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鄲記/標引/行田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一齣 標引 邯鄲記
第二齣 行田
作者:湯顯祖
第三齣 度世

【破齊陣】(生上) 極目雲霄有路,驚心歲月無涯。白屋三間,紅塵一榻,放頓愁腸不下。秋牕腐草無螢火,古道垂楊有暮鴉,西風吹鬢華。

〔菩薩蠻倒句〕客驚秋色山東宅,宅東山色秋驚客。盧姓舊家儒,儒家舊姓盧。隱名何借問,問借何名隱。生小誤癡情,情癡誤小生。小生乃山東盧生是也。始祖籍貫范陽郡,土長根生。先父流移邯鄲縣,村居草食。自離母穴,生成背厚腰圓。未到師門,早已眉淸目秀。眼到口到心到,於書無所不窺。時來運來命來,所事何件不曉。數什麽道理繭絲牛毛,我筆尖頭一些些都箑的進挑的出。怕那家文章龍牙鳳尾,我錦囊底一樣樣都放的去收的來。呀!說則說了百千萬般,遇不遇兮二十六歲。今日才子,明日才子,李赤是李白之兄。這科狀元,那科狀元,梁九乃梁八之弟。之乎者也,今文豈在我之先。亦已焉哉,前世落在人之後。衣冠欠整,稂不稂,莠不莠,人看處面目可憎。世事都知,啞則啞,聾則聾,自覺得語言無味。眞乃是人無氣勢精神減,家少衣糧應對微。所賴有數畝荒田,正直秋風禾黍。諒後進難攀先進,誰想這君子也!如用之,學老圃,混着老農,難道是小人哉?何須也。到九秋天氣,穿扮得衣無衣、褐無褐。不湊短裘敝貂,往三家店兒,乘坐着馬非馬、驢非驢,略搭腳靑駒似狗。呀!雖則如此,無之奈何。不免鞲上蹇驢,散心一會。〔鞞驢驢鳴介〕我此驢也相伴多年了,再不能勾駟馬高車,年年邯鄲道上也。〔行介〕

【柳搖金】靑驢緊跨,霜風漸加。克膝短裘,揸不住沙塵刮。空田噪晚鴉,牛背上夕陽西下。秋風古道,紅樹槎牙。槎牙,唱道是秋容如畫。

日已向晚,且西村暫住,明日再田上去。

返照入閭巷, 返照入閭巷。
古道少人行, 秋風動禾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