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古堂劍掃/卷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倩不可多得,美人有其韻,名花有其致,青山綠水有其豐標。外則山臞韻士,當情景相會之時,偶出一語,亦莫不盡其韻,極其致,領略其豐標。可以啟名花之笑,可以佐美人之歌,可以發山水之清音,而又何可多得!集情第十二。

  會心處,自有濠濮間想,然可親人魚鳥;偃臥時,便是羲皇上人,何必秋月涼風。

  一軒明月,花影參差,席地便宜小酌;十里青山,鳥聲斷續,尋春幾度長吟。

  入山采藥,臨水捕魚,綠樹陰中鳥道;掃石彈琴,卷簾看鶴,白雲深處人家。

  沙村竹色,明月如霜,攜幽人杖藜散步;石屋松陰,白雲似雪,對孤鶴掃榻高眠。

  焚香看樹,人事都盡,隔簾花落,松梢月上,鐘聲忽度;推窗仰視,河漢流雲,大勝晝時,非有洗心滌慮得意爻象之表者,不可獨契此語。

  紙窗竹屋,夏葛冬裘,飯後黑甜,日中白醉,足矣!

  收碣石之宿霧,斂蒼梧之夕雲。

  八月靈槎,泛寒光而靜去;三山神闕,湛清影以遙連。

  空三楚之暮天,樓中歷歷;滿六朝之故地,草際悠悠。

  秋水岸移新釣舫,藕花洲拂舊荷裳。心深不滅三年字,病淺難銷寸步香。

  趙飛燕歌舞自賞,仙風留於縐裙;韓昭侯顰笑不輕,儉德昭於敝褲。皆以一物著名,局面相去甚遠。   翠微僧至,衲衣皆染松雲;鬥室殘經,石磬半沈蕉雨。

  黃鳥情多,常向夢中呼醉客;白雲意懶,偏來僻處媚幽人。

  樂意相關禽對語,生香不斷樹交花,是無彼無此真機;野色更無山隔斷,天光常與水相連,此徹上徹下真境。

  美女不尚鉛華,似疏雲之映淡月;禪師不落空寂,若碧沼之吐青蓮。

  書者喜談畫,定能以畫法作書;酒人好論茶,定能以茶法飲酒。

  詩用方言,豈是采風之子;談鄰徘語,恐貽拂麈之羞。

  肥壤植梅花,茂而其韻不古;沃土種竹枝,盛而其質不堅。竹徑松籬,盡堪娛目,何非一段清閑;園亭池榭,僅可容身,便是半生受用。

  南澗科頭,可任半簾明月;北窗坦腹,還須一榻清風。

  披帙橫風榻,邀棋坐雨窗。

  洛陽每遇梨花時,人多攜酒樹下,曰:“為梨花洗妝。”

  綠染林臯,紅銷溪水。

  幾聲好鳥斜陽外,一簇春風小院中。

  有客到柴門,清尊開江上之月;無人剪蒿徑,孤榻對雨中之山。

  恨留山鳥,啼百卉之春紅;愁寄隴雲,鎖四天之暮碧。

  澗口有泉常飲鶴,山頭無地不栽花。

  雙杵茶煙,具載陸君之竈;半床松月,且窺楊子之書。

  尋雪後之梅,幾忙騷客;訪霜前之菊,頗愜幽人。

  帳中蘇合,全消雀尾之爐;檻外遊絲,半織龍須之席。

  瘦竹如幽人,幽花如處女。

  晨起推窗,紅雨亂飛,閑花笑也;綠樹有聲,閑鳥啼也;煙嵐滅沒,閑雲度也;藻荇可數,閑池靜也;風細簾青,林空月印,閑庭峭也。山扉晝扃,而剝啄每多閑侶;帖括因人,而幾案每多閑編。繡佛長齋,禪心釋諦,而念多閑想,語多閑詞。閑中滋味,洵足樂也。

  鄙吝一消,白雲亦可贈客;渣滓盡化,明月亦來照人。

  水流雲在,想子美千載高標;月到風來,憶堯夫一時雅致。何以消天下之清風朗月,酒盞詩筒;何以謝人間之覆雨翻雲,閉門高臥。

  高客留連,花木添清疏之致;幽人剝啄,莓苔生淡冶之容。

  雨中連榻,花下飛觴。進艇長波,散發弄月。紫簫玉笛,颯起中流。白露可餐,天河在袖。

  午夜箕踞松下,依依皎月,時來親人,亦復快然自適。

  香宜遠焚,茶宜旋煮,山宜秋登。

  中郎賞花雲:“茗賞上也,談賞次也,酒賞下也。茶越而酒崇,及一切庸穢凡俗之語,此花神之深惡痛斥者。寧閉口枯坐,勿遭花惱可也。”

  賞花有地有時,不得其時而漫然命客,皆為唐突。寒花宜初雪,宜雨霽,宜新月,宜暖房;溫花宜晴日,宜輕寒,宜華堂;暑花宜雨後,宜快風,宜佳木濃陰,宜竹下,宜水閣;涼花宜爽月,宜夕陽,宜空階,宜苔徑,宜古藤巉石邊。若不論風日,不擇佳地,神氣散緩,了不相屬,比於妓舍酒館中花,何異哉!

