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山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一 遺山先生文集 卷第三十二
金 元好問 撰 景烏程蔣氏密韻樓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三十三

遺山先生文集卷第三十二

  記

    令㫖重脩真定廟學記

王以丁未之五月召真定総府參佐張徳輝北上

徳輝既進見 王從容問及鎮府廟學今廢興何

如徳輝為言廟學廢扵兵夕矣徵收官奉行故事

嘗議完復僅立一門而巳今正位雖存日以頽圯

本路工匠総管趙振玉方營葺之惟不取扵官不

歛扵民故難為功耳扵是令㫖以振玉徳輝合力

辦集𠩄不足者具以状聞徳輝奉命而南連率史

天澤而下曉然知上意𠩄嚮罔不奔走從事以貲

以力迭爲佽助實以巳酉春二月庀徒藏事黽勉

朝夕鏬漏者𥙷之邪傾者壮之腐敗者新之澷漶

者飾之裁正方隅崇峻堂陛廟則爲禮殿爲賢廡

經籍𥙊SKchar之庫爲齋居之𠩄爲性薦之厨而先

聖先師七十于二十四大儒像設在焉學則爲師

資講授之堂爲諸生結課之室爲藏廐庖湢者次

焉髙明堅整營建合制起敬起慕于是乎在乃八

月落成弦誦洋洋日就問學胄子漸禮譲之訓人

士修舉選之業文統紹開天意爲可見矣旣丁酉

釋菜禮成教官李謙暨諸生合辭属好問為記以

謹歳月𥨸不自揆度以為仁義禮知出扵天性其

為徳也四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著扵人倫其

為典也五惟其不能自逹必待學政振飾而開牖

之使率其典之當然而充其徳之𠩄固有者耳三

代皆有學而周為備其見之經者始扵井天下之

田井田之法立而後黨庠遂之教行若鄉射鄉飲

酒若春秋合樂劳農養老尊賢使能攷藝選言之

政受成献馘訊囚之事無不在又養郷之俊造者

為之士取鄉大夫之嘗見扵施設而去焉者為之

師徳則異之以知仁聖義忠和行則同之以孝友

睦婣任恤藝則盡之以礼樂御書数滛言詖行凢

不足以輔世者無𠩄容也故學成則登之王朝蔽

䧟畔逃不可與有言者則撻之識之甚則棄之為

匪民不得齒扵天下民生扵其時出入有教動静

有養優柔饜飫扵聖賢之化日加益而不自知𠩄

謂人人有士君子之行者非過論也或者以為井

田自𢧐國以來掃地矣學之制不可得而見之矣

天下之民旣無以教之将待其自化歟竊謂不然

天佑下民作之君師夫豈不𣣔使之正人心承王

道以平治天下 獨厚扵周而薄扵世乎由周而

為秦秦又盡壞周制燒詩書以愚黔首而黔首亦

従之而愚借耰鋤而徳色取箕箒而誶語抵冐

殊扞熟爛之極宜莫秦民若也髙帝復以馬上得

天下其扵變狂秦之餘習復𨺚周之羙化亦不暇

給矣然而叔孫典礼僅出綿蕝之陋陸賈詩書又

皆煨燼之末孰謂斵琱為璞者乃扵不旋踵之頃

而得之寛厚化行曠然大變興㢘舉孝周暨郡國

長吏勸為之駕者項背相望是则前日𠩄以厚周

者今易地而為漢矣况乎周制雖亡而出扵人心

者固在惟厭亂𠩄以思治惟順流易扵更始始扵

草創而終之以(⿰氵閠)色本末先後還相為用為周為

漢同歸扵治何詳畧遲速之計耶洪惟大朝受天

景命薄海内外罔不臣属武尅剛矣且以文治為

永圖方夏南定垂㤙選舉念孤生之不能自存也

經之士悉優復之慮儒業之無以善継也老成

宿徳使以次傳之深計逺覧𠩄以貽丕𩔰之謨而

啓丕承之烈者盖如此王府忠國撫民一出聖學

比年賓礼故老延見儒生謂大經不可不尚邪説

不可不絀王教不得不立而舊染不得不攷古

道講明政術樂育人材儲蓄治具修大樂之絶業

舉大常之墜典其見扵恒府廟學者特尊師重道

之一耳夫風俗國家之元氣學校王政之大本不

塞不流雖有必至癃老扶杖思見徳化之成漢来

羙談見之人日盖兵興四十年爼豆之事不絶如

綫獨吾 賢王為天下倡是可為天下賀也故樂

