邠寧慶三州節度饗軍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邠寧慶三州節度饗軍記
作者:李觀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34

朗寧郡王張公,擁七尺之節,臨三州之師,牧我邠荒,藩我雍疆。德邁乎龔黃,聲稱乎四鄰;戎無南侵,國無西憂;師嚴民厘,封守晏如。聖上聞之,曷嘗不負扆而谘之?因乃寵以彤弓,嘉以墨書,乃慰乃止,曷日而無哉!於是仗鉞總戎之臣,咸望公而歡,懼無能稱,於維朗寧之卒,已仗誠而言曰:「獲拜錫之光,聖上之寵崇朗寧,足以勵不戮力之臣。」然斯事也,君臣之殊尤,敢不述之而已焉哉?

越春王二月,河澌未流,東風始湊,優柔委蛇,被公軍容。公曩奉詔親率師,備胡乘虛,君命未復,不自議還。雖閫外得專,亦大有所不專也。於是軍吏之職事者,進復於戲下曰:「舊以是月賞功息勤,惠老及疾,哀死及孤。厥死無怨,厥生而愉,所以數軍實,賚師徒,實舊典也。違之不孚。」公從之,乃練令長,豁連城,鼓於四門,旆於四墉。日既登,塵不騰,窮陰閉,淑氣升,軍聲歡康,儲輿雷硠。翕乎萬民,湊乎氐羌,空山之木春,近塞之草芳。朗寧乃鳩文武之吏,列而為行,東面向闕而再拜,如蒙上之命命之,然後申號而惠周,升堂而澤溥。賁育之倫,列於軍之宇;校師之士,次於軍之堂。進如風行,坐如雲屯,旌旗蔽日,刀戟交光。公於是眾食而食,眾安而安,士盡感之,優用醉飽,而禦酒肴。是日饗軍,無淫樂,無亂音。右金鼓,左羽旄,所以奮武之烈,壯軍之容。其餘管磬之歡,弦匏之繁,罔不合奏節,諧雅音,俾三軍之士,毅其氣,和其心;群羌之長,釋我俘,歸我侵。少壯重銳,老疾謳吟,祲化為祥,虜趨為擒。洪矣偉矣,朗寧之理,明德遐被者乎?乃知夫致饗者不止乎味,張樂者不止乎聲,仁可以碩其膚,和可以齊其情,故朗寧之饗士,兼以仁和被之,豈以膻腥猗之哉?武有七德,朗寧其由二三焉。

於時歲紀協洽,國家郊祀之明年,觀布衣來遊,賓公之筵。宗盟兄侍御史益,有文行忠信,而從朗寧之軍,惡群小之日取媚也,故不自書。命觀書之曰:「子之文直,長於記事,益知之。」乃題曰《邠寧節度饗軍記》。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