郢州孟亭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郢州孟亭記
作者:皮日休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97

明皇世,章句之風大得建安體,論者推李翰林、杜工部為尤。介其間能不愧者,惟吾鄉之孟先生也。先生之作,遇景入詠,不拘奇抉異,令齷齪束人口者,涵涵然有幹霄之興,若公輸氏當巧而不巧者也。北齊美蕭愨「芙蓉露下落,楊柳月中疏」,先生則有「微雲澹河漢,疏雨滴梧桐。」樂府美王融「日霽沙嶼明,風動甘泉濁」,先生則有「氣蒸雲夢澤,波撼嶽陽城」。謝朓之詩句精者,有「露濕寒塘草,月映清淮流」。先生則有「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此與古人爭勝於厘毫間也。他稱是者眾,不可悉數。

嗚乎!先生之道,復何言耶!謂乎貧,則天爵於身。謂乎死,則不朽於文。為士之道,亦以至乎?先生襄陽人也,日休襄陽人也,既慕其名,亦睹其貌。蓋仲尼思文王則嗜昌歜,七十子思仲尼則師有若。吾於先生見之矣。說者曰:「王右丞筆先生貌於郢之亭,每有觀型之志。」四年,榮陽鄭公誠刺是州,餘將抵江南,艤舟而詣之,果以文見貴,則先生之貌縱視矣。先是亭之名取先生之諱,公曰:「焉有賢者名,為趨廝走養朝夕言於刺史前耶?」命易之以先生姓。日休時在宴,因曰:「《春秋》書紀季公子友仲孫湫字者,貴之也。故書名曰貶,書字曰貴。況以賢者名署於亭乎?君子是以知公樂善之深也。百祀之弊,一朝而去,則民之弊也去之可知矣。見善不書,非聖人之志。」宴豆既徹,立而為文。咸通四年四月三日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