為天下書之是年十月朔旦記

   東平府新學記

鄆學舊矣宋日在州之天聖倉有講授之𠩄曰成

徳堂者唐故物也王沂公曽罷相判州買田二百

頃以贍生徒富鄭公弼新學記及陳公堯佐府學

題牓在焉劉公摯領郡請于朝得國子監書起稽

古閣貯之學門之左有沂公祠𥙊之位春秋二仲

祭以望日魯两生㤗山孫眀復徂来石守道配焉

齊都大名徙學于府署之西南賜書碑石随之而

遷獨大觀八行碑蔡京題為聖作者不預焉齊巳

癈而鄉國大家如梁公子羙賈公昌朝劉公長言

之子孫故在生長見聞不替問學尊師重道習以

成俗㤗和以来平章政事夀國張公万公蕭國侯

公摯參知政事髙公霖同出扵東阿故鄆學視他

郡國爲最盛如是将百年貞祐之兵始廢焉先相

崇進開府之日首以設學爲事行視故基有興復

之漸今嗣侯蒞政以爲國家守成尚文有司當振

𩛙文事以賛乆安長治之盛敢不黽勉朝夕以效

萬一方經度之始或言阜昌𠩄遷乃在左獄故地

且逼近闤闠湫隘殊甚非絃誦𠩄宜乃卜府東北

隅爽嵦之地而增築之旣以事聞之  朝庀徒

蕆事上力偕作首剏礼殿堅整髙朗視大邦君之

居夫子正南面垂旒𬒳衮鄒兖两公及十哲列坐

而侍章施足徴像設如在次爲賢廊七十子及二

十四大儒繪像具焉至于棲書之閣豆籩之庫

齋舘庖湢庭廡故事畢舉而崇餙倍之子弟秀民

俻舉選而食廪(“㐭”換為“面”)餼者餘六十人在東序隷教官梁

棟孔氏族姓之授章句者十有五人在西序𨽻教

官王磐署鄉先生康曄儒林𥙊酒以主之盖經始

于壬子之六月而落成于乙卯六月𥘉五十一代

孫衍聖公元措嘗仕爲太常卿癸巳之変失爵北

歸㝷𬒳詔搜索礼噐之散逸者仍訪太常𠩄隷礼

直官SKchar工之属俻鍾磬之縣歳時閱習以宿儒府

參議宋子貞領之故鄆學視他郡國爲獨異乃八

月丁卯侫率寮属諸生舎菜干新宫玄弁朱衣佩

玉舒徐畔落之礼成而饗献之儀具八音洋洋復

SKchar于東人之耳四方来觀者皆失喜稱嘆以為衣

冠礼樂盡在是矣越翌日學之師生合辭謂僕言

嚴侯父子崇飾儒舘以布宣聖化承平文物頓還

舊觀學必有記以謹𡻕月幸吾子文之石垂示永

乆僕謝曰老生常談何足以陳之齊魯諸君之前

顧以客東諸侯者乆猥當授簡之末爼豆之事固

喜聞而樂道之何敢以不敏辭興造之蹟巳辱件

右之矣𥨸不自度量輙以有𠩄感焉者著于篇嗚

呼治國治天下者有二教與刑而巳刑𠩄以禁民

教𠩄以作新民二者相為用廢一不可然而有國

則有刑教則有廢有興不能與刑並理有不可曉

者故刑之属不勝数而賢愚皆知其不可犯教則

學政而巳矣去古旣逺人不經見知𠩄以為教者

亦鮮矣况能從政之𠩄導以率于教乎何謂政古

者井天下之田黨庠遂序國學之法立乎其中射

鄉飲酒春秋合樂養老劳農尊賢使能攷藝選賢

之政皆在聚士于其中以卿大夫嘗見于設施而

去焉為之師教以徳以行而盡之以藝滛言誠行

詭恠之術不足以輔世者無𠩄容也士生于斯時

揖譲酧酢升降出入于礼文之間學成則為卿為

大夫以佐王經邦國雖未成而不害其能至焉者

猶為士猶作室者之養吾棟也𠩄以承之庸之者

如此庻頑讒說若不在時侯以明之撻以記之記

之而又不従是蔽䧟畔逃終不可與有言然後弃

之為匪民不得齒于天下𠩄以威之者又如此學

政之壞乆矣人情苦于覊撿而樂于縦恣中道而

廢縦𢙣若崩時則為揣摩為捭闔為鈎距為牙角

為城府為穽擭為谿壑為龍断為捷徑為貪墨為

盖藏為較固為乾没為面謾為力詆為貶駮為譏

弹為姍𥬇為凌轢為為睚眦為構作為操縦

為麾斥為刼制為把持為絞訐為妾婦妬為形声

吠為厓岸為階級為髙亢為湛静為張互為結納

為𫝑交為死黨為嚢槖為淵藪為陽擠為隂害為

𥨸發為公行為毒螫為蠱惑為狐娟為徂詐為鬼

幽為恠魁為心失位心失位不巳合謾疾而為聖

癲敢為大言居之不疑始則天地一我旣而古今

一我小疵在人縮頸為危怨讟薫天㤗山四維吾

術可售𢙣𢙣不可寜我負人無人負我從則斯朋

違則斯攻我必汝異汝必我同自我作古孰爲周

孔人以伏膺我以發冢凢此皆殺身之學而未(⿱艹石)

