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山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九 遺山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
金 元好問 撰 景烏程蔣氏密韻樓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二十一

遺山先生文集卷第二十

 碑銘表誌碣

    順安縣令趙公墓碑

公諱雄飛字真卿姓趙氏世爲博之髙唐人曽大

父某大父極皆潜徳不耀郷里以善人稱之父忠

信資禀通悟喜接近儒士及公生愛其風骨有起

家之望正隆末㓂盗蠭起公方在襁褓舉家藏匿

林莾間懼爲盗所迹祝兒勿啼啼則累我竟以不

啼免難宗黨異焉童丱入學記誦出佗兒上稍從

郷先生受賦業未三十四赴殿廷擢承安二年乙科

釋褐長垣主簿縣瀕大河時新𬒳水害廬舎漂没

城壁頽圯公日以捄災爲事公𪠘巳毀僑寓編民

家上漏下濕(⿱艹石)不可一日居者公㤗然安之而不

以煩民也𥘉水壞廟學先聖十哲塐像遷開封縣

之青岡安集稍定首建新學躬率吏民迎奉以歸

其審於先後緩𢚩𩔗如此縣民佃鎮防軍田既淤

墊有未嘗投種者營卒恃𫝑徴租不少貸民無所

於訴任其凌轢有奪之牛者公捕繫之白按察司

嚴督主兵者視實種畆如千𭣣入幾何輸之詬租

者不得逞佃户以安流散來歸者十倍其𥘉士子

即廟學植碑頌之再任南樂簿適令闕公攝縣務

南樂邑民頑事殷号爲難理署事之𥘉有惡子

号舍五十者以公書生易之詣縣廷自陳云民以

受杖自拌敢以献公諭之曰國法加有罪者汝無

罪杖之何名惡子又謂公爲懦也乃公爲横恣無

所顧籍不數日以故毆被訟公械之市三日切責

之科决無所増而其受痛至移晷之乆惡子慚恨

自斂迄終更境内𠒋狡無復犯者躬教諸子學不

聽外出毎患經史不備妨於指授或言文士李夏

卿家文籍甚富假借用之宜無不從公曰夏卿藏書

我寕不知然渠家闔縣首户予雖曽同塲屋今部

民矣與之交通可乎是後邑子有来請益者亦謝

遣之識者以爲治官有業與農功亡異農夫嘘牛

曝背寒耕𤍠耘知有盡地利而已終不以逢年爲

幸也惟其治田不鹵莾故田亦不鹵莾報之公早

有時譽聞老師𪧐學論議爲多𦂯佐二縣仕之初

筵乃能以任重道逺自力(⿱艹石)将死而後巳者其弘

毅爲可見矣卒之吏畏而愛民愛而畏藹然有良

吏之風猶之於農其不以逢年爲幸者歟秩滿遷

懿州順安令挈家北赴過廣寕愛其山水清羙且

去𤓰時尚早也姑留寓焉不幸遘疾以㤗和四年

十二月之八日春秋四十有七終於寓舍積官至

某郎娶觧氏習於儒素之訓二女姪恩過所生拊

孤者以爲難能後公二年卒子男四人長曰安上

𥘉應進士舉晚乃學道次安常早卒次安世貞祐

二年詞賦進士無愧先逹而能謙嘿自将正大中

臺省交薦拜監察御史時論以剛柔適中歸之北

渡後破召授𠫵議京兆宣撫使司事改佐河平軍

儲次安國以䕃補監涇陽税司卒女三人長適鄢

陵醋務監馮鵬舉次未笄而夭男孫四人曰遹餘

早卒安世既通貴得贈公中大夫輕車都尉天水

郡開國伯夫人天水郡太君𥘉廣寕受兵安上等

﨑嶇百死中扶護東還藁葬於縣北大李荘之某

原是後伯仲季偕没獨安世流寓河南汴梁既下

猶復旅食異縣蓋四十年後始用今年七月日改

小舉公洎夫人之柩祔於先塋之次禮也安世既

㐮事訪某於鎮陽涕泗百拜請曰先大夫之葬棺

椁衣衾不能無悔顧已無及矣今墓巳𣗳木寂

無旌紀其何以贖有而不彰之罪乎髙聘君哀安

世不天既銘誌石矣聞之諸公謂吾子紀述國来

名卿賢大夫言行以傅不杇不勝區區之情敢以

墓碑爲託某𠕂拜曰固所願也乃爲之銘曰

 受質堅白無磷緇持心𫞐衡平設施古難其人

 公如斯行可士矩政吏師百未一試遽奪之彼

 SKchar耋老誰所資碑石有銘無媿辭罔羅放失㑹

 有時幽光發越𠔃神匪𥝠

    資善大夫吏部尚書張公神道碑銘

    并引

歳乙巳二月十有九日甲申葬我吏部尚書張公

於輔岩縣將相郷新安里東南原之新塋禮也孤

子知剛涕泗謂某言先公之葬永年王磐状其行

東明王鶚誌其墓既卒事矣神道有碑碑當有銘

