之德日以立言明道爲巳任而期底乎聖賢之域庻

日談論於衆人之中是者進之非者斥之使開其心

化其質是其冝也胡爲黙黙以自解無乃與孔孟之

心異乎雖然紳之愚世所不取而執事且教之又安

知執事之言非孔孟之意乎從以紳受執事之知而

不以是爲復是負執事之心也又豈紳之心哉

  上侯城先生書先生又嘗號矦城生王紳

君子負天下重望者必有副之之道也然言其衆非

一士安得人人而誨之哉言其久非一時安得日日

而語之哉古之立言著書者正以此也紳切見執事

以英妙之年早属天下之重望然而副之者非無意

也第恐有所未盡焉姑以近日目所及者言之自𫑗

而入見于王口談堯舜周孔之道日閱書詩六藝之

文及申而出接見賔客學徒者十數軰扣之以律而

應之以律倡之以吕而和之以吕無不各中其節其

用心亦云至矣而其勞亦且甚矣然復以爲言者蓋

以陳于王前者雖甚盛而㝷丈之外人不得而與聞

也接于往來者雖甚羙而閭巷之間人不得而共知

也是則執事窮神憊力於一日之中而所及者止此

則又何以慰遐陬僻壤之望哉此紳之所以拳拳望

執事立言著書以明道也且道之不明亦巳久矣自

孔子𣳚異端並起至孟子麾而斥之其言見於七篇

之書其書雖爲門弟子之所記述然莫非其精神心

術之所萃後乎萬世斯道藉之爲保障生民𠋣之爲

粟帛其功不在禹下者豈止及數人而利一時哉其

後若荀卿若司馬遷若劉向揚雄班固軰莫不各以

著書爲事而其所至亦各不同惟韓愈獨不喜著書

故張籍切切爲言愈請待五六十然後爲之紳未嘗

不慊于懷以爲著書必待五六十且萬一天不假年

則賈生之策不及陳而文中子之中說不及著也切

意愈之卓立豪傑邁于近世其書之不著固不足爲

其重輕第人之仰望者不無觖意焉今執事之才之

羙固將轢馬劉駕揚班而底孟荀也天下之所仰望

者豈外此哉執事苟不亦有以副之吾恐望之弗得

⿰糹⿱𢆶匹之以怨怨之不止必随之以詆且毀也或者又

謂凡著書必其道不行于時故托於書以自見耳今

侯城藴才蓄德筮仕云初方將駸駸見用以究其志

奚以空言爲事乎SKchar思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

次有立言其並列非一日矣孔子亦曰有德者必有

言未聞立德者棄事功而建勲業者遂忘言也周公

其德大聖也其位冢宰而攝政也其言散見於詩書

周禮也迄今未有病之者而著書豈足以病執事哉

今執事之德厚矣言之見於文章日用者大而至矣

苟遂因而筆之於書則雖安處一室終日如愚而逺

近之人均受其惠矣何必窮年竟月披寒冐暑奔頓

於道途以副人人之望而卒不能周其望乎惟執事

其納而圖之

  上矦城先生第二書      王紳

向者不揣愚惑輙獻瞽言於左右蓋祈執事立言著

書以振天下之聾盲情激于中不𮗜覼縷執事以爲

然耶談𥬇納之俾副其望可也以爲非耶訶叱而麾

斥之不爲過也今旣不遂其請頋乃賜荅以千數百

言若有所論辨者尤見執事之德之弘不以言之不

善而遺之獨固守其謹撝而不變又且道之使盡其

言者是豈紳之所敢望哉然而有不可巳於言者故

不得不終其說也執事懲揚雄王通之徒未明道而

著書爲無益於世遂欲躬顔子黄憲之行俾黙黙無

片簡之可傳而後巳是猶懲人之病風而惡出畏人

之溺水而𨚫游也不其矯之太深而過情也哉且天

之生聖人也豈特獨厚其身邪亦將用其有餘以備

其不足爾觀乎堯舜禹臯陶益之典謨高宗湯武成

康伊傅周召之訓誥若孔子之所以刪述曾子思孟

之所以⿰糹⿱𢆶匹䋲其大要皆所以成巳而成物也以是聖

人雖不世出而斯道不終泯者以有斯文之足徵也

今執事又謂斯道近世大儒剖析刮磨具巳明白縱

著書不能加於孔孟故辭讓不爲是尤不可也且所

謂成巳成物之道六經巳具載矣孔子無言可也而

猶不忘於弟子之問荅孔子大聖也其言該愽無遺

冝若無以加矣而曾子猶用心於大學子思親承曾

