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月蓮秋夜雲窗夢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鄭月蓮秋夜雲窗夢
作者:匿名

第一折[编辑]

(沖末卜兒上,云)兩京詩酒客,煙花杖子頭。老身姓鄭,是這汴梁樂籍。止生得一個女兒,小字月蓮。風流可喜,賣笑求食。郎君每見了。無有不愛的。則是孩兒一件:紙湯瓶煨著便熱。如今伴著一個張均卿秀才。起初時怕不有些錢鈔,如今使的無了,俺這妮子戀著不肯開交。俺這門戶人家,一日無錢也過不的。如今有個販茶客人,姓李,多有金銀財物,看上俺這孩兒。昨日先送了些錢物與我,要和月蓮住。只是不得摘離張秀才。我定了一計,教李官只請張秀才,教月蓮相陪。酒席間買轉他,必然成事。我今日無事,往鄰家吃茶去。(下)(末扮張均卿上,云)小生張均卿。學成滿腹文章,未得成名。近日與鄭月蓮相伴,深蒙相愛,誓結生死。奈小生囊篋漸消,老媽有見外之意。今日有個李茶客,請我會酒,不知為何,須索去咱。(淨扮茶客上,云)小子姓李,江西人氏,販了幾船茶,來汴梁發賣。此處有個上廳行首鄭月蓮,大有顏色,我心中十分愛他。爭奈他和張秀才住著,插不的手。昨日我見老媽,教我請秀才飲酒,叫月蓮相陪。酒筵間用言調泛,必然成事。憑著我金銀財物,定然挨了他。早來到他門首,張兄有請。(末云)老兄請小生,卻是為何?(淨云)客路相逢,請先生閑敘一番,也令人請鄭大姐去,敢待來也。(正旦上,云)妾身鄭月蓮是也。自與張均卿相伴,再不與閒人往來。今日賣茶的李官,請均卿飲酒,也來請我。既有均卿,我須索走一遭去。我想這花門柳戶,送舊迎新,幾時是了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驕馬吟鞭,舞裙歌扇,遲些兒見。席上尊前,抵多少陽關怨。

【混江龍】則為俺歌喉宛轉,覷著這陷人坑似誤入武陵源。但和俺恩情一遍,不弱如流遞二年。這不義門怎栽連理樹,火坑中難長並頭蓮。眉尖傳恨,眼角留情,枕邊盟誓,袖裏香羅,尊前心事,席上恩情,傳書寄簡,剪發燃香。都是俺鼻凹裏蜜,待咽如何咽。郎君每買了些虛脾風月,賣了些實拍莊田。(旦見科)(淨做口眼歪斜科,云)請大姐陪張秀才,也滿飲一杯。(旦云)不會飲酒。(淨云)小子這般人物,大姐如何不接酒?(旦唱)

【油葫蘆】有這等夜月春風美少年,他每惡戀纏,每日價長安市上酒家眠。(淨云)大姐。我多有金銀錢鈔哩。(旦云)你道你有錢物。(唱)有一日業風吹入悲田院,那其間行云不赴淩波殿。麗春園十遍妝,曲江池三墜鞭。恰相逢初識桃花面,都是些刀劍上惡姻緣。

(淨云)論小子這等人物衣服,似小子的,也少有也。(旦云)我量你這般模樣,(唱)

【天下樂】你早賣了城南金穀園,幹也波虔,怎過遣?每日價宴西樓醉歸明月天。這壁廂間綺羅,那壁廂列管弦,我怕你有一日饑寒也守自然。(淨云)大姐,似俺這等做子弟的,有村的,有俏的。(旦唱)

【那吒令】那等村的,肚皮裏無一聯半聯;那等村的,酒席上不言語強言;那等村的,俺跟前無錢說有錢。村的是徹膽村,動不動村筋現,甚的是品竹調弦。

(淨云)小子也看的過。(旦云)噤聲。(生云)小生一向深蒙大姐錯愛。(旦唱)

【鵲踏枝】你覷似這等俏生員,伴著這女嬋娟。吟幾首嘲詠情詩,寫數幅錦字花箋。慣播弄香矯玉軟,溫存出痛惜輕憐。

(淨云)俏的村的,可怎生說?(旦唱)