州里大夫士屬筆於子敢百拜以請某以爲自貞

祐南駕初設大司農分領地官之政而假之以部

使者之任以𭄿耕稼以平賦役以督堕窳以紏姦

慝内振外肅百廢具舉傾朝復支公以碩材雅望

首膺是選始貳其長終㧾其務剛稜之所摧折深

識之所奨拔材量之所興造利澤之所惠養閭閻

細民亦皆飽聞而猒道之至於論列上前謂國家

兵力非前日之比以守則有餘以戰則不足大敵

在此何暇逺事江淮又五代以来都汴梁非用武

之國特恃大河爲固耳然唐取梁遼取𣈆國朝取

宋河其果足恃乎関中有金城天府之險按秦之

舊進可以圖恢復而退不失其爲自𭛌不都関中

則猶當駐蹕河朔繫海内之心故莫(⿱艹石)都河中河

中中夏腹心負背全秦揔制三鎮屯軍中條之麓

建行臺河南根本既彊國𫝑乃張今不都𨵿中而

又弃河中不知他日汴梁孰爲國家守者凡此三

者我天下大計繫於危𢚩存亡者爲甚切公發先事

之機篤詭辭之義故雖同列或不得與知史筆散

亡故老垂盡不著之金石以示永乆後世徵廢興

論成敗殆将有秦無人之嘆𥨸爲宗國羞之是以

慨然論次之而不敢辭公諱某字公理世爲蕩隂

陽邑里人曾大父某妣石氏大父某贈正奉大夫

清河郡伯妣尚氏追封清河郡太君考某累贈資

善大夫清河郡侯妣李氏清河郡太夫人公㓜頴

悟六歳知讀書十二能背誦五經二十八登㤗和

二年詞賦進士第釋褐徐州録事判官丁資善君

憂服除調許州郾城主簿縣有逋賦二十万配之

平民公白按察司悉除之民力以紓再調壽張主

簿時北鄙用兵科役無⿺辶商從公差次物力爲鼠尾

簿按而用之保社有号引散户有由帖褐牓於通

衢喻民以所當出交舉互見同出一手吏不得因

縁爲姦自是爲縣者皆取法焉縣境多營屯世襲

官主兵挾𫝑横恣令佐莫敢與之抗兵人歐縣民

民訴之縣縣不决申送軍中謂之就被論官司民

大苦之一日閽者告百夫長夜破門鑰狹兩伎以

出公謂夜破門鑰盗也遣吏捕還榜掠至百數且

祴繫之明日千夫長與其属哀請不巳約此後不

復犯平民乃釋之訖公任終更無一人敢橫者調

林慮令貞祐𥘉辟舉法行除糓熟令未機改丞豪

右歛迹御史行縣吏抱官文書候檢覆御史先知

公麾吏去曰張君治縣尚有未盡耶召爲尚書省

今史穀熟民千數詣闕乞留平章政事濮王以聞

徳陵欲賜可宰相髙琪以朝省尤湏得人爲

奏詔以㫖喻民民乃歸轉知管差除房俄提控吏

部銓選選法積弊公爲之更定周宻備具迄正大

末仍遵用之興定三年超陜西東路轉運副使宰

相莘公行臺關中辟公爲左右司郎中時臺務填

委日不暇給公所以䖏之者常(⿱艹石)有餘朝譽歸焉

汾𣈆䧟沒公建言河東郡縣業巳爲敵有誠能就

所存官属選有才望如郭文振胡天作張開之等

略依古制封建之使自爲戰守計亦國家禦敵之大

計也是後益封九公蓋自公發之尋以母老丐歸

飬卜居渭南五年関中受兵公避地華州之南山

行臺檄公爲沿山軍馬都提控不給一卒聴自招

募公移檄諸縣得民兵五千他州盗賊徧野惟公

号令所及帖然如平時路有遺物亦無敢拾也明

年敵退辭軍務京兆取公所練卒隷帳下皆𠋣爲

選鋒是秋兵復至行臺檄公以前職保箭谷砦兵

仗噐用取呉倉卒敵人来攻公奨厲士衆親當矢

石比歳終潼関迄鳯翔山六十餘柵相⿰糹⿱𢆶匹䧟沒獨

箭谷保完老㓜頼公以全者三十万人元光二年

詔復河中行臺驛召公詣軍前行尚書省六部事

兵亂之後百姓逃匿山谷無以供餽饟公躬歴山

谷延見父老喻以朝廷用兵之意𭄿出所有以佐

軍辭情感激人樂爲用迄河中之復軍食不乏公

之力爲多行臺以樊澤籍阿外留屯阿外土人取

城日嘗爲内應恃其功輕客軍軍分兩黨故二帥

亦不相能行臺憂之奏公爲帥府經歷官公至曉

樊籍以大義且告之㢘藺之事二帥佩眼公言更

爲朝睦城乆䧟而復帥府以威刑刼之用法殊𢡖

新民重足而立公爲言國有常憲何至如此凡科

禁過甚者悉除去之民大感悦如受更生之賜正

大元年公被召兵民惜公之去戀戀不忍訣老㓜

遮道馬爲之不前至流涕相唁云張使君去吾属

能乆於此乎及入見授京東路司農少卿緫二路

事都水使者冐河禁貿易曹單間致貲鉅万且虚

增兵籍盗取縣官錢米賂遺𫞐貴公爲不道連章

發其姦卒廢爲民士論快之伊陽民楊鐸郾城猾

吏韓祖謙舞陽捕盜提控劉汝楫以殺人繫獄法

官納賂宿留不爲决以俟末减公㢘得之嘆曰(⿱艹石)

