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江百詠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郴江百詠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四
  郴江百詠       别集類三
  提要
  等謹案郴江百詠一巻宋阮閲撰閲字閎休舒城人建炎初官至知袁州所撰有詩話總龜别著錄又有松菊集今佚不傳此郴江百詠則其宣和中知郴州時作其詩多入論宗葢宋代風氣如是而閲素留心吟詠多識遺篇故尚不落為酸腐之語如東山詩云藜杖芒鞵過水東紅裙寂寞酒樽空郡人見我應相笑不似山公與謝公又乾明寺詩云直松曲棘都休道庭下山茶為甚紅往往自有思致又如愈泉一首所謂古來詩病知多少試問從來療得無語雖著相然自為其詩話一編而作是亦詩中有人異乎馬首之絡者矣此本出自厲鶚家百詠尚缺其八考郴州志亦不載呉之振選宋詩鈔及曹庭棟選宋詩存均未及收存之亦可補各家選本之遺惟每題之下不註本事非對圖經而讀之有茫不知為何語者或傳寫佚之歟袁州府志載其宣風道上詩一首題春波亭詩一首鮑氏知不足齋本錄于此集之末以補松菊集之遺今亦從鮑本並錄存之焉乾隆四十六年五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陸 費 墀






  郴江百詠原序
  郴古桂陽郡陳迹故事盡載圖史亦間見于名人才士歌詠如杜子羙寄聶令入郴州韓退之郴江桞子厚登北樓沈佺期望仙山戴叔倫過郴州之類是也山川寺觀之勝城郭臺榭之壯未經品題者尚多亦可惜爾余官于郴三年常欲補其闕愧無大筆雅思可為然因暇日時強作一二小詩遂積至於百篇雖不敢比迹前軰使未嘗到湖湘者觀之亦可知郴在荆楚自是一佳郡也宣和甲辰二月中和日舒城阮閱序







  欽定四庫全書
  郴江百詠
  宋 阮閱 撰
  東樓
  危城雉堞對東山誰剏高樓十二欄獨鶴不來松已老春風動處日三竿
  上仙閣
  曲檻危梯紫翠中蘇仙宅畔古城東不須更著登山屐萬岫千峯一日窮
  俯春亭
  城上危亭可摘雲四邉山色翠為隣下窺城郭無餘蘊草色花光盡是春
  山隂堂
  脩竹蒼蒼似剡川浮觴可繼永和年不知誰有羲之筆欲冩蘭亭第二篇
  藏春亭
  百紫千紅一徑深臙脂為地粉為林有人來問春何在向道花間無處尋
  靈壽庵
  結茅編竹對高叢不種脩篁不植松但得數枝花似雪何湏裁截伴枯笻
  清淑堂
  三仙一相有遺風清淑誰言到此窮寄與郴陽忠信士得名端合謝韓公
  篔簹亭
  娟娟細細兩三叢却厭桃花相近紅已有數枝湘浦月不消千畆渭川風
  三懐堂
  東京吏治孰稱循范𣋌纔書十二人前日桂陽三太守許誰來此繼芳塵
  射圃亭
  不似投壺謾雅歌縱賢無奈罰觥何若知蓬矢桑弧意不用穿楊中鵠多
  紫芝亭
  和氣薫蒸庶草靈昔年聞有紫芝生史官不絶書祥瑞㡬欲圗形獻此名
  擷芳園
  萬萼千枝二月春只愁風雨便成塵不知誰擷香英去自有尋芳拾翠人
  砌臺
  翠珉斜倚若危梯上出高城下枕池不但綺羅為戲事又將臺使補廬兒
  西樓
  危樓百尺對東山簾幙秋風捲暮寒每向殘陽新月看㡬人曾此凭欄干
  真仙亭
  雕甍畫棟對羣山逺目增明盡日㸔無奈人心多險偽湏求拳石作峯巒
  碧虛亭
  笻竹枝彎屐齒摇登臨身覺在烟霄千峯險似三川峽一水深如八月潮
  北湖亭
  簷楹山影水光中攜酒來時伴釣翁四岸煙雲芳草緑一欄風雨落花紅
  緑净堂