子之授且聖人之澤未逺可以忘言矣亦汲汲扵中

庸孟子時異端雖起苟舉聖人之說而闢之亦可矣

乃反覆乎七篇之言至周元公道絶千數百載文獻

昭昭尚在也亦必以心得之妙筆而爲書其後若二

程子若張子若朱子若吕子軰莫不各以著書爲事

其餘紛然作者不暇論彼諸聖賢者豈不知天下之

道一揆也聖賢之至不可等也然且鰓鰓焉若此者

所謂畏天命而悲人窮至仁之心也今執事言行皆

取則於賢哲頋獨於斯而避之此紳之所以未曉也

且執事之所以脩于巳者美矣而士之所以望於執

事者亦至矣正冝𥨊不安席食不下咽拳拳夜以⿰糹⿱𢆶匹

日而圖副人之望尚何暇恬居妥䖏而俯與紳論辨

去取乎哉惟執事深思而毋忽

  與童景庸書      王稌叔豐仲縉先生之子

王稌𠕂拜書奉景庸契家兄長執事二十四年之别

山川阻脩莫遂一會晨夕惟翹企尺素之書稍慰契

闊至今未奉一字其於馳戀之懷奚啻飢渴去秋得

剡西孫孟昭書知有教翰至東陽煩單宗陽付趙希

德轉逹舎下不意希德領書遂一疾不起後問其諸

子竟失所在惟增悵恨而已兹會貴邑祁姓啇人詢

知使門與其同里葉宅有𡛸聮之雅從而𫉬審文候

履廸𠮷賢伯仲均綏多福爲慰僕今歲假舘於金

華郡城義士𡊮仲仁家童冠呶呶遣日學無寸進徒

於世有生無益死無聞之憂懼耳視執事賢伯仲德

脩而業廣文雄而名振士林者不可同年語矣敝郡

斯文寥寥濳溪文脉之遺僅有浦江鄭義門叔度先

生檢討叔美先生乃弟叔端先生三數公而巳聚會

間談論同門往事未嘗不慨然興歎先師遜志齋及

先人諸公之不作而深有羡於賢伯仲能⿰糹⿱𢆶匹斯文於

兹時也遜志遺文鄭氏收輯四五冊缺逸頗多長史

公每從 僕抵貴郡會賢伯仲補完之貧病多故未

卜何時可遂僕痛念遜志名蹟日就湮沒欲執事與

令兄商確捜輯其學行幽濳生卒始末爲家傳行狀

以傳同志有愛慕之心者自能黙識而謹蔵或可待

時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於萬一此事惟賢伯仲從之久而知之深餘

恐未能𭧂白其志而遜志冥冥間寜無望於賢伯仲

乎𢰅次成幸附便來或躬造義門一遊甚佳遜志表

姪鄭季温珣近有消息否或歸隱鄉里執事幸嘱其

來與僕一會或可謀往聚寳門旅殯之所負遺骼歸

瘞故里此區區之素志必欲行之而未遂也執事幸

加深察因祁歸便特此𦕅逹逺懐餘不能悉惟萬萬

自愛以副交逰逺望

  方先生小傳        郡齋舊刻

先生方氏名孝孺字希直一字希古嘗以遜志名其

齋 蜀獻王更之曰正學世稱正學先生逺祖自桐

廬徙居寜海父克勤洪武初擢知濟寜府言行政事

名一時母林氏元至正丁酉生先生生時有木星堕

其所𩀱瞳炯炯如電甫髫齓日讀書積寸人以其善

属文呼爲小韓子十五六時侍父濟寜歴齊魯之𭏟

覽周公孔子廟宅問陋巷舞雩所在慨然有愿學之

洪武八年𬒳誣逮獄上書政府願以身代不報

明年以文謁宋公景濂深驚噐之名流老軰皆讓不

敢及會父㘴空印事草䟽將詣 闕伸理而父没扶

䘮歸葬又明年宋公𦤺仕還浦陽復往卒業凢四載

辭歸公㝷徙蜀先生欲往省不果爲文𥸤天願輸巳

壽以延師齡洪武十五年  上用呉沉掲樞等薦

聘至陳說稱㫖  上謂樞曰方孝孺孰與女對

曰十倍於臣  上以是不忍輕用諭遣還家數年

復辟至  上知先生志存教化謂群臣曰今非用

方孝孺時乃除漢中學教授 蜀獻王延之䖏以賔

師恒曰方先生古之賢者也先生久于蜀因得訪宋

公墓䘏其孤遺癸酉丙子校文京府三十一牟戊寅

大孫嗣召爲翰林愽士㝷進侍講禮遇甚重當是時

天下識與不識咸仰之以爲顔孟程朱復岀旣靖難

兵下城破嗣君亡  文廟納姚廣孝言召用先生

不屈死之夷其族時革除建文之五年永樂元年

年四十六所著周易枝辭周禮考次目録武王戒書

注宋史要言基命録文統皆燬不傳宣德以還 國

禁漸開遺詩文始出于世賛曰方先生在當時名重

