邠州節度使廳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邠州節度使廳記
作者:鄭處誨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61

邠為古國,其俗質而厚,其人樸而易理。業尚播種畜擾,有後稷、公劉之遺風。始皇並天下,地屬右輔。後漢析為新平郡。後魏改置豳州,國朝因之。開元中,詔以豳、幽為疑,因改為邠。天寶已前,太平歲久,西通伊、涼,萬里而遠,邠實為近郡。申王薛王以親賢之責居之,太尉房公以盛德之重居之。洎逆胡勃起幽、朔,西戎塵坌蕩湧,乘艱難際,盜據河右。蕃兵去王城,不及五百里,邠由是為邊郡斥候,近郊鎮要害。大曆中,尚父汾陽王始以朔方軍壯其威容。後益選武勇驍健有膽決奇謀者繼之。

今天子三年,西戎款關,獻河湟數州故地,西鄙益拓。邠為近蕃,上念兵戎方息,邊備愈遠,始詔司空白公,由丞相府持節來鎮。丞相功成繼命,文雅忠恕之風,煦然而起。邊人若寢寤拭目,心意蘇醒,始知禮讓文化之為急務。廷議以我季父尚書公前為夏帥,夷乂安,寇盜弭急,儲廩果實,兵械果完,懋賞休績。遷鎮是軍,季父又以理夏之政,移之於邠。邠人嬉嬉,薰為太和。

嚐睹屋壁,誌前帥是軍者之名氏,因曰:「曩之帥此者,豈不知是耶?始務公車,而角材堅壘,未暇及此爾。吾既承數君子大理之後,敢不勤督吾之未至者。況今戎醜既夷,不宜獨以鳴鼓鼙教擊刺為事。」因命疏自開元以來,刺是郡帥是軍者,追書於屋壁。季父尚書公曰:「吾思將有以警於吾前警於吾後者。邠之土實,婦人無桑績,不能自衣;朔方之軍雄,男子勇於公戰,無他業以自厚。故郡之人以耕稼為事,軍之卒以勇敢得賞。後之撫於人者,宜勉農畝,時其徵調,人不擾而完富矣;帥於軍者,宜嚴其刑賞,時其衣食,卒不驕而勇敢矣。人既完富,卒既勇敢,生聚之,訓練之,吾知青海之西,不數年為內郡矣。」命處誨記其始終,序於前後。處誨謹以季父之言誌於後,將允於後之人俾無怠。大中二年三月二十日記。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