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開陽雜著 (四庫全書本)/卷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 鄭開陽雜著 巻四 卷五

  欽定四庫全書
  鄭開陽雜著巻四
  明 鄭若曾 撰
  日本圖纂












<史部,地理類,邊防之屬,鄭開陽雜著,卷四>
<史部,地理類,邊防之屬,鄭開陽雜著,卷四>
<史部,地理類,邊防之屬,鄭開陽雜著,卷四>
  日本國論
  日本即古倭國也去中土甚逺隔大海依山島為國邑隋書記在百濟新羅東南水陸三千里地勢東髙西下其國君以王為姓以尊為號後改稱皇初居日向筑紫宫後徙山城國文武僚吏皆世其官有徳仁義禮智信大小十二等及軍尼伊尼翼諸名漢武帝滅朝鮮使譯始通自後歴代貢獻不常宋末職貢不入元世祖屢遣使諭之無功討以舟師弗克致溺十萬衆於五龍山終元之世强梗弗順我太祖龍飛薄海内外罔不臣僕即位三年命使臣趙秩徃諭乃遣畨僧入貢然狙詐狼貪屢宼不靖復與胡惟庸通謀不軌太祖惡之著為訓絶不與通命信國公湯和經略海防嚴下海通番之禁宼猶不已文皇帝朝遣太監鄭和招諭海外諸國日本首先納欵乃給勘合百道許其通貢宼仍不己十九年宼遼東總兵劉江盡殱之於望海堝海烽始熄百八十年來貢多宼少近數年𢎞肆剽掠濱海郡縣蕩為丘墟皆内地奸民勾引接濟之所致也今日急務備倭為第一義
  按晉書梁書北史皆云倭人自言泰伯之後宋史云其二十四世神武天皇猶當周僖王時也