輩漏網則千金之子果不死於市矣乃奏其罪竟

致法右司郎中平陽公府𮪍兵十餘人以事至葛

伯砦𠒋卒髙敏輩利其鞍馬衣仗掩殺之誑招撫

使髙倫謂是敵兵之偵伺者倫不知其詐以殺聞

官後事敗指倫爲首謀倫迫於箠楚自誣伏家人

訟其𡨚尚書省付有司諦審之倫無異辭家人復

抱登聞院鼓以訴有司𠕂評倫自伏如𥘉獄将决

公終以爲疑及奏上問公公奏言倫雖自欵伏而

其家訴敏輩殺人之日倫⿺辶商飲酒河南迨報至始

北歸以次第推倫何得爲首惡罪疑惟䡖忠厚之

至且歲早己乆願緩倫死以察天意上亦以爲然

遣中使赦倫省中械破而雨大作中使還奏容服

霑湿上爲之喜見顔間同判睦親府事殿前都㸃

檢撒合輦上所𠋣信聲𫝑熖熖權過将相其娣妙

淵爲女官依託營建挾𫝑歛財以侵愁州縣至役

衞士爲前導而以皇姑自名爲有司所劾上以弟

故欲勿問公力辨以爲不可竟勒妙淵返𥘉服出

撒合輦中京貞祐以後武臣以戰功徃徃至將帥

置貟既多而不相統欇公建言乞以都尉易将帥

之號上從其計爲置建威折衝寕逺安平等十都

尉各以勝兵万人配之超户部侍郎提控軍前行

六部事四年丁太夫人憂甫卒哭特旨起復宰相

奏擬公京南路司農卿上曰吾欲得張某朝夕相

見勿令外補宰相以三路調度京南當什六司農

𭔃託尤重欲暫輟之以徃耳上從之故有此授及

陛辭上喻之曰乆知卿可大用所以授此者以卿

能鎮静故耳公爲政内寛而外嚴雖𢚩於督責官

吏有犯未嘗輕肆斥逐如上意焉五年暨同官朝

京師上㢡諭良厚且詔劉大有輩當以張某矜

式尋授户部侍𭅺踰月改刑部侍𭅺不十日又

改陜西西路司農卿七年上念公乆外疊遣中使

驛召之仍詔邠州帥護送諭以道路所從岀六月

至京師授以右諌議大夫兼户部侍𭅺遂赴潼関

軍明年正月軍潰於陽翟公間関至闕下爲上言

平章政事百撒奸邪誤國雖巳遣逐而典刑未正

無以服中外心樞宻副使合喜将軍中牟垂與恒

山軍合而瞻望不進恒山用是失利合喜狼狽中

盡失軍士乞斬之以謝天下上悟旋廢合喜爲

民十二月授吏部尚書車駕東狩慷慨請從行不

許未㡬汴京送欵公柴車北歸結廬洹水之上不

以世務縈懐左右圖書以亂思遺老而巳癸𫑗正

月十有九日春秋六十有八終於所居累官資善

大夫勲上護軍爵清河郡開國侯食邑千户實封

百户娶同郡齊氏封清河郡夫人前公五月卒

子男二人長知剛舉進士次知柔早卒孫一人延

祖尚㓜公臨事有幹局自歴州縣即能敦風化立

公道定契劵以睦兵民布恩信以息㓂𢼠發奸賍

以械府吏募疆悍以輟丁男此他人之所難能在

公特小者耳既爲朝廷所知爲𭅺官爲大農當官

而行無毫末顧望義之所在必至而後已其於

憂國愛君蓋不食息頃忘也居農司十年事以苟

且爲耻所立條畫力省功倍無有能變易者在京