自附于異端雜家者爲尤甚也居山林木食澗飲

以徳言之則雖爲人天師可也以之治世則亂九

方皐之相馬得天機于㓕没存亡之間可以爲有

道之士而不可以爲天子之有司今夫緩歩濶視

以儒自名至于徐行後長者亦易爲耳乃羞之而

不爲𥨸無根源之言爲不近人情之事索𨼆行怪

欺世盗名曰此曽顔子思子之學也不識曽顔子

思子之學固如是乎夫動静交相養是爲弛張之

道一張一弛㳺息存焉而乃强自矯揉以静自囚

未嘗學而曰絶學不知𠩄以言而曰忘言静生忍

忍生敢敢生狂縳虎之急一怒故在冝其流入于

申韓而不自知也古有之桀紂之𢙣止于一時浮

虚之禍烈于洪水夫以小人之中庸欲為魏晋之

易與崇觀之周礼又何止殺其驅而巳乎道統開

矣文治興矣若人者必當戒覆車之轍以適改新

之路特𥝠憂過計有不能自巳者耳故俻述之旣

以自省且為無忌憚者之𭄿侯名七歳入小學師

名士龍江張某澄自讀誦至剖析義理者餘拾年

衍聖必其為特逹之噐以其子妻之迄今為名諸

侯二君子有力焉是年九月朔旦河東元某記

  慱州重修學記

慱之廟學當㤗和中州倅遼東王遵古元仲之𠩄

連元仲有文行道陵謂之昔人君子者也甲申之

兵民居彼焚州将閻侯義以廟學州宅龍興寺殿

土木之麗甲于一州特以兵守之其後廟學獨廢

不存今行䑓特進公以五十城長東諸侯凡四境

之内仙佛之𠩄庐及祠廟之無文者率完復之故

學舎亦與焉防禦使茌平石侯青彰徳緫𬋩兼州

事趙侯徳用乃以行䑓之命葺舊基之餘而新之

大其正位又為從祀之室于其旁至于講誦之堂

休宿之庐齋厨庫廐無不俻具經始于某年之某

月落成于某年之某月文石旣具趙侯請子記之

予𥨸有𠩄感焉慱自唐以来為雄鎮風化則齊魯

礼義之舊人物則魯連子華歆駱賓王之𠩄從出

在承平時登版籍者餘三十萬家其民号為良善

而易教特䘮亂之後不能自還耳雖然豈獨此州

然哉先王之時治國治天下以風俗為元氣庠序

黨術無非教太子至于庻人無不學天下之人切

而壮壮而老耳目之𠩄接見思慮之𠩄安習SKchar

于弦誦之域而饜飫干礼文之地一語之過差一

跬歩之失容即赧然自以為小人之歸若犯上若

作亂雖駈逼之従㬰之誘引之有不可得者矣故

以之為俗則羙以之為政則治以之為國則安且

乆理之固然而事之必至者盖如此嗚呼王政掃

地之日乆矣𢧐國吾不得而見之得見两漢斯可

矣两漢吾不得而見之得見唐以還斯可矣唐以

還且不可望况于為血為肉之後乎䘮亂既多生

聚者無㡬蚩蚩之與居倀倀之為徒亦有教焉不

過破梁碎金胡書記詠史而巳前世𠩄謂急就章

兎國册者或篇題句讀之不知矣後生𠩄習見者

作白畫攫金則禦人于國門之外取箕箒而誶語

借耰鉏而徳色秦人之抵冐殊扞賈子之𠩄為太

息而流涕者盖無足訝由是觀之父子夫婦人倫

之大節亦由SKchar屦上下之定分冠而屦之屦而冠

之非正名百物則倒置之敝無𠩄正父不父子不

子夫不夫婦不婦必肇修人紀者出則而後有攸

叙之望矣况草昧之後道統方開明經者例有復

身之賜而此州将佐首以興起學官為事士之有

志于此道者其喜聞而樂道之宜如何哉故為記