  日本紀畧
  日本在溟渤之東其地形類琵琶東西數千里南北數百里九州居西為首肥前肥後豐前豐後筑前筑後日向大隅薩摩陸嶴居東為尾至山城旱程七十五日舊云陸嶴為頭薩摩大問為尾者非山城居中乃彼國之都也山城以東地方廣邈雖倭之逺服賈者不能閱歴而知況華人乎故其島之數可考按舊圖山城以東中為近江伊賀尾張三河美濃飛彈信濃上野陸澳北邉海為但馬丹後若佐加賀越前越中越後出羽甲裴常陸南邉海為攝摩攝津太和河内逺江駿河伊豆相摩武蔵下野東北懸海則為佐渡東南懸海則為志摩七島上總下總安房而其間廣狹至到有不能考者今姑據若曽之所聞者而述之山城之南為和泉其南海嶴泊舟者為阿賣介撒几為歪打阿波為于撒几為天王者為沙界衣又其南為沙界其地方甚小沙界之東南為紀伊東為三河出海之口南濱大海其島為康大為科什麽為伮智紀伊之西為伊勢北為三河其嶴為腰大為阿乃伮子山城之西為丹渡左為攝津其嶴為飄船谷為阿家世伮乎辣為素埋為男女懐東南懸海為安防州左之西為攝摩其嶴為那敗為舎箇世為抗茄為我這古為摩羅右為但馬右之西為因幡丹渡西為美作左為備前其嶴為兀什麽舵為茄賣茄里為舍多大左之西為備中出鐵其嶴為山子加為言伮乎□為那什麽其南為連島懸海三十里右亦因幡右之西為伯耆沿海俱白沙無嶴可泊其鎮為阿家殺記為倭子介為 他奴賀知其北為竹島懸海三十里美作之西為備後之北境其嶴為一子該一知為于伮白里為和伮密知為拿敗為赦東大出雲之南境其嶴為番你為山子介為欽子溪為户流為非□咑為失□哈咑為也生忌為密和伮失記其北為隠岐懸海三百五十里備後之西為安藝其嶴為翁家搭為昆敗為法子加一知為窟撒子為谷野為□家歪□其南為宫島懸海三十里出雲之西為石見出銀與銅其嶴為南髙番馬為番馬搭為哥為撮伮市為有伮子北至海三十里安藝石見之西為山口國即古之周防州也横直二百四十里其南邉海之嶴為翁哥里為密大逝里為東大為陀伮米為哈迷伮失記為伮羅市米其北邉海之嶴為撒殺為賣抵哈打為夜市為髙伮烏□北至三島海面三百五十里山口之西為長門横直皆二日程嶴為花浦為薫州為番記為倭委北至三島懸海三百五十里闗渡在焉其西旱闗為阿介馬失記由分司設於此渡此而西為豐前横五百里直四百里其嶴為可苦喇為□介襪次為大義地為野慢茄為阿世夜為暮治為一賣其南為豐後横直皆六百里其嶴為福乃為倭兀伮法賣為鎻孤舟為由伮烏喇為撒一基為烏四基又其南為日向横直皆三百六十里其嶴為多故伮甫治豐前之西北為筑前横六百五十里直四百里其嶴為右勢為茄薩里為加打也馬為多賣里為一萬字為伮打為世加為經家里為多罷為密那多為法哈噠即博多之别名也其北離伊岐島海面五百里西南為筑後横直皆二百五十里筑後之南為大隅其南濱海之嶴為什麽烏思述今之人訛𫝊為懸海懸海乃大漁州也大隔與日向薩摩等連壌名為九州大隅之西為薩摩横直皆三百六十里其嶴為暗孛喇為起麻子記為羊埋髙為康國什麽為罷里為拖馬里為鹿順馬里為鸚哥里為軍車米為仙臺為審孛署豐後東南懸海為土佐為伊豫為阿波阿波相近懸海為炎路土佐豐後之間為佐加關土佐至佐加闗海面一百八十里佐加關至豐後海面七十里薩摩之北為肥後横直皆五百里其嶴為牙子世六為阿麻國撒為昏陀為國撒介烏喇為開懐世利為噠加什為什噠加又其北為肥前横直皆五百里其嶴為鐵來為言伮氣子為法司伮一計為客舍其内沿河泊舟交易之處為倭磨喇為知十歪為法一溪為夜閒迷為坐迷子為迷坐骨知為一掃拂為密伮米喇為世子為迷古里為失撒為喃哥呀為雄婆哥為松本一名馬子喇為法麻撒几肥前西懸海為平戸東西海面十里西北至博多海面四百五十里平户之西為五島五山相錯懸海而生其中有嶴可泊乃日本西境之盡處也過此西行越五六日四望無山直抵陳錢壁下此島與薩摩相去一千五百里與肥前相去四百三十里與平戸相去二千五十里五島至山口必由平户經過其嶴為乃路為倭齊家為衣屋伮密為通記為逹伮烏喇為烏苦為話哈噠北為多藝為伊岐横直皆七十里至對馬島海面五百里為對馬島横三百里其南嶴為哥為世大哈東南為拂乃哥世西北為堆沙几為山谷為撒思乃為知亦磨為你打北為倭伮烏喇其西北至髙麗也必由對馬島開洋各島之人俱至堆沙几撒思乃山谷三嶴開洋至髙麗之則失多順風一日約五百里南至琉球也必由薩摩州開洋順風七日其貢使之來必由博多開洋歴五島而入中國因造舟水手俱在博多故也貢舶囘則徑收長門因抽分司官在焉故也若其入宼則隨風所之東北風猛則由薩摩或由五島至大小琉球而視風之變遷北多則犯廣東東多則犯福建彭湖島分䑸或之泉州等處或之梅花所長樂縣等處若正東風猛則必由五島歴天堂官渡水而視風之變遷東北多則至烏沙門分䑸或過韭山海閘門而犯温州或由舟山之南而犯定海經大猫洋入金塘蛟門犯象山奉化由東西厨入湖頭渡犯昌國入石浦關犯台州入桃渚海門松門諸港正東風多則至李西嶴壁下陳錢分䑸或由洋山之南而犯臨觀過漁山兩頭洞三姑山入蟶浦則犯紹興之臨山三山過霍山洋五嶼烈表平石則犯寧波之龍山觀海犯錢塘過大小衢徐公入鼈子門赭山則薄省城或由洋山之北而犯青南過馬蹟潭而西犯太倉過馬蹟潭而西北或過南沙而入大江過茶山入瞭角嘴涉谷櫝狼福山而犯𤓰儀常鎮若在大洋而風歘東南也則犯淮揚犯登萊過步州洋亂沙入鹽城口則犯淮安入廟灣港則犯揚州再越而北則犯登萊若在五島開洋而南風方猛則趨遼陽趨天津大抵倭舶之來恒在清明之後前乎此風候不常届期方有東北風多日而不變也過五月風自南來倭不利於行矣重陽後風亦有東北者過十月風自西北來亦非倭所利矣故防春者以三四五月為大汛九十月為小汛其停橈之處焚刼之權若倭得而主之而其帆檣所向一視乎風實有天意存乎其間倭不得而主之也向之入冦者薩摩肥後長門三州之人居多其次則大隅筑前筑後博多日向攝摩津州紀伊種島而豐前豐後和泉之人亦間有之乃因商於薩摩而附行者也日本之民有貧有富如攝摩伊勢若佐博多其人以商為業其地方街巷風景宛如中華富者各數千家有積貲至百萬者又如和泉一州富者八萬户皆居積貨殖有淑有慝如薩摩之鸚哥里方數千里其邑長安慶能納民於軌物無一人為盜又如宫島人不嗜殺人有不平事但請神廟罰錢又如紀伊之類陀僧三千八百房専習武藝殺人而不犯中國富而淑者或登貢舶或登商舶而來凡在冦舶皆貧與為惡者也山城君號令不行徒寄空名於上非若中國禮樂征伐自天子出大一統之治也山口豐後出雲開三軍門如中國總督府之義各以大權相吞噬今惟豐後尚存亦不過兼并肥前等六島而已肥前肥後筑前筑後豐前豐後山口出雲以貪滅亡山口原并國十二日石見長門安藝備前備後備中出雲伯岐丹後因幡但馬後出雲奪歸其地山口長子死焉其君亦為陶殿所殺豐後軍以其弟攝山口事吞安藝安藝殺之嘉靖三十六年山口無君豐後獨稱雄焉山城君金印勘合久為山口所有向來入貢俱山口自主山城惟出名而巳陶殿之亂宫殿勘合俱焚金卬亦損一角不知所歸貢自此絶矣欲望彼國之約束諸倭斷斷乎不能也愚聞之軍志曰無恃其不來而恃吾有以待之斯言也禦倭之道備矣修祖宗舊制禁戢沿海接引之人擇守令阜民生儲糗糧練精鋭寇來則殺之入貢則撫之通商則絶之如是而亂有不息者未之信也

  畿内部
  州五
  山城
  太河
  河内
  和泉
  攝津
  右共統五十三郡
  畿外部
  道七
  東海道十四州
  伊賀    伊勢    志摩
  尾張    三河    逺江
  駿河    伊豆    甲裴
  相摩    武蔵    安房
  上總    常陸
  右共綂一百一十六郡
  西海道九州
  筑前    筑後    豐前
  豐後    肥前    肥後
  日向    大隅    薩摩
  右共綂九十三郡
  南海道六州
  紀伊    炎路    阿波
  伊豫    土佐    讚耆
  右共綂四十八郡
  北陸道七州
  若佐    越前    越中
  越後    加賀    能登
  佐渡
  右共統三十郡
  東山道八州
  近江    美濃    飛彈
  信濃    上野    下野
  陸嶴    出羽
  右共統一百一十二郡
  山陽道八州
  攝摩    美作    備前
  備中    備後    安藝
  周防    長門
  右共綂六十九郡
  山陰道八州
  丹渡    丹後    但馬
  因幡    伯耆    出雲
  石見    隠岐
  右共綂五十二郡
  海曲部
  島三
  伊岐
  對馬
  多藝
  右各綂二郡
  