南日課民區種栽地桑𡻕視成否若父兄之於子

弟慰以農里之言而勉之公上之奉軍興之際簿

領塡委米塩之鱗雜朱墨之紏紛先後緩𢚩亦心

計而手授之方其培植國夲經度邦賦丞SKchar細務

宜不屑爲之然其克勤小物乃如此人謂公有不

可曉者㢘介自持而噐量閱慱風岸峻整似不可

梯接而應於物者粹以温少長郷校而有素䆠之

風從容儒雅而有應敵之略此言論事業之所以

出人意表歟平生事親孝事長敬與人交死生禍

福不少變冀禹錫李大節受知於公年少入仕踈

於自檢坐爲文吏所䧟并不復用人知其𡨚而莫

有爲辨之者公獨曰𩦸不以一蹷而廢千里况羙

士乎言之宰相乞爲昭雪不報乃上書申理之二

子竟得復叙後爲中朝名勝士論以公爲知人所

著詩文箋奏簡重典雅稱其爲人爲集(⿱艹石)干卷藏

於家嘗論公大夫士仕於中國全盛時立功立事易於取

稱故太定明昌間多名臣天下士固不可盡誣設

使易全盛而爲季末起坐嘯而應𢚩⿺辶䖏是猶拯溺

以規行之雅而料敵以清談之誤吾恐黄相國之

功名减於頴川治㝡之日矣古有之亂則智士馳

騖而不足治則中材髙枕而有餘信斯言也兹世

之士其無幸歟銘曰

 農政名卿臺務望𭅺職思其憂公極所長南駕

 而都百壘爲防乃積乃倉暨彼褁糧百冗坌來

 𠋣公設張嗷嗷創罷望我小康捄寒袴𥜗療飢

 膏梁愛育本基繋公慈祥孰求豫章公材明堂

 孰濟巨川公任舟𦨞盗販黥髠龍起雲𩦪何儷

 景同翻而不於興王相古先民繋於苞桑豈無

 興邦之言天乆矣其廢啇屹頽波之砥柱又安

 得遡橫貴而獨障文武備具之謂成夙夜匪SKchar

 之謂荘克勤小物之謂敏不畏𭛌禦之謂剛公

是所存奚必太常欝欝佳城維公之藏勒我銘

 詩發其幽光千秋𠔃万古耿故國𠔃難忘

    通奉大夫鈞州刺史行尚書省叅議張

    君神道碑銘并引

保静一軍北當沂海滕兖濟單之衝南控淮楚重

兵之所宿大河而南㝡爲重鎮興定二年詔以元

帥右都監尅石烈志開府此州不終歳復有㧾統

東道諸帥之命志由親衞起身以小字牙吾塔行

宋人訛傳又以盧國瑞目之其所統兵屯戍之外

𨽻帳下者歩五千𮪍二千而已爲人強悍鷙猛操

縱叵測用兵知變化徃徃闇與古合自二年泗州

乗勝席卷之後靈壁土山龜山蒙城五河九岡前

後殺𫉬莫可勝計先聲所及宋人為之膽落兩淮

之間名姓可以止啼署字可以怖瘧勲伐旣髙知

朝議𠋣以爲重乃髙自標置日有䟦扈之漸朝廷

亦無如之何使者䘖王命或被省檄計事東方凛

凛危懼如遇大敵應對之際横𬒳陵轢殆一食頃

不可與居而君乃以幕属與之從事者十有三年

計舉世敢與之抗者唯君一人君始以諸生仕臺

閣衣冠顔貌見者以爲懦而不武志𥘉亦甚易之