【寄生草】你問我兩件事,聽俺取一句言。俏的教柳腰舞困東風軟,俏的教蛾眉畫出春山淺,俏的教鶯喉歌送行云遠。俏的教半橛土築就楚陽臺,村的教一把火燒了韓王殿。

(卜兒上,云)李官人請張秀才和俺家妮子吃酒,說了這一日,俺那妮子只是不肯。我親自走一遭去。(生云)母親來了,我且回避者。(下)(卜云)你說甚麼哩?(旦唱)

【村裏迓鼓】恰才俺二人評論,評論這百年姻眷。則這母親到來,天呵不與人行方便。(卜云)你且請退張秀才,留下李官,覓些錢養家,可不好。(日唱)待敢要蝶避了蜂,鶯離了燕,著鏡破了銅,簪折了玉,瓶墜了泉。張郎呵俺直恁的緣薄分淺。(卜云)李官錢多,你只守著他罷。(旦云)他雖有錢,我不愛,我則守著那秀才。(唱)

【元和令】洞房春口內言,陽關路眼前現。賽潘安容貌可人憐,俺秀才腹中詩欺謫仙。一春常費買花錢,我怎肯不辨個愚共賢。

(淨云)你要多少錢物?我盡有。(旦唱)

【上馬嬌】教那廝空拽拳,幹遇仙。休想花壓帽檐偏,推的個沉點點磨杆兒滴溜溜的轉。暢好是顛,眼暈又頭旋。

(卜云)你不依,我就把你嫁與他。(旦唱)

【遊四門】待教我片帆云影掛秋天,兩岸聽啼猿。吳江楓落胭脂淺,看漁火對愁眠。旋,你與我緊張筵。

【勝葫蘆】便有那天子呼來不上船,休把女熬煎。待教我冷氣虛心將他顧戀,覷一覷要飯吃,摟一摟要衣穿。我與你,積攢下些口含錢。

(卜云)那裏討一文錢來?孩兒,則願的你安樂者。(旦唱)

【么篇】可知,可知,你可甚只願兒孫個個賢。月缺又重圓,人老何曾再少年!舌尖無甜唾,口內有頑涎。虔婆,我委實難使燕鶯憐。

(卜云)孩兒,只留下李官人,丟開張秀才者。(旦云)你道只守茶客,休留秀才,與孩兒心下不同。(唱)

【後庭花】你愛的是販江淮茶數船,我愛的是撼乾坤詩百聯,你愛的是茶引三千道,我愛的是文章數百篇。這件事便休言,咱心不願。請點湯晏叔原,告回避白樂天,告回避白樂天。

【柳葉兒】他便窮如范丹、原憲,甘心守斷簡殘編,他螢窗雪牖咱情願。隨機變,你使盡那不疼錢,也買不轉我意馬心猿。

(卜云)孩兒,我趕去那秀才,你嫁了李官罷。(旦唱)

【賺煞】贏得腹中愁,不趁心頭願,大剛來時乖命蹇。山海恩情方欲堅,被俺愛錢娘撲地掀天,壞了這好姻緣。我則索禱告青天,若到江心早掛帆,向金山那邊,豫章城前面,一帆風剪碎了販茶船。(下)(卜云)李官放心。我好歹完備了這場事。(同下)

第二折[编辑]

(末上,云)小生張均卿,一向蒙鄭月蓮相伴,誓托終身。爭奈虔婆炎涼,小生不得已,與大姐分別。今欲上朝取應,大姐又使梅香送首飾頭面,與我為路費。我若得了官時,來取大姐。則今日上朝取應,走一遭去。(下)(卜兒上,云)張秀才去了也。我使人喚那茶客去了,這早晚敢待來也。(淨上,云)鄭老媽使人來叫,說那秀才去了,今番好歹成了事罷。(做見科)(淨云)今日您兒初進門來,備了一杯酒,請奶奶和大姐吃,休要推阻。(卜云)好好,梅香,請你姐姐來。(梅香云)姐姐有請。(正旦家常扮上,云)妾身月蓮。自從那秀才去後,奶奶趕他上京去求官。我著梅香送頭面首飾為盤費,上京應試。若得了官,便來取我,我也放心不下。今日那茶客置酒請俺,母親著梅香叫我,須索走一遭去。想俺這不義之門,幾時是了也呵?(唱)