  凡四百一十四
  
  可七萬餘
  
  約八十八萬三千三百二十九
  
  凡三千七百七十二




  風俗
  四時寒暑類中國土宜禾稲麻紵蠶桑而少麥所産金銀琥珀水晶有青紅白三色瑪瑙白珠青玉硫黄水銀蘇朩胡椒細絹花布螺□硯扇漆器刀劍鎧甲多犀象牛馬而無虎豹樂有中國高麗二部男子科頭斷髪黥面文身服飾衣裙襦其䄂微小婦人被髪屈紒亦衣裙襦裳皆有襈人多跣足間用屨不得用金銀為飾婚不娶同姓婦人不淫妬人多夀考性嗜酒死者殮之以棺槨初喪戒酒肉親賔就尸歌舞妻子兄弟以白布制服貴人三年殯庶人卜日而瘞既葬舉家入水澡浴自潔以除不祥俗信巫覡知卜筮重儒書多中國典籍尚佛法好碁博握槊樗蒲之戲毎至一日必射戲飲酒其餘節畧與中國同
  倭人居處悉以所産新羅松為之色白而香仰塵地板皆是復塗以香入其室芬郁異常食則共置一器聚而困食以竹作折折取之鞵則無跟或用朩或以細蒲為之衣皆細布得中國綾絹則珍焉

  寄語島名
  山城羊馬失羅     筑前職骨前
  太和野馬多     筑後職骨骨
  河内茄懐知     豐前孛前
  和泉因字米     豐後蓬哥
  攝津子弩因你     肥前非前
  伊賀衣加      肥後非谷
  伊勢衣舍      日向兄加
  志摩       大隅阿思米
  尾張倭阿里     薩摩撒子馬
  三河迷茄懐     紀伊乞伮苦藝
  逺江       炎路山伮計
  駿河       阿波挨懐齊
  伊豆因慈      讚耆
  甲裴嘅怡苦藝     伊豫伊右
  相摩       土佐拖撒
  武藏朩撒暑     山口即周防羊馬窟諸
  安房阿穵      羙作迷馬撒家
  上總茄迷倭撒     備前避然
  下總什麽撒撒     備中避晝
  常陸       備後避卧
  若佐壊加柵     安藝阿計
  越前曰智前     攝摩法里馬
  越中曰畫      長門伮茄多
  越後曰清谷     丹渡丹白
  加賀坑茄      丹後丹哥
  能登伮朶      但馬噠什麽
  佐渡沙渡      因幡奚伮白
  近江多島米     伯耆花計
  羙濃米伮      出雲因字朩
  飛彈非大智     石見
  信濃申阿濃     隠岐和計
  上野康子計     伊岐尢計
  下野什麽子計     對馬島則什麽
  陸嶴話收      多藝
  出羽迷外      五島我島
  宫島述挨什麽     男島賀什麽
  小島科什麽     女島
  連島卒刺什麽     種島他尼什麽
  博多花哈嗒     平戸
  竹島他計什麽     佐加關
  三島密什麽
  寄語雜類
  天文類
  天帝       日虚露
  禿計       星付泥
  有朱加前      雲因朩
  挨迷       霧吉利
  計伏六攸計     霜名末辟滿
  落雨挨迷付魯
  時令類
  早來運梭梭發耀     夜摇落
  非路       晚摇撒田午
  挨介水      暗骨辣水
  三孛水      煖挨掇水
  今日詐以呼鷄聲介喬   明日挨迷亞失日
  後日亞撒里     昨日傑伮
  前日阿多堆     日暮非故路路
  今日來个阿耶俚    明日來挨戊打俚
  後日來挨殺核阿耶俚
  地理類
  地大様秃智      山羊賣耶賣
  明東       海烏彌
  何吉大水      石依水在木古
         鄉羊埋俚
  打各計
  方向類
  東熏加       南迷南來
  西義西       北尤兀俚
  日皆門利婆     後吾失利
  珍寶類
  金空措泥      銀失禄楷尼
  他賣       錢前移
  黄銅中若佐     紅銅鶯更揩尼
  水銀明東揩尼     好銅錢挑禮善尼
  人物類
  皇帝大利天王家里    官大米烏野雞
  百姓别姑常     公翁知
  大官大大烏野雞    婆猶婆翁妃
  阿爺       母發發
  挨尼       嫂阿尼尤尼
  阿多多      妹亞尼多一没多
  亞尼       嬸完多
  莫宿哥      姪何義
  莫宿眼      孫阿奚何來
  丈人子多      丈母子多謬
  何治王官老前     丈夫夀山
  婦人倭家倒     老秃古要个
  男子何奈公姑     後生倭家逹
  歪鼻       親眷新雷
  姐夫不哥迷     朋友道門大聖滿門大帝
  女壻米哥      僕三三字郎
  小厮歪皆水     和尚才老烏索
  老實人埋骨多    艱難人胡奈故人門厥人
  强盜六宿鼻隨     瞎子眉骨頼
  獨眼人密皎闗鴻    你撫哥了梭里
  誰人搭梭      我何埋俚阿伮利
  徒弟加食難     財主妻斗島賣
  生得好眉眉月失眉眉姚水  外甥萌哥
  長子難觧水     媳婦嫌妙報
         年少華葢
  主人床呆朶     生得醜魯歪失
  聰明力哥      貴他介水
  那槊羊㵨      富烏多哥
  腮東旦      乞丐寛需計
  好淫梭羅      年紀一故都
  麻子莫入骨水     村
  科水非計      賊陸宿人
  人事類
  要坡水水      不要依也
  逹子       等待埋祖
  羊逹路烏将卒     拿來末低吉反俚末得哥已
  拿去未底於古     相擾括計括盆
  亂說思量骨多莫話介反俚  看覔見迷路
  不送何埋觧邵賣    嬉挨核蒲
  移路阿將梭     病羊埋依子
  雞骨       罵寛彼計乃俚話鸞腿皮
  因彼計      詈烏論羊埋水烏蠻爺計
  密路       去漫陀羅獺俚旦多
  何故伊魯何耶路    不在論速持疎
  何耶俚吉人     便來羊佯地何爺俚慢陀的如
  回來慢慢的耶俚    便去密路
  快來發下何耶俚法古   送與我面皮
  愛惜摇落扛滿     怕倭疎路路
  出去一一計     前行殺鷄倭
  挨龍門      喜一啜水咷羅打歩
  說話未納恝打俚    怠慢難利骨多罵山伮
  那慕       不來未旦盧賈矢
  獨樂哥賣      羞愧番助山水水
  何賣利      安排蘇路
  法古       快去法古計
  打人生亞逹逹个    借脡路各夾
  買賣烏禮加     不喫了禁哥
  嘔天       莫怪哥面乃禮
  多喫酒何賢鼻旦    教何水尤路
  喫酒麻黒殺雞     那里去陀姑移姑
  所有路路      行路的益磨滅
  曉得个个俚打夫大    賣烏路無六
  呌人多伮      老實說話買多溢多
  一□水      起身倭逹的援
  多多喫了前行哥   遊西孫歩
  還了諧也數     不曉得措頼路不失打
  其伮瞎呾郎     請人家那□多
  慢慢的買得買得    害
  不賣烏魯賣加     恁麽賣難烏禮在
  肚饑勲大路水     哭乃古
  多少一故頼介     打胡子
  有情亞姊吉乃     無情亞姊吉乃乃水
  邀帶       換皆賀
  無工夫一孫□水    怪發頼旦多堅固
  身大       腫剌大
  加右       𥬇歪鼻
  吉打       買加利
  埋計打利      一家一董
  寫字加計
  身體類
  耳眉眉       口骨土
  發奈       眉
         足挨身
  个个路      頭客成頼
  薫計       髪措□夾迷
  發頼       指尤皮
  卒□       齒
  器用類
  小刀厯過乃空客打奈   中刀歪計柴需
  大刀濶中撻打奈    刀柄脱介俚
  大買路      弓油米
  盒子剛白哥     紙SKchar2加迷
  孫助俚尊力子     砂石揩路依水
  粉地       墨疎煤
  薄紙沃蠻子     扇黄旗
  哥利素      厚紙沃速水
  浮泥       針快利法利
  鑰匙坑其      鑊難皮
  磨刀石依水     泥銅扇法古黄旗
  花鷄       泥金扇空揩泥黄旗
  等子發介俚     小箱法哥
  硯箱孫助利發哥    酒盞曬加滕計
  拿剛繫利      碟曬頼沙頼
  銀硃失禄挨揩水    鏡坑皆彌
  麻骨頼埋骨頼     蓆不伮
  烏論水      麝香射哥
  木香木哥      沉香沉哥
  何水鷄      傘隔落隔曬
  法水       碗倭吉貼灣
  酒瓶哭笋昆皮     梯課水飛計
  衣服類
  衣服乞麻俚     靴骨都
  水托里失其里     箬帽摇婆俚
  歪帯       氊衫迷伮
  手巾逹昻个     綿布木綿
  夏布伮伮綿     被伏思麻
  飲食類
  茶觧素       酒曬箕
  白酒明東曬箕     燒酒隔辣曬箕
  老酒福禄曬箕     飯密黍
  飲酒晒加乃     喫飯密阿羅
  失河收河      醬彌沙
  挨蒲頼      米科眉科眉
  大麥烏䝉﨑     小麥柯䝉﨑
  暮米倭米      荳磨米
  水路       肉恕恕
  笋乾大吉糯古     醬𤓰可羅米糯
  花木類
  杉松計       檜去那鷄
  埋止       梅子面婆水
  恝辣水      菜
  𤓰烏埋       麻莫入骨水
  茄子乃沈皮
  鳥獸類
  牛胡水       狗意伮
  豕豕       鷄SKchar泥掇地泥環多禮
  觧加       馬烏馬
  遊河       蟹揩泥
  失辣水      羊羊其
  眠助米
  數目類
  一丢多子丢徴呾多    一箇个利
  扶逹子去呾多     三密子倐呾多
  學子摇摇做     五意子子難難多
  後子       七乃乃子
  效子       九个个乃子
         十一多多丢逹子
  五十      百法古
  借一貫      萬慢亦
  通用類
  有挨路迷路      無
  髙髙的姚鎻盧     極好明哥多
  不好由無乃     大加小思姑奈何計
  發蒒       少素古乃水
  快都河河水     遠多俟
  的个       瘦牙十大
  迷加       細相快大
  骨蒒路      厚挨卒水
  温卒水      歪貨不髙歪頼水
  羊鈸里里      不是松田乃係
  要𦂳馬多合子     緩慢大慢大
  無用設計      多有何何水
  慢大       臭骨篩水
  于牌水
  倭好
  昔賈誼上三表五餌之策知倭國之所好則餌在是而悟所以制之之術矣故志之
  