及與之議軍務凡獨任胷臆妄有執持君必為之

委曲開諭不動聲氣獷悍化而柔良既乆乃更親

爱外有手足之託而内有骨肉之義志雖髙亢SKchar

蹇卒能免於顛㓕之禍者君之力爲多蘧伯玉為

顔闔說養虎人以爲荘周氏之寓言以君之事𮗚

之世乃真有飬虎者至於時其飽饑逹其怒心虎

之與人異𩔖而媚信斯言也君其有道者與君諱

汝翼字李雲族張氏世爲河内人曽王父甲王父

琳皆𨼆德弗耀父郁字文甫章宗明昌𥘉詔州里

舉才能德行之士自河中教授曲沃主簿遷狄道

令後用君貴累贈通奉大夫清河郡侯母馬氏清

河郡太夫人君其第四子也天資頴悟童丱中以

善属句稱弱冠擢㤗和三年經義進士第釋褐

陽簿丁外艱服除調猒次丞復以内艱去職衞紹

崇慶二年任西寕主簿西寕近接夏境頻𬒳

刼君問民所疾苦政從寛簡民甚安之宣宗貞祐

二年夏㓂来攻縣中兵力單寡城爲所䧟君乗亂

而出有司以不守議罪父老詣州稱枉遂𫉬申明

四年召爲尚書省令史興定二年考滿授同知泗

州防禦使事軍前行户工部事俄改行部爲規措

所就充規措使州将移刺羊哥以宋兵脆弱不足

爲慮日與将佐燕飲君獨不預五年正月宋人乗

不備取西城遂據之時君與羊歌在東城羊哥聞

變計無所出謀弃城而遁君戒廐吏毋敢給州将

馬且躬自廵城衆頼以安已而保静軍来援碭山

従宜張惠出莾宋兵乃弃城而遁州人徳君爲立

生祠尋改靈壁軍前規措使充便宜揔帥府經歷

元光元年改充唐鄧𥙿帥府經歴官保静失君

軍事廢不治志凡七上奏乃聴君還旦擢拜祕書

監兼行户部𭅺中二年邳州從宜納合六哥劫

殺行省事忙古剛以州降宋詔揔府率東方兵攻

取之檄城中兵民有能誅六哥反正者官賞有差

脅從之人一切勿問攻數十日軍士死傷甚衆而

城中無應者又數日宋禆将髙顯梟六哥首来降

而餘黨堅守如故志與朝官之在軍中者怒曰此

州從賊叛國賊既死自當開門納軍然且旅拒如

此不盡阬之何以示威君進曰平民從叛夲非𫉬

巳竟有何罪况嘗許首惡之外不戮一人心欲阬

之朝廷将不以爲失信乎(⿱艹石)重以㤙詔開示出三

日不降某請身任其責志以下皆是其言射書敦

諭州人知禍福所在祖⿰糹⿱𢆶匹出降爾後竟無一人𬒳

詿誤者詔書褒羙遷同知保静軍節度使事哀宗

正大五年志移鎮関陜時関中游𮪍充斥老㓜扣

関者亡慮數十万志以関東人心易揺重爲避兵

者所警則或有意外之變欲禀命于朝然後納之

君進曰陜西老㓜投死無所獨以関東爲生路今

坐視不救任爲兵人所魚肉豈朝廷𠋣公存活生

靈之意乎志曰不然敵人百計窺𨵿無從而入間

有挾詐雜老㓜而東者誰當任之吾所以待朝命

者不過三二日命即下禀而後行蓋未晚也君復

進曰帥府設經歴官主帥所行得預啇略帥(⿱艹石)