行尊故得禍最慘然以身殉主自其常分而心之安

也自晚宋來士習大衰先生無所待而興其志願學

聖人慨然以經世宰物爲心謂三代政教鑿鑿可行

於今其本在脩身故篤志力行箴儆之道無不備心

事皦然無毫髮可疑信子曾子所稱君子人也誠得

師孔子將不爲曾子矣乎

  正學先生事狀       臨海陳紀

先生名孝孺字希直姓方氏裔出桐廬玄英䖏士宋

初徙居寜海緱城里曾祖子野祖烔元鄞縣儒學教

諭父克勤母林氏以至正丁酉先生生癸卯毋没時

方六歳哀慕如成人洪武𨐌亥隨父知濟寜謁曹國

李文忠公公禮貌之期爲國士乙卯父被誣下獄上

書丞相府願以身爲軍贖父罪丙辰以文謁金華宋

太史公于翰林公視其凝重不遷於物頴銳洞釋諸

理有喧啾百鳥中見此孤鳯凰之喜館置左右譚經

歴三時會父㘴空印事草䟽將詣 闕伸理值父没

扶櫬歸葬丁巳太史公謝事還浦陽先生復執經往

侍凢理學淵源之統人物絶續之紀盛衰㡬微之載

名物度數之變無不言之析於一絲會歸大通毎粗

發其端即能逆推而底于極見於論著文義森蔚辭

濯然常新未始有竭進脩之功日有異而月不同僅

越四寒暑而已庚申之秋歸省祖母公惜别因叙其

素有之善朂以逺大之業且曰予所許者不獨在文

後二十餘年當信其爲知言辛酉公徙蜀先生往省

不獲爲文𥸤天願以己之壽年輸委乞延師命壬戍

秋在郡城會葉林張陳四君子登巾山絶頂縱談千

古竟夕不𥧌先生自以此樂乃蘇子瞻死後三百年

所無也癸亥召至京以疾還壬申復召除漢中府學

教授有令許至家與妻偕往癸酉閏四月到任時京

府啓 儲君四川遵 蜀王命俱以郷試考文見徵

先生辭四川赴京府甲戌春朝 蜀獻王道經䕫得

謁宋太史公墓而䘏其家 王好善忘勢召對不名

賜號其讀書之室曰正學學者稱爲正學先生自是

書啓往復無虗時其賜教有曰闔門忠義爲百世光

華先生謝云惟當克巳慎行益勵夙心體國忠君不

負所學丙子考文京府戊寅  高皇帝賔天 皇

孫嗣位召爲翰林愽士巳卯陞侍講命考文京府庚

辰復司㑹試一時君臣道合有大制作若省躬殿銘凝

命神寳頌御史府記東甌王神道碑銘皆岀先生手

是時海宇謐靖幽州兵起先生憂國追惟劉中丞基

爲之淚下未㡬天命有歸先生以死殉君至於夷滅

不變上距宋太史公惜别時適二十餘年矣知德之

深知言之至至是信哉爲文雄邁醇深所著述有僅

存者然當時有禁又五十年郷之儒紳始蒐輯成帙

鋟梓以傳南安守華亭張弼題其卷後曰篤信好學

守死善道宇宙之間僅見此老九原有知亦足以少

慰也夫予小子景仰先哲直以甲子書其所信者以

示不忘弘治巳酉五月朔

  成都府正學方先生祠堂記 臨海趙淵

君子之學SKchar爲正持其志養其浩然之氣而巳矣是

故志立則氣充氣充則人與天一無是氣天地亦㡬

乎息矣而况於人乎吾台方先生希直蚤以聖賢自

期其言曰學聖人者湏先識孟子學孟子者湏先識

浩然之氣又自名其齋曰遜志蓋其平生所得力䖏

端在是矣我 高皇帝時両召語合稍除漢中教授

蜀獻王復數延之尊之曰正學先生於是天下識與

不識咸望之若孟子建文初累官侍講與决大機天

下𠋣之若伊尹靖難兵至姚廣孝軰中以烈禍屹不

爲動天下義之若夷齊若此者正孟子所謂不能滛

不能移不能屈焉者矣非學之正志之篤有得於所

謂浩然者耶卒之國禁開於 仁皇廣孝奪於 今

上遺文盛流天下寳之蓋出於人心之同然而不容

以終冺者如此頃淵逰蜀謂先生過化之地義冝建

祠廼偕僚宷白于都御史唐公鳯儀御史丘公道隆

旣𣸪聞于 王王曰隆真儒以光我 先王余責也

於是承奉君周宣陶宣寗儀周𤦺者𣸪慨然各輸數

伯金以襄SKchar德祠成仍題之曰正學初濳溪宋先生

客塟於䕫獻王 惠王凢両遷之其墓其祠則宋承

奉景之所自營者而今祠則其東曠壌也越蜀幽明

之遇似亦非偶然者矣嗚呼師生之緒君臣之義

列聖 列王之德此誠關一代大故而奚可以不書

若承奉諸君之効義夫亦人所難者因并及之且以