  所以為織絹紵之用也葢彼國中自有成式花様朝㑹宴享必自織而後用之中國絹紵但充裏衣而已若番舶不通則無絲可織毎百斤值銀五六百兩取去者其價十倍
  絲綿
  髠首裸裎不能耐寒冬月非此不煖常因匱乏每百觔價銀至二百兩
  
  用為常服無綿花故也
  綿綢
  染彼國花様作正衣服之用
  錦繡
  優人劇戲用之衣服不用
  紅線
  編之以綴盔甲以束腰腹以為刀帶書帶畫帶之用常因匱乏毎百觔價銀七百兩
  水銀
  鍍銅器之用其價十倍中國常因匱乏毎百觔價銀三百兩
  
  女工之用若不通番舶而止通貢道毎一針價銀七分
  鐵鍊
  為懸茶壺之用倭俗客至飲酒之後啜茶啜已即以茶壺懸之不許著物極以茶為重故也
  鐵鍋
  彼國雖自有而不大大者至為難得毎一鍋價銀一兩
  磁器
  擇花様而用之香爐以小竹節為尚碗碟以菊花稜為上碗亦以葵花稜為上制若非觚雖官窑不喜也
  古文錢
  倭不自鑄錢但用中國古錢而已毎一千文價銀四兩若福建私新錢毎千價銀一兩二錢惟不用永樂開元二種
  古名畫
  最喜小者蓋其書房精潔懸此以為清雅然非落欵圖書不用
  古名字
  書房粘壁之用㕔堂不用也
  古書
  五經則重書禮而忽易詩春秋四書則重論語學庸而惡孟子重佛經無道經若古醫書毎見必買重醫故也
  藥材
  諸味俱有惟無川芎常價一百觔價銀六十七兩此其至難至貴者也其次則甘草毎百斤價銀二十兩以為常
  氊毯
  以青者為貴
  馬背氊
  王家用青官府用紅
  
