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山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三 遺山先生文集 卷第三十四
金 元好問 撰 景烏程蔣氏密韻樓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三十五

遺山先生文集卷第三十四

  記

    王無競題名記

安陽王尚書無競天眷中以文章顯于呉蔡諸公

間凢燕遼汴梁宫殿題牓如大安大慶應天承天

之等皆其筆也興定中閑閑趙公為禮部下蔡州

取顔魯公逍遥楼額入京師予因問公無競大字

何如逍遥閑閑言字有真行大小之不一人鮮能

兼之無競他書未必便過前人至于㝷丈大字盤

之筆勢如作小楷自當為古今第一殆天機所到

非學能也乙巳秋予與梁辨疑李輔之武伯佐游

崞山祠囙得無競崞山神三字問之伯佐南申王

氏國𥘉以好客名河東朱少章姚仲純滕秀頴趙

光道宇文叔通皆㳺其門叔通後歴䑓閣髙氏子

姪名行中者不逺数千里走書幣求為其父濟叔

晦叔墓碣銘殆無競以叔通故為書之耶不然邊

鄙荒陋時無貴仕者何以致此哉自明昌巳後縣

多名進士如劉洗馬子安欒少尹仲容胥莘公和

之張大與信之楊大叅叔玉王監使正之皆嘗于

祠下何獨無一言及無競此書使州里知之為希

代之寳在吾河東祠廟為第一手耶予恐多故之

際神筆寳墨有意外不測之變雖百悔不可及乃

託好事者使刻之石以傳不朽八月十有一日新

興元某題記

   東平賈氏千秋錄後記

東平賈氏自真定三祖始見譜諜始祖曰鎮州都

督法曹諒再世為大理少卿瑾次為司封貟外郎

贈尚書右丞杓次為給事中史館修撰中書舎人緯

累贈尚書令太師魯國公塟獲鹿西北三十里之

牛山翰林學士陶糓碑銘在焉次為左正諫議大

夫樞宻直學士贈尚書左丞琰即給事中之第五

子也次為殿中丞贈工部侍郎汾汾之昆弟六歳

神童十六擢進士第叅知政事致仕黄中次為太

常少卿直昭文舘知廣州昌齡苐魏國文元公判

都省昌朝即工部汾之兄而著作郎贈太師注之

子也次為宣奉大夫知饒州蕃蕃即太常昌齡之

第三子而朝散大夫常之兄也常行第四左丞益

謙出此房次為光禄大夫知鄆州公直知饒州蕃

之子范丞相希文之外孫致仕于鄆囙而家焉次

為知滄州君文大觀中武舉第一人策問選将以

仁智勇對其説累二千言次為顯謨閣直學士尚

書戸部侍郎偉節嘗著勸弟姪脩進書與滄州君

文皆鄆州公直之子也次為都水内𬐱使者洵滄

州之長子宋末奏𥙷金朝𥘉出官次為廕𥙷贈明

威将軍棣次為山東東路按察司知事炤明昌五年

經義進士嗜古學尚友嚴子陵陶淵明白樂天邵

堯夫號四友居士故詩有髙風希四友古學守三

玄之句即今東平河倉提領起之父也自法曹而下

有言行文筆見于紀録者魏國文元公戒子孫文

二首仁宗朝議裁减浮費文元建言将相戚里之

家多占六軍耗縣宫衣粮而為𥝠門奴𨽻在京不

啻数千人浮賫可減孰此為急朝議是之仁宗朝

戚里之家兄弟𥙷邊多不聽許仁宗以語文元文

元對曰母后之家自昔固多蒙㤙今陛下重惜爵

賞不肯輕授非惟示天下以公抑亦保全外家之

福也太平興國寺災文元以易春秋進戒囙言近

𡻕屡災寺觀天意盖有所在可勿繕治以稱陛下