  綠如青草淨如淵逺近山光上下天有客凭欄若相問為言此處似蒸川
  湖亭
  城外高堂俯碧灣山如螺黛水如環有時鼓棹來尋勝直到斜陽未欲還
  北園
  一塢春風北苑芽滿川流水武陵花溪東舊觀仙人宅城内高樓刺史家
  輝松臺
  靈壽峯前路有苔松門依舊對山開幽人野叟尋僧至時有輝輝大斾來
  燕堂
  山有香爐水有瓶齋無塵榻閤無鈴胡牀塵拂枯藜杖門對江山日夜扃
  竹軒
  軒户蕭條對北垣誰來此地種檀欒無人㑹得青青意雨洗風吹葉葉寒
  白蓮亭
  石甃方池種白蓮庵僧欲紹逺公禪文皮麈尾來遊處誰似廬山十八賢
  南樓
  雉堞譙樓紫翠環紅塵擾擾白雲閒蠻烟瘴雨千𡶶外邑屋人家十里閒
  東園
  芳春閤外茂林中池上新橋路逕通誰種松篁藏古意我栽桃李引春風
  蘇仙觀
  寂寂星壇長緑苔井邉橘老又重栽城頭依舊東樓在未見當時鶴再來
  成仙觀
  仙去寥寥㡬百春隠居依舊在湖瀕枝頭禽語人難㑹石上騾踪事已陳
  露仙觀
  寂寞荒壇枕水邉長沙施藥已千年松間風露如前日何事無人更得仙
  騾穴觀
  朝辭湘楚暮山東今在蓬萊第㡬峰可笑時人空擾擾武昌山下問騾蹤
  景星觀
  聖世休祥見景星曾聞瑞日慶雲生羽人中夜來朝斗透過松梢一㸃明
  東山
  藜杖芒鞵過水東紅裙寂寞酒樽空郡人見我應相笑不似山公與謝公
  五蓋山
  五𡶶如蓋色蒼蒼隔斷蠻陬與瘴鄉纔見山中冬有雪郴人預説歳豐穣
  黄相山
  東帶連山接五羊西分郴水下三湘路人到此休南去嶺外千峯盡瘴鄉
  百丈山
  縈迂鳥道少人通只有豺狼夜過蹤自衒崚嶒踰百丈安知七十二高峯
  孤山
  瘴山蠻嶺鬬嵯峩高可躋登不可磨萬岫千巖皆闒茸一峯孤秀不如多
  雕玉山
  㟝嶁﨑嶇面碧霄何曾溫潤似瓊瑶一堆頑石郴江上縱有崑刀不可雕
  桄榔山
  休言鳥道與羊腸鳥道羊腸不可方却喜年年種麰麥山中不用有桄榔
  馬嶺
  牛山日日夕陽紅鹿洞年年草色濃更有當時馬行處郴人猶指舊騾踪
  話石
  人世嘵嘵已不根更堪頑石亦紛紛何如緘口藏長舌道路如今已厭聞
  白鹿巖
  風馭雲軒鶴羽輕野麋常此望霓旌當時巖下藏身處依舊春來草自生
  坦山巖
  空山夜雨鬼神愁怪石層崖虎豹憂鳥道不通車馬到只供衲子羽人遊
  兠率巖
  泉如鉛汞流丹竈石似珊瑚出海濤不㑹當時融結意區區雖巧亦何勞
  王履巖
  勾踐因何渡楚川蒼蒼雙石臥寒烟當時縱使為滛巧片石安能作履穿
  郴江口
  扁舟斗轉急如飛對此令人憶退之不但郴江有佳句义魚禱雨盡留詩
  靈湫
  老蛟力鬬死池中山下流泉暗谷通風雨年年常十五休將涓滴強邀功
  中洲
  捲地江流遶古城參天喬木一洲横年年秋雨無情甚沙觜纔高又壓平
  崇徳河
  楚俗聲音誤最多近來方證桂門訛分明流向郴人道此水今名崇徳河
  怨溪
  濺濺溪水石磷磷兩岸山花野草春流去前灘何處問不知當日怨何人
  千秋水
  不求至道不修真一穴涓涓豈有神王錫蘇躭已仙去未應皆是酌泉人
  潮井
  朔月盈虧已可疑隨泉上下更難知錢塘江在吳山外誰見來時與落時
  浪井
  可畏人情與世途險如波浪起江湖豈知荆楚山川地坎井泓泉無處無
  橘井
  蘇仙舊隐已藤蘿橘井空來歳月多摘葉汲泉皆朽骨郡人猶説愈沉痾
  愈泉
  未載人間肘後書此名直恐是相誣古人詩病知多少試問從來療得無
  圓泉
  清洌淵淵一竇圓毎來嘗為試茶煎又新水鍳全然誤第作人間十八泉
  溫泉
  誰將炎𤍽換清凉可使澄泓作沸揚從賜驪山妃子沐人間處處重溫湯
  香泉
  僧舍靈源靜不流只供齋鉢與茶甌直應老衲投薫陸石罅雲根久未收