語蜀之多士相與㳺心於先生之學云

嘉靖壬辰夏四月旣望

  祭文貞公文祠在漢中府學 和順王雲鳯

公博究經史高談仁義動息言貌必揆諸禮法文辭

渾然天成浩浩洋洋冩其所得該括萬事慨慕三代

之治自任經濟之重立朝未久殺身成仁百千萬年

凛有生氣公嘗教授漢中未斬之澤于今猶在鳯按

部過此率諸生稱公爲文貞先生㓗除一室題曰正

學祠正學者蜀王賜公號也作主祀公俟後之欲知

公者有攷焉謹告

  過侯城里有感      金陵魏澤彦恩

笋輿衝雨過侯城撫景依然感慨興黃鳥向人空百

囀青猿堕淚只三聲山中自可全高節天下難居是

盛名𨚫憶令威千載後重歸華表不勝情

  謁侯城里有感      太平謝省

侯城里侯城老人死不死萬丈文光射列星正流一

派分洙泗忠肝義膽照氷雪烈氣慿慿塞天地神逰

帝側騎箕尾行天還整羲和馭寒爲陽和旱爲雨精

靈颯爽誰能閟冥交不用覔逢干脩𢰅王郞舊知巳

  又              謝鐸

我憶侯城人不見侯城里悲風忽何來令人淚如雨

侯城西薄山侯城東逼海西山不可餓東海不可死

千秋萬歲心悽惻竟誰語惟應劒光血夜夜衝斗起

  又              謝鐸

欲向西風酹一樽乾坤何處著英魂百年事過風前

燭千古名傳海上村香火半龕誰地主孫枝一葉是

君恩夕陽滿地傷心淚付與江流自吐

  謁正學先生祠堂     吉安𡊮道

我從東南行清風東南至往事垂百年行人口如矢

大商有夷齊大唐有王魏稽首拜先生地下知誰愧

 附家傳

  故愚庵先生方公墓叛文    宋濂

嗚呼自我齊國文公紹伊洛之正緒號爲世適益衍

而彰傳道受業者㡬徧大江之南而天台爲極盛時

則有潘子善氏林叔恭氏趙㡬道氏兄弟以及杜仲

良氏如此者不能徧舉皆見而知之推原體用之學

敷化弘治而風動於四方重徽疊照於斯爲至流風

遺俗迄今猶有未泯若我愚庵先生方公其殆聞而

知之者歟先生諱克勤字去矜姓方氏其裔出睦州

玄英處士干宋初十五世祖廿四府君某始遷寜海

侯城里曽大父重桂郷貢進士大父子野父烱元鄞

縣儒學教諭母葉氏宋丞相夣鼎從曾孫女也先生

㓜而端凝五歲知讀書自辨章句十歳暗記五經諸

老先生嘖嘖愛賞目爲神童年垂弱冠徧窮濂洛關

閩遺書及㝷郷先逹授源委凢渉性命道德之秘窮

研探索𥨊食爲之㡬廢因喟然歎曰爲學必合天人

而後可舎是非學也至正甲辰甞一踐塲屋言國家

利害峭直無所顧忌有司不敢取飄然東歸益閉戸

潜心于一卦一爻必欲驗諸事爲至於天文地理禮

樂刑政及制度名物之屬亦辨析歸於至當如指諸

掌會海民爲變江浙行中書檄呉江同知金剛奴募

民爲水兵先生詣金剛奴謂曰民計窮而爲盗未爲

盗者亦挻挻欲動柰何授之以兵是謂增盗非禦盗

也金剛奴怒不荅旣而水兵果於中道殺護吏逃去

從盗金剛奴踰垣走折一足始悔曰吾不從方先生

言以至於此未㡬侍御史左荅納失里至郡招諭劉

都事基爲之副先生上書陳勦殄之畧不宜姑息都

事韙其言而不能用遂𦤺郡縣䧟𣳚民罹塗炭先生

發憤入山谷採松栢食之累日不返當路延先生入

幕府先生謝曰我辟糓久矣弗足與人間事也呉元

年冬 大明兵取台州先生欣逢

真主之出乃大有爲之時 䟽舉賢才安人心黜豪

強除𭧂歛明教育十餘事將上之未果洪武二年

立郡縣學以訓導辟先生樂於育才即起應命負

來從者至百餘人先生據經陳義曲暢旁通㡬無毫

髪遺憾聞者皆皆淪肌浹髓薫爲善良俄以母夫人

春秋高力辭而歸諸生追之者踵相接學舎爲空四

年夏

朝廷聞先生賢欲𦤺之部使者𡊮君宏以書幣來徴

先生以母老不忍離左右辟去旁縣郡承使者風㫖

雜逮婣連督索之先生上 京師两詣執政固辭執

政竒先生材命就銓曹試考覈入格名列第二

上特命知濟寜府事階朝列大夫錫之冠帶以行先

生至官爲書一通懸於康衢諭  上愛養元元之

意民有所不平詣府自言禁吏胥不得呵問日引𦒿