【正宮】【端正好】詩酒翠紅鄉,風月鶯花陣,醞釀出無邊岸斷夢勞魂。近新來添了眉尖恨,閃的我人遠天涯近。

(云)我見那廝,想我那秀才。(唱)

【滾繡球】據著他滿腹文,那堪一品人,酒席上那些談論,怎不教我似倩女離魂?我官身處投至得起使臣,散了客賓,早教我急煎煎心困,我則怕辜負了人約黃昏。不爭我半披夜月才歸院,多管是獨立西風正倚門,盼殺郎君。

【倘秀才】我為他心忙意緊,他為我行眠立盹,一樣相思兩斷魂。間別一二日,勝似兩三春,各自病損。

(做見科)(卜云)孩兒,那秀才去了,你也無指望了。(旦云)母親,再休題那秀才。(唱)

【呆骨朵】俺兩個眉尖眼角傳芳信,等盤兒上暮雨朝云。你將那鐵磨杆爭推,錦套頭競伸。舍了命風車轉,咬著牙皮鞭趁。你有錢雖是有,俺親的則是親。

(卜云)李官在此,你搽些胭粉,戴些花朵,可不好?(旦云)我有甚心情也。(唱)

【脫布衫】我如今鬢刁騷強整烏云,年紀大倦點朱唇。面皮黃羞施朱粉,腰肢瘦湘裙不稱。

【醉太平】見如今惜花人病損,俺娘和茶客錢親,卻教我嫩橙初破酒微溫,那的是眷姻。(卜云)孩兒,你命在煙花中,是這樣幹。你守著那秀才,你待要做夫人哩。(旦唱)如今春花已落煙花陣,夫人自有夫人分,百年誰是百年人,難尋這白頭的對門。(淨云)大姐,我錢多著哩。茶也有幾船,你要時,都搬來。(旦唱)

【醉太平】馮魁是村,倒有金銀;俏雙生他是讀書人,天教他受窘。書生曾與高人論,錢財也有無時分。書生有一日跳龍門,咱便是夫人縣君。(卜云)李官人,咱吃酒來。(旦唱)

【倘秀才】俺娘有錢的和他佯親乍親,無錢的頂了前門後門,張郎也眼睜睜西出陽關無故人。也待花滿眼,酒盈尊,奈時間受窘。

(淨云)我的茶值錢多哩。(旦唱)

【滾繡球】倚仗蒙山頂上春,俺只愛菱花鏡裏人,敢教你有錢難奔,覷這販茶船似風捲殘云。留取那買笑的銀。換取些販茶的引。這其間又下江風順,休戀我虛飃飃皓齒朱唇。如今這麗春園使不的馮魁俊,赤緊的平康巷時行有鈔的親,斷送了多少郎君。(云)我待寄書與俺那秀才,又不知在那裏。(唱)

【叨叨令】兩行詩寫不盡丹楓恨,一封書空盼殺青鸞信。三停刀砍不斷黃桑棍,九稍炮打不破迷魂陣。則是為他來也麼哥,為他來也麼哥,空教我立斜陽盼的雙眸困。

(卜云)隨你,隨你,我去也。(下)(淨云)大姐,你吃一杯酒。(旦云)你見我親麼?(淨云)我可知親哩。(旦云)你且吃了酒者。(唱)

【滾繡球】你若是見我親,與我飲過這一尊,不要你滴瀝噴噀,真吃的玉山頹燕爾新婚。(淨云)我吃,我吃。(連飲數杯科)(旦唱)見他輕仰了身,摘去了巾,黑婁婁有如雷震。(淨醉科)(卜上,云)孩兒,你替他遞幾杯兒,也多得些東西。(旦唱)非是我翠袖殷勤,我教他九分酒灌十分醉。呆漢休想一夜人妻百夜恩,枉費了你精神。

(卜下)(淨摟旦科)(旦放一交科)(旦唱)

【二煞】你個謝安把我攜出東山隱,我怎肯教宋玉空閒了楚岫云。你則待酒釅花濃,月圓人靜。便休想瓶墜簪折,鏡破釵分。玉簫對品,彩鸞同乘,鴛枕相親。一鍋水正滾,怎教灶底去了柴薪。(淨云)大姐,我醉了。(旦唱)