其興造之始末且以學校之本告之曰有天地有

中國其人則堯舜禹湯文武周孔其書則詩書易

春秋論語孟子其民則士農工賈其教則君令臣

行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婦睦朋友信其治則礼

樂刑政紀綱法度生聚教育冠婚䘮祭養生送死

而無憾庠序黨塾者道之𠩄自出也士者推庠序

黨塾𠩄自出之道而致之天下四方者也由是而

之焉正名百物肇修人紀者尚庻㡬焉如曰不然

則爾愛其羊我愛其禮以是學為告朔之餼可也

  趙州學記

趙州廟學𥘉廢于靖康之兵天會以来郡中趙公

某始立廟殿而任公某増築學舎㤗和名臣陵川

路公元為門為廊廡為講堂土木之功乃俻自貞

祐南渡河朔䘮亂者餘二十年趙為兵衝焚毁尤

甚民居官寺百不存一學生三数軰逃難狼狽不

轉徙山谷則流離干道路廟學之存亡亦付之無

可奈何而巳户牗旣壊瓦木随徹當路者多武弁

漫不加省上雨旁風日就頺壓識者惜之𡻕癸卯

真定路工匠緫管趙侯慨然以修復爲事發貲于

家顧工于民躬自督視不廢寒暑裁正方隅崇峻

堂陛斜傾者起之腐敗者易之破缺者完之漫漶

者飾之曽不期年截然一新若𥘉未嘗毁而又有

加焉者乃八月上丁諸生釋菜如礼衣冠爼豆駸

駸乎承平之舊予過慶源嘗徃觀焉問𠩄以經度

者郡人髙徳茂等合辭道其然且請予記之予以

為學官之廢乆矣儒學之士雖有任其責者亦以

為不急之務矣比𡻕郡縣稍有以興學為事者率

有由而然力致𫝑刼劇甚調度僅能有成怨讟盈

路𠩄謂可為羙觀而不可以夷攷也趙侯不出于

强率不入于承望崇儒嚮道自㧞于流俗者如此

 在于學古之士其喜聞而樂道之冝何如哉故

為記之且告之曰吾道之在天下未嘗古今亦未

嘗廢興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之際百姓日用

而不知大業廣明五季之亂綿蕝不施而道固自

若也雖然庠序黨塾先王之𠩄以教後世雖有作

者旣不能復有𠩄加亦豈容少有𠩄損羊存礼存

此𠮷朔之餼𠩄以不可廢也夫興學儒者事也用

武之世而責人以儒者之事不可也異時時可為

力可致而使學官有鞠為園𬞞之嘆不必以前世

趙仕路三使君為言視今趙侯能不少媿乎侯名

振玉龍山人先節度慶源有良民吏之風其興文

士㳺盖其素尚云

   夀陽縣學記

近代皇綂正隆以來學校之制京師有太學國子

學縣官餼廪生徒常不下数百人而以𥙊酒愽士

𦔳教之等教督之外及陪京緫管太尹府節度使

鎮防禦州亦置教官生徒多寡則視州鎮大小為

限貟幕属之由左選者率以提舉繫衘刺史州則

係籍生附于京府各有定在外縣則令長司學之

成壞與公廨相授受故徃徃以增築為功若仕進

之路則以詞賦明經取士預此選者多至公卿逹

官捷徑𠩄在人争走之文治既洽鄉校家塾弦誦

之音相聞上黨髙平之間士或帶經而鋤有不待

風厲而樂為之者化民成俗㮣見于此自大安失

馭中夏版蕩民居官寺燬為焦土天造草昧方以

弧矢威天下俎豆之事宜有𠩄待也甲辰之春予