耋㘴語訊以得失郡學官缺孔子廟堂頽圯聘前進

士爲師弟子貟有未備者𨕖𥙷之役浮屠以葺廟堂

廟南鑿爲泮池傍列两序闢射圃於廟北造弓矢樹

正鵠日一𠕂視學親爲正句讀較中否属縣之内社

各立學學凢數百區學子繫籍者二千人兵後號爲

最盛始有詔民闢廢田者閱三載乃稅吏徼近功不

俟期歛之復以田定起科繇民益隋田不增闢先生

與民約定爲簡書列爲丁産爲上中下三等等復柝

爲三毎有徴發恒視書爲則吏不敢並縁爲姦歲且

暮轉戎衣于燕時有令役民舟者有誅别郡以牛車

從事天雨雪牛僵死于道破産者十八九民請以舟

就役僚佐畏令難之先生曰吾知從民便抵法非所

辭也即載以舟具白山東行中書省省義不問郡倉

絶糧省檄民七百里轉粟青州民病不能適漕運者

自淮安輸濟南道出郡境先生欲就輸郡倉而俾濟

南𦤺青州告于行省弗聽即以聞戸部戸部奏可行

省臣愧之郡城壞故事築以兵指揮使挾貴人勢當

五六月聚民萬餘治之民不得田哀號而即工聲聞

數里先生𡚒曰民病不救惡用二千石爲宻聞中書

同官疑且得罪不敢署名先生獨署之胡丞相惟庸

以聞即日  詔罷先是不雨先生袒跣徧禱群祠

涕泣卧祠下誓不雨不還至是  詔下民驩呼而

散大雨如注是歲五糓俱熟民歌曰孰罷我役使君

之力孰成我𮮐使君之雨使君勿去我民父母自是

連三歲三禱皆有年五年秋隣境盡蝗先生省愆變

食稽首告天夜聞空中甍甍聲燭之乃飛蝗蔽天而

過郡獨有年民有赴愬者隨事則决大者笞辱小者

諭遣之不㽞案牘尤慎於庻獄月録日省不使久淹

或文有未具時作麋徧食之夏秋之稅毎命斛卒持

槩高下岀其手或至累旬不収民競指倉爲穽先生

令民自槩斛卒歛手不敢出氣遇將西成預移文與

民期民爭來輸不遣一吏而稅常先登江西浙西二

行省運糧百萬濟寜水陸數千里先生視如部民不

使有錙銖怨懟舊比毎斛益四升以禆蠧耗先生憫

其道逺言于朝蠲之府召州縣官屬皆役皁𨽻往往

索賂無厭先生下信符置郵無敢不至者信符之籍

以印識而中分之吏托月日稽違以媒利先生私蔵

之緩急有程一自巳出復行其法於封内壹以信符

召民民得竟并力耕桑襁負來歸者相望于道初赴

官時戸僅三萬稅萬餘石三年之後稅以石計者十

四萬四千七百戸亦增至六萬有竒二州二十縣家

有積粟野無餓莩羊牛鷄犬散被郊垌富庻充實如

承平之世至於社禝山川諸祀先生脩崇壇壝嚴𩛙

噐服或樹名木於周垣之外一如儀制無有所闕水

驛在西門内庳陋汚濕居者弗寜先生料揀材木候

農之𨻶更作於城南庭堂室房弘敞逾昔冬寒河凍

驛舟不行令舟人伐木爲炭穿土穴蔵氷因其餘力

以成事功泗水經郡城南通淮江北引河濟地勢高

㵼搆石爲牐而時畜洩之魯橋棗林二牐歴歲久

壞石填河中舟道難之役牐丁絙壞石治灰 -- 灰 而甓之

故以葦囷庤粮火屢爲災教民爲陶瓦營屋百餘間

申戒火令編民居爲曹伍遞相救恤其患遂止大將

軍魏國徐公逹副將軍曹國李公文忠統士馬十萬

之燕駐郡稍久要官勢吏爭索粮芻相膠葛于前先

生依序酬决無不如意一軍稱能永嘉侯朱公亮祖

將舟師數百艘北征河水涸舟膠不可動脅先生曰

即趣五千夫浚河否則以軍法論日且暮先生不忍

煩民泣禱於天夜二鼔天雨𥠖明水起數尺舟竟去

莫有言者先生爲政以風化爲急務以德勝佐貳始

雖倨慢先生委誠待之卒自愧服武夫悍將不知禮

久亦化戢在官縱無事終日冠衣㘴堂上召諸吏授

以書詩法律或公牘堆几群辨方譁先生片言折之

各心恱而去性不喜近名常自誦曰近名必立威立

威必至害人吾不忍爲也府庭之間不陳杻械革鞭

懸楹間示不妄罸省憲考績爲六府最八年春入朝

  皇上以爲善治民錫燕儀曹使踐其舊軄瀕行

奬諭有加且曰政成當顯用卿秋八月知曹縣事程

貢嘗以不軄被笞心衘之上封事言狀 詔御史楊

某廉按楊適程故人恐程㘴誣罪易民服潜索先生

過事踰両月無所得乃捕府中卒吏盡繫之搒掠無