輙而參佐曲意從之設此官焉用假有挾詐而東

爲意外之變者某以百口保之志不能奪即命開

關西民由是免禍中使者以聞詔諭之云牙吾塔

資性素剛非卿不能勸導卿爲參佐而主張大事

如此朕甚嘉之當益盡乃心勉建功業朕不汝忘

也搃府軍還鎮改遥領同知鎮南軍節度使事七

年志行尚書省事於陜西君以目疾求解留居歸

天興元年歸徳受兵㧾帥赤盞元凱起爲經歴

官明年春正月車駕幸歸德改吏剖𭅺中經歷如

故未㡬徐州帥樂安郡王王徳全不禀朝命授君

户工部侍𭅺充徐州帥府叅議官且諭之曰卿昔

佐牙吾塔甚有能名今知王徳全與卿有連屈卿

徃佐之徳全雖鄙野亦當從卿言無貽朕東頋之

憂也及尚書左丞完顔仲徳以䇿誅徳全乃用便

宜授君行省叅議兼同知武寕軍節度使事遥領

鈞州刺史進階通奉大夫冬十月州爲沛縣人鹿

琮所破擁官吏北渡君用憂憤感疾以明年甲午

春二月之十七日春秋六十卒於沛之旅舎翌日

蒿殯於歌風䑓之下後十有三年孤子翔等舉君

旅櫬歸祔於山陽南徐澗之先塋禮也君娶朱氏

河北西路塩鐡判官汴梁名進士文伯之女弟封

清河郡夫人前公七年卒子男二人長曰翔武義

将軍遥領鄭州防禦判官次曰浚武義将軍遥領

河内縣令女一人適汴京東水門副使邉汝礪男

孫二人長曰奉世次曰延世女孫一人㓜在室壬

子冬十月翔浚奉京東行省貟外郎王君禧伯所

譔家傳以神道碑銘爲請三請益堅某不得以不

敏辭乃爲論次之君向多可稱弗著著所以活万

人者其銘曰

 柏松青青風水攸寕張君之阡樂石有銘偘偘

唯君仁信篤誠一說解紛千室更生舞雩之春

 風(⿰氵閠)物無聲有簫韶之克諧無水火之必争彼

舉頭而城颺尾而旌方弭耳而帖伏何磔裂之

敢萌有方無方孰爲𫞐衡使存諸巳者而未之

 定奚暇及於𭧂人之所行惟天下之至柔馳騁天

 下之至剛吾然後知黄老家之言爲有徴

   資善大夫集慶軍節度使蒲察公神道碑

   銘并引

公諱元衡字君平姓蒲察氏以小字某行世爲某

路貴族國初遷種人屯戍中州遂爲真定人祖諱

乃贈鎮國上将軍考諱福山親衞出身官鎮

國上将軍臨洮路康樂知寨公則康樂之弟子也

康樂愛公風骨不凡度能起家使應童子舉年十

一登科移籍大學弱冠擢㤗和三年䇿論進士第

釋褐永年縣丞⿰糹⿱𢆶匹歴三縣佐皆有能名召爲左三

部檢法司正公資禀仁厚臨政本於惠飬不以鞭

箠立威及居議獄之地忠愛欵曲末减者爲多法

稱焉貞祐初從狩汴都拜監察御史累遷左司

諌朝廷知公蓋将大用矣未㡬授慶陽府治中𫞐

府事部民妻有與外人𥝠者民捕𫉬之手刃其妻

詣官自陳公釋而不問一時能官者以知義許之

入爲刑部𭅺中正大二年𬒳詔審理𡨚獄時所在

獄犴填滿官吏習於柄臣弄威之後知有無辜而

彼繫者亦莫敢言公徧歴郡邑躬自臨問非情有

不可耐者一切以詔㫖出之所活不啻千人四

年遷户部侍𭅺詔以鄭州軍卒謀反命與防禦使

臨淄郡王張惠鞠之辭連二偏将一遥領陳州防

禦使王一息州刺史李公以理諭卒言汝以小怨

置人造逆之地就使人詿誤而死能代汝否神理

不可誣𡨚報何時而已耶卒感悟盡吐情寶公以

聞二人得不坐五年授京西路大司農卿兼采訪

提舉刑獄事公老於從政仁信愈篤不動声氣而

感惠並舉公議藹然有公輔之望七年改集慶軍