歸自燕雲道夀陽知有新學徃觀焉見其堂廟齋

廡若𥘉未嘗毀而又加飾焉者問𠩄以然諸生合

辭曰吾邑舊有廟學元祐中知縣事張不渝實更

新之旣乃廢于貞祐甲戌之兵大變之後民無百

家之聚縣從事李通李天民者竊有修學之議而

病未能也㑹䑓牒下于壬寅之冬課𠩄在舉上丁

釋菜之典乃得偕令佐暨縣豪傑諸人經度之盖

三年而後有成乆𣣔謁文吾子以紀𡻕月顧以斗

食之役之故而無以自逹也予謂二三君言公軰

寕不知學校為大政乎夫風俗國家之元氣而礼

義由賢者出學校𠩄在風俗之𠩄在也吾𣣔𡍼民

耳目尚何事于學如曰如之何使吾民君臣有義

而父子有親也夫婦有别而長㓜有序也則天下

豈有不學而能之者乎古有之有教無𩔗雖在小

尤不可不學也使小人果可以不學則武城之

SKchar當不以割鷄爲戯言矣予行天下多矣吏姦

而漁吏酷而屠假尺寸之𫞐朘民膏血以自SKchar

多矣崇祠宇佞佛老捐 --捐𠩄甚愛以求非道之福嚬

呻頋盻化瓦䃯之埸爲金碧者又不知㡬何人也

能自㧞于流俗崇儒重道如若人者乎且子𠩄言

無以自逹者亦過矣興學之事賢任之良民吏

當爲之賢相不任良民吏不爲曽謂斗食吏不得

執鞭于其後乎使吾不爲記兹學之廢興則巳如

𣣔記焉吾知張不渝之後唯此两從事而巳奚以

斗食之薄萬鍾之厚為計哉通字彦逹縣人天民

字仲先上世秀容人其先世皆儒素云

  代冠氏學生修廟學壁記

冠氏廟學貞祐𥘉知縣事魯仔𠩄増建㤗和中主

簿折元礼畫七十二子像䘮亂以来民居皆𬒳

毀而廟學獨存𡻕乙未右副元帥趙侯憫其頽圯

復為完𥙷之學之制𥘉亦儉狹侯就為料理而作

新之意盖未巳也侯崇儒重道出于天性在軍旅

中亦常以文史自随一府之人若偏禆若府吏皆

随而化之興學之事特其濫觴耳嗚呼吾邑為大

縣乆矣在承平時登版籍者餘三萬家僑寓之民

又倍而三之學校大事也前後歴数十政非無賢

今佐而乃囙卑習陋漫不加省百年以来能崇起

之者唯吾侯與魯折三人而巳可勝嘆哉某月日

縣學生黄逸民記

   葉縣中嶽廟記

河南中鎮𠩄在在𠩄率有祠廟以奉嶽祇葉距崧

三百里而近獨無有也邑門之南百舉武少折而

西有地焉直居民之衝顧望崇𩔰父老規為嶽祠

舊矣㤗和末太原祈人樊道真始以邑人之意而

經度焉地本故堤廢圮巳乆荆𣗥瓦䃯蛇鼯𠩄舎

樊身執畚鍤剗治蕪穢實以板築百日而廟基成

邑之人知其堅固可任也乃群起而助之賁鄉豪

張祐孫寧秦商人党珪為之倡廟既成祁人有以

白石為中天像𣣔輦而北者道真請而事焉予嘗

謂小人之情畏之而有不義恥之而有不仁威之

而有不懲獨於事神若有所儆焉何耶徼福于方

來迯罪于巳然百來而百不可得然終不以百不

可得而廢其𠩄以求也富貴光榮夀考繁昌人既

有以求諸神忠信孝弟㢘譲篤實神亦有以望于

人吾嘗見夫世俗之所事神者矣崇祠宇嚴像設

刲羊豕具儀衛巫現倡SKchar雜然而前拜跪甚勞迎

送甚勤求神之𠩄以望于人者無有也隂害賊詐

刮利次骨利之所在無復天理公噬潜搏難得是

期内人于溝不恤也血人于牙不饜也志得而意

