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史/卷7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十三 遼史
卷七十四 列傳第四
卷七十五 

耶律敵剌 蕭痕篤 康默記 韓延徽 韓知古

○耶律敵剌蕭痕篤康默記(延壽)韓延徽(德樞紹勛紹芳資讓)韓知古(匡嗣德源德凝)

耶律敵剌,字合魯隱,遙輦鮮質可汗之子。太祖踐阼,與敞穩海裏同心輔政。太祖知其忠實,命掌禮儀,且諉以軍事。後以平內亂功,代轄裏為奚六部吐裏,卒。敵剌善騎射,頗好禮文。

蕭痕篤,字兀裏軫,叠剌部人。其先相遙輦氏。痕篤少慷慨,以才能自任。早隸太祖帳下,數從征討。既踐阼,除北府宰相。痕篤事親孝,為政尚寬簡。

康默記,本名照。少為薊州衙校,太祖侵薊州得之,愛其材,隸麾下。一切蕃、漢相涉事,屬默記折衷之,悉合上意。時諸部新附,文法未備,默記推析律意,論決重輕,不差毫厘。罹禁網者,人人自以為不冤。頃之,拜左尚書。神冊三年,始建都,默記董役,人咸勸趨,百日而訖事。五年,為皇都夷離畢。會太祖出師居庸關,命默記將漢軍進逼長蘆水寨,俘馘甚眾。天贊四年,親征渤海,默記與韓知古從。後大諲譔叛,命諸將攻之。默記分薄東門,率驍勇先登。既拔,與韓延徽下長嶺府。軍還,已下城邑多叛,默記與阿古只平之。既破回跋城,歸營太祖山陵畢,卒。佐命功臣其一也。

孫延壽,字胤昌,少倜儻,謂其所親:「大丈夫為將,當效節邊垂,馬革裹屍。」景宗特授千牛衛大將軍。宋人攻南京,諸將既成列,延壽獨奮擊陣前,敵遂大潰。以功遙授保大軍節度使。乾亨三年卒。

韓延徽,字藏明,幽州安次人。父夢殷,累官薊、儒、順三州刺史。延徽少英,燕帥劉仁恭奇之,召為幽都府文學、平州錄事參軍,同馮道祗候院,授幽州觀察度支使。後守光為帥,延徽來聘,太祖怒其不屈,留之。述律後諫曰:「彼秉節弗撓,賢者也,奈何困辱之?」太祖召與語,合上意,立命參軍事。攻党項、室韋,服諸部落,延徽之籌居多。乃請樹城郭,分市裏,以居漢人之降者。又為定配偶,教墾藝,以生養之。以故逃亡者少。

居久之,慨然懷其鄉里,賦詩見意,遂亡歸唐。已而與他將王緘有隙,懼及難,乃省親幽州,匿故人王德明舍。德明問所適,延徽曰:「吾將復走契丹。」德明不以為然。延徽笑曰:「彼失我如失左右手,其見我必喜。」既至,太祖問故。延徽曰:「忘親非孝,棄君非忠。臣雖挺身逃,臣心在陛下。臣是以復來。」上大悅,賜名曰匣列。「匣列」,遼言復來也。即命為守政事令、崇文館大學士,中外事悉令參決。

天贊四年,從征渤海,大諲譔乞降。既而復叛,與諸將破其城,以功拜左僕射。又與康默記攻長嶺府,拔之。師還,太祖崩,哀動左右。太宗朝,封魯國公,仍為政事令。使晉還,改南京三司使。世宗朝,遷南府宰相,建政事省,設張理具,稱盡力吏。天祿五年六月,河東使請行冊禮,帝詔延徽定其制,延徽奏一遵太宗冊晉帝禮,從之。應歷中,致仕。子德樞鎮東平,詔許每歲東歸省。九年卒,年七十八。上聞震悼,贈尚書令,葬幽州之魯郭,世為崇文令公。

初,延徽南奔,太祖夢白鶴自帳中出;比還,復入帳中。詰旦,謂侍臣曰:「延徽至矣。」已而果然。太祖初元,庶事草創,凡營都邑,建宮殿,正君臣定,名分,法度井井,延徽力也。為佐命功臣之一。子德樞。