節度使毫州管内𮗚察使未赴遘疾以某年月日

春秋五十有二薨於𥝠第之正寝去河南破不一

年耳積官資善大夫彭城郡開國侯夫人王氏燕

郡大族封彭城郡侯夫人家致整㓗有内𦔳之功

中耒歸之年七十二後公二十年而卒子男一人

桓端護衞懷逺大将軍男孫二人榮祖慶祖皆尚

㓜桓端以某年月日舉公之柩𦵏於某所之先塋

夫人祔焉既葬之㡬年某過東平恒端以碑銘爲

請平時以公恂恂退譲不爲鍜錬之風所移嘗嚮

慕之故不復以固陋辭乃爲銘曰

 廷平之于大理之徐議獄闊䟽至可以漏吞舟

 之魚于嗟公乎其斯人之徒歟大安權移變亂

 維𥘉傳翼虎臣恣爲誅鉏一羽死而一虎出封豕

 與俱公適其時職司刑書乗御史騘登使者車

 悃愊無譁閑雅甚都周旋於柱後惠文之間温

 其褐寛之儒平反㡬何月計有餘方血肉狼籍

 而有治古之騶虞禍𢡖河隂或僇或俘不爲國

 殤即亡國之大夫天獨厚公得歸公于黄壚湯

 旱焚如一溉者後枯孰乗孰除吾知神理之不

 誣于嗟公乎

    資善大夫武寕軍節度使夾谷公神道

    碑銘

貞佑初大駕南廵公以省SKchar扈行事出倉卒乃留

㓜子今先鋒使斜烈於平州之撫寕朔南分裂父

子相失者餘二十年先𨦟既長立能自𡚒發立功

名仕䆠貴顯𡻕癸巳汴梁下乃奉 朝命迎公

北歸公巳老而身見代謝愴焉有去國之感頋瞻

裴回不能自已生平植節堅苦食𬞞糒不猒既居

民間倍自貶損先鋒有至性夫人殷氏尤盡婦道

日具甘脆百方奉公而公所以白持者不少變一

室蕭然使日夕裁足而巳人事餽餉𤓰果菜茄之細

亦峻拒而疾麾之如御史執法之在前後惟恐其

汚己也時貴慕公名有謁見者敕外白不得通曰

我亡國之大夫耳尚何言哉初自𦕅城居宣德惟

渾源魏内翰邦彦以簡重得登公門與之考論文

藝自餘雖鄰舎有不得見其面者蓋嘗論公君臣

之義於名教爲尤重名教者天地之大經而古今

之恒典惟天下之至誠爲能守故人臣之於君者

有天道焉有父道焉大分一正義均同體吉㐫禍

福不以回其慮廢興存亡不以奪其節任重道逺

死而後巳猶之父有罔極之慕而天無可逃之理

㣲子之過舊都包胥之哭秦廷王蠋布衣義不北

面於燕樂毅終其身不敢謀趙之徒𨽻非誠何以

當之是故誠之所在即名教之所在有不期合而

合焉者語有之善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有恒

者斯可矣居今之時行古之道(⿱艹石)公者吾不知其

去古人爲逺近然則不以名教處之其可乎公諱

土刺字大用姓夾谷氏世爲合懶路人曽大父息

虎起天㑹初嘗以王爵握兵柄史諜載其功詳矣

大父僕干驃𮪍尉上将軍娶完顔氏父阿海驃𮪍

尉上将軍澄州刺史娶阿勒根氏贈金源郡夫人

生五子公其第二子也弱冠始知讀書三舉䇿論

進士以㤗和三年登科歴撫寧海濵簿貞祐初𬒳

召道出平州平州適被兵州将請公𠑽軍中彈𡑅

以功陞一階入𥙷省掾終更除武寜軍節度副使

五年用樞蜜院薦充京東緫帥府經歴司主帥牙

古大資驁狠恃功自髙奴視叅佐徃徃置之死地

從事輩畏之惟意所嚮噤不出一語公直前徑行

無所頋籍論事之際極所欲言者而止少不見聴

則移疾不爲岀帥悔悟或詣公謝之其秉志抗

直如此興定𥘉宋人歩𮪍数萬侵泗州聲𫝑甚張