畏天威重民力之意上從之康定間劉平為元昊

所得邊吏告以降敵議𭣣其族文元時為御史建

言漢殺李陵母妻陵不能歸而漢有後悔真宗

撫王継忠家而其後竟頼其力事固未可知今𭣣

其族恐貽後日之悔上從其言而止慶暦四年元

昊歸石元孫議賜死文元言自古将帥𬒳執而

歸多貰其死上從之都水君知邳州州新去湯

火殺僇之餘盡為俘虜故州有户曹而無籍民君

建白都綂府願出金帛贖生口田臧𫉬而良者凡

七百三十餘人州有籍民始于此皇統中改陜西

轉運使適歳饑民無所扵糴君拝章乞賑貸未報

而民益急君輙開倉捄餓者坐專擅奪四官降刺

石州既而改内監督燕都十三門之役郡衆聚居

病疫所起君出已俸市醫藥有物故者又爲買棺

以塟之某不敏常𬒳省檄登左丞公之門公嘗由諫

議大夫出刺寕化不半歳政成州人爲立生祠祠

䘮亂後故在也大安𥘉知河中有㫖宣諭河東南

北百姓艱食而綘觧尤甚朕以卿朝廷舊臣夙著

徳望可兼南北路安撫勾當仍以便宜許之公至

鎮移佗州餘粟以活飢民汾晋受兵㳺𮪍已及晋

安公命老㓜婦女乗城悉兵東下鉦鼓之聲聞数

十里㳺𮪍爲之宵遁晋安献牛酒犒師而還官吏

請曰吾州兵力單寡自捄不暇公乃徃援晋安設

吾州有警何以備之公𥬇曰君未之思耳吾捄晋

安所以守河中正大𥘉公致政閒居鄭下哀宗即

位史官乞囙宣宗實録遂及衛紹王𥘉虎賊弑逆

乃立宣宗宣宗之人至衛謂王失道天命絶之虎

實無罪且于主上有推戴之功獨張左相信甫言

虎賊大逆不道當用宋文帝誅傳亮謝晦故事章

奏不報爾後舉朝以大安崇慶為諱及是朝議謂

公大安中叅知政事宜知衛王事乃遣編修官一

人就訪之公知其㫖謂某言我聞海陵𬒳弑大定

三十年禁近能𭧂海陵蟄惡者得羙仕史臣囙誣

其滛毒驁狠遺𥬇無窮自今觀之百可一信耶衛

王勤儉重惜名噐較其行事中材不能及者多矣

吾知此而已設欲餙吾言以實其罪吾亦何惜餘

年朝論偉之某𥘉及公門三徃而後見及見頗賜

顔色問及時事輙一二言之若有當于公之心者

公移坐就之以至接SKchar留連二十許日某獻詩云

黄閣歸来履舄輕天将五福𢌿康寜四朝人物推

耆舊萬古清風在典刑鄭圃亦能知有道漢庭乆

𣣔訪遺經帝城百里瞻依近長傍弧南候極星公

荅云見說才名自妙年多慙政府舊妨賢物華天

寳無今古鳯閣鵉䑓孰後先鄭圃道尊何敢望漢

廷書在子當傳莫言老眼昏花滿及見風鵬上九

天公又敕諸子賢卿臺SKchar翔卿閤門凢某京師用

物月為供給之其曲相奨借如此某北渡後𫉬從

公從孫河倉提領起㳺起字顕之少日為名進士

資禀信厚生長見聞藹然有名門之舊仕東平行

䑓厯平隂簿提領堂邑𡻕課提㸃河倉惠飬疲民

歡謡載路某嘗以三口號紀之云今年堂邑有清官

三尺児童也喜歡縣帖追來不驚擾丁絲納去得

餘殘休言清慎少人知三十年來更数誰今代取

魚湏宻網東州新有放生池三𡻕終更舊有期吏

民安習枉迁移平隂奪得來堂邑却是行䑓未盡

知壬于冬十月自真定來東原顕之以此本見示

且徴後記某以賈宗名徳相望奕葉公輔宋以來

文士極口稱道如蔡内翰君謨王臨川學易劉先

生之哀挽屏山李君之純故人外傳過賈侯故居

及上賈明府求易說等二詩具在尚何待不腆之

文雖然某以晩進小生辱大賢特逹之遇且扵𩔰

之有通家之舊使公家名徳懿範不白于後世㮣

之門生故吏之義不亦甚闕乎謹述家傳所未載

者三数條如右冬至日河東人元某歛祍書

   校笠澤藂書後記