滿則曰我求于神神報我者如是也故搏噬愈𫉬

報謝愈豊禱求愈奢香火未𭣣而隂害賊詐之心

巳怫然于胸中矣此直蛇神牛鬼之𠩄不忍臨而

謂岳祗之聦明正直者而臨之乎記有之雖有𢙣

人齋戒沐浴可以事上帝謂小人之不可以事神

不可也豈弟君子求福不囬好是正直介以景福

謂神之可欺尤不可也嗚呼神有固然三尺童子

𠩄能知而人有不能知者特溺于貪而不能自還

耳惜乎莫有以三尺童子之𠩄知者而告之也癸

未之夏予過昆陽進士𮧯仲安道樊之意欲得吾

文以記其經营之始故為書之且告以福不可徼

禍不可逃也如是庻㡬来者有𠩄儆焉

   扁鵲廟記

扁鵲随俗為變過咸陽爲無辜醫邯郸為帶下醫

洛陽為耳目痺醫盖嘗至周其有廟于此則不可

考也廟再以元豊八年成里之人事之惟謹病者

必来以藥請杯按間有得香灺埃煤若丸劑然者

吞之病良愈閭里間相傳以為神斗酒SKchar肩禱謝

曰豊積習既乆莫有能正之者鄉豪張乙居其旁

葺而新之土木有加焉正大元年之八月也自扁

鵲飲上池水三十日而知物其事固以秘怪而不

常故虚荒誕幻被于末流千百年後而未止也雖

然耳目之𠩄不接故常理之𠩄不拘神膏傳創靈

丸起廢見于傳記者多矣又安可必其果無有

嘗謂扁鵲至人也自言其方可以觧肌裂皮决脉

結筋湔浣腸胃潄滌五臟練精而易形矣至扵世

之隂忌賊詐貪饕攫拾心魂斵䘮若醉若狂懣然

而不能者百千為群日相過乎前為扁鵲者獨

能随俗為變練精而易形使之爲平直安舒廉

譲潔清之人乎若夫疾病則禱聖人所不廢誠以

感神𥙊則受福㝠𡨋之間當有隂相者盍亦無以

靈丸神膏為也此之不為區區之香灺埃煤自夸

于閭巷細民之間以為神嗚呼其亦児童劇而巳

矣豈世之𠩄望于扁鵲而扁鵲之𠩄以為扁鵲者

   長慶泉新廟記

鄧之西百里而逺是為内郷之東鄙有山焉岡巒

起伏與浙酈諸山絡脉相属而為之殿其麓二泉

SKchar田千畒有竒泉之上有龍祠耆舊以為禱之有

雨暘之應旁近之民有以飲羊牛洸裙𥚑者泉輙

匯而迁焉考之辨方無𠩄知名俚俗𠩄稱訛繆失

實且不雅馴今以其地名之長慶泉正大丁亥

承乏是邑夏五月赤旱近百日凡縣境之名湫無

慮数十所奔走禱祠卒無感通道路嗷嗷無望來

秋有此泉爲言者予率父老詣焉幣祝甫登雲氣

四合車轍未旋而澍雨浹明年里之民作新廟于

泉之西南且以紀其事爲請夫龍之靈固也然古

人之于禱祠不幸而不見荅自咎而巳幸而應焉

則亦不敢以爲功今也不徳其何以致然将⿺辶商

雨㑹歟影響之報盖不如是之捷也天之㤙與威

令龍實尸之油然而雲殷然而雷不崇朝而

雨天下利于物者豊則享諸巳者厚道家𠩄

言恍愡之外神龍之𠩄居瑶宫璿室萬舞在

庭金支翠蕤紛蔽輝映雖首出萬物奉以四海九

州有不足進焉者山夫谷民乃以一畒之宫牲不

揜豆而祠之豈度徳審功報稱之道㦲聞之天即

神神即人人即天名三而誠則一東鄰之牛不如

西鄰之鑰𥙊實受其福凡以恃吾誠而巳不然𠩄

持者狹𠩄求者奢彼乗雲氣而㳺天地之間是區

區者寕足以留其一盻耶正大己丑九月日

  三皇堂記

老子職柱下史閱人代之乆其述伏犠神農黄帝