  女人搽面之用
  小食籮
  用竹絲所造而漆飾者然惟古之取若新造者則雖精巧不喜也小盒子亦然
  漆器
  文几古盒硯箱三者其最尚也盒子惟用菊花稜圓者不用
  
  若曽按日本所貢倭扇描金盒子類皆異物也其所悅於中國者皆用物也是彼有資於中國而中國無資於彼忠順則禮之悖逆則拒之不易之道也若徇其求而愆期許貢無端互市斷斷乎不可
  癸辛雜識載其地絶無香尤以為貴








  倭船
  日本造船與中國異必有大木取方相思合縫不使鐵釘惟聨鐵爿不使麻筋桐油惟以草塞罅漏而已名短水草費功甚多費財甚大非大力量未易造也凡宼中國者皆其島貧人向來所𫝊倭國造船千百隻皆虚誑耳其大者容三百人中者一二百人小者四五十人或七八十人其形卑隘遇巨艦難於仰攻苦於犂沉故廣船福船皆其所畏而廣船旁陡如垣尤其所畏者也其船底平不能破浪其布帆懸於桅之正中不似中國之偏桅機常活不似中國之定惟使順風若遇無風逆風皆倒桅盪櫓不能轉戧故倭船過洋非月餘不可今若易然者乃福建沿海奸民買舟於外海貼造重底渡之而來其船底尖能破浪不畏横風鬬風行使便易數日即至也
  凡倭船之來每人帶水三四百觔約七八百碗毎日用水五六碗極其愛惜常防匱乏也水味不同海水鹹不可食食則令人泄故彼國開洋必於五島取水将近中國過下八山陳錢山之類必停舶換水所以欲換者冬寒稍可耐久若五六月蓄之桶中二三日即壊雖甚清洌不能過數日也海洋浩𣺌風濤叵測程不可計遇山而汲亦其勢耳盥□沐浴海水山水皆可用或云浴海水令人膚裂近訪之不然但黒肌膚而已倭人有一秘法煮泉一二沸置之缸缶能令宿而不壊然亦不過半月久則不能也其遇山而登非獨汲水或覘登泊之逺近或覘我兵之虚實其至普陀必登者非換水亦非真欲焚香乃覘兵防虚實耳然後下海或拿漁户或拿樵夫逼問消息使為嚮𨗳在船亦候潮大水滿之時方敢深入而毎月初一二三四五六十五六七八九二十等日以時定之又在子午此日此時皆潮汛長大之水也灌諸港浦無不深滿塗礁無不平没水脈無不通流凡水陸官兵當此時宜汲汲然提備又於毎日晨昏升旗放銃於海表之髙山先聲振奪望聞畏之使其知我有備不敢登泊也













  倭刀
  刀有髙下技有工拙倭之富者不恡重價而制之廣延髙師而學之其貧者所操不過下等刀耳善運刀者在前衝鋒可畏頗有限也中國人不知望之輙震而避焉擒獲倭刀亦莫辨髙下混給兵士故志之
  大小長短不同立名亦異毎人有一長刀謂之佩刀其長刀之上又插一小刀以便雜用又一刺刀長尺許者謂之觧手刀長尺餘者謂之急㧞亦刺刀之類此三者乃隨身必用者也其大而長抦者乃擺𨗳所用可以殺人謂之先𨗳其以皮條綴刀鞘佩之於肩或執之於手乃隨後所用謂之大制
  又有小裁紙設機刀出長門州號兼常者最佳又有作䞇禮賀禮不拘大小名雖為刀其實無用
  上等
  上庫刀
  山城國盛時盡取日本各島名匠封鎻庫中不限嵗月竭其工巧謂之上庫刀其間號寧久者更佳世代相𫝊以此為上
  次等
  備前刀
  以有血漕為巧刀上或鑿龍或鑿劍或鑿八幡六薩蕯春日天明神天照皇大神宫皆其形著在外為羙觀者
  如匠人製造之精不論刀大小必於柄上一面鐫名一面刻記字號以為古今賢否之辨鎗劍亦然