右藂書予家舊有二本一本是唐人竹𥿄畨椱冩

元光間應辭科時買扵相國寺販肆中宋人曾校

定𡍼抺稠疊殆不可讀此本得于閻内翰子秀家

比唐本有春寒賦拾遺詩天隨子傳而無顔蕘後

引其間脫遺有至数十字者二本相訂正乃為完

書向在内鄉信之仲經嘗約予合二本為一因循

至今盖八年而後卒業然所費日力𦂯一旦暮耳

嗚呼學之不自力如此哉惜一日之功為積年之

負不獨此一事也此學之所以不至歟按亀蒙詩

文如藂書與松陵集予俱曽熟讀亀蒙髙士也學

旣慱贍而才亦峻㓗故其成就卓然為一家然識

者尚恨其多憤激之辭而少敦厚之義(⿱艹石)自憐賦

江湖散人歌之𩔖不可一二数摽置太髙分别太

甚鎪刻太苦譏罵太過唯其無所遇合至窮悴無

𦕅頼以死故欝欝之氣不能自掩推是道也使之

有君有民有政有位不面折庭争埋輪叩馬則奮

髥抵几以柱後惠文從事矣何中和之治之望哉

宋儒為唐人工于文章而昧于聞道其大較然非

獨一亀蒙也至其自迩云少攻歌詩𣣔與造物者

爭柄遇事輒變化不一其體裁始則陵轢波濤穿

穴險固囚鎻怪異破碎陣敵卒之造平淡而後巳

者信亦無媿云甲午四月二十有一日書于𦕅城

寓居之西𤗉

  盡記二

    朱繇三官

天官冠服具大人相神思淵黙憑几而坐二天女

侍双鳯扶輦輦有輪月輪在上獨𦘕桂𣗳而巳左

右官抱文書而立武衛負劍夾侍貌比從官有威

武之状二天女持枤侍双鳯之前

地官王者服顔而威重乗白馬隊仗在山林間大

怪𣗳之下两力士捉馬銜施絳繖两團扇障之扇

前一衛士輕行一皂衣使者前導右一武士執龯

左一功曹挾書從官𮪍虎從後一介胄胯弓刀一

功曹抱案牘拱楫扵重崖之下一鬼卒横刀而拜

三人皆不見其面獨鬼卒肘間露一目耳一𣗳魅

赤躰倒拔一𣗳根見而未出也

水官亦王者服面目嚴毅湏髯長磔又非地官之

比乗班龍在海濤雲氣中一力士以鉄繩挽龍怒

目廻視如捉一馬然龍不能神矣一女童前導一

使者恭揖白事鬼卒獰惡殊甚肉𥘵𩬊上指颺大

錦旗洎一力士負劍者掖龍而行一SKchar史挾簿書

𮪍𡱝牛從水府大門出一力士扵大𣗳下昂面視

水官不見其額珊瑚大珠浮行水面旋轉如活犀

牛甫出水府雲氣隨之真天下之絶藝也

   張萱四景宫女

一轉角亭桷欄楹檻渥丹為飾緑琉璃塼為地女學

士三皆素錦帕首南向者緑衣紅裳𨼆几而坐一

手柱頰凝然有所思其一東坐素衣紅裳按筆作

字西坐者紅衣素裳䄂手凭几昻面諦想如作文

而未就者亭後来禽盛開一内人不褁頭𠋣欄仰

看凢裳者皆有双帶下垂㡬與裳等但色别扵裳

耳亭左湖石右木芍藥一素衣紅裳人剪花一人

捧盤承之一人得花緩歩囬首按錦帕挿之䯻鬟

之後此下一人錦帕首淡黄錦衣紅裙䄂手而坐

並坐者吹笙左二人弹筝合曲右一人黄帽如重

戴而無𤁋水不知何物背面吹笙乃知錦帕有二

帶繫之髻鬟之後一小鬟前立按拍一女童舞一

七八歳白錦衣女戯指扵舞童之後吹笙者紅衣

素裳筝色笛色板色素衣紅裙巳上為一幅

一湖石芭蕉竹𣗳紫薇花繁盛花下二女憑檻仰

看團花藍紗映生衣紅纈為桾並立者白花籠紅

綃中單三人環氷盤坐一紅衣者顧憑檻㸔花者

二白衣相對女侍二一挈秘壷一捧茗噐四人臨

池觀芙渠鷄鵣一坐砌上一女童𣣔掬水弄操便

面者十一人便面皆以青緑為之琵琶一笙一簫

笛三板一聚之按上二籐杌在旁為一幅

一大桐𣗳下有井井有銀床𣗳下落葉四五一内