完膚無一可問者楊更與其吏謀誣先生用倉中灰 -- 灰

葦時十月固未嘗附火而葦則苫公宇垣實無私用

者先生不與辨遂就逮民號呼填道随行百餘里者

將千數先生次子孝孺上書政府大臣願以身爲軍

贖父罪不報竟謫役江浦㑹空印事起吏又誣及之

孝孺復草䟽將伏𨷂上訴而先生殁於京師九年冬

十月二十四日也壽僅五十又一孝孺與兄孝聞奉

柩東歸十年春二月二十四日窆於縣東北深灣童

施山之原禮也先生娶林氏諱SKchar婦道爲一族冠先

十五年卒至是合塟生子二人即孝聞孝孺孝聞年

十三居母之喪不肉食至服除人以純孝稱之女一

人𠕂娶王氏諱在生女一人未彌月而王卒少房董

氏育之董氏生子一人曰孝友二女皆在室未行先

生靣自如玉須眉秀整不妄咲語動容周旋必合禮

法兵亂負母逃入深谷両踵血流遇二弟訓育備至

終身未嘗失色與人交率真任質不事表襮不以久

近爲冷熱立談之頃洞見肝膈南冠過郡者必以米

醪饋之不能歩者僦舟車送之萊蕪丞陳川欲迎毋

爲養厄於無貲出錢五千助之同列以事奪禄買布

帛給其用且日延之對食久而不衰脫逢其飲醉投

案太詬而去待之益恭及酒解來謝陽若不知者曰

昔之夜吾亦醉矣不識君何謝也生平奉養簡素不

服紈綺御一布袍數載不易日不𠕂肉不治官事

輙𨚫肉不食所守㢘甚絲毛不取諸人毎行縣以物

自隨杯湯不肯受兖州守因童進二水𤓰笞童十召

州吏還之郷人有爲饒陽令者以燖雁侑書力𨚫去

乃巳初至官時禄米一斛可易金三両以軍食告乏

月取十斗爲食餘悉儲于倉或尤其迂不恤也晚年

益加畏慎晝所爲之事夜則白於天俯仰皆無愧怍

榮辱利害恒視之若一坦然不疑古所謂體道成德

之人先生誠庻㡬焉其爲文章質而不華平而中理

有汗漫集若干卷傳學者云濂私自念齊國文公之

薨殆一百七十又九年而其學䆮微譁世取寵者徒

剽掠爲談辨誇多闘靡者務組織爲篇章文公所以

扶世教淑人心者率棄爲空言故其臨事之際仰攫

俯拾唯恐利不入槖至有庸夫賤豎之不屑爲者嗚

呼可嘆也巳有如先生聞風而興乃能誠求實踐參

前𠋣衡儼若上帝鑒臨𣷉養旣純發舒自異仁民善

俗之政至今人人能道之大命雖止於斯而其率性

會道無愧於文公者尚皦然弗誣也孝孺久從濂受

經頗知先生行事之詳於是歴叙其故而繫之以銘

銘曰

堂堂齊公命世之雄伊洛正傳實爲大宗入天出人

完傳翼經有遏必䟽無幽不明疇不皷篋千里來過

燦如聚星惟台獨多流光所及寜有翳昏掲彼日月

輝于天門逝者沄沄滅景銷聲不有人豪聞風孰興

猗歟先生行知尊聞養氣弗餒充乾塞坤實孚名随

上徹九天鶴書翩翻降於丘園爰自布韋(⿱𫝀吊)專城以居

象笏朱衣於赫其儀寵恩之加其廣無垠曷以報之

誓不顧身敷宣帝仁逹于齊垊以煦以嫗以𦤺其亨

民或勞只如魴之頳乃平更繇俾遂其生𭶑胥舞文

其貪若狼乃障乃防而扼其吭人相告言久嬰亂離

父母孔邇我胡弗歸十百爲群其來如雲操SKchar耰鋤

以播以耘我行其原萬桑沃然俯瞰于隰𮮐苗芊眠

鄰多孽蝗刺天而飛避不入境絶𩔖有知真儒之效

小試則殷誰曰漢吏專羙其循太龢薰蒸郁紛輪囷

自此而升何澤弗臻大命止斯傷如之何視天方高

淚如懸河我又奚嘆數竒則然中心無慊生順死安

善人殄瘁斯道之衰顧瞻無依胡寜不哀崔崔者岡

𣺌𣺌者陂其中有墳千載之悲

  方希學傳

方孝聞字希學先生伯兄也少有至性年十三䘮母

輙稽典禮䟽食水飲彌越三年及父卒㫁酒肉居宿

于外祖母亡亦如之毎一號慟聲盡氣極嘔噦岀血

扶而後起於是䆮成羸疾行歩傴僂然守禮益確親

戚郷閭莫不稱爲孝子家素貧窶一錢寸帛不私妻

子奉尊撫㓜衣食賓祭喪塟婚嫁費用百出經理補

葺以身任之曲中儀節儉而不陋平居未嘗去書徧

學五經而䆳於易精求聖賢㫖趣由𦤺知而誠身由

親睦而愛物務䔍踐履不爲空言發爲文辭理深意

逺存心仁厚接物和恕里中有争訟者不至郡縣而

相率以質是非開以一言莫不恱服德器完精才具