  宼術
  倭宼之勝我兵專以術也即以其術還治其人不必用古兵法蔑不勝矣故志之
  倭宼慣為蝴蝶陣臨陣以揮扇為號一人揮扇衆皆舞刀而起向空揮霍我兵倉皇仰首則從下砍來
  又為長蛇陣前耀百脚旗以次魚貫而行最强為鋒最强為殿中皆勇怯相參
  賊毎日鷄鳴起蟠地㑹食食畢倭酋據髙坐衆皆聴令挾冊展視今日刼某處某為長某為隊隊不過三十人毎隊相去一二里吹海螺為號相聞即合救援亦有二三人一隊者舞刀横行人望之股慄逺避延頸授首薄暮即返各獻其所刼財物毋敢匿倭酋較其多寡而嬴縮之毎擄婦女夜必酒色酣睡刼掠将終縱之以焚煙㷔燭天人方畏其酷烈而賊則抽去矣愚詒我民勿使邀擊自為全脫專用此術
  賊至民間遇酒饌先令我民甞之然後飲食恐設毒也行衢陌間不入委巷恐設伏也又不敢沿城而行恐城上抛磚石也
  其行必单列而長緩歩而整故占數十里莫能近馳數十日不為勞
  布陣必四分五裂故能圍
  對營必先遣一二人跳躍而蹲伏故能空竭我之矢石火炮
  衝陣必伺人先動動而後突入故乘勝長驅戰酣必四面伏起突遶陣後故令我軍驚潰
  毎用怪術若結羊驅婦之類當先以駭觀故令吾目眩而彼械乘之慣用䨇刀上誑而下反掠故難格
  鈀鎗不露竿突忽而擲故不測
  弓長矢巨近人則發之故射命中
  歛跡者其進取也張揚者其逃遁也故常横破舟以示遁而突出金山之圍造竹梯以示攻而旋有勝山之去
  將野逸則逼城
  欲陸走則取䑲
  或為穽以詐坑
  或結稲稈以絆奔
  或種竹簽以刺逸
  常以玉帛金銀婦女為餌故能誘引吾軍之進陷而樂罷吾軍之邀追
  俘擄必開塘而結舌莫辨其非倭故歸路絶恩施附巢之居民故虚實洞知
  賞豐降擄之工匠故器械易具
  細作用吾人故盤詰難
  向𨗳用吾人故進退熟
  預籍富室姓名而次第取之故多獲
  宿食必破壁而處乘髙而瞭故襲取無機
  間嘗一被重圍矣餌以偽馘而逸之或披簔頂笠沮溺於田畆或雲巾紵履蕩逰於都市故使我軍士或愚而投賊或疑而殺良
  江海之戰本非其所長亦能聫虚舟張弱𬖄以空發吾之先鋒捐婦女遺金帛以弭退吾之後逐凡舟之裙墻左右悉裹以布帛被褥而濕之以拒焚擊交閧間或附蓬而飛越即雷震而風靡矣宼擄我民引路取水早暮出入按籍呼名每處為簿一扇登寫姓名分班㸃閘真倭甚少不過數十人為前鋒宼還島皆云做客回矣凡被我兵擒殺者隠而不宣其鄰不知猶然稱賀




  使倭針經圖說
  太倉使徃日本針路
  見渡海方程及海道針經
  太倉港口開船用单乙針一更船平
  更者毎一晝夜分為十更以焚香枝數為渡以木片投海中人從船面行騐風迅緩定更多寡可知船至某山洋界
  呉淞江用单乙針及乙卯針一更平
  寳山到南匯嘴用乙辰針出港口打水六七丈沙泥地是正路三更見茶山
  茶山水深十八托一云行一百六十里正與此合
  自此用坤申針及丁未針行三更船直至大小七山灘山在東北邊
  灘山下水深七八托用单丁針及丁午針三更船至霍山
  霍山用单午針至西後門
  西後門用㢲已針三更船至茅山
  茅山用辰已針取廟州門船從門下行過取升羅嶼
  廟州門水深急流
  升羅嶼用丁未針經﨑頭山出雙嶼港升羅﨑頭俱可泊船﨑頭水深九托
  雙嶼港用丙午針三更船至孝順洋及亂礁洋
  䨇嶼港口水流急孝順洋水深十三托泥地
  亂礁洋水深八九托取九山以行
  九山西邉有礁打水行船宜仔細一云亂礁洋水深六托泥地
  九山用单卯針二十七更過洋至日本港口
  打水七八托泥地南邉泊船
  又有從烏沙門開洋七日即到日本若陳錢山至日本用艮針

  福建使徃日本針路
  梅花東外山開船用单辰針乙辰針或用辰巽針十更船取小琉球
  小琉球套北過船見鷄籠嶼及花瓶嶼彭嘉山
  彭嘉山北邉過船遇正南風用乙卯針或用单卯針或用单乙針西南風用单卯針東南風用乙卯針十更船取釣魚嶼釣魚嶼北邉過十更船南風用单卯針東南風用单卯針或用乙卯針四更船至黄麻嶼
  黄麻嶼北邉過船便是赤嶼五更船南風用甲卯針東南風用单卯針西南風用单甲針或用单乙針十更船至赤坎嶼赤坎嶼北邉過船南風用单卯針及甲寅針西南風用艮寅針東南風用甲卯針十五更至古米山
  古米山北邉過船有礁宜知避南風用单卯針及甲寅針五更船至馬㞯山
  馬㞯山南風用甲卯針或甲寅針五更船至大琉球
  大琉球那霸港泊船
  土官把守港口船至此用单卯針及甲寅針行二更進那霸内港以入琉球國中
  那霸港外開船用单子針四更船取離倚嶼外過船南風用单癸針三更船取熱壁山以行
  熱壁山南風用单癸針四更船取硫黄山硫黄山南風用丑癸針五更船取田嘉山又南風用丑癸針三更半船取夢加刺山南風用单癸針及丑癸針三更船取大羅山
  大羅山用单癸針二更半船取萬者通七島山西邉過船
  萬者通七島山用单寅針五更船取野顧七山島内各呌兵之妙是麻山嶼
  野顧山用巽寅針二更半船取但午山用艮寅針四更船取亞甫山
  一云野顧山對面行六十里有小礁四五箇最宜避在北邉過船用艮寅方一百五十里至旦午山用艮宀方行二百四十里至亞甫山
  亞甫山平港口其水望東流甚急離此山用艮寅針十更船取亞慈理羙妙若不見此山用单艮針二更船又艮寅針五更船取灣伮一云治渡伮烏佳眉山
  沿灣伮烏佳眉山用单癸針三更船若船開時用单子針一更船至而是麻山而是麻山南邉有沉礁名套礁一云名佐沉長礁東北邉過船用单丑針一更船是正路却用单子針四更船取大門山中
  大門山傍西邉門過船用单丑針三更船取兵褲山港
  兵褲港循本港直入日本國都
  若曾按已上針路乃歴代以來及本朝國初中國使臣入畨之古道也頻年倭宼之人徃徃取間道突至便利特甚予已稍從入宼圖中指畫然不欲條書之者恐𫝊者或貽奸孽以倖釁也有志於經世者必須以意㑹之而得予之所以不詳書焉斯善矣














