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離子/越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越王燕群臣,而言吳王夫差之亡也以殺子胥故。群臣未應,大夫子餘起而言曰:「臣嘗之東海矣,東海之若游於青渚禺疆會焉,介鱗之從者以班,見夔出,鱉延頸而笑,夔曰:『爾何笑?』鱉曰:『吾笑爾之蹻躍,而憂爾之踣也。』夔曰:『我之蹻躍不猶爾之䟤跛乎?且我之用一,而爾用四,四猶不爾持也,而笑我乎?故跂之則贏其骭,曳之則毀其腹,終日匍匐,所行幾許,爾胡不自憂而憂我也?』今王殺大夫種,而走范蠡,四方之士掉首不敢南顧,越無人矣。臣恐諸侯之笑王者在後也。』王默然。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