優長通逹世務議論甚偉先生嘗曰某所以粗知斯

道者非特父師之教抑亦吾兄之訓𩛙也卒于家

史私録及赤城新志石龍集

  方希■詩

方孝友字希■先生季弟也舊傳 文廟召先生草

詔不屈親屬皆就戮先生目之不𮗜淚下孝友乃口

吟一絶阿兄何必涙澘澘取義成仁在此間華表柱

頭千載後旅魂依舊到家山士論壯之以爲不愧先

生之弟云

  方氏二烈女傳      臨海章嶽

正學方先生一門四節之盛世所共知而二女子之

死則或未知先年天台老儒西軒王宗元九十歲時

與石梁王君度言嘗授經烏傷山中有祝監生者老

矣謂及見西楊閣老嘆方先生二女當先生死時年

俱未笄被逮過淮相與投橋水死其事甚烈當時西

楊欲爲傳未就西軒以属王君曰子可遂成西楊之

意後石梁由南部岀守建昌亦未及爲當時嶽與石

梁之子㣧東實與聞之兹因重刻先生之文録此附

載集中以見先生篤學守道不貳SKchar心而死君難精

誠薰浸家庭閨閫間雖二小女子臨變赴義視死如

歸不懾不回與先生伯仲之死同烈者講之素定也

或者人得併觀於此益徴先生立言無虚語真足以

昭方來起後學不惟見道化攸孚且使人知反身激

厲處常變兹心則同當不忍以丈夫子愧于方氏之

二小女子云嘉靖庚申仲冬

  新刋正學方先生文集序  臨海趙洪

洪自髫年聞諸老成稱先生之道德文章岀乎天性

始生之夕有木星堕於其所𩀱瞳烱烱如電弱冠日

讀書積寸從金華太足公游時所收皆天下士先生

五經百家皆巳醖藉下筆翩翩盡聖賢膏SKchar公深驚

器之以爲莫之與京SKchar考守濟陽坐累先生數請以

身代獲原洎應詔擢蜀府教授引道匡主獨秀於玉

葉中㝷用交薦内閣一時𠋣重凡將相間所爲惟先

生之咨四方夷裔得一字珤於至璧晚路碕危皎皎

大節出人所難先生易之今猶薰灼耳目也噫先生

之淑履如此冝天有以培祐之而澌蕩慘於無遺如

此豈理也耶自古有然又何云異先生之文𢰅述SKchar

多大足以包天地近不離日用之常皆雋永乎道德

之語而意獨至而其論辨之高逺超昔賢之見今其

縹囊儲牣不可得而覩矣幸而掇乎嘘燼之餘所謂

存什一於千百者也中間在蜀之作皆友人侯君邦

彦得姑蘇編脩陳公之所傳録與夫愽采士夫間之

記誦凡詩文二百六十七篇吾鄉之士肆畏道SKchar

什襲珍蔵無由裒采洪竊惟春陽已舒江漢旣濯應

不屑於毛疪矣廼於寒暑之暇捐 --捐俸募工繡梓以圖

壽傳悉手所繕落於天順六年六月望日考於次年

四月望後一日也尚恨孤陋寓僻乏好事同志與之

共成而諦訂焉魯魚中存凡經目者其加宥正又當

知先生之文不冝以文視文而以之求道得先生之

心可也雖然先生之功德固不資文章以顯先生之

文章亦不假洪以傳然洪之所以疲於僣盭而不少

爲輕重者特爲吾郷餼羊之計云爾苟居隱墅而如

是存德義以善里閈歴仕階而如是持忠節以奠朝

社庻乎不忝所生而可以闖聖藩矣或者典刑具存

豈非鄕人之美觀也哉豈非先生之敷錫也哉又惡

知非先生之所望於後人之志哉凡我知愛苟私所

遺惠然輻凑洪當倩巨筆以書成美敢蝕厥雅邪時

天順七年歲次癸未夏四月望日

  新刋遜志齋集後序      謝鐸

右遜志先生文集三十卷拾遺十卷爲文千二伯首

總若干萬言於乎先生之文不見於世也久矣天順

中趙教諭洪實始鋟梓以傳旣而鐸與文𨕖黃君孔

昭頗加蒐輯於是葉文莊公盛秋卿林公鶚王忠文

公之孫汶諸所傳録者皆稡焉旣又從柳别駕演盡

得常人之所蔵者視昔蓋不啻倍蓰而先生之文乃

始稍稍以完今年春寜海令郭君紳聞之以書來曰

先生邑人也是不可廢願益得以傳諸梓鐸與文𨕖

君亟喜而授之或者曰先生之功業雖不盡見於當

時其道德在天下蓋有不可掩者文直其餘事耳而

又何以其傳不傳爲先生意哉鐸曰不然文者道德

之著而功業則又文之見於行事者也伊周孔孟之

道德功業盛矣千載之下匪由斯文之存曷從而知

之又曷從而傳之乎且至大如天地至明如日月其