  國朝貢式
  貢道
  寧波府定海闗收舶
  設市舶提舉司官二員專主日本入貢禮儀互市貢期
  十年一次
  永樂二年給勘合百道定十年一貢
  貢例
  船止二隻人止二百違例則以寇論宣徳間改例船三隻人三百永樂二年欽定毎貢二艘正副使等無過二百人若貢非期人船踰數夾帶刀鎗並以宼論宣徳元年遣貢人船刀劍不奉朝制諭使臣自後貢無過三舟人無過三百刀劍無過三十嘉靖六年奏准凡貢非期及人過百船過三多挾兵器皆阻回二十九年定日本貢船毎船水夫七十名三船共計水夫二百一十名正副使各一員居坐六員土官五員從僧七員從商無得過六十人
  制限進貢方物
  馬     盔     鎧
  鎗     劍     腰刀
  瑪瑙    蘇木    塗金装彩屏風描金粉匣  描金筆匣  灑金木銚角盤灑金文臺  灑金手箱  灑金厨子
  貼金扇   抹金提銅銚 水晶數珠
  硫黄    牛皮







  市舶
  洪武初設市舶於太倉名黄渡市舶司尋以近京師改設於福建浙江廣東在廣東者專為占城暹羅諸番在福建者專為琉球在浙江者專為日本而設日本入貢而來也許帶方物官設牙行與民貿易謂之互市洪武七年九月罷未幾復設
  大祖後絶日本而市舶卒不廢葢東裔有馬市西裔有茶市東南海裔有市舶所以通華裔之情遷有無之貨收征稅之利減戌守之費禁海賈抑姦商使利權在上也自市舶内臣出稍稍苦之然所當罷者市舶内臣非市舶也嘉靖二年科臣建言倭患起於市船遂悉罷之市舶罷而利權在下姦豪外交内詗海上無寧日矣



  頒賜日本儀制
  永樂二年賜國王冠服紵絲紗羅金銀古器書畵宣徳十年回賜國王紵絲二十表裏紗羅各八疋錦二段銀二百兩王妃銀一百兩
  成化二十年囘賜國王紵絲二十表裏紗羅各二十疋錦四端銀二百兩王妃紵絲十表裏紗羅各八疋錦二段銀一百兩
  凡差來正副使毎員金襴袈裟一領鍍金銀鈎環全羅直䄌一件羅偏衫一件紵絲二疋紗羅各一疋絹六疋銅錢一萬文靴襪各一䨇居座以下土官從僧通事從人各給賜有差 正貢外使臣自進并官收買附來貨物俱給價不堪者令自貿易




  日本入貢賜宴儀制
  洪武中欽定日本國入貢使臣御賜筵宴二次禮部預開筵宴日期奏請大臣一員待宴光禄寺備辦於㑹同館管待教坊司用樂鴻臚寺令通事及鳴贊供事儀制司領宴花人一枝若使臣數多分二日宴回還之日差官伴送至寧波府管待一次許鎮守總兵或三司或府衛正官二三員陪席
  宣徳間欽定日本入貢使臣至通州湯飯令行在光禄寺辦送至濟寧州浙江布政司并寧波府茶飯管待






  歴代封號
  魏景初二年冊封魏倭王賜金印紫綬
  宋永初二年冊封安東将軍倭國王
  元嘉二年冊封如前
  元嘉二十年冊封如前
  元嘉二十八年加封使持節都督倭新羅任那加羅秦韓慕韓六國諸軍事安東将軍倭國王
  太明六年冊封安東将軍倭國王
  昇明二年冊封使持節都督倭新羅任那加羅秦韓慕韓六國諸軍事安東大将軍倭國王
  齊建元元年冊封使持節都督倭新羅任那加羅秦韓慕韓六國諸軍事鎮東大将軍倭國王
  梁天監元年冊封征東将軍倭國王
  隋大業三年冊封倭國王賜冠服先是其王SKchar服仍其國俗至是如賜與衣
  SKchar乃以綵錦為SKchar飾裳皆施襈綴以金玉云

  唐貞觀五年冊封倭國賜璽書
  國朝永樂二年冊封日本國王賜龜紐金印誥命冠服詔封其國之鎮山曰壽安鎮國之山御製碑文賜之













  宋徽宗御製跋見宣和盡譜
  日本國古倭伮國也自以近日所出故改之有畫不知姓名𫝊寫其國風物山水小景設色甚重多用金碧考其真未必有此苐欲綵繪粲然以取觀美也然因以見殊方異域人物風俗又蠻陬彝壤非禮義之地而能留意繪事亦可尚也抑又見華夏之文明有以漸被豈復較其工拙耶舊有日本國官告𫝊至於中州比之海外他國已自不同宜其有此太平興國中日本僧與其徒五六人附商舶而至不通華語問其風土則書以對書以𨽻為法其言大率以中州為楷式其後再遣弟子奉表稱賀進金麈硯鹿毛筆倭畫屏風今御府所蔵三海山風景圖一風俗圖二至今倭僧多能作墨畫觀音佛像