人冠髻著淡黄半臂金紅衣青花綾裙坐方牀

加褥而無裙一𢷬練杵𠋣牀下一女使植杵立牀

前二女使對立擣練練有花今之文綾也畫譜謂

取金井梧桐秋業黄之句為圖名長門怨者殆

謂此耶芭蕉葉微變不為無意𣗳下一内人花錦

冠緑背搭紅繡為裙坐方牀繒平錦滿箱一女使

展紅纈托量之此下秋芙蓉滿藂湖石旁一女童

持扇熾炭俻熨帛之用二内人坐大方牀一戴花

冠正面九分紅繡窄衣藍半臂桃花裙双紅帶下

垂尤顯然一膝跋床角以就縫衣之便一桃花錦

窄衣緑繡䄡裁綉段二女使掙素綺女使及一内

人平熨之一女童白錦衣低首熨帛之下以爲𭟼

中二人双綬帶胸腹間繫之亦有不與裙齊者此

上爲一幅

一大堂界畫細整眷獸獰惡與今時特異積雪盈

瓦溝山茶盛開髙出簷際堂錦亦渥丹而楹桷間

有青緑錯雜之堂下湖石一𣗳立湖石旁其枝柯

盖紫葳也堂上垂簾二内人坐中楹花㡌羃首衣

䄂寛愽鈎簾而坐如有所待然女使五人二在簾

楹間一抱孩子孩子花㡌緑錦衣女使抱之蹇簾

入堂中真態宛然二捧湯液噐一導四内人外階

衣著青紅各異三人所戴如今人蠻笠而有瑇瑁

班不知何物為之一内人擁花㡌與前所畫同一

女使從後砌下池水凍結枯蒲匝其中凍鴨並卧

有意外荒寒之趣巳上為一幅人物毎幅十四共

五十六人

    濟南行記

予兒時從先隴城府君官掖縣嘗過濟南然但能

憶其大城府而已長大来聞人談此州風物之羙

逰觀之富每以不得一逰為恨嵗乙未秋七月予

來河朔者三年矣始以故人李君輔之之故而得

一至焉囙次第二十日間所逰歴為行記一篇傳

之好事者𥘉至齊河約杜仲梁俱東並道諸山南

與太山接是日以隂晦不克見至濟南輔之與同

官權國器置酒厯下亭故基此亭在府宅之後自

周齊以来有之旁近有亭曰環波鵲山北渚嵐漪

水香水西凝波狎鷗䑓與橋同曰百花芙蓉堂曰

静化軒曰名士水西亭之下湖曰大明其源出扵

舜泉其大占城府三之一秋荷方盛紅緑如繡令

人渺然有吴児州渚之想大㮣承平時濟南楼觀

天下莫與為比䘮亂二十年惟有荆榛瓦礫而已

正如南都隆徳故宫頽圯百年澗谿草𣗳有荒寒

古澹之趣錐髙甍𦘕棟無復其舊而天巧具在不

待外飾而後竒也凡北渚亭所見西北孤峯五曰

匡山齊河路出其下世傳李白嘗讀書於此曰粟

山曰藥山以陽起石得名曰鵲山山之民有云毎𡻕

七八月烏鵲群集其上亦有一山皆曰鵲時此山

之所以得名歟曰華不注太白詩云昔歳㳺厯下

登華不注峯兹山何峻秀青翠如芙蓉此真華峰

冩照詩也大明湖由北水門出與濟水合瀰漫無

際遥望此山如在水中盖厯下城絶勝䖏也華峰

之東有卧牛山正東百五十里鄒平之南有長白

山范文正公學舎在焉故又謂之黌堂嶺東十里

有南北两妙山两山之間有閔子騫墓西南大佛

頭嶺下有寺千佛山之西有凾山長二十里所山

有九十谷太山之北𪋤也太山去城百里而近特

為凾山所碍天晴登北渚則𨼆𨼆見之歴山去城

四五里許山有碑云其山脩廣出材不匱今但兀

然一丘耳西南少断有蠟山由南山而東則連亘

千里與海山通矣爆流泉在城之西南泉濼水源

也山水匯扵渇馬崖洑而不流近城出而為此泉

好事者曽以糓糠驗之信然徃時漫流𦂯没脛故

泉上湧髙三尺許令漫流為草木所壅深及㝷丈

故泉出水面𦂯二三寸而巳近世有太守改泉名

檻泉又立檻泉坊取詩義而言然土人呼爆流如

故爆流字又作趵突曾南豊云然金線泉有紋(⿱艹石)