  雲霞爭變,風雨橫天,終日靜坐,清風灑然。

  妙笛至山水佳處,馬上臨風,快作數弄。

  心中事,眼中景,意中人。

  園花按時開放,因即其佳稱待之以客。梅花索笑客,桃花銷恨客,杏花倚雲客,水仙淩波客,牡丹酣酒客,芍藥占春客,萱草忘憂客,蓮花禪社客,葵花丹心客,海棠昌州客,桂花青雲客,菊花招隱客,蘭花幽谷客,酴醾清敘客,臘梅遠寄客。須是身閑,方可稱為主人。

  馬蹄入樹鳥夢墜,月色滿橋人影來。

  無事當看韻書,有酒當邀韻友。

  紅寥灘頭,青林古岸,西風撲面,風雪打頭,披蓑頂笠,執竿煙水,儼然在米芾《寒江獨釣圖》中。

  馮惟一以杯酒自娛,酒酣即彈琵琶,彈罷賦詩,詩成起舞。時人愛其俊逸。

  風下松而合曲,泉縈石而生文。

  秋風解纜,極目蘆葦,白露橫江,情景淒絕。孤雁驚飛,秋色遠近,泊舟臥聽,沽酒呼盧,一切塵事,都付秋水蘆花。

  設禪榻二,一自適,一待朋。朋若未至,則懸之。敢曰:“陳蕃之榻,懸待孺子,長史之榻,專設休源。”亦惟禪榻之側,不容著俗人膝耳。詩魔酒顛,賴此榻袪醒。

  留連野水之煙,淡蕩寒山之月。

  春夏之交,散行麥野;秋冬之際,微醉稻場。欣看麥浪之翻銀,□翠直侵衣帶;快睹稻香之覆地,新醅欲溢尊罍。每來得趣於莊村,寧去置身於草野。

  羈客在雲村,蕉雨點點,如奏笙竽,聲極可愛。山人讀《易》、《禮》,鬥後騎鶴以至,不減聞韶也。

  陰茂樹,濯寒泉,溯冷風,寧不爽然灑然!

  韻言一展卷間,恍坐冰壺而觀龍藏。

  春來新筍,細可供茶;雨後奇花,肥堪待客。

  賞花須結豪友,觀妓須結淡友,登山須結逸友,泛舟須結曠友,對月須結冷友,待雪須結艷友,捉酒須結韻友。

  問客寫藥方,非關多病;閉門聽野史,只為偷閑。

  歲行盡矣,風雨淒然,紙窗竹屋,燈火青熒,時於此間得小趣。

  山鳥每夜五更喧起五次,謂之報更,蓋山間率真漏聲也。

  分韻題詩,花前酒後;閉門放鶴,主去客來。

  插花著瓶中,令俯仰高下,斜正疏密,皆存意態,得畫家寫生之趣,方佳。

  法飲宜舒,放飲宜雅,病飲宜小,愁飲宜醉,春飲宜郊,夏飲宜□,秋飲宜舟,冬飲宜室,夜飲宜月。

  甘酒以待病客,辣酒以待飲客,苦酒以待豪客,淡酒以待清客,濁酒以待俗客。

  觀書,宜倚欄吹笛;宜焚香靜坐;宜揮麈清談。江幹宜帆影,山郁宜煙嵐;院落宜楊柳,寺觀宜松篁;溪邊宜漁樵、宜鷺鷥,花前宜娉婷、宜鸚鵡;宜翠霧霏微,宜銀河清淺;宜萬里無雲,長空如洗;宜千林雨過,叠嶂如新;宜高插江天,宜斜連城郭;宜開窗眺海日,宜露頂臥天風;宜嘯,宜詠,宜終日敲棋;宜酒,宜詩,宜清宵對榻。