  附日本貢使詩摘録二十首
  恭荅太祖皇帝問日本風俗洪武十五年
  嗐哩嘛哈
  國比中原國人同上古人衣冠唐制度禮樂漢君臣銀甕篘新酒金刀鱠錦鱗年年二三月桃李一般春
  和宋學士贈詩      釋全俊
  一回錯買離鄉舶抹過鯨波萬里間震旦扶桑無異土參方飽看浙西山
  長安春日        天 祥
  何事長安客春來思易迷樂遊原上草無日不萋萋
  題虎丘寺        天 祥
  東西兩寺今為一有客登臨見斷碑剩水殘山王霸業苦風酸雨鬼仙詩樓臺半落長洲苑簫鼓時來短簿祠盤郢魚膓何處是轆轤千尺響空池
  題龍關水閣       天 祥
  此樓登眺好終日俯平湖葉盡邨邨樹花殘岸岸蘆漁翁晴獨釣沙鳥晚相呼何處微鐘動雲藏島寺孤
  榆城聴角        天 祥
  十年遊子在天涯一夜秋風又憶家恨殺葉榆城上角曉來吹入小梅花
  暮春病懐        天 祥
  落花滿地雨絲絲九十春光又别離行樂送春猶有恨那堪多病過花時
  碧鷄秋色滇陽八景之一     鑑機先
  鑑機先有滇陽八景詩云豈料長為南竄客朝朝相對獨為翁國初日本僧入貢者多譴謫居滇南胡粹中挽機先詩云日出扶桑極東處雲歸滇海最西頭知機先没於滇也
  碧鷄西望水天虚漠漠秋光畫不如翠壁煙華摇浪處丹崖樹色著霜初前朝有閣今游鹿落日何人獨釣魚却訝維舟溋浦上芙蓉九疊看匡廬
  梁王閣在碧鷄山下      鑑機先
  碧鷄飛去已千秋聞說梁王曽此㳺洞口仙桃迎鳯輦巖前官栁繫龍舟青山有恨人何在白日無情水自流豈識當時歌舞地寒煙漠漠鎻荒丘
  聞笛          鑑機先
  夜深吹笛是誰家獨倚髙樓月欲斜塞上春情無頼甚那堪又聴落梅花
  雪夜偶成二首       鑑機先
  畵角聲殘曙色遲雪花如掌朔風吹吟中二十年三昧未了梅花一首詩
  定起閒吟獨倚䦨朔風吹面雪漫漫修心不到梅花地耐得山中一夜寒
  西湖          普 福
  一株楊栁一株花原是唐朝賣酒家惟有吾邦風土異春深無處不桑麻
  途中有感        普 福
  來游上國看中原細嚼青松咽冷泉慈母在堂年八十孤兒為客路三千心懐北闕浮雲外身在西山返照邉處處朱門花栁巷不知何日是歸年
  挽逯光古        大 用
  氣宇自豪邁孤超傲世時㝠鴻冲漢志野鶴出塵姿筆勢雲煙起詩名草朩知論交三十載死别抱長悲
  謁祝京兆不值      僧左省
  沈潤卿吏隠録云日本使者朝貢過呉内有一僧徃謁祝京兆希哲不值予與弟瀚遇之索紙書字問之僧亦書以對云予乃俄補一官之闕祗有其名貧凍沙門也名左省號鈍牛又曰我國中無此官惟禪僧學本國文字故充使臣耳問謁祝君何為又書云仲春之初雨雪連日篷底僵卧今日新晴扣祝君書屋幸遇君一笑依稀十年之舊杜少陵所謂能吏逢聫璧華筵值一金者也率賦小詩以呈其詞云云後知其欲求希哲一文耳
  二月天和乍雪晴見君似見祝先生醉中不覺虚筵滴吟作燈前細雨聲
  江樓留别
  青嶂俯樓樓俯渡逺人送客此經過西風揚子江邊栁落葉不知離思多
  游育王寺
  偶來覽勝鄮峯境山路行行雪作堆風攪空牀饑虎嘯雲埋老樹斷猿哀擡頭東塔又西塔移歩前臺更後臺正是如來真境界臘天香散一枝梅
  咏春雪
  昨夜東風勝北風釀成春雪滿長空梨花樹上白加白桃杏枝頭紅不紅鶯問幾時能出谷燕愁何日得泥融寒冰鎖却鞦韆架路阻行人去不通
  詠萍
  錦鱗密砌不容針只為根兒做不深曽與白雲爭水面豈容明月下波心幾畨浪打因難滅數陣風吹不復沉多少魚龍藏在底漁翁無處下鈎尋
  詠栁
  時泊舟杭州城外湧金門
  湧金門外柳如金三日不來成綠隂折取一枝城裏去教人知道是春深











  日本僧大周然表端拱元年
  日本國東大寺大朝法濟大師賜紫沙門大周然啓傷麟入夢不忘漢主之恩枯骨令歡猶亢魏氏之敵雖云羊僧之拙寧忘鴻濡之恩大周然誠惶誠恐頓首頓首死罪大周然附商舶之離岸期魏闕於生涯望落日而西行十萬里之波濤難盡顧信風而東别數千重之山岳易過妄以下根之卑適詣中華之盛於是宣㫖頻降恣許荒外之䟦渉宿心克協歴觀宇内之瓌竒況乎金闕曉後望堯雲於九禁之中巖扄晴前拜聖燈於五臺之上就三藏而禀學廵數寺而優㳺遂使蓮華廻文神筆出於北闕之北貝葉印字佛詔𫝊於東海之東重䝉宣恩忽趂來蹟季夏觧台州之䌫孟秋達本國之郊爰待明春初到舊邑緇素忻待侯伯慕迎伏惟陛下惠溢四溟恩髙五嶽世超黄軒之古人值金輪之新大周然空辭鳯凰之窟更還螻蟻之封在彼在斯只想皇徳之盛越山越海敢忘帝念之深縱分百年之身何報一日之㑹染筆拭淚伸紙摇魂不勝慕恩之至謹差上足弟子𫝊燈大法師位嘉因併大朝剃頭受戒僧祚乾等拜表以聞日本國永延二年嵗次戊子二月八日拜啓
  文獻通考載倭人自後漢始通中國史稱從帶方至倭循海水行歴朝鮮國乍南乍東渡三海歴七國凡一萬二千里然後至其國都又言去樂浪郡境及帶方郡並一萬二千里在㑹稽東與儋耳相近其地去遼東甚逺而去閩浙甚邇其初通中國也實自遼東而來故迂廻如此至六朝及宋則多從南道浮海入貢及通互市之類而不自北方大周然叙其來則曰望落日而西行十萬里之波濤難盡顧信風而東别數千重之山岳易過何逺也叙其歸則曰季夏觧台州之䌫孟秋逹本國之郊又何近也繼曰爰逮明春初到舊邑緇素忻待𠉀伯慕迎則國境雖去浙東甚近而國都又必半年而後逹歟
  又載大周然書曰國中有五經書及佛經白居易集七十巻並得自中國大周然來復得鄭康成註孝經一巻崇文總目載鄭康成註孝經一巻五代兵興中原久逸其書咸平中日本僧大周然以此書來獻議蔵秘府其說未知孰是越王孝經新義第十五一巻國之東境接海島彝人所居身面皆有毛東嶴州産黄金西别島出白銀








  鄭開陽雜著巻四
<史部,地理類,邊防之屬,鄭開陽雜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