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古堂劍掃/卷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今世矩視尺步之輩,與夫守株待兔之流,是不束縛而阱者也。宇宙寥寥,求一豪者,安得哉?家徒四壁,一擲千金,豪之膽;興酣落筆,潑墨千言,豪之才;我才必用,黃金復來,豪之語。夫豪既不可得,而後世倜儻之士,或以一言一字寫其不平,又安與沈沈故紙同為銷沒乎!集豪第十。

  桃花馬上,春衫少年俠氣;貝葉齋中,夜衲老去禪心。

  嶽色江聲,富煞胸中邱壑;松陰花影,爭殘局上山河。

  驥雖伏櫪,足能千里;鵠即垂翅,誌在九霄。

  個個題詩,寫不盡千秋花月;人人作畫,描不完大地江山。

  慷慨之氣,龍泉知我;憂煎之思,毛穎解人。

  不能用世而故為玩世,只恐遇著真英雄;不能經世而故為欺世,只好對著假豪傑。

  綠酒但傾,何妨易醉;黃金既散,何論復來。

  詩酒興將殘,剩卻樓頭幾明月;登臨情不己,平分江上半青山。

  閑行消白日,懸李賀嘔字之囊;搔首問青天,攜謝朓驚人之句。

  假英雄專吷不鳴之劍,若爾鋒铓,遇真人而落膽;窮豪傑慣作無米之炊,此等作用,當大計而揚眉。

  深居遠俗,尚愁移山有文;縱飲達旦,猶笑醉鄉無記。

  藜床半穿,管寧真吾師乎;軒冕必顧,華歆洵非友也。

  車塵馬足之下,露出醜形,深山窮谷之中,剩些真影。

  吐虹霓之氣者,貴挾風霜之色;依日月之光者,毋懷雨露之私。

  清襟凝遠,卷秋江萬頃之波;妙筆縱橫,挽昆侖一峰之秀。

  聞雞起舞,劉琨其壯士之雄心乎;聞箏起舞,迦葉其開士之素心乎?

  友偏天下英傑人士,讀盡人間未見之書。

  讀書倦時須看劍,英發之氣不磨;作文苦際可歌詩,郁結之懷隨暢。

  交友須帶三分俠氣,作人要存一點素心。

  棲守道德者,寂寞一時;依阿權變者,淒涼萬古。

  深山窮谷,能老經濟才猷;絕壑斷崖,難隱靈文奇字。

  獻策金門苦未收,歸心日夜水東流。扁舟載得愁千斛,聞說君王不稅愁。

  世事不堪評,掩卷神遊千古上;塵氛應可卻,閉門心在萬山中。

  負心滿天地,辜他一片熱腸;變態自古今,懸此兩只冷眼。

  龍津一劍,尚作合於風雷。胸中數萬甲兵,寧終老於牖下。此中空洞原無物,何止容卿數百人。

  英雄未轉之雄圖,假糟邱為霸業;風流不盡之余韻,托花谷為深山。

  紅潤口脂,花蕊乍過微雨;翠勻眉黛,柳條徐拂輕風。

  滿腹有文難罵鬼,措身無地反憂天。

  大丈夫居世,生當封侯,死當廟食。不然,閑居可以養誌,詩書足以自娛。

  不恨我不見古人,惟恨古人不見我。

  榮枯得喪,天意安排,浮雲過太虛也;用舍行藏,吾心鎮定,砥柱在中流乎?

  曹曾積石為倉以藏書,名曹氏石倉。

  丈夫須有遠圖,眼孔如輪,可怪處堂燕雀;豪傑寧無壯誌,風棱似鐵,不憂當道豺狼。

  雲長香火,千載遍於華夷;坡老姓名,至今口於婦孺。意氣精神,不可磨滅。

  據床嗒爾,聽豪士之談鋒;把盞惺然,看酒人之醉態。

  登高遠眺,吊古尋幽,廣胸中之邱壑,遊物外之文章。

  雪霽清境,發於夢想。此間但有荒山大江,修竹古木。

  每飲村酒後,曳杖放腳,不知遠近,亦曠然天真。

  須眉之士,在世寧使鄉裏小兒怒罵,不當使鄉裏小兒見憐。

  胡宗憲讀《漢書》,至終軍請纓事,乃起拍案曰:「男兒雙腳當從此處插入,其它皆狼藉耳!」

  宋海翁才高嗜酒,睥睨當世。忽乘醉泛舟海上,仰天大笑,曰:「吾七尺之軀,豈世間凡士所能貯?合以大海葬之耳!」遂按波而入。

  王仲祖有好形儀,每覽鏡自照,曰:「王文開那生寧馨兒?」   毛澄七歲善屬對,諸喜之者贈以金錢,歸擲之曰,「吾猶薄蘇秦鬥大,安事此鄧通靡靡!」

  梁公實薦一士於李於麟,士欲以謝梁,曰:「吾有長生術,不惜為公授。」梁曰:「吾名在天地間,只恐盛著不了,安用長生!」

  吳正子窮居一室,門環流水,跨木而渡,渡畢即抽之。人問故,笑曰:「土舟淺小,恐不勝富貴人來踏耳!

  吾有目有足,山川風月,吾所能到,我便是山川風月主人。

  大丈夫當雄飛,安能雌伏?

