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古堂劍掃/卷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醉古堂劍掃
◀上一卷 卷八 集奇 下一卷▶


  我輩寂處窗下,視一切人世,俱若蠛蠓嬰媿,不堪寓目。而有一奇文怪說,目數行下,便狂呼叫絕,令人喜,令人怒,更令人悲,低徊數過,床頭短劍亦嗚嗚作龍虎吟,便覺人世一切不平,俱付煙水。集奇第八。

  呂聖公之不問朝士名,張師高之不發竊器奴,韓稚圭之不易持燭兵,不獨雅量過人,正是用世高手。

  花看水影,竹看月影,美人看簾影。

  佞佛若可懺罪,則刑官無權;尋仙若可延年,則上帝無主。達士盡其在我,至誠貴於自然。

  以貨財害子孫,不必操戈入室;以學校殺後世,有如按劍伏兵。

  君子不傲人以不如,不疑人以不肖。

  讀諸葛武侯《出師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忠;讀韓退之《祭十二郎文》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友。

  世味非不濃艷,可以淡然處之。獨天下之偉人與奇物,幸一見之,自不覺魄動心驚。

  道上紅塵,江中白浪,饒他南面百城;花間明月,松下涼風,輸我北窗一枕。

  立言亦何容易,必有包天包地、包千古、包來今之識;必有驚天驚地、驚千古、驚來今之才;必有破天破地、破千古、破來今之膽。

  聖賢為骨,英雄為膽,日月為目,霹靂為舌。

  瀑布天落,其噴也珠,其瀉也練,其響也琴。

  平易近人,會見神仙濟度;瞞心昧己,便有邪祟出來。

  佳人飛去還奔月,騷客狂來欲上天。

  涯如沙聚,響若潮吞。

  詩書乃聖賢之供案,妻妾乃屋漏之史官。

  強項者未必為窮之路,屈膝者未必為通之媒。故銅頭鐵面,君子落得做個君子;奴顏婢膝,小人枉自做了小人。

  有仙骨者,月亦能飛;無真氣者,形終如槁。

  一世窮根,種在一撚傲骨;千古笑端,伏於幾個殘牙。

  石怪常疑虎,雲閑卻類僧。

  大豪傑,舍己為人,小丈夫,因人利己。

  一段世情,全憑冷眼覷破;幾番幽趣,半從熱腸換來。

  識盡世間好人,讀盡世間好書,看盡世間好山水。

  舌頭無骨,得言句之總持;眼裏有筋,具遊戲之三昧。

  群居閉口,獨坐防心。

  當場傀儡,還我為之;大地眾生,任渠笑罵。

  三徙成名,笑范蠡碌碌浮生,縱扁舟忘卻五湖風月;一朝解綬,羨淵明飄飄遺世,命巾車歸來滿室琴書。

  人生不得行胸懷,雖壽百歲,猶夭也。

  棋能避世,睡能忘世。棋類耦耕之沮溺,去一不可;睡同禦風之列子,獨往獨來。

  以一石一樹與人者,非佳子弟。

  一勺水,便具四海水味,世法不必盡嘗;千江月,總是一輪月光,心珠宜當獨朗。

  面上掃開十層甲,眉目才無可憎;胸中滌去數鬥塵,語言方覺有味。

  愁非一種,春愁則天愁地愁;怨有千般,閨怨則人怨鬼怨。天懶雲沈,雨昏花蹙,法界豈少愁雲;石頹山瘦,水枯木落,大地覺多窘況。

  筍含禪味,喜坡仙玉版之參;石結清盟,受米顛袍笏之辱。文如臨畫,曾致誚於昔人;詩類書抄,竟沿流於今日。

  緗綈遞滿而改頭換面,茲律既湮;縹帙動盈而活剝生吞,斯風亦墜。

  先讀經,後可讀史;非作文,未可作詩。

  俗氣入骨,即吞刀刮腸,飲灰洗胃,覺俗態之益呈;正氣效靈,即刀鋸在前,鼎鑊具後,見英風之益露。

  於琴得道機,於棋得兵機,於卦得神機,於蘭得仙機。

  相禪遐思唐虞,戰爭大笑楚漢,夢中蕉鹿猶真,覺後蒓鱸一幻。

  世界極於大千,不知大千之外更有何物;天宮極於非想,不知非想之上畢竟何窮。

  千載奇逢,無如好書良友;一生清福,只在茗碗爐煙。

  作夢則天地亦不醒,何論文章;為客則洪蒙無主人,何有章句?

  艷出浦之輕蓮,麗穿波之半月。

  雲氣恍堆窗裏岫,絕勝看山;泉聲疑瀉竹間樽,賢於對酒。杖底唯雲,囊中唯月,不勞關市之譏;石笥藏書,池塘洗墨,豈供山澤之稅。

  有此世界,必不可無此傳奇;有此傳奇,乃可維此世界,則傳奇所關非小,正可借《西廂》一卷,以為風流談資。

  非窮愁不能著書,當孤憤不宜說劍。

  湖山之佳,無如清曉春時。當乘月至館,景生殘夜,水映岑樓,而翠黛臨階,吹流衣袂,鶯聲鳥韻,催起哄然。披衣步林中,則曙光薄戶,明霞射几,輕風微散,海旭乍來。見沿堤春草霏霏,明媚如織,遠岫朗潤出林,長江浩渺無涯,嵐光晴氣,舒展不一,大是奇絕。

  心無機事,案有好書,飽食晏眠,時清體健,此是上界真人。

  讀《春秋》,在人事上見天理;讀《周易》,在天理上見人事。

  則何益矣,茗戰有如酒兵;試妄言之,談空不若說鬼。

  鏡花水月,若使慧眼看透;筆彩劍光,肯教壯志銷磨。

  委形無寄,但教鹿豕為群;壯志有懷,莫遣草木同朽。

  哄日吐霞,吞河漱月,氣開地震,聲動天發。

  議論先輩,畢竟沒學問之人;獎惜後生,定然關世道之寄。

  貧富之交,可以情諒,鮑子所以讓金;貴賤之間,易以勢移,管寧所以割席。

  論名節,則緩急之事小;較生死,則名節之論微。但知為餓夫以采南山之薇,不必為枯魚以需西江之水。

  儒有一寸之宮,自不妨草茅下賤;士無三寸之舌,何用此土木形骸。

  鵬為羽傑,鯤稱介豪,翼遮半天,背負重霄。

  憐之一字,吾不樂受,蓋有才而徒受人憐,無用可知;傲之一字,吾不敢矜,蓋有才而徒以資傲,無用可知。

  問近日講章孰佳,坐一塊蒲團自佳;問吾濟嚴師孰尊,對一枝紅燭自尊。

  點破無稽不根之論,只須冷語半言;看透陰陽顛倒之行,惟此冷眼一隻。

  古之釣也,以聖賢為竿,道德為綸,仁義為鉤,利祿為餌,四海為池,萬民為魚。釣道微矣,非聖人其孰能之。

  既稍雲於清漢,亦倒影於華池。

  浮雲回度,開月影而彎環;驟雨橫飛,挾星精而搖動。

  天臺傑起,繞之以赤霞;赤城孤峙,覆之以蓮花。

  金河別雁,銅柱辭鳶,關山天骨,霜木雕年。

  翻飛倒影,擢菡萏於湖中;舒艷騰輝,攢螮蝀於天畔。

  照萬象於晴初,散寥天於日餘。

◀上一卷 下一卷▶
醉古堂劍掃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