  良夜風清,石床獨坐,花香暗度,松影參差。黃鶴樓可以不登,張懷民可以不訪,《滿庭芳》可以不歌。

  茅屋竹窗,一榻清風邀客;茶爐藥竈,半簾明月窺人。

  娟娟花露,曉濕芒鞋;瑟瑟松風,涼生枕簟。

  綠葉斜披,桃葉渡頭,一片弄殘秋月;青簾高掛,杏花村裏,幾回典卻春衣。

  楊花飛入珠簾,脫巾洗硯;詩草吟成錦字,燒竹煎茶。良友相聚,或解衣盤礴,或分韻角險,頃之貌出青山,吟成麗句,從旁品題之,大是開心事。

  木枕傲,石枕冷,瓦枕粗,竹枕鳴。以藤為骨,以漆為膚,其背圓而滑,其額方而通。此蒙莊之蝶庵,華陽之睡幾。

  小橋月上,仰盼星光,浮雲往來,掩映於牛渚之間,別是一種晚眺。

  醫俗病莫如書,贈酒狂莫如月。

  明窗凈幾,好香苦茗,有時與高衲談禪;豆棚菜圃,暖日和風,無事聽友人說鬼。

  花事乍開乍落,月色乍陰乍晴,興未闌,躊躇搔首;詩篇半拙半工,酒態半醒半醉,身方健,潦倒放懷。

  灣月宜寒潭,宜絕壁,宜高閣,宜平臺,宜窗紗,宜簾鉤;宜苔階,宜花砌,宜小酌,宜清談,宜長嘯,宜獨往,宜搔首,宜促膝。春月宜尊罍,夏月宜枕簟,秋月宜砧杵,冬月宜圖書。樓月宜蕭,江月宜笛,寺院月宜笙,書齋月宜琴。閨闈月宜紗櫥,勾欄月宜弦索;關山月宜帆檣,沙場月宜刁鬥。花月宜佳人,松月宜道者,蘿月宜隱逸,桂月宜俊英;山月宜老衲,湖月宜良朋,風月宜楊柳,雪月宜梅花。片月宜花梢,宜樓頭,宜淺水,宜杖藜,宜幽人,宜孤鴻。滿月宜江邊,宜苑內,宜綺筵,宜華燈,宜醉客、宜妙妓。

  佛經雲:“細燒沈水,毋令見火。”此燒香三昧語。

  石上藤蘿,墻頭薛荔,小窗幽致,絕勝深山,加以明月清風,物外之情,盡堪閑適。

  出世之法,無如閉關。計一園手掌大,草木蒙茸,禽魚往來,矮屋臨水,展書匡坐,幾於避秦,與人世隔。

  山上須泉,徑中須竹。讀史不可幹酒,談禪不可無美人。

  幽居雖非絕世,而一切使令供具交遊晤對之事,似出世外。花為婢仆,鳥為笑談;溪漱澗流代酒肴烹煉,書史作師保,竹石質友朋;雨聲雲影,松風蘿月,為一時豪興之歌舞。情景固濃,然亦清趣。   蓬窗夜啟,月白於霜,漁火沙汀,寒星如聚。忘卻客於作楚,但欣煙水留人。