【煞尾】教這廝一席風月無音信,千里關山勞夢魂。那廝使心機賣聰俊,不提防俺這一棍,教那廝醉裏驚醒後昏。就裏疼喑氣忍。咱對梅印窗紗月一痕,風弄銀臺燈半昏,水侵銅壺玉漏頻,香爇金爐篆煙盡,閑語閑言酒半醺。我獨擁鮫綃被正溫,管甚他家醉後嗔,我教那廝一任孤眠睡不穩。(下)

(淨做醒科,云)大姐不見了。敢跟了小郎去了,我索尋去。(下)(卜云)這丫頭也不掙錢,不如賣了罷。(淨上,云)我買,我買。(卜云)他不肯嫁你,別尋一家子賣與他。(淨云)你賣我不管。(下)

(外旦上,云)妾身是洛陽樂籍張媽媽是也。來到這汴梁,聞知這鄭媽媽女兒月蓮,因不掙錢,賭氣要賣。我已著人與說,做五十兩銀子買做妹子。這早晚鄭媽媽敢待來也。(卜上,云)張媽媽,俺這妮子纏光棍,不掙錢。你將到家中,著意管束,不要慣了他。(外旦云)我曉的了。(同下)

第三折[编辑]

(正旦抱病上,云)妾身月蓮。自從那秀才去後,那茶客要娶我,我不肯嫁他,將我賣在這洛陽張媽媽家中,依舊求食,又早半年光景。今夜是中秋,想當初共賞中秋,今日月圓人未圓。好傷感人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皓月澄澄,快袁宏泛舟乘興,便宮鴉啼盡殘更。九霄中,千里外,無片云遮映。是誰家妝罷娉婷,掛長空不收冰鏡?

【醉春風】按不住情脈脈喟然聲,又添個骨岩岩清瘦影。(云)好月色也!閒庭中步月散心咱。(唱)步蒼苔冰透繡羅鞋,暢好是冷、冷、冷。一點離情,半年別恨,滿懷愁病。

(外旦上,云)妹子,在這裏做甚麼哩?(旦云)我閑走來。(外旦云)我見你這病體愁悶,拿了些酒食來,與你解悶。(旦唱)

【迎仙客】我這裏忙接待,緊相迎,量妹妹有甚德能,教姐姐好看承。姐姐索廝敬重,真然是意重人情,把月蓮真個的人欽敬。

(外旦云)妹子,飲一杯酒者。(旦云)姐姐,我那裏吃的下去。(外旦云)妹子,你害的是甚麼症候?(旦云)姐姐,您妹子害甚?(唱)

【紅繡鞋】我害的是閒愁閑悶,害的是多緒多情,害的是眉淡遠山青。害的是傷心症,害的是斷腸聲,害的是繡衾中一半冷。

(云)姐姐,你試猜我這病咱。(外旦云)敢是相思病?(旦唱)

【石榴花】我恨不的把家門改換做短長亭,恨不的拆毀了豫章城。聽的唱陽關歌曲腦門疼,委實的倦聽,慘然淒聲。往常時茶裏飯裏相隨定,影兒般隨坐隨行。月窗並枕歌新令,每日價同品玉簫聲。

【鬥鵪鶉】則為我暗約私期,致令得離鄉背井。(外旦云)你那秀才那裏去了?(旦唱)這其間戴月披星,禁寒受冷。恨則恨馮魁那個醜生,買轉俺劣柳青。一壁廂穩住雙生,一壁廂流遞了小卿。

(外旦云)你當初則嫁那個秀才,也罷來。(旦唱)

【普天樂】不是我酒中言,心頭病,臨風對月,見景生情。想起我舊日情,當時行。誰承望地北天南人孤另,兩下裏冷冷清清。緱山月明,藍橋水淹,楚岫云平。

(外旦云)妹子,夜深了,我房中去也。(下)(旦云)我也房中睡去罷,怎禁那幾件兒助人愁悶。(唱)

【上小樓】鴛衾半擁,銀屏斜憑。半窗涼月,四壁蛩聲,一點寒燈。布擺下,斷人腸,淒涼光景,怎生熬畫堂人靜。

【么篇】想起那心上人,月下情。空教我兜的鼻酸,哄的臉暈,劄的心疼,欲解愁,可忘憂,無過酒興,誰承望酒淘真性。

(旦做睡科)(生上,見科,云)大姐,我來了也。(旦云)秀才,則被你想殺我也。(唱)

【快活三】是誰人喚一聲?覷絕時笑相迎。武陵溪畔俏書生,安樂否臨川令?