  青蓮登華山落雁峰,曰:「呼吸之氣,想通帝座。恨不攜謝朓驚人之句來,搔首問青天耳!」

  誌欲梟逆虜,枕戈待旦,常恐祖生,先我著鞭。

  旨言不顯,經濟多托之工瞽芻蕘;高蹤不落,英雄常混之漁樵耕牧。

  高言成嘯虎之風,豪舉破湧山之浪。

  立言者,未必即成千古之業,吾取其有千古之心;好客者,未必即盡四海之交,吾取其有四海之願。

  管城子無食肉相,世人皮相何為;孔方兄有絕交書,今日盟交安在。

  襟懷貴疏朗,不宜太逞豪華;文字要雄奇,不宜故求寂寞。

  懸榻待賢士,豈曰交情已乎;投轄留好賓,不過酒興而已。

  才以氣雄,品由心定。

  為文而欲一世之人好,吾悲其為文;為人而欲一世之人好,吾悲其為人。

  濟筆海則為舟航,騁文囿則為羽翼。

  胸中無三萬卷書,眼中無天下奇山川,未必能文。縱能,亦無豪傑語耳。

  山廚失斧,斷之以劍。客至無枕,解琴自供。盥盆潰散,磬為註洗。蓋不暖足,覆之以蓑。

  孟宗少遊學,其母制十二幅被,以招賢士共臥,庶得聞君子之言。

  張煙霧於海際,耀光景於河渚;乘天梁而皓蕩,叩帝閽而延佇。

  聲譽可盡,江天不可盡;丹青可窮,山色不可窮。

  聞秋空鶴唳,令人逸骨仙仙;看海上龍騰,覺我壯心勃勃。

  明月在天,秋聲在樹,珠箔卷嘯倚高摟;蒼苔在地,春酒在壺,玉山頹醉眠芳草。

  胸中自是奇,乘風破浪,平吞萬頃蒼茫;腳底由來闊,歷險窮幽,飛度千尋杳靄。

  松風澗雨,九霄外聲聞環佩,清我吟魂;海市蜃樓,萬水中一幅畫圖,供吾醉眼。

  每從白門歸,見江山逶迤,草木蒼郁。人常言佳,我覺是別離人腸中一段酸楚氣耳。

  人每諛余腕中有鬼,余謂鬼自無端入吾腕中,吾腕中未嘗有鬼也。人每責余目中無人,余謂人自不屑入吾目中,吾目中未嘗無人也。

  天下無不虛之山,惟虛故高而易峻;天下無不實之水,惟實故流而不竭。

  放不出憎人面孔,落在酒杯:丟不下憐世心腸,寄之詩句。

  春到十千美酒,為花洗妝;夜來一片名香,與月熏魄。

  忍到熟處則憂患消,談到真時則天地贅。

  醺醺熟讀《離騷》,孝伯外敢曰並皆名士;碌碌常承色笑,阿奴輩果然盡是佳兒。

  劍雄萬敵,筆掃千軍。

  飛禽鎩翮,猶愛惜乎羽毛;誌士捐生,終不忘乎老驥。

  敢於世上放開眼,不向人間浪皺眉。

  縹緲孤鴻,影來窗際,開戶從之,明月入懷,花枝零亂,朗吟楓落,吳江之句,令人淒絕。

  雲破月窺花好處,夜深花睡月明中。

  三春花鳥猶堪賞,千古文章只自知。文章自是堪千古,花鳥三春只幾時。

  士大夫胸中無三鬥墨,何以運管城?然恐醞釀宿陳,出之無光澤耳。

  攫金於市者,見金而不見人;剖身藏珠者,愛珠而忘自愛。與夫決性命以饕富貴,縱嗜欲以損生者何異?

  說不盡山水好景,但付沈吟;當不起世態炎涼,惟有閉戶。

  殺得人者,方能生人。有恩者,必然有怨。若使不陰不陽,隨世披靡,肉菩薩出世,於世何補?此生何用?

  李太白云:“天生我才必有用,黃金散盡還復來。”杜少陵云:“一生性僻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豪傑不可不解此語。

  天下固有父兄不能囿之豪傑,必無師友不可化之愚蒙。諧友於天倫之外,元章呼石為兄;奔走於世途之中,莊生喻塵以馬。

  詞人半肩行李,收拾秋水春雲;深宮一世梳妝,惱亂晚花新柳。

  得意不必人知,興來書自聖;縱口何關世議,醉後語猶顛。

  英雄尚不肯以一身受天公之顛倒,吾輩奈何以一身受世人之提掇?是堪指發,未可低眉。

  能為世必不可少之人,能為人必不可及之事,則庶幾此生不虛。

  兒女情,英雄氣,並行不悖;或柔腸,或俠骨,總是吾徒。

  上馬橫槊,下馬作賦,自是英雄本色;熟讀《離騷》,痛飲濁酒,果然名士風流。

  詩狂空古今,酒狂空天地。

  處世當於熱地思冷,出世當於冷地求熱。

  我輩腹中之氣,亦不可少,要不必用耳。若蜜口,真婦人事哉。

  辦大事者,匪獨以意氣勝,蓋亦其智略絕也,故負氣雄行,力足以折公侯,出奇制算,事足以駭耳目。如此人者,俱千古矣。嗟嗟!今世徒虛語耳。

  說劍談兵,今生恨少封侯骨;登高對酒,此日休吟烈士歌。

  身許為知己死一劍,夷門到今俠骨香仍古;腰不為督郵折五斗,彭澤從古高風清至今。

  劍擊秋風,四壁如聞鬼嘯;琴彈夜月,空山引動猿號。

  壯誌憤懣難消,高人情深一往。

  先達笑彈冠,休向侯門輕曳裾;相知猶按劍,莫從世路暗投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