金線夷猶池面泉今為靈泉庵道士髙生妙琴事

人目為琴髙留予宿者再進士解飛卿好賢樂善

欵曲周宻從予㳺者凡十許日說少日曾見所謂

金線者尚書安文國寳亦云以竹竿約水使不流

尚或見之予與觧裴囬泉上者三四日然竞不見

也杜康泉今湮沒𡈽人能投其䖏泉在舜祠西廡

下云杜康曽以此泉釀酒有取江中冷水與之較

者中冷毎升重二十四銖此泉减中冷一銖以之

瀹茗不减陸羽所第諸水云舜井二有歐公詩大

字石刻𠂀露園紀歴下泉云夫濟逺矣𥘉出河東

王屋曰沇水注𥘿澤潜行地中復出共山始曰濟

故禹書曰道沇水東之逾温逾墳城入扵河益扵

滎洑扵曹濮之間乃出于陶丘北會扵汶過歴下

濼水之北遂東流且濟之為瀆與江淮河等大而

均尊獨濟水所行道障扵太行限扵太河終能獨

逹於海不然則無以謂之瀆矣江淮河行地上水

性之常者也濟或洑扵地中水性之變者也予愛

其論水之變與常有當扵予心者故并録之珎珠

泉今爲張舎人園亭二十年前吾希顔兄嘗有詩

至泉上則知詩爲工矣凡濟南名泉七十有二爆

流爲上金線次之珎珠又次之(⿱艹石)玉環金虎黒虎

桞絮皇華無憂洗鉢及水晶簟非不佳然亦不能

與三泉侔矣此㳺至爆流者六七宿靈泉庵者三

汎大明湖者再遂東入水栅柵之水名繡江發源

長白山下周圍三四十里府參佐張子鈞張飛卿

觴予繡江亭𣻌舟荷花中十餘里樂府皆京國之

舊劇談豪飲抵暮乃罷留五日而還道出王舎人

荘道旁一石刻云隋開皇丙午十二月鈆珎墓誌

珎巴郡武昌人學通三家優㳺田里以夀卒誌文

鄙陋字以巴為已盖周隋以來俗書傳習之弊其

云塟山之西者知西南小丘為山也以𡻕計

之隋開皇六年丙午至今甲午碑石出壙中盖十

周天餘一大衍数也道南有仁宗時侍從龍圖張

侍𭅺掞讀書堂讀書堂三字東坡所書并范純粹

律詩俱有石刻掞字叔文自題仕宦之後毎以王

事至某家則必會郷鄰甥姪盡醉極歡而罷各以

𡻕月為識叔文有文譽仕亦逹然以榮利之故終

身至其家三而已名宦之役人如此可為一嘆也

至濟南又留二日汎大明待杜子不至明日行齊

河道中小雨後太山峯嶺厯厯可数两旁小山間

見層出雲𤇆出没顧揖不暇恨無佳句為摹冩之

耳前後所得詩凡十五首并諸公唱醻附扵左

    東㳺畧記

丙申三月二十有一日冠氏趙侯将會行䑓公于

㤗安侯以予宿尚逰觀拉之偕行凡三十日徃復

千里而在鞌馬者八日故所厯不能從容然亦愈

扵未嘗至焉者囙畧記之以俻遺忘郭巨廟在長

清西南四十里所路傍小山之上齊武平中齊州胡

僕射所造石室在焉所刻人物舟車馬象三壁皆

滿衣冠之制絶與今世不同有如沈存中所記幞

頭但不展腳耳西壁外胡僕射刻頌規制如磨崖

狀字作𨽻書文齊梁躰而不苦佳後題云居士慧

朗侍從至朗能草肄書世謂朗公書者是也予意

此頌必朗公所書故題字云然又有開元二十一

年題字并長清尉李皐𥙊文隔馬祠在長清馬山

之南距縣八九十里所大觀三年東平陳彦元廟

記云盧城圯澗中得唐中和二年義昌軍節度押

衙國子𥙊酒兼御史大夫李公瞻作廟縣中時石

刻載齊師為晉所敗殺馬隘道晋師不得過謂以

是得名字當為格而今為隔馬疑與左氏不合人

謂里俗相傳景徳中契丹㓂兖鄆山之神隂障戎

馬使不得南以是得名以予觀之古今祠廟不能

考其所從来而妄為立名號者多矣殺馬隘道神

何預焉而祠之至扵隂障戎馬則又齊東野人語

也記又云知縣事晁端肅禱雨而應将以封爵請

扵朝今牓云豊施矦廟者豈端肅遂得所請耶靈

岩寺亦長清東南百里所寺旁近有山曰鷄鳴曰

明孔寺後有方山泉曰双鶴曰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杖寺先有宋日

御書今亡矣絶景亭在方山之下絶𩔗嵩山法王

党承㫖世傑寺記云寺本希有如來出世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魏正光𥘉𣑽僧法定撥土立之定之來青蛇導前