氏以来有太上下知有之其次親之譽之之論邵

康節囙之亦謂皇與帝為千萬世之人其次第盖如

此自三墳為吾夫子𠩄断三聖人者與天同功乃

無徳業可攷見醫家者流謂神農一日嘗七十毒

與𡵨黄至貞大要三墳書特止于此今其論故在

本于大道之説而䆒乎生死之際然扵三聖人𠩄

以仁後世者絻𡈽苴耳太原醫師趙國噐謂吾業

當有𠩄本也即其家起大屋立三聖人像事之

以歴代名醫𡵨伯而下凢十人侑其坐棟宇旣俻

像設既嚴介於太谷李進之請予為記始予甚難

之以謂天地不仁芻狗萬物聖人躋民仁夀之域

民物安逸若道自然雖莫知𠩄謝可也或曰有萬

世之利萬世之報元倉楚𠩄居年榖豊穰物

無疪癘其郷之人且相與尸而祝之社而稷之况

與天地同功者乎夲反始非閭巷𠩄得專而泝

流窮源或旦暮如有遇祖而祀之其誰曰不然夫

趙子世扵方𠆸餘百有五十年矣守之以恒業用

之以戒心謂一毒妄攻五兵莫慘耿耿自信臨之

以神眀吾知是家於人之命為甚重矣是可記也

扵是乎書之國噐名天用今為惠民局直長塐

工張天秀國噐之子履道知讀書異時當以

儒素自拔于流俗云己酉𥘉吉新興元某記

   崔府君廟記

唐崔子玉府君祠在𠩄有之或謂之亞岳或謂之

𩔰應王者皆莫知其𠩄從來府君定平太宗時為

長子令有惠愛之風本道採訪使與長子尉劉内

行弗俻且有𧷢賕之鄙時縣有名虎府君謂二人者冝

當之巳而果然及一孝子為𠩄食乃以牒攝虎至

使服罪一縣以為神而庙事之世𠩄傳盖如此庙

之在陽平者有年矣貞祐之兵燒毁㡬盡東平副

元帥趙侯以其父之志為完復之其成也侯命予

以歳月記故之傳曰有功扵民則祀之以劳定

國則祀之此不為小徳小善者言漢丞相忠武侯

之殁蜀人求為立庙朝議以礼秩不聴百姓遂囙

時節𥙊之道陌上言事者或謂可聴于成都立之

安樂公不從習隆向充拜章言巷𥙊野祀非𠩄以

存徳念功若盡順人心則瀆而無典建之京師又

偪宗庙止可令其近墓為之𠩄親以時設𥙊故吏

欲奉祀者皆限至庙断其𥝠祀以従正礼扵是始

從之為庙扵沔陽従是觀之漢人扵忠武侯其難

之也如是况其下者乎且夫郡縣之良吏血食一

方見于今者多矣然卓茂則止於宻魯仲康則止

扵中牟朱邑則止於桐鄉召父杜母則止於南陽

盖未有由百里之邑逹之天下四方如府君之祠

之侈者也髙門之蕩然廣殿之渠然衮冕之巍然

侍衛之肅然雖五帝之尊且雄無以進使其止於

為土木偶焉斯可矣或有物焉則将疾走逺引逃

避之不暇矧敢馮几負扆以當天下四方臣僕之

敬乎嗚呼祀典之壞乆矣惟祀典壊而後撤滛

之政舉䘮乱以來天綱弛而地維絶人心所存唯

有逃禍徼福者在耳惟逃禍徼福者在故兇悍毒

詐有時而熄(⿱艹石)滛祀無福非其鬼而𥙊之為諂

尔所敬非吾之所謂敬尔所惧非吾之所當惧彼

将蕩然無所畏忌血囊仰射又何難焉使梁公而

在吾知前日江淮之舉有不暇施于今日者矣故

併及之使人知侯之意有在






遺山先生文集卷第三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