疾徐之度盈虗之數猶必有待乎人而况於人乎故

欲傳先生之文者非徒爲先生計也爲後之人慕先

生之道德欲盡求其功業而不可得者計也先生之

文非吾台所敢私亦非予小子所得而贊特以著令

尹之志於不忘且以告夫天下後世知誦先生之文

者令尹又嘗即先生故居求所謂祠堂者而新之蓋

洪熈初先生之遺族得從寛法而爲之者也常本舊

稱遜志齋集者訛缺爲甚謹具存之不敢别有所更

益教諭之編有的知其非岀於先生者乃不敢取其

曰正學者蓋蜀獻王所賜遜志則先生所自號今并

入之以復其舊而其續得者當更爲别録云成化巳

亥冬十月朔

  新刋遜志齋集後序   黃巖黄孔昭

孔昭自㓜習聞先生之名於郷長老私謂先生學本

天成非人所能及也旣長稍知向慕求先生遺文而

讀之則知先生之學雖浩瀚如江海運動如日月變

化如鬼神而其所言無一不出乎日用彛倫之常蓋

皆愚夫愚婦之所能知能行而天地聖人之所不能

外嗚呼先生之學固孔子孟子之學也學者欲學孔

孟之道孰得而後之哉惜其遺文散佚天下僅見趙

教論刻本孔昭乃與謝侍講鐸日加訪采而其邑之

秀彦猶能各以所蔵來告遂合葉林二亞卿王李二

中書與柳常州之所得者彚次之而是編成焉於是

先生之文亦庻㡬其全矣然先生之學巳不愧存殁

文之全不全亦奚損益哉惟吾後人小子欲求先生

之道者非此則無以考其全也集旣成福建林僉憲

克賢寜海郭縣尹紳各以書來請壽諸SKchar孔昭與侍

講圖斯文永乆莫如先生桑SKchar之地故奉以属郭尹

郭尹又蒐訪於其邑得詩與文若干首附益之方經

畫召工而金義士明陳訓導熈鄭學究公詢秀才楊

顗金逺軰咸𡚒義助相校書董治各有司任不日月

板將告成嗚呼於此又可見先生德澤之在郷邑者

愈久而愈不忘也雖然是集也㧕豈吾台人所得而

私之哉庸書諸末簡以告天下後世之欲知先生者

成化十六年庚子夏五月朔日

  書方正學遜志齋集後     張弼

二十年前瑞安楊元霽知吾華亭嘗岀方先生遜志

齋藁見示乃録本也且道先生大節頗詳謹讀而妄

書其後曰篤信好學守死善道宇宙之間僅見此老

後得刻本則又加多𥨸謂孔子此八字而豈過也乎

猶以見之未盡爲恨今年二兒弘冝知寜海乃先生

之𨷂里也得全集十二本𭔃南安秉燭疾讀掩卷深

思如讀程朱之集喜而忘𥧌而又不𮗜涕泗之交零

也嗚呼學之正養之充行之確而此八字未爲過也

三代而下可考其詳者大節或有之所養所學恐未

逮乎當時有以歐蘇擬之者冝其弗屑也我 朝以

宋濳溪楊東里爲文章稱首然恐亦不當出其右乎

於乎以文章家目之殆非先生之知巳也於乎九原

可作舉世皆當奔走爲之執鞭如遇孔子不知以三

仁許之乎嗚呼成化十八年壬寅五月之吉

  書重刻遜志齋集後

先生王者之佐于時以彼其才易服就列宜𦤺卿相

之位究SKchar謨猷頋豈與唐王魏者等先生不此之𩓑

悲椘抗激至磔身沈族而氣不少回凢以存君臣之

義爲天下防也嗚呼忠哉抑有功於 昭代深矣雖

報䘏闕然而遺文盛流斯固  列聖之惠與文始

集于趙學諭洪至禮部尚書謝公鐸工部侍郞黃公

孔昭益廣捜之得若干卷刻諸寜海木今慢矣乃會

黃叅軍綰應吉士良趙大行淵刪定僞謬重刻斯編

以行于世俾知夫𡚒大忠者本如此云正德庚辰

冬朔守台後學姑蘇顧璘識

         臨海縣知縣黄誥

         黄巖縣知縣張師善

        台州府儒學教授尚芳

             訓導李深

         黄巗縣儒學教諭文 程

            府學生陳縝葉琰王梅齡

            臨海縣學生李臨卿戴濬之

               黄巖縣學生孫思光牟汝鈞校對









遜志齋集卷附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