双虎負經景徳中賜今名子按大觀中石橋記云

寺是正光𥘉重建然則党承㫖亦未嘗徧考耶梁

縣香山寺記說寺𥘉建時一胡僧自西域來云此

地山川甚似彼方香山今人遂謂梁縣香山真是大

悲化現之所予意前所云希有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者豈亦此𩔗

者抑党有所㩀而言也寺壁石刻甚多有張掞叔

文蘇轍子由吴拭頋道詩餘人不能悉記太山舊

説髙四十三里今云四十五里又有言二十五里者

出州北門經水簾馬棚迴馬嶺御帳護駕泉而上

遂登天門岳頂四峰曰秦觀曰觀越觀周觀秦觀

有封禅壇壇之下有秦李斯唐朱磨崖太史公謂

太山鷄一鳴日出三丈而予登日觀平明見日出

疑是太史公夸辭問之州人云嘗有抱鷄宿山上

者鷄鳴而日始出盖岱宗髙出天半昏曉與平地

異故山上平明而四十里之下𦂯昧爽問耳此語似

亦有理故録之岳祠在城中大定十九年𬒳焚二

十一年新廟成又三十年毁扵貞祐之兵今惟客

省及誠享殿在耳此殿是貯御香及御署祝版之

所城四周有岱岳青帝乾元升元四觀青帝觀有

唐大中𡻕金龍石刻大聖祖無上大道金闕玄元

天皇大帝之號見扵此岱岳觀有漢栢柯葉甚茂

東有嵓嵓亭山水自溪磵而下就两崖為壁如香

山石楼上以亭𡑅之北望天門屹然如立屏而濁

流出几席之下真太山絶勝䖏也州門南道左有

宋封祀壇合祀五方帝及九宫貴人壇壇南有碑

碑隂載献官姓名駙馬都尉二人攝司徒司空𠑽

黒帝青帝献官九宫貴神合祀官右諫議大夫种

放其餘知名如魏庠軰又三四人近城有真宗御

製御書并篆登太山謝天書述二聖功徳銘碑石

堅整(⿱艹石)三山幈風然道右有宋封禪朝覲壇壇亦

有頌壇西南四五里所有蒿里山山坡陀地中如

大冡墓石壇在其上宋禪社首碑在山下祠中宋

大中祥符元年十月二十七日封太山碑刻皆

王欽(⿱艹石)陳堯叟錢惟演楊億譔述然字畫多剥落

不能完讀矣太山上書院元是周朴所居宋太山

孫先生明復居之州學有魯两先生祠堂党承㫖

作記两先生者明復與徂徠先生石守道也龍泉

寺在平隂東南四十里齊天統中建下寺有石刻

劉豫阜昌三年皇于皇弟符改甲乙院亦有碑又

阜昌中題名最多佛像古雅皆数百年物上方大

佛與龍泉觀音非晚唐人不能造也此行㳺太山

者丑日靈岩龍泉皆一宿而去得詩凡十首云

    两山行記

甲辰夏五月八日予以事當至𡻳縣𥘉約定㐮李

之和偕徃⿺辶商幕府從事宣徳劉惠之平陽李幹臣

還軍官山過吾州遂與同行是日行八十里野宿

天涯山前明旦入縣劉李别去予獨㳺神清觀舊

聞行䑓貟外廣寕王純甫弃官學道築環堵而居

甚欲見之乃屬其徒潞人和志冲道姓名純府聞

予來欣然岀迎予謂先生方晏坐不肖之來将無

妨静業乎曰習静固道人事然亦有不應靜時因

相與大𥬇巳而之和至同郡荘煉師通玄時住此

縣之天慶觀携酒見過乃聚話扵西齋純甫先𨼆

前髙予問前髙景趣比鴈門鳯凰山爲何如純甫

言前髙去此五十里而近君能一游到則當自知

之予竊自念言先東岩君生平愛鳯山然竟不一

到故詩有鳯凰聞說似天壇北去南來馬上㸔想

得松聲滿嵓谷秋風無際海波寒之句予二十許

時自燕都試乃與客登南楼亡友蘇莘老閻徳潤

張九成王仲容軰說山中道人所居有松風軒層

簷髙棟半出空際長松滿澗谷如雲幢𤇆盖植立

闌楯之下山空夜𡨜石上聞墜露聲使人耿耿不

𥧌𭧽時聞此固嘗以不一㳺為恨矣北渡又十年

毎過鴈門壽寜武尊師子和圎果慶上人鍾秀李

文必以此山為言是則夙志為不可負而前高之

㳺當次第及之也即日與純甫之和並山而東出

鴈門之南夜宿壬仲章道正瑞雲菴菴在鳯山之

𪋤山中來儀觀仲章主之道士孫守真年八十童

丱入道其家為此觀黄冠者至渠十五世矣亂後

無圖志可考山之故事多從此翁得之十一日仲

章歩送入山由真人谷行夾道雜花盛開水聲激

激自澗壑而下且行且止不知登頓之為劳也半

山一峯為釣魚臺其上為十八盤為青龍嶺為風

門由風門而下繞佩劍峰之右為來儀觀觀在山

腹峯迴路轉䑓殿突起雲林悄然别有天地信靈

境之絶異也觀有天寳四載石記是道學士董思

珎所造思珎殆學䆒之粗能秉筆者耳文鄙而義

𨼆讀之或不能句故雖郷人少有知來儀之始末

者予為之反復数過始見崖畧盖後魏太武嘗都

扵此師事㓂謙之授秘籙自崧髙迎謙之來居此

山時有鳯凰見太武為立觀且以鳯凰名之觀厯