  醽醁泉
  玉為麯糵石為壚萬榼千壺汲未枯山下家家有醇酒釀時皆用此泉無
  䝉泉
  流出山根無盡時潛深不似瀑泉飛此時非净還非垢欲洗須知是鈍機
  劍泉
  太阿氣在斗牛邉報惠論讐世有仙黥賊東來攜敗鐡地靈安肯為生泉
  貪泉
  玉潔氷寒徹底清不因汲引有虧盈亷泉譲水貪無異空使時人惡此名
  寒泉
  春欲為霜夏欲氷一山寒氣逼人清應知炎冷難同處甘與湯泉各自生
  郴江
  不分涓滴溉田疇只有重灘碍巨舟險似瞿塘并贑水豈能如鑑㵼清流
  靈壽木
  聊依枯木伴寒藤曽為當年孔傅生寂寞空山窮谷裏如今文杏又爭名
  茶山寺
  莽草寒蘆事不經八峯深在亂雲層只因一句鵞湖䜟直至於今有此稱
  㑹勝寺
  靈壽山前古梵宫粥魚齋鼔白雲中衲僧若㑹䝉泉意竟與曹溪一徑通
  香山寺
  十里城南古道場一泓寒水翠微傍幽人衲子時來汲疑是山中草木香
  崇毅寺
  城外招提竹隠門更無一㸃利名塵蒲團紙帳松𥦗下却有安禪藏巻人
  乾明寺
  寺古僧殘丈室空我來試問老禪翁直松曲棘都休道庭下山茶為甚紅
  開福寺
  郴江東畔小禪林誰見當年地布金夜磬一敲僧定出水聲東去月西沉
  開利寺
  脩篁喬木水西涯古屋頹垣逹磨家持鉢但聞僧乞供杜門不為客烹茶
  東山寺
  竹外長橋過水西林中鐘磬舊禪扉笻迎殘月僧包去㠶背斜陽客艇歸
  太平寺
  石虎城西郴水邉支提突兀祖燈傳有人認得雙巖桂何必庭前柏子禪
  南塔寺
  江岸南𡶶對石城僧房高在亂雲層臺前天闊秋多月塔上風微夜有燈
  妙勝寺
  誰營僧舍近西城今與行人作短亭庭下秋風花𫂙𫂙門前春水竹青青
  永慶寺
  空庭生草路生苔寂寂荆扉小徑開有客試泉方到此須知不是為僧來
  尊勝寺
  老僧不復識叢林只説幽棲是息心可惜一溪東去水更無軒石稱登臨
  白虎城
  楚人未築上游城千古寃聲尚未平雉堞已然無石虎不知何用昔時名
  石城
  郴江淼淼接湘天層壁重崖北水邉數日東風春浪惡漁舟不是莫愁船
  蘇仙祠
  羽節雲旌事已空舊庵今在最高峯拂壇不見當時竹繫馬猶存舊日松
  孝婦塜
  國史班班有舊聞欲將重説與郴人教知蔡婦澘然意可比神仙潠酒神
  乆留岡
  潁人間欲問郴人衞颯如何似寇恂只恐當時遮道者不應皆是惜留人
  劉相國書堂
  踈林翠竹水滄滄問是劉公舊隠堂但得青編有完傳故居寂寞亦何傷
  窊樽
  山中聞有酒官泉復有窊樽在水邉荆楚人皆喜羣飲見時應有口流涎
  迷橋
  林花岸桞草芊芊山下長橋跨碧川徃事茫茫無問處不知迷俗是迷仙
  桂門關
  惡名辨正可無疑已有金華學士題寄語徃來荆廣客鬼門關在欝林西
  漏天
  從古常聞有漏天此言恐是里人傳山深自合常多雨不是媧皇補未全
  飛仙橋
  櫃中飛出過遼天樓上歸來又㡬年雲物已閒松已老芝田依舊在橋邉
  棲鳯驛
  鳯出明時欲覧輝棲桐食竹屢來儀空山窮谷無丹穴肯伴鴟鴞共一枝
  龜峯鋪
  山似龜形古戍西路人到此欲稽疑刳腸鑽灼猶難信頑石何緣解有知
  蔡倫宅
  竹簡韋編冩六經不知何用搗枯藤自從杵臼深藏後采楮舂桑事已更
  西湖
  岸草江花對夕陽滿船新月夜鳴榔秋清菡萏紅千柄風静琉璃碧一方
  附録
  宣風道上
  馬蹄西去夕陽催濃淡寒山翠作堆北鴈無情怕秋熱帶將寒信過江來
  題春波亭
  數葉荷衣一短藜春波亭上倚斜暉無人㑹得詩中畫凭盡䦨干又獨歸

  郴江百詠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