德樞年甫十五,太宗見之,謂延徽曰:「是兒卿家之福,朕國之寶,真英物也!」未冠,守左羽林大將軍,遷特進太尉。時漢人降與轉徙者,多寓東平。丁歲災,饑饉疾厲。德樞請往撫字之,授遼興軍節度使。下車整紛剔蠹,恩煦信孚,勸農桑,興教化,期月民獲蘇息。入為南院宣徽使,遙授天平軍節度使,平、灤、營三州管內觀察處置等使,門下平章事。已而加開府儀同三司、行侍中,封趙國公。保寧元年卒。孫紹勛、紹芳。

紹勛,仕至東京戶部使。會大延琳叛,被執,辭不屈,賊以鋸解之,憤罵至死。

紹芳,重熙間參知政事,加兼侍中。時延議征李元昊,力諫不聽,出為廣德軍節度使。聞敗,嘔血卒。

孫資讓,壽隆初拜中書侍郎、平章事。會宋徽宗嗣位,遣使來報,有司按籍,有「登寶位」文,坐是出為崇義軍節度使。改鎮遼興,卒。

韓知古,薊州玉田人,善謀有識量。太祖平薊時,知古六歲,為淳欽皇后兄欲穩所得。後來嬪,知古從焉,未得省見。久之,負其有,怏怏不得志,挺身逃庸保,以供資用。其子匡嗣得親近太祖,因間言。太祖召見與語,賢之,命參謀議。神冊初,遙授彰武軍節度使。久之,信任益篤,總知漢兒司事,兼主諸國禮儀。時儀法疏闊,知古援據故典,參酌國俗,與漢儀雜就之,使國人易知而行。頃之,拜左僕射,與康默記將漢軍征渤海有功,遷中書令。天顯中卒,為佐命功臣之一。子匡嗣。

匡嗣以善醫,直長樂宮,皇后視之猶子。應歷十年,為太祖廟詳穩。後宋王喜隱謀叛,辭引匡嗣,上置不問。初,景宗在藩邸,善匡嗣。即位,拜上京留守。頃之,王燕,改南京留守。保寧末,以留守攝樞密使。時耶律虎古使宋還,言宋人必取河東,合先事以為備。匡嗣詆之曰:「寧有是!」已而宋人果取太原,乘勝逼燕。匡嗣與南府宰相沙、惕隱休哥侵宋,軍於滿城。方陣,宋人請降。匡嗣欲納之,休哥曰:「彼軍氣甚銳,疑誘我也。可整頓士卒以禦。」匡嗣不聽。俄而宋軍鼓噪薄我,眾蹙踐,塵起漲天。匡嗣倉卒諭諸將,無當其鋒。眾既奔,遇伏兵扼要路,匡嗣棄旗鼓遁,其眾走易州山,獨休哥收所棄兵械,全軍還。帝怒匡嗣,數之曰:「爾違眾謀,深入敵境,爾罪一也;號令不肅,行伍不整,爾罪二也;棄我師旅,挺身鼠竄,爾罪三也;偵候失機,守禦弗備,爾罪四也;捐棄旗鼓,損威辱國,爾罪五也。」促令誅之。皇后引諸內戚徐為開解,上重違其請。良久,威稍霽,乃杖而免之。既而遙授晉昌軍節度使。乾亨三年,改西南面招討使,卒。睿智皇后聞之,遣使臨吊,賻贈甚厚,後追贈尚書令。五子:德源,德讓,後賜名隆運,德威,德崇,德凝。德源、德凝附傳,余各有傳。

德源,性愚而貪,早侍景宗邸。及即位,列近侍。保寧間,官崇義、興國二軍節度使,加檢校太師。以賄名,德讓貽書諫之,終不悛。以故論者少之。後加同政事門下平章事,遙攝保寧軍節度使。乾亨初卒。

德凝,廉遜廉謹。保寧中,遷護軍司徒。開泰中,累遷護衛太保、都宮使、崇義軍節度使。移鎮廣德,秩滿,部民請留,從之。改西南面招討使,党項隆益答叛,平之。遷大同軍節度使,卒於官。

子郭三,終天德軍節度使。孫高家奴,終南院宣徽使;高十,終遼興軍節度使。

 卷七十三 ↑返回頂部 卷七十五 


PD-icon.svg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