周隋至唐而廢真人谷本以謙之為言而訛為質兒

鳯㳺池以鳯凰來游為言亦轉而為伏牛開元𥘉北

岳先生諌議胡山𨼆案圖誌求故實嘗為辨之天

寳元載敕天下玄元廟有頽毀者在所長官量事

脩建又古今得道昇仙之地代遠跡存者皆䖍加

禮醮此山應焉北京居士髙談幽辟糓練師髙敬

臣乃共𥙷葺之碑文刻云天寳五載改鳯凰山爲

嘉瑞山八載置天長觀盖唐以玄元爲祖天長者

以㣧祚而言之也觀度道士七人髙悟真董參玄

馮通玄朱自然孫冷然餘二人石闕供養童于尉

遟如玉朱自然姓字下别刻云自然以天寳十三

年七月十五日昇天其日未時至京陳謝唐天子

天子異焉敕中使覆勘如玉以後十日亦上上昇

孫守真言朱仙翁上昇事觀曾有敕書碑唐以後

經䘮亂焚毀畧盡獨董記僅存耳來儀觀額政

和七年九月兵馬鈐轄知代州王機建權發遺河

東沿𫟪按撫司公事王誨書觀之東有飬虎峰飲

虎及五斗二泉南有天柱峯峯之南有神山與五

䑓境接西南有玉案峯西北有煉丹峯洗藥池次

有玉女峰峰南有㑹仙峯傍有五薓𣗳北有王母

池佩劍峯有白虎池谷中有水簾朱砂白雲三洞

青龍嶺旁有桃花洞觀北少西洗薓池薓與參同

又名青龍池門之下有鳯㳺池中殿曰太霄太霄

前石壇上有大松名昇仙𣗳門右有松髙與壇𣗳

等名望仙佩劍之下有燒藥爐疊石故在白虎池

之下有鳯栖𣗳立石為識凡洗薓望仙昇仙藥竈

悉朱自然遺跡也自餘葛洪煉丹爐孫真人養虎

𡶶四子峰有荘列亢倉文子祠𡈽人便謂向上諸

人皆嘗𨼆扵此殆齊東語也予恐識者或并其可

信者而疑之故不錄守真又言神仙劉海蟾以天

聖九年㳺厯名山所至並有留跡代州夀寕古詩

十韻去醉走白馿來倒提銅尾秉引箇碧眼奴檐

着獨壷癭自言秦世事家住葛洪井不讀黄庭經

豈燒龍虎鼎獨立都市中不受俗人請欲携霹

𮦷琴去上芙蓉頂吴牛買十角溪田耕半頃種秫

釀白醪便是仙家景醉卧古松隂閑立白雲嶺要

去即便去直入秋霞影仍自寫真其旁撮𬓛書龜

鶴齊夀四字題云廣寕閑民劉操書此詩宋白皡

子西曽次韻子西扵詩號為專門極力追之曽不

能彷彿仙材凢筆固自不同世俗所傳劉翁入道

詩所謂予因太𡻕生燕地十六早登科甲第者吾

知翁碧眼奴亦當羞道之矣今全真家推翁為祖

翁之姓名郷里且不能知况其道乎是又可為一

嘆也來儀亦自冩真飛白清安福夀四字所畫五

星惟𡈽宿獨存巳上皆在太霄殿外壁𡈽宿閉目

𠋣一幡坐下一牛四字清安在東福夀在西説者

以為心清而安則福夀從之翁此書不為無意也

冩真在西南一幅巾黄衣右肩挑酒瓢左肩捉布

囊破䖏䘺𥙷之氣韵古贍望之知為有道者年𡻕

既乆将就湮㓕惜無名手為臨摹之耳守真住山

五十年不省有為猛獸毒螫所傷害者山中靈異

甚多佩劍峰劍聲錚然隂晦中時有光怪照山谷

皆明静夜或聞音樂雜作琴筑筝笛歴厯可辨仙

犬時吠今年上元村落來燒燈者及聞之之和持

荘練師所餉酒來約月中飲之是晚雷雨大作遂

不果山氣蒸𣡸可喜可愕雨從林際來謖謖有聲

雲𤇆草𣗳濃澹覆露不两時頃而極隂晴晦明之

變夜參半星月清潤中庭散歩森然魄動惜清景

之不可乆留也之和賦詩予亦漫作樂府一首欲

為純甫醉後歌之明日期城中諸公不至留題殿

壁而去下山宿孫張道院又明日為前髙之㳺

    毛氏宗支石記

毛氏上世出于汝州遷耀州之三原三原迄今有

毛氏村其後乂迁徐州房從中有留之大名者今

大名機察房是巳本房既來彭城遂為彭城人祖

諱珎自宋日雄于財有十萬毛氏之號生一子諱

𠃔金朝𥘉𠃔以戸計推擇為吏一郡以吏能稱

生子曰矩曰矰矩字仲方承安元年由州SKchar属保

隨朝吏員試秋塲中甲首二年𥙷吏部覃科令史

轉貼黄科房長太和二年考滿授忠勇挍尉慱州

防禦判官四年改永豊庫使六年轉遼陽縣丞吏

民畏愛有廉能之譽大安二年用宰相薦特授桓

州軍事判官三年北兵攻枑州刺史以力不支議

降公不從城䧟自縊于軍資庫夀五十八崇慶元

年以殁身王事贈宣武将軍同知桓州軍州事誥

敕有篤堅忠節之語先娶靳氏生子一人曰端卿

女一人嫁関中㸑君玉名宦甚顯再娶鄭氏同殁

于桓州矰不仕生二子曰傑曰翼兵亂不知所終

端卿字飛卿少日有志節宣武欲䕃以官不就去

學進士自父祖以廉介自持家甚貧年二十餘負

書來濟南從名士劉蟠于章丘備厯艱苦蟠知其

有成傾意教之𥘉試東平中經義觧魁再試益都

第五遂登㤗和三年進士第調崞縣簿摧折豪右

姦民歛手官委排此戸計貧冨⿺辶商當甚有遺愛貞