(云)秀才,我見了你就無了病了。(唱)

【鮑老兒】這搭兒再能見俺可憎,便醫可了天樣般相思病。我則道送人在長沙過了一生,今日個複對上臨川令。鸞交鳳友,鶯期燕約,海誓山盟。

【十二月】金釵倦整,檀口低聲。云鬟半偏,星眼微睜。可摟抱在懷兒裏,覷定著這短命牢成。

【堯民歌】早忘了急煎煎情脈脈冷清清,早忘了撲簌簌淚零零,早忘了意懸懸愁戚戚悶騰騰,早忘了骨岩岩心穰穰病縈縈。多情,多情,逢志減,休學李免王魁幸。

(末云)大姐,我去也。(下)(旦驚醒科,云)原來是一場夢。(唱)

【俏遍】這搭兒才添歡慶,撲個空半晌癡呆諍。忽剌八夢斷碧天涯,空沒亂無緒無情。夜幾更,畫屏影裏,玉漏聲中,依舊的人孤另。薄設設衾寒枕冷,愁易感好夢難成。千愁萬恨斷腸人,怎當那半夜三更莫秋景。比及日出扶桑,月落西廂,敢折倒了人性命。(旦哭科,云)張秀才也,你好下的也呵!(唱)

【耍孩兒】愁煩迭萬簇,淒涼有四星。別離人更做到心腸硬,怎禁蒼梧落葉凋金井,銀燭秋光冷畫屏。碧澄澄如懸磬,佳人有意,銀漢無聲。(云)我這般煩惱,怎禁耳邊幾件兒聒噪人也呵!(唱)

【四煞】孤鴻枕畔哀,亂蛩砌下鳴,西風鶴唳秋天靜。霜寒鴛帳愁無寐,云冷紗窗月半明。添愁病,驚回一堂春色,萬籟秋聲。

【三煞】戰西風竹葉嗚,搗秋霜砧杵清,一弄兒會把愁人並。惱人心半窗嫋嫋疏梅影,聒人耳萬種蕭蕭落葉聲。那堪聽,簷間鐵馬,雨內梧聲。

【二煞】這一雙眼才閉合,爭奈萬般事不暫停,都是謀兒誤倒臨川令。你莫不笙歌謝館來金鬥,風雪長安訪灞陵。自古多薄命,天涯流落,海角飄零。

【尾煞】淚漫漫不暫停,哭啼啼不住聲。不爭這驚回一枕云窗夢,這煩惱直哭的西樓月兒冷。(下)(淨上,云)小子李多是也。如今鄭月蓮被他母親賣的洛陽張行首家中去了,我如今尋到那裏,問親去來。(卜兒上,云)李官,你須計較停當去,那妮子不肯便嫁你。(淨云)洛陽府判是我叔父,到那裏好歹娶了他。(卜云)好計,好計。(同下)

第四折[编辑]

(孤上,云)某姓李名敬,宇仲伯,見授洛陽府判,某有一女,年方十八,末曾許聘於人。今有新除洛陽縣尹,是今年新進士,欲招他為婿。一壁廂安排下筵席者。(淨上,云)來到洛陽叔父宅門首,我自過去。(做見科,云)叔父,受你孩兒兩拜。(孤云)孩兒,你從那裏來?(淨云)從汴梁來。因有個婦人,是鄭月蓮,您孩兒要他為妻。叔父教人說去,完成這親事。(孤云)孩兒,我今日招婿,待事畢,明日替你成事。咱且後堂中去來。(同下)(末上,云)小生張均卿,自到京師,一舉及第,所除洛陽縣宰,走馬赴任。但不知俺那大姐在那裏?風聞的轉賣與人,又無消息。如今府尹相公,招我為婿,且就這門親事,慢慢再打聽大姐音耗。左右將馬來,我走一遭去。(下)(孤同夫人上,云)夫人,今日新女婿過門,安排筵席十張。差人喚唱的去了,如何不見來?(正旦同外旦上,云)妾身鄭月蓮,今有府判相公招女婿,喚俺官身。想俺那均卿秀才,知他及第不及第?兀的不煩惱殺人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憑欄人空望的碧云低,隱天涯遠山憔悴。江深魚信杳,天闊雁書遲。染病耽疾,別離中過一世。

【駐馬聽】幽夢初回,待教我一紙音書傳信息。閒愁縈系,想當初一尊白酒話別離。不爭秦台弄玉彩云低,都做了江州司馬青衫濕。兩下裏,一般阻隔人千里。

(外旦云)妹子,你這病害了這一向,還不得好,可是甚麼病?(旦云)姐姐,你不知我這病,你聽我說。(唱)

【沉醉東風】待道是風寒暑濕,其中間廢寢忘食。每日家情不歡,一會家心如織,一會家似醉如癡。沒理會醃臢久病疾,害的來伶仃瘦體。

(云)早來到也。咱見相公去則。(做見科)(孤云)我今日招婿,您眾人在意答應者。(旦云)理會的。(末上,云)小生來到府前,須索過去則。(做見科)(孤云)狀元來了也。繡房中請出小姐來者。(梅香捧貼旦上,立定)(孤云)那女樂把盞者。(旦見末,驚科)(唱)

【夜行船】我卻待翠袖殷勤捧玉杯,覷絕時半晌癡迷。我認的是實,覷得仔細,掐皮肉猶疑是夢裏。(云)張秀才,你好下的也!(末云)原來是俺大姐。你怎生到的這裏來?教我怎生是好!(孤怒云)那妮子教你把盞,因何不把盞?(夫人云)這妮子覷看狀元,眼去眉來,不知為甚?(旦云)相公聽妾身說。(唱)

【川撥棹】俺在那曲江池,墜鞭時曾認的。他帶減腰圍,我玉削香肌。做得來掀天撲地,寨兒中鼎沸起。

【七弟兄】俺娘若聽知,俺恁的,他便醫治,眼前面便待把陽關閉。片時間云暗武陵溪,半霎兒水淹藍橋驛。

(孤云)這婦人怎敢這般說?(淨上,云)叔父,這個正是我的媳婦。(旦云)呀,他怎生也到這裏?(唱)

【梅花酒】呀,正撞著販茶客,列舞筵歌席,錦帳羅幃,便待要雨約云期。當日我酒斟著金斝滿,那廝人倒玉山頹。覺來時後悔,與俺娘共商議,待要我複重席。

【收江南】趁著這下江風順片帆歸,俺好姻緣生紐做惡離。玉簫閑殺共誰吹。從來到這裏,綠窗前學畫遠山眉。

(孤怒云)左右公人,將大棒來,我問這婦人。(旦唱)

【甜水令】由你鐵鎖沉枷,一年四季,不離身體,你可甚花壓帽檐低。我則道地北天南,錦營花陣,偎紅倚翠,今日個水淨鵝飛。

(孤云)新婿,你認的這婦人麼?(末云)委的是小官舊室。(淨云)是我的老婆。(卜兒上,云)不要爭,出上錢的就嫁他。(孤云)您當初是怎生來?(旦云)相公停嗔息怒,聽妾身訴說一遍。妾身姓鄭,小字月蓮,有這張秀才相守,許做夫妻,爭奈無錢。走將這個茶官,買轉俺娘,逼我嫁他。妾身堅意不肯,俺娘將秀才趕山。妾身將首飾頭面,使梅香送與秀才,言定得官後來娶妾身。秀才得了盤纏,往長安應舉,再無音耗。不想今日在這裏相見。望相公可憐,怎生方便咱。(孤問末生云)新婿,你心中卻是如何?(末云)教小官一言難盡,當初委實是夫妻來。今蒙相公恩顧,小官怎敢別言。(孤云)夫人、小姐回後堂中去。人間天上,方便第一。就著這筵席,與狀元兩口兒,今日完成夫婦團圓。您意下如何?(末、旦謝科)(卜云)我便是老丈母哩。(淨云)好沒意思替別人掙了老婆,我也去。(下)(旦唱)

【折桂令】再休題孟母三移,你狗行狼心,短命相識。恨惹情牽,魂勞夢斷,雨約云期。今日個成就了鸞歡鳳喜,何消你愛錢娘唱叫揚疾。今日個共守鴛幃,半掩朱扉,我待學村裏夫妻,步步相隨。(孤云)天下喜事,無過夫婦團圓。(下闋)

題目張秀才奮登龍虎榜

正名鄭月蓮秋夜云窗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