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文端公逸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鄂文端公逸事
作者:袁枚 清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09

張廣泗之征丹江也,來辭公。牘記軍事數條,將請公處分。公餫諸燕寢,竟日管弦鏗鏘,口不及軍事。張不得已請間,公問何為。曰:「軍事。」公正色曰:「吾以汝為能辦賊者,故用汝,不料汝非將才也。用兵之道,變化無方,故曰『閫外將軍主之』。其隨時制勝,豈我與汝今日所能預定耶?惟兵少或糧不足者,當問總督,而我部署久定,故歡而飲汝。汝尚何言?」諸將聞之,皆心折駭伏。

初,廣泗知思州府,說公取古州、八萬云:「其地廣千餘里,在黔、粵之交。分兩省觀則在外,合兩省觀則在內。廣泗乞到黎平,探知形勢,可以奏功。」公即調廣泗知黎平。黎平諸葛營者,古州形勝處也。後倚大山,西接懷遠,中有五丈臺。登之,見大小丹江。苗俗傳孔明登後無人登,登輒頭痛。廣泗到即輕騎登臺。苗望見廣泗指揮臺上,驚將圖己,即聚眾張炮下坡處。廣泗心動,不肯下,宿於臺。次日五鼓大霧,從山背銜枚下。苗驚以為神。歸,盡得其出入要領,啟公招降都溶兩江苗,而征丹江九股苗。世宗慮廣泗新進好事,命內臣牧可登、春山至軍營參謀。至,丹江已平。世宗大悅,授廣泗貴州巡撫,召公入都。公薦廣泗為巴里坤副大將軍征阿拉蒲坦。先是,大兵屯巴里坤山北,人馬多凍死。廣泗往請於大將軍查郎阿曰:「賊不畏冬,以能移家故也。賊能往,我亦能往。盍學賊移家法,覓向陽有水草處立營?」查不信,廣泗率所領兵如寇法。其年,兵無死者,馬膘肥如初。敗賊於木壘城,殺無算,生擒六百人。世宗大悅。命總督湖廣。

會古州苗反,煽連楚、粵諸孽,陷思州清平。世宗切責公,命刑部尚書張照、都統德希壽督師貴州。照等奏改流非策,世宗愈怒。廣泗奏:「善後失宜,皆臣之罪,願革職效力軍前。」會今上登極,加廣泗七省經略銜,督兵貴州。群苗呼曰:「上諸葛營老子又來矣,慎勿與戰!」望旗幟輒走。廣泗奏張照等所以無功者,分守兵、戰兵為二故也。黔兵本少,而又分之,何以辦賊?請調全省兵齊集鎮遠以通雲、貴往來之路。上許之。廣泗率三萬兵張強弩追苗至凱里香山。山有牛皮箐當四山之凹,深數百丈,闊三里。苗避弩,爭走箐下。廣四據山築長圍,四面環之。苗無所得食,相枕藉餓死者四十餘萬人。三省瑤、倮為之一空。嗣後古州雞尾擺處,俱改衛設屯,而群苗亦不復反矣。

哈元生者,河間人也,高鼻長髯。以守備從公征苗,每戰輒陷陣,擢安籠鎮總兵。烏蒙之役,賊數萬,營官防海子,張旗鼓噪。元生率兵四千討之。賊有名黑寡者,號萬人敵,每大呼,鷹為退飛。戰日持長槍,直犯元生。元生以左手格槍,右手拔箭射之,槍應手斷,而黑寡業已受箭落馬,一目出矣。元生斬首揭竿上。群賊奪氣,退走。追至得勝坡。別寨苗起應之,聚眾鳳凰山。元生如眾寡不敵,乃密令參將康世顯等夜率土兵暗繞賊營,分左右隊伏山下,約曰:「聽號炮起。」次日黎明,元生率兵挑賊。賊盡出,官兵不動。待賊將近,忽炮發聲,元生舞雙刀衝陣,山後奇兵突至,賊敗走。追之,盡俘其眾。元生手擲一賊於空中,高數丈,以刀揮之,作數段墜。群賊大駭,以為神勇。嗣後望見安籠鎮旗纛即逃,無敢格鬥者。世宗召見,賜宴,以元生回部人,不漢食,命光祿寺別具特羊之餐。

二人者至公家,皆供掃除之役,若隸子弟然。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