祐三年入為尚書省令史雒陽多流亡當官者不善

撫治君以風力選注河南府録事判官果以政跡

聞召為戸部勾當官復用薦書授同提夆南京路

摧貨兼戸部貟外𭅺馳驛㐮葉值監察御史以𥝠忿

𬒳誣時宣宗用法急凡䑓察𬒳推例皆誣伏下降

外路七品借鄭州司候再調孟津縣丞竟以𡨚憤

感疾終于官下夀大十官至少中大夫娶同郡秦

氏生一子曰思遹再娶遼陽髙氏西京路轉運使

曼卿之女生女三人思遹以䕃再仕酒官娶孟氏

生二子一女曰從曰復女尚㓜維毛氏祖考積累

如此躬不受祉後當有興者子孫其永念之

   尚藥吴辨夫壽冢

丁祀秋七月予将西歸尚藥吴辨夫有請曰思問

不佞侍先生湯液有年矣日者不自揆度輙預作

冢墓以𭔃終焉之志而州里不經見頗有言敢質

之先生以祛二三之惑余謂辨夫言古有之祼葬

何必惡人當解其表死生之際非我所敢知亦自

毋庸知試以常理爲之說夫形噐之域古今同盡至

于太上立徳其次立功其次立言三者扵人道爲

極致無以加矣然亦有能出形噐之外壮而不老

老而不死者乎生死之在人萬世更相送猶夜之

必旦寒之必暑雖甚愚無知亦知其必至世乃有

烹金煉石合駐景之劑衘刀𬒳髪為厭勝之術戀

嫪殘喘僥倖萬一甚者至聞凶禍㓕亡之語必向

之而唾可不大哀耶唐髙士司空表聖自作冢棺

時或引客坐曠中飲酒賦詩裴回終日客或難之

表聖𥬇曰君何不廣死生一致吾寕暫㳺此中㦲此

語載之史冊作範來裔其視漢魯相孔耽之神祠

趙岐之墓石晋陶徵士之自𥙊唐王無功杜牧之

之墓銘宋米元章坐棺木黄堂上表聖之言尤為

殷重吾意子顓業方伎頻值䘮亂閱世變也熟超

然逺覧闇與古合悠悠者何足恤哉辨夫再拜曰

願終教之乃為作壽冢記吴氏世為東平人祖璋

字文寳金朝𥘉用良家子推擇為吏仕為郡功曹

以廉平見稱考子昭字進𠦑讀書知義理資稟静

黙容服脩潔閭里或旬月不見其面與党承㫖世

傑同研席試本道常取觧魁今賈文顯之及見之

道其性行如此辨夫童丱失怙恃年十七尚醫王

継先以子妻之憫其惸獨并小弱弟思義飬于家

而教之貞祐𥘉南渡河以婦翁醫術精愽之故𬒳

令㫖𭣣充侍藥局藥童東宫即大位用隨龍㤙澤

掌藥太醫院㝷𬒳㫖充皇太后醫正局掌藥累官

懐遠大将軍汴梁下北歸復以婦翁舊業行総府

署醫工都管勾婦翁無子年八十以夀終辨夫篤

于邜翼之報䘮𥙊旌紀皆無悔焉中年後欲置家

事不問乃為其弟姪殖産畢児女婚 娶最後營

此冢以某年月成而余以某年月日記辨夫時年

六十八云

   樊侯壽冢記

知郡定㐮樊侯天勝以武公積官服民政者垂二

十年思所以昭積厚扵祖考侈寵榮扵郷國今年

冬十月修治先塋列松檟𣗳碑表以𠮷日壬辰合𥙊

三世牲幣來𦔳者傾動州里諸侯之礼備而孝子

之情盡且欲作夀家以為他日寕神之地謀扵塟

家師郷之父兄皆以為徃在丙戌之春吾侯方從征

淮海常山軍取太原及吾州行省大帥怒其二三

聚境中之民而守之将盡戮而後巳吾侯奉郡王

命至自益都以吾民被脅之故不當妄有屠㓕者

愬扵帥辭㫖哀切有足感動且自與山軍閗轉戰

逐北不旬日而東山平帥知侯之忠即日并所守

者縱遺之又三年常山復取平定盂五䑓阜平軍

東山先鋒大帥巳廢州民三十餘聚落且命侯入

滹沱原侯設方畧閗山軍擣其巢穴殺𫉬甚衆主

帥知侯無它則引兵去州之民再𬒳更生之賜皆從

吾侯得之侯之福禄如川之方增何遽以身後為

計乎又謀扵州之士僕僣為侯言生而飬死而塟

中國之大政而聖人之中道自佛老家之說勝誕

者遂以形骸為外物天地為棺槨日月為舎禭甚

者至有狐狸亦可蝼蟻亦可之說雖畚鍤後隨以

曠逹自名者猶見𥬇扵大方之家雖然彼自有方

内外之辨矣吾䖏方之内聖人之中道舎而不由

尚何從乎漢以來太宗指走覇陵道武帝治茂陵

五十年至尊且不以陵𥨊(“爿”換為“丬”)為諱况其下者乎漢相

孔耽髙士趙岐吴人范慎皆作夀冢唐司空表聖

預作冢墓圖先賢其中時徃醉飲人有難之者表

聖曰吾寕暫㳺此中耶米元章知淮陽自尅死期

作棺櫬置黄堂上飲食坐卧對之彼皆名世大賢

顧豈為驚世詭俗之行以取崖異𫆀吾侯雖未之

學而識趣自逺悟代謝之必至要歸藏之有所終

焉之志有不期合而合者雖不謀扵人可也侯喜

而飲予酒再拜謝曰有是哉請刻予之文扵石以

曉來者扵是乎書



遺山先生文集卷第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