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箴(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酒箴(並序)
作者:皮日休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97

皮子性嗜酒,雖行止窮泰,非酒不能適。居襄陽之鹿門山,以山稅之餘,繼日而釀,終年荒醉,自戲曰「醉士」。居襄陽之洞湖,以舶宿載醇酎一甔,往來湖上,遇興將酌,因自諧曰「醉民」。於戲!吾性至荒,而嗜於此,其亦為聖哲之罪人也,又自戲曰「醉士」,自諧曰「醉民」。將天地至廣,不能容「醉士」「醉民」哉?又何必廁絲竹之筵,粉黛之坐也!襄陽元侯,聞「醉士」「醉民」之稱,訂皮子曰:「子耽飲之性,於喧靜豈異耶?」皮子曰:「酒之道,豈止於充口腹樂悲歡而已哉,甚則化上為淫溺,化下為酗禍。是以聖人節之以酬酢,諭之以誥訓。然尚有上為淫溺所化,化為亡國,下為酗禍所化,化為殺身。且不見前世之飲禍耶?路酆舒有五罪,其一嗜酒,為晉所殺。慶封易內而耽飲,則國朝遷。鄭伯有窟室而耽飲,終奔於駟氏之甲。欒高嗜酒而信內,卒敗於陳鮑氏。衛侯飲於籍圃,卒為大夫所惡。嗚乎!吾不賢者,性實嗜酒,尚懼為酆舒之僇,過此吾不為也,又焉能俾喧為靜乎?俾靜為喧乎?不為靜中淫溺乎?不為酗禍之波乎?既淫溺酗禍作於心,得不為慶封乎?鄭伯有乎?欒高乎?衛侯乎?」蓋中性不能自節,因箴以自符。箴曰:

酒之所樂,樂其全真。寧能我醉,不醉於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