公爲畫䇿潜軍趍靈壁出其不意殺𫉬甚衆以功

遷兩階四年召爲户部貟外𭅺轉刑部尋遷𭅺中

元光𥘉設三路司農分治户部以公剛稜疾惡材

任刺舉授京南路少卿兼郎中未㡬以穪職聞是

後公雖改他官言政者猶以少卿名之正大𥘉擢

𥙿州刺史改睢州是𡻕大蝗公境獨無有秋旱甚

禱之而雨識者以爲善政之報三年召爲户部郎

中𥘉置申州輟公爲刺史明年城洛陽授同知中

亰留守兼同知金昌府事留守移刺瑗雅敬公事

無巨細諮之而後行俄改汝州防禦使洛陽之民惜

公之行祖道填咽度旬日不得發公以形迹自嫌

竟由他路而去未經𡻕改陳州公老於從政先声

所暨有識相賀州有東平宣銳軍餘百輩率以戰

功得官有至四品者恃𫝑作威備極㓙悍前後不

能制一葛知府者尤不法公捕得之檄送本管一

郡帖然考城胥史所聚結黨爲社有大刀之目把

持令佐連起詔獄細民雖𬒳侵愁而無所於訴公

籍其姓名置之㕔事自是無一人敢犯者尋上章

請老御史張特立樂夔上書言陳州防禦使土刺

剛直㢘介有古良吏之風今雖年及其黽勉王事

強仕之人有不能及者比聞以例告老而有司亦

以例許之貪賢之道誠有所未盡特望重加拔擢

以𮗚自竭之效書奏落致仕超授同知開封府事

明昌以来鎬厲王衞紹王族属皆終身禁錮男女

幽閉絶婚嫁之望公建言二宅僇辱既乆賤同匹

庻就有詭謀誰與同惡宜釋其𪧐怨弘以大度使

之各就人道遂生化之性夫國君不可以讐匹夫

讐之則通國皆懼匹夫且然况骨肉乎語雖不即

從其後天興𥘉元之赦皆聽自便蓋自公發之云

六年授武寕軍節度使徐州管内𮗚察使兼提舉

河防使詔㫖褒諭道所以遷擢之故且命乗傳赴

鎮桃園行樞宻院事幹魯倉官王邦昌嚢槖爲姦

盗官糧二万斛公按問得實悉從徴理轉漕爲之

少寛踰年竟以衰病不任得請北渡後五年以戊

戌年二月晦春秋七十有三終於家積官資善大

夫金源郡開國侯殁後三日𫞐殯宣徳州東南天

王寺壬寅三月壬申奉公之柩葬於永興縣王家

堡之西北原從弟平章政事華國公畢蘭岀及其

子奉職六十一皆葬墓次蓋子孫去先塋乆不能

歸祔故改卜於此前夫人奥敦氏贈金源郡夫人

⿰糹⿱𢆶匹室蒲速烈氏亦封金源郡夫人子男三人德興

輔國上将軍早卒次斜烈〇宣授先鋒使佩金符

緫綂質子軍次万僧女一人嫁爲世襲官妻早卒

男孫三人留住㧞突七十二女孫二人秦奴元奴

皆尚㓜妷二人永喜輔國上将軍次中山皆弟明

威将軍老哥之子妷孫二人阿憐壽童從孫一人

八十二奉職之子從妷女一人平章公之女蓋公

𭣣飬之者将葬五路万户郝丑和尚以行状来請

曰吾子徃在省寺宜知武寜之詳先鋒與我結弟昆

之義公之葬猶葬吾父也幸辱以神道碑賜之予

素善郝侯義不可辭乃用所以知公者著之篇而

系之以銘銘曰

 清慎以自持介特而不詭随祖𬒳築室天實厚

 其基温乎召杜之慈凛乎趙張之威民不忍忘

 吏不敢欺真識㡬希頋以能官爲見知風雨如

 晦鷄鳴有期滄海横流鰲足不欹幅巾布衣陋

 巷棲遲吾寜汩濁流之泥吾寕啜餔餘之醨周

 粟京坻采薇以療飢尚友千載匪義迹其焉追

燕雲之郊丘壠纍纍使九原而可作非公吾誰

與歸




遺山先生文集卷第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