  無欲者其言清,無累者其言達。口耳巽人,靈竅忽啟,故曰不為俗情所染,方能說法度人。

  臨流曉坐,欸乃忽聞,山川之情,勃然不禁。

  舞罷纏頭何所贈,折得松釵;飲余酒債莫能償,拾來榆莢。

  午夜無人知處,明月催詩;三春有客來時,香風散酒。

  如何清色界,一泓碧水含空;那可斷遊蹤,半砌青苔滯雨。

  村花路柳,遊子衣上之塵;山霧江雲,行李擔頭之色。

  何處得真情,買笑不如買愁;誰人效死力,使功不如使過。

  芒鞋甫掛,忽想翠微之色,兩足復繞山雲;蘭掉方停,忽聞新漲之波,一葉仍飄煙水。

  旨愈濃而情愈淡者,霜林之紅樹;臭愈近而神愈遠者,秋水之白蘋。

  龍女濯冰綃,一帶水痕寒不耐;姮娥攜寶藥,半囊月魄影猶香。

  山館秋深,野鶴唳殘清夜月;江園春暮,杜鵑啼斷落花風。

  石洞尋真,綠玉嵌烏藤之仗;苔磯垂釣,紅翎間白鷺之蓑。   晚村人語,遠歸白社之煙;曉市花聲,驚破紅樓之夢。

  案頭峰石,四壁冷浸煙雲,何與胸中丘壑;枕邊溪聲,半榻寒生瀑布,爭如舌底鳴泉。

  扁舟空載,贏卻關津不稅愁;孤杖深穿,攬得煙雲閑入夢。

  幽堂晝密,清風忽來好伴;虛窗夜朗,明月不減故人。

  曉入梁王之苑,雪滿群山;夜登庚亮之樓,月明千里。

  名妓翻經,老僧釀酒,書生借箸,談兵介胄,登高作賦,羨他雅致偏增;屠門食素,狙儈論文,廝養盛服,領緣方外,束修懷刺,令我風流頓減。

  高臥酒樓,紅日不催詩夢醒;漫書花榭,白雲恒帶墨痕香。

  相美人如相花,貴清艷而有若遠若近之思;看高人如看竹,貴瀟灑而有不密不疏之致。

  梅稱清絕,多卻羅浮一段妖魂;竹本蕭疏,不耐湘妃數點愁淚。

  窮秀才生活,整日荒年;老山人出遊,一派熟路。

  眉端揚未得,庶幾在山月吐時;眼界放開來,只好向水雲深處。

  劉伯倫攜壺荷鍤,死便埋我,真酒人哉;王武仲閉關護花,不許踏破,直花奴耳。

  一聲秋雨,一行秋雁,消不得一室清燈;一月春花,一池春草,繞亂卻一生春夢。

  夭桃紅杏,一時分付東風;翠竹黃花,從此永為閑伴。

  花影零亂,香魂夜發,囅然而喜。燭既盡,不能寐也。

  花陰流影,散為半院舞衣;水響飛音,聽來一溪歌板。

  一片秋色,能療客病;半聲春鳥,偏喚愁人。

  會心之語,當以不解解之;無稽之言,是在不聽聽耳。

  雲落寒潭,滌塵容於水鏡;月流深谷,拭淡黛於山妝。

  尋芳者追深徑之蘭,識韻者窮深山之竹。

  花間雨過,蜂粘幾片薔薇;柳下童歸,香散數莖檐卜。

  幽人到處煙霞冷,仙子來時雲雨香。

  落紅點苔,可當錦褥;草香花媚,可當嬌姬。莫逆則山鹿溪鷗,鼓吹則水聲鳥囀。毛褐為紈綺,山雲作主賓。和根野菜,不釀侯鯖;帶葉柴門,奚輸甲第。

  野築郊居,綽有規制;茅亭草舍,棘垣竹籬,構列無方,淡宕如畫,花間紅白,樹無行款。倘徉灑落,何異仙居?

  墨池寒欲結,冰分筆上之花;爐篆氣初浮,不散簾前之霧。

  青山在門,白雲當戶,明月到窗,涼風拂座。勝地皆仙,五城十二樓,轉覺多設。

  何為聲色俱清?曰:松風水月,未足比其清華。何為神情俱徹?曰:仙露明珠,詎能方其朗潤。

  逸字是山林關目,用於情趣,則清遠多致;用於事務,則散漫無功。

  宇宙雖寬,世途眇於鳥道;征逐日甚,人□浮比魚蠻。

  柳下艤舟,花間走馬,觀者之趣,倍過個中。

  間人情何似?曰:野水多於地,春山半是雲。問世事何似?曰:馬上懸壺漿,刀頭分頓肉。

  塵情一破,便同雞犬為仙,世法相拘,何異鶴鵝作陣。

  清恐人知,奇足自賞。

  與客到,金鐏醉來一榻,豈獨客去為佳;有人知,玉律回車三調,何必相識乃再。笑元亮之逐客何迂,羨子猷之高情可賞。

  高士豈盡無染,蓮為君子,亦自出於汙泥;丈夫但論操持,竹作正人,何妨犯以霜雪。

  東郭先生之履,一貧從萬古之清;山陰道士之經,片字收千金之重。

  管輅請飲後言,名為酒膽:休文以吟致瘦,要是詩魔。

  因花索句,勝他牘奏三千;為鶴謀糧,贏我田耕二頃。

  至奇無驚,至美無艷。

  瓶中插花,盆中養石,雖是尋常供具,實關幽人性情。若非得趣,個中布置,何能生致!

  舌頭無骨,得言語之總持;眼裏有筋,具遊戲之三昧。

  湖海上浮家泛宅,煙霞五色足資糧;乾坤內狂客逸人,花烏四時供嘯詠。

  養花,瓶亦須精良,譬如玉環、飛燕不可置之茅茨,嵇阮賀李不可請之店中。

  才有力以勝蝶,本無心而引鶯;半葉舒而巖暗,一花散而峰明。

  玉檻連彩,粉壁迷明。動鮑昭之詩興,銷王粲之憂情。

  急不急之辨,不如養默;處不切之事,不如養靜;助不直之舉,不如養正;恣不禁之費,不如養福;好不情之察,不如養度;走不實之名,不如養晦;近不祥之人,不如養愚。

  誠實以啟人之信我,樂易以使人之親我,虛己以聽人之教我,恭己以取人之敬我,奮發以破人之量我,洞徹以備人之疑我,盡心以報人之托